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四章 大摆乌龙(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呵呵,我也只是听我朋友说过有关于武林中的一些秩事而已,对于武功倒是没有多少研究。”刘凡这话倒也不是谦虚,凡人的古武对他而言那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所以他说没有研究也并没有说错。

    不过他这话听在杨幼庭耳中倒是有弦外之音,刘凡现在是大罗金仙修为,早就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境界,所以在杨幼庭看来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只不过刘凡身上的气质倒是令杨幼庭高看几分。

    于是两是凑到一起,天南地北的海聊了一阵,可两人越交谈,杨幼庭就越觉得刘凡的不凡之处,因为无论他提到什么方面的话题,刘凡都能够对答如流,有些见解甚至连他这个活了半辈子的老头也是叹为观止,当然说话间刘凡也是有所保留的,并不是什么话都说处来。

    而两人一席话谈下来,杨幼庭甚至连与刘凡斩鸡头、烧黄纸拜把子的想法都有了,倒是令刘凡汗颜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顿忽悠下来,居然差点多了个结拜大哥,好在刘凡急忙挽拒了杨幼庭这个想法,不过这杨老头也是个倔脾气,他一个老人难得有一个谈得来的小友,当然不肯了,两人就这样推来推去的,最后选了个折中的办法,算是忘年交吧。

    “老哥,我看你这身上好像是有病在身啊?”两人现在是混熟了,所以刘凡说话也少了一些估计,其实刘凡第一眼见到杨幼庭的时侯,就已经看出他受了内伤,而且伤及经脉,如果不是他用深厚的内力压制的话,估计早就不行了,而这也是导致他二十几年来无法突破先天境界的一个因素,不过这种内伤对于刘凡来说不算什么。

    “唉!”听刘凡这么一问,原本还兴致勃勃的杨幼庭没由来的叹了口气,眼神也为之暗淡下来,随即又开口说道:“我这都是年轻时侯遗留下来的暗伤了,当时年轻气胜,总以为凭借一双拳头天下大可去得,所以四处找人挑战,那时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头,可也得罪了不少人。”

    “可……在二十几年前的一次决斗中,将对方打成残废,却不料引来了那人家中长辈的不满,那人只用了一招就将我打倒了,那时我才知道这个世上还有不少隐世高人的存在,自从那一次后我心也冷了下来,后来就落下了这一身伤病,也找过很多医生,但每次总是失望而归,十几年下来,我也就不抱任何希望了,反正我也活了一大把年纪,也该知足了。”

    说着说着,杨幼庭不禁有些唏嘘,岁月催人老啊,而刘凡也是被杨幼庭这种英雄迟暮而感染到,刘凡对于杨老头还是很有好感的,所以也动了帮他治病的想法了。

    “杨老哥,其实你的内伤也不是没法治,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倒是可以帮你看看,我祖上世代都是医生的。”刘凡拍了拍杨幼庭的肩膀,很是自信地说道。

    “什么?小凡……你说你可以治好我的内伤,我……我没听错吧?”杨幼庭有些惊诧地看着刘凡,眼神中满是不敢相信,在两人的交谈中,他是知道刘凡只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可却没有听说过他会医术啊,不过单从刘凡能一眼看出自己身上的内伤,就足以说明刘凡不是普通人。

    “嗯!老哥,你这内伤我还是有几成把握的,就是不知老哥信不信得过我。”刘凡这话倒是谦虚了,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不想将话说得太满了,免得落得个狂妄自大的名声,以刘凡现今的实力,别说是这点小伤了,就算是死人他也能救得活。

    “信得过,咱们现在可是兄弟,我怎么会信不过你呢,老哥这内伤都十几年了,我也想好好地安享晚年呢!哈哈,现在小凡你有这个本事,那咱们现在开始,还是……”杨幼庭虽然与刘凡只是刚刚认识,但却是一见如故,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从之前的接触中,他知道刘凡并不是一个喜欢信口开河的人,所以一听刘凡说有办法治愈自己的内伤,顿时也变得热切起来了。

    不过刘凡同样也佩服杨老头的洒脱,而且为人也不作做,当下刘凡也不再矫情,立刻让杨幼庭盘腿坐下,而刘凡则是站在他的身后,瞬间拍出一掌,抵在杨幼庭的后背上,从手中注入一丝神力进入杨幼庭的体内,慢慢延伸至任脉之中,利用神力将其堵塞的经脉扩张开来,并且修复经脉受损部位,很快地就将杨幼庭的任脉打通了,最后刘凡再拍出一掌。

    “噗……”杨幼庭再次承受刘凡一掌,顿时从口中喷出一道黑血柱出来,瞬间一股腥臭的味道从黑血中散发出来,这就是杨幼庭体内积压了二十几年的淤血,这口血一喷出来之后,杨幼庭原本蜡黄的脸色也开始变得红润起来,就连呼吸都顺畅了不少,再也没有那种憋闷感,伴随自己二十几年的内伤一扫而空,他的心情也变得无比欢快。

    “呼……总算是舒服多了,没想到我杨幼庭临老了还有这样的福分,真是老天待我不薄啊!谢谢你啊,小凡……”杨幼庭顺顺气,接着欣慰地说道。

    “这没什么,我们不是兄弟嘛,再说……”还没等刘凡话说完,刘凡就感觉到身后有一股劲风向自己耳边呼啸而来,随即便听到一声娇喝声响起:“混蛋!放开我爷爷……”

    这时刘凡已经知道有人攻击他了,不过对方弱得可以,刘凡也赖得回头看,直接一抄手便将来人袭击而来的腿擒拿住,随后顺手一抛,紧接着就听到“哎哟!”的一声女子的惨叫声,等刘凡回来头看时,却见到一名身穿粉红色运动服的女孩子跌倒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估计是被刘凡这么一摔给摔惨了。

    “铃儿?你怎么会是你啊。”杨幼庭这时也看到了那名被摔倒在地的女孩子,可不就是自己家中的小公主嘛,于是连忙上前将孙女扶起身子来,刚才电光火石间杨幼庭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他知道这一次肯定又是自己这个鲁莽孙女的错。

    却说杨亦铃刚才来找自己爷爷,没想到正好看见刘凡一掌将杨幼庭打得吞血,所以情急之下,她想也没想便一脚向刘凡飞踢了过去,不料刘凡实力太强,只用一招就将自己摔飞了出去,一下子将她摔得身子骨都快散架了,可当她想要再次去救自己爷爷的时侯,却没想到自己爷爷好端端的跑过来扶自己,那速度可比兔子快多了,这那像一个受重伤的人啊,所以杨亦铃一下子也懵了,不过有一点她却是知道,那就是她又好心做了坏事,摆了一个大乌龙。

    “爷爷,我……我是不是又做错事了。”杨亦铃倒是挺光棍的,强忍着身上的痛,有些楚楚可怜地说道,这那里还是刚才那个恨不得将刘凡就地格杀的彪悍女啊。

    “你说呢?”一见孙女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杨幼庭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随即又是疼惜地说道:“疼不疼啊,让你做事要三思而后行,你每次总是这么风风火火的,以后怎么嫁得出去啊,都是大姑娘了,做事还这么毛燥。”杨幼庭这话里虽然是在教训孙女,可语气却满是慈爱,而杨亦铃却不反驳,只是俏皮的吐了吐小香舌,随后凶巴巴地对刘凡呲牙裂嘴地。

    “刚才你差点闯了大祸了,还不快向你刘师叔赔礼道歉。”自己孙女的小动作,杨幼庭又那里不知道,但谁让他疼爱这个孙女呢,只好向刘凡抛出一个歉意的眼神,自己刚认识的小兄弟决绝了自己二十几年的顽疾,可还没等自己答谢人家,自己的孙女却想偷袭人家,虽然只是偷袭未遂,但不礼貌总是事实吧,所以让孙女赔礼也是应该的。

    “师叔?不会吧,他才多大啊。”杨亦铃一听爷爷居然要自己管一个比自己还小的男子叫师叔,一时间脑袋有些转不过弯来,瞪着一双肯亮的大眼睛,好像活见鬼一样地盯着刘凡看。

    而令一边刘凡却是饶有风趣地看着眼前这对极品祖孙,说他们极品还真是很贴切,两人的谈话还真不像是祖孙两,如果不认识他们的人,多半会以为两人是朋友,因为这女孩子说话的神经也太大条了一点吧。

    (三更到,求支持,有基本鲜花有兄弟请给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