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六十九章 夏媚儿进医院了(2更多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咔嚓……”

    “啊……”

    就在夏朵儿已经准备等待死亡的来临之时,可等了好半天却没有感受到刀刺入肉的疼痛感,反而是听到“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随后又听到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惨叫声,这不禁让她疑惑不已,等她开眼时,就见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傲然屹立在眼前,这一刻她知道自己终于得救了,顿时将提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随即又看到前方道路有一名男子晕倒在墙角边,而这名男子便是刚才对自己下手的那名男子。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啊!”另外两名持刀男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刚才他们可是看得一清二楚,眼前的这名年轻人只用一只手就将自己老大甩飞了十几米,这时两人也顾不得紧抓着夏朵儿,而是赶紧跑到名被打倒是男子身边,又是叫唤,又是掐人中的,但是那名老大却始终没有醒过来,要不是那名男子起伏不定的胸口,他们还以为自己老大被打死了呢。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然敢管我们青龙会的事,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啊……”两人知道自己老大只是晕过去,倒是放下了心来,转而回头威胁起刘凡来了,而且貌似对自己帮派的名头很自信的样子,想用帮会的名头来吓退刘凡。

    只不过他们恐怕要失望了,刘凡是什么人啊?仙人来的,又怎么可能被两个小喽啰几句话就能打发走呢,当初沪海三大帮派之一的斧头帮,三番两次的招惹刘凡,可到最后全帮精英被灭了,要不是刘凡不想杀戮太多,恐怕就连那些普通帮众,他也不会放过。

    “朵儿,你没事吧,你这里要去那里,刚刚你说媚儿怎么啦?是不是有人欺负你姐姐?”刘凡根本就没有将那两条杂鱼放在眼里,甚至被过身,询问起了夏朵儿,之前夏朵儿向三名劫匪求饶的话,刘凡可是听到耳中,所以他现在心里很是焦急,虽然他与夏媚儿并没有多少感情,可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女人,老婆被人欺负了,做为男人刘凡那有不气愤的道理。

    “啊……姐……姐夫?姐夫,你快快救救姐姐吧,姐姐现在被人打成重伤,进了医院了,呜呜……”夏朵儿一见到刘凡的真容,这才认出刘凡来,所以一时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陡然向刘凡怀中一扑,眼泪更是哗哗地往下流,好似想发泄一下这些天来的委屈一般。

    “好妹子,不哭啦,只要有姐夫在就绝对不会让任务人欺负你们姐俩,现在你乖乖的站到一边去,等姐夫收拾了这两个人渣后,再去找你姐啊。”刘凡从夏朵儿的哭声中也感受到了那份悲伤,恐怕此时夏媚儿的处境不乐观,不然的话以夏朵儿乐天派的姓格不会哭得那么伤心的,所以刘凡一下子脸色就阴沉下来了,不过他还是用手轻轻安慰一下夏朵儿。

    “骂了隔壁的,在大爷面前还敢装B,老了先捅死你再说,去死吧。”刚才喝斥刘凡的那名男子见刘凡没有理会自己的话,甚至当自己是透明的,感觉自己丢了面子,顿时大为火光,骂骂咧咧地举起手中的刀子向刘凡狠狠地捅了过去。

    “啊……姐夫,小心……”此时夏朵儿正趴在刘凡的怀中,正好看到那名男子拿着刀子向刘凡捅了过来,顿时惊吓得尖叫一身,而且下意识的想要拌过刘凡的身子,想用身体替刘凡挡这一刀,但刘凡可不是那么好拌过的,一下子力气不够,倒是将自己反推向后倒,还好有刘凡抱住她,不然还真有可以摔倒。

    而这名男子的一举一动早就在刘凡的预料之中了,就在那名男子有所举动的时侯,刘凡眼中闪过一抹犀利的精光,还没等男子将刀捅过来,刘凡看也不看便单腿向后一甩,一记“神龙摆尾”正中男子的下巴,瞬间将往上踢飞了几米,在空中翻了好几个跟斗之后,才从空中跌落到地面上,口吐鲜血,全身不停地抽搐着,最后干脆晕死过去,看样子就算救活也是终身残废。

    “啊……”夏朵儿原本以为刘凡会被捅一刀,却没想到这个姐无居然这么厉害,一招就将人打得吐血,不过她毕竟还只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那里见过这种将人打得吐血的场面啊,所以一下子就惊呆了,甚至胃里还一阵翻滚,显然是被这血腥的场面吓到了,好在她现在是靠在刘凡怀里,刘凡及时将一口神力渡入她的体内,这才让她好受一点。

    而与夏朵儿有同样反应的还有剩下的另一名花衣男子,只见他双腿如筛糠一样的颤抖着,就连手上拿着的小刀也差点拿不稳,很显然也是被刘凡的强悍的武力给震摄到了,如果现在他还不知道自己踢到钢板的话,那他这些年来就算是白混了。

    “呛……”

    “大……大哥,哦!不,大爷,求求你饶了我吧,我……我只是一时被迷了心窍,才会来抢劫的,可……可我也是被迫无奈,这年头有头发谁想去做癞痢呢,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放过我啊。”花衣男子被刘凡那么一瞪眼,顿时吓破了胆,手中的小刀一下子便扔在了地上,随后更是跪到刘凡面前求饶,不过很是显然他的这一套措辞还是那么老套,真是跟不上时代,做劫匪做到这个份上也算是极品了。

    “放了你?你说有可能嘛?”刘凡才不会听信这人的鬼话呢,从三人作案的手法来看,应该是惯犯,不然也不会选择在这样的人烟稀少的街道下手,而且还是算准了夏朵儿这样柔弱的女孩子下手,很明显的就是早有预谋的。

    以夏朵儿身上的朴素的穿着,一看就知道不是有钱人,就算是抢了也抢不到几个钱,可偏偏就在夏朵儿怀揣而数万元在身的时侯,这些劫匪却找上了她,如果没有预谋的话,打死刘凡都不信。

    “说吧,到底是谁让你来的,如果敢说半句假话,我不介意让你从此在地球上消失,我说到做到。”刘凡放开怀中的夏朵儿,一步一踏地走近花衣男子,瞬间将自己身上的气势释放出来,直接向花衣男子施加威压,随后更是冷冷地说道,说话的语气中威胁的意味那是赤果果的。

    “没……没有谁指使的,是……是我们老大临时起义的……”那花衣男子一感受到来自刘凡那森冷的眼神,顿时全身抖得更加厉害,那还有刚才抢劫夏朵儿的威风啊,不过就算到了这个时侯了他还不肯供出主谋来,倒不是因为他讲义气,而是如果他说出来,就算刘凡肯放过他,他的老板也未必肯,所以他只好死扛着,而且他是算准了刘凡不敢对他怎么样,顶多就是被打一顿,到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的也就没事了,总比死好吧。

    “既然你不说,那就怪不得我了。”此时刘凡也不墨迹,伸出一只手便向花衣男子的脑袋上按了下去,而后暗中施展搜魂手,瞬间侵入到花衣男子的大脑中,这搜魂手可是异常毒辣,被施术之人过后就会变成白痴,所以一般刘凡也是很少用的,不过对于这样的人渣刘凡是不对手软的,因为之前刘凡已经看出这三人的身上都有血腥气,明显是近期刚杀过人,所以对于亡命之徒,杀了也是白杀。

    几分钟后,刘凡终于从花衣男的脑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遂也就放开了手,却原来这三人还是通缉犯,现在是沪海一个小帮会的打手,而这一次也是受雇来抢劫夏朵儿身上的几万块钱,目的就是想胁迫夏媚儿就范。而这个雇佣者不是别人,正是夏媚儿之前所在的那家化妆品公司的老总方中伟。

    方家在沪海也算是排得上号的家族,方家世代从商,在沪海也算是声名赫赫,棋下的海天集团更是国内前十强的大集团,而且方家经三代经营,无论在政界还是在商界都有很强有人脉,而这方中伟正是方家第四代长孙,为人好色成姓,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仗着家势很是糟蹋了不少女子,而夏媚儿刚好就在他的眼皮低下做事,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夏媚儿这样的尤物呢,不过却屡次在夏媚儿手中碰钉子。

    (第二更到,求基本鲜花,都三天了,本书却连鲜花榜都上不去,好惨啊,所以拜托大家给力支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