笔趣阁

第二十一章 军训之下马威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翌曰,复旦大学大一的新生们一大早就坐着校车来到了华东军区,校车刚到达军区门口,便见军区的一众官兵早已在那里等候,随即新生们拿下行李下了车,三五成群地聊着天,一群人手中拿着大包小包地跟随着辅导员按班级排队,其中有的女生更是一人拿着几个背包,搞得跟般家似的,不过这些新生里面还真有特别的,那就是刘凡了,只见他两手空空地站在班级的最前头,领着同班同学跟随着军区的官兵进入了军区。

    初入军区的学生们都显得很是兴奋,看着训练场上的军人训练,无不热血澎湃,不少人更是驻足观看,随着场中军人的表现而起哄吆喝,而训练中的军人见有学生观看,特别的有不少女生在场,训练得就更加卖力了,场面一时间很是热烈。

    不多久,一行人就被带到了一处空出的校场上,接着是军区领导发表讲话,内容无非是表示对同学的欢迎和鼓励同学的军训热情,之后便是随队的学校领导讲话,不过在时下华夏这种官本位思想严重的国度里,领导的讲话一般都是如同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的,一个多小时过去后,同学们在校领导的催眠*中清醒了过了,因为总算熬过了这种无聊的演讲了。

    今年的军训与往年不同的是,负责此次军训的部队是野狼特种部队,这可是一支战绩彪炳的部队,虽然成立时间不是很长,但也经常在国界边境打击走私贩毒以及恐怖分子,是经历过战火的部队,这在如今的和平年代是极为难得的。

    在现如今生活条件好的情况下,很多的学生都缺少锻炼,造成青少年体质普遍较低,长此以往将有可能损害到青少年的身心健康,所以才有了这次的加强军训,这也是校方与军方的一种尝试,现在还在实验阶段,以后有可能进行推广。

    动员会完毕后,这些学生也由各自所属的教官带领到一旁,每个班级被整编为一个连,而刘凡他们这一班也在其中,老老实实地跟在一名军官身后走了。

    随后便是列队整训,由于刘凡是班长,所以站在了队列最前方,这时领队的军官走上前对刘凡班级的同学训话,一脸严肃地说道:“我叫刑勇,是你们新任的教官,你们可以叫我刑教官,从明天开始,你们将在军营里接受为期半个月的军可训练,我不管你是什么人,只要来到这里你们就是一群新兵蛋子。”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所以你们一切都必须听从指挥,如有做不到的那就得接受严厉的惩罚,你们听明白没有?”

    “明…白…了”这些学生今天一大早就来到军区,又听领导讲话站了老半天,此时说话就有气无力的了,听了刑勇的话后也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回答。

    “你们没吃饭吗,说话有气无力地,声音太小我听不见,就你们这样的还是大学生呢,如果是在战场,我现在就可以枪毙了你们,大声回答我,明白了没有?”看着眼前一群松散无力的大学生,刑勇不禁气恼,眼神犀利地瞪着他们,语气更是冷哼。

    “明白…”能够考上复旦大学的人都是天之娇子,几时受到这样的奚落,每个人心中愤怒,于是都是扯开嗓子地大喊。

    刑勇虽然知道这些学生都不服气,但想要镇住这些高傲的大学生,就得先给他们来个下马威,所以学生的大喊声他装作没听到,中气十足地再次说道:“你们都是软蛋吗,说话这么小声,再来一次,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这下子,这班学生就更加怒了,就连一直在看热闹的刘凡也皱起了眉头,这次的话却是有些过了,但他没表现出来,小小地用了点力气,跟着同班同学对着刑勇大吼,“明白了……。”这下可把他震懵了。

    “哇靠,这些学生怎么那么能吼,差点就把耳膜都震破了。”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可刑勇却不敢表现出来,轻轻地晃了晃脑袋,表情很是满意地说道:“嗯,这才像话嘛,军人就要有这种气势,今天我们就不训练,先将你们安顿下来再说,等会班干部到后勤处领取装备,还有你们带来的行李都要上缴,这留下一些换洗的衣物,其他的都交由军区保管。”

    听完刑勇的话,这些学生就哀怨了,好多人都带来了大量的零食和曰用品,女生更夸张,有的连睡觉用来抱暖的毛公仔都拿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在度假的呢。

    清理完同学携带物品后,刘凡来带人领了军训装备,也就是一人两套训练服,和一床被褥,随后又在刑勇的带领下来到了分给他们的宿舍,这军营宿舍也就是一栋三层的小楼,男生住二楼,女生住一楼,一进宿舍只见室内空间不是很大,也就三十平方多点,里面除了两排六张上下两层的床和一个大的金属储物柜外,什么都没有,就连卫生间都没有,很显然这么小小地一间宿舍就要住十二个人,这让住惯了读力空间的大学生抱怨不已,不过现在形势比人强,他们是来军训的,不是度假来的,也只能接受了,那些大头兵可不管大学生们的抱怨,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

    这时安顿下来的刘凡正躺在床上小睡,就听到边上有人在说话,“嘿,你们听说了嘛,咱们班的那个暴发户刘长金没有来参加军训呢。”

    “嗯,我也听说了,好像是跟校学请了病假。”

    “这个纨绔子弟就是这样,现在的华夏有钱什么办不到啊,到医院开张证明还不简单嘛。”

    “是啊,是啊,这种人为了躲避军训还真是手段百出啊。”

    “可不是嘛,我要是家里有钱,我也去弄一个证明来,你们不知道这次的军训强度很高的,比以往都高呢。”

    “嗯,我也听说了,好像是学校跟军区合作实验的。”

    ……

    就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声中,刘凡也大概知道了,今天为什么没有见到刘长金,不过他也只是无聊地想想罢了,并没有太在意,别人来不来跟他也没多在关系不是。就这样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听到一声急促的哨子声,却原来是军营催人起床训练的哨声,刘凡的警觉姓不知道比别人高出多少倍,一听这哨声他就醒过来了,从容地穿戴完毕后,催促其他人起床,不到五分钟他就来到了集合的地点,却只见到十几名教官站在校场上,其他同学连一个到场的都没有。

    又过了十几分钟,那些同学才稀稀拉拉地陆续赶到校场,有的同学要嘛衣衫不整,不是上衣没穿好,就是裤子穿反了,要嘛就是鞋带没绑好,闹哄哄地各自回到所属的班级。

    “集合。”看着这群松散的学生兵,刑勇脸拉得老长,黑得跟锅底似的,说话语气很是不善,“你们看看你们啊,一个个这么散漫,你们以为是来度假的啊,知不知道你们这次集合用多长时间吗,是二十多分钟!如果这是在战场上,你们早已让敌人剿灭了。”

    “不过看在你们是初犯,而且没有经过训练,这次可以原谅,若有下次那么全部都给我绕校场跑二下圈。不过你们中也有表现好的,比如这位同学,他只用了五分钟就到了集结地,而且是穿戴整齐,这是值得表扬的,还望你们多向他学习学习。”刑勇一边训话一边指着刘凡为其他同学树立正面形像,不过这有为刘凡低调的初衷,见其他同学也是用疑惑的眼罚看着他,他也只能无耐地摇着头了。

    “好了,现在我们先做热身运动,绕着校场跑两圈,也就两千米,你们谁是班长,出列。”第一天的训练刑勇的下马威就到了,别看才跑两千米,可对于这些平时家务都少做的大学生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跑得完的。

    听得刑勇点名,刘凡也只好无奈出列应到,他早就知道这个班长不是那么好当的,结果没想到麻烦来的那么快,看着出列的刘凡,刑勇也认出他是集合最早到的那位同学,对于这样的学生,他还有很有好感的,于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教官,我叫刘凡。”被刑勇这么一问,刘凡有些迟疑了一下,随后又大声地说道。

    “嗯!好,我记住你了,现在你就是你们这一连队的队长,现在由你带队跑步热身,如果有人完成不了,那么全队都要受罚。”刑勇走上前拍了拍刘凡的肩,而后又大吼着口令道:“全体都有,立正,向右转,两千米跑步前进。”

    这口令是下了,可这同学的表现就有点惨不忍睹了,居然有不少同学连左右都分不清,还好大家都是聪明人,看着刘凡在前面开始跑,也都跟着他向前跑,开始的一千米大多同学都能跟得上,可越到后面有的同学就成了在散步,慢悠悠地,尤其是那些女同学,更是不堪,有些都挪不动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