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章 比你更嚣张(3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方家在沪海也算是排得上号的家族,方家世代从商,在沪海也算是声名赫赫,棋下的海天集团更是国内前十强的大集团,而且方家经三代经营,无论在政界还是在商界都有很强有人脉,而这方中伟正是方家第四代长孙,为人好色成姓,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时仗着家势很是糟蹋了不少女子,而夏媚儿刚好就在他的眼皮低下做事,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夏媚儿这样的尤物呢,不过却屡次在夏媚儿手中碰钉子。

    而这一次夏媚儿出事却是她听从刘凡的话去辞职,但被方中伟拒绝了,而夏媚儿却执意在辞职,而就在两人互相扯皮的时侯,又来了一名女子,而这女人刚好是方中伟的未婚妻,一见到方中伟与夏媚儿两人纠缠不清,当场就火大了,上前就能了夏媚儿一个耳光,最后更是踢了夏媚儿小腹一脚,而就是这一脚,却将夏媚儿踢得滚下了楼梯,幸好那楼梯不是很长,但就算如此,夏媚儿也因此而身受重伤,最后被送进了医院。

    但是即使这样了,那个方中伟还不肯放过夏媚儿,处处使拌子下黑手,而今天夏朵儿遭劫的事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当刘凡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后,简直怒不可遏,而方中伟更是被他列入了必打击的对像,不过刘凡现在首要的问题是先安抚夏媚儿的情绪,所以他拉起夏朵儿的手就往自己的车走去,随即很快启动车子,呼啸着瞬间消失在了老城区街道上,直奔区中心医院而去。

    而就在刘凡走后不久,这贫民街道又来了一辆宾利豪车,从车上下来一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彪形男子,一看到躺在路面上的三名劫匪,也没有露出异样来,只是上前检查了一下三人的状况,随即又很是冷漠地转身往回走。

    “怎么样,人死了没有。”宾利车内一名年轻男子见那黑衣男子回来,便很不耐烦地问道。

    “少爷,狂彪三人都被人打成重伤了,现在昏迷不醒,是不是要将人送到医院去。”黑衣男子很是恭谨地回答道,显然对于车上的年轻男子很是敬畏。

    “哼!废物,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说什么邢台三虎呢,啊呸,病猫还差不多。”年轻男子一声冷哼后,便接着对黑衣男子吩咐道:“贾安,马上让丘所长来一趟,查一下是谁将三人打伤的,如果对方没什么来头,那就按老规矩办。”

    “是,少爷!”贾安听到吩咐立马拿起打话,打给了这一片管区的警察所长丘成林,而后便坐到副驾驶位上,紧接着车子便开走了,而地上的三个劫匪却被这名少爷弃如草芥,可想而知这人也是高傲之人,居然可以对手下的生死不管不顾,也不怕其他人寒心。

    而与此同时,刘凡却是带着夏朵儿来到了区中心医院看望夏媚儿,上医院探病又怎么可能空手上门呢,于是刘凡便在来的路上卖了一束玫瑰花,这可是刘凡头次卖花给女孩子的,而且买花的时侯还闹出了一点小笑话。

    却说刘凡来到花店的时侯,一进门就说自己要买花,可他却不知道夏媚儿喜欢什么花,而且他对花语就更没有研究了,结果他就索姓每一种花都买一些,而刚好这花店里面还有一些菊花,这时花店的老板娘问他是不是要去拜山的,开始时刘凡还真有点愣了一下,随即便说是要送上人的,这话一出口倒是让人家老板娘给笑话了。

    大活人的那有送菊花的呀,最后还是夏朵儿在车里等得不耐烦,进花店才帮他解了围,最后才买了一束玫瑰花,不然他还真得被人家笑死,送女朋友红玫瑰那是再合适不过了,别看刘凡现在修为通天,但是很多的人情事故还是嫩得很。

    很快的,在夏朵儿是引导下,刘凡便来到了夏媚儿住的病房,可一到病房门口,刘凡却见到了令他愤怒的一幕。

    只见病房内正有一名身穿粉色折花秀裙的女子对着病床上的夏媚儿破口大骂道:“你这个勾引别人男朋友的狐狸精,别以为这在里装可怜我就会心慈手软,敢跟我孟子杏抢男人,你还嫩了点,你信不信我找人将你这张狐媚的小脸蛋划花了啊。”

    “你……咳咳!”夏媚儿无端遭来横祸,现在还被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自己狐狸精,只要是个女人谁受得了这些,这可是关乎女儿家名节的大事,要是再让这女人再嚷嚷下去的话,估计她的名声也就臭了,所以夏媚儿一激动起来就牵动了身上的伤口,随即不停地咳嗽。

    “你这女人还要不要脸啊,将我姐打伤了不说,还在医院里面恶意中伤我姐,你也不看看你那个什么方大少是什么东西,整一个人渣,是他先对我姐有觊觎之心,现在倒反过来倒打一耙,你还能不能再无耻一点啊……”夏朵儿一见有人对孟子杏将自己姐姐气成那个样子,顿时像发了疯的母狮子一样,对着孟子杏便冲了过去,一把就将她推了开来,随即又连忙上前轻拍着夏媚儿背后,为她顺气。

    “哟嗬!又来了一只狐狸精,原来你们姐妹两还真是一丘之貉啊,哈哈,居然还敢跟我作对,你们配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那穷酸样,呐!这里是两万块钱,算是我打伤一只狗的汤药费,不过夏媚儿,我警告你,最后以后在我面前消失,不然有你们姐妹俩好受的。”孟子杏被夏朵儿推了一把,顿时恼怒不已,不过随即她又从小坤包里取出两沓钱,狠狠地往夏媚儿的脸上砸去,就如同暴发户一样的嘴脸,那模样好像是在说,姐有的是钱,打了你又是怎么样。

    不过很快地她的脸色就怔住了,因为就在她手中的钱砸就要砸到夏媚儿的时侯,却被一只大手给接着了,随即来人看也不看地将一个耳光子扇了过去。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彻整个病房,随后就听到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响起:“我虽然不打女人,但是你令我非打不可,别以为自己投胎比别人好,就可以为所欲为,信不信我马上让你尝试一下变成乞丐的滋味啊。”

    来人正是刘凡,刚才孟子杏嚣张无比的模样他的看到一清二楚,所以他就要比他还嚣张,一进门二话不说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送了出去。

    “啊……”而此时孟子杏被刘凡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瞬间在原地转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顿时脑袋里“嗡”的一下子变成空白的,她是太子女,从小到大几时让人这么打过,所以一时间悲愤交加,怒目横眉瞪着刘凡,恨不得将他大卸八块,不过她虽嚣张,但却不是没有脑子,自己一个女人那里会是刘凡一个壮汉的对手,所以她选择了暂时退让,准备打电话搬救兵。

    “你……好啊,你个小白脸居然敢打我,你给我等着,有胆子的你就别走开,一会有你好受的。”孟子杏临走前还不忘记撩下两句恨话,那满含恨意的双眼都快喷出火来了,她是算准了刘凡不敢对她怎么样的,所以才会如此笃定地撩狠话。

    “拿着你的臭钱滚吧,这里不欢迎你,哼!”这时夏朵儿从刘凡手里夺过两万元,随即赶上前去,狠狠地将钱拍在了孟子杏的后脑勺上,差点就将她拍倒在地上,要不是孟子杏双手撑着地面,恐怕这一下子就要摔个狗啃泥,不过这样也让她很是狼狈。

    而夏朵儿却像了打了胜仗的女将军一样,双手叉着腰间,咯咯地嘲笑个不停,倒是躺在病床上的夏媚儿有些担心地皱起了眉头,显然是在担心孟子杏报复,相对于孟子杏这样的太子女,夏媚儿这样的平民家庭根本就斗不过她。

    “你不用担心,万事有我在,敢惹我刘凡的女人,她是嫌命在长了,只要她敢报复,我就让她尝一尝做穷光蛋的滋味,哼!”这时刘凡也看出了夏媚儿的心事,遂也坐到病床边的陪护椅子上,安慰夏媚儿,而且最后的一声冷哼更是霸气,紧接着又说道:“来,看看我买的花,喜欢吗?”

    “嗯!喜欢……”夏媚儿也没有想到刘凡会来看她,自从上次一别之后,她便再也没有与刘凡联系过了,开始她还以为刘凡将她望了呢,却没想到今天却给了她一个惊喜,而且感受到刘凡语气中浓浓的关爱,让她更是感动得泣不成声了。

    (第三更到,感谢大家支持,请大家继续发扬,另外感谢“成宇爱宝儿”大大的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