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四章 栽脏陷害(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而且刚才大个子说的话也有点不寻常,好像是受到什么人的指使一般,但刘凡绝对不会相信刚才那个胖医生有这个能力支使动他,不过刘凡转念一想便知道有可能是那个猛子杏找的人,因为也只有她这样的太子女才把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而且也有能力指使得动这些黑道份子,就比如之前抢劫夏朵儿的那三名劫匪一样。

    想明白前因后果,刘凡那里还会客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腿就是一脚,刚好踢中大个子的下巴,一下子就将大个子的几颗门牙打了出来。

    “噗……”在众人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侯,空中已然泛起一阵血雾,而大个子已经被踢飞出去,甚至还凌空倒了个空翻,随后便做自由落体,“嘭……”地一声倒地不起,最后抽搐几下便晕死过去了。

    “嘶……”这时围观的人群也没有想到,刘凡这个外表看似斯文的小白脸居然出手这么狠毒,仅仅一招就将人打得生死不明,同时众人更惊叹于刘凡那强悍的武力值,要将一个两百多斤的大个子踢飞十几米,那要多大的力气啊,想到这时,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还想打吗?”打完人的刘凡就好似没事人一样,淡漠地看了那名胖医生一眼,随即淡淡地说道,那语气虽然平淡,但是听在胖医生的耳中却是不平常,现在打不打都不重要,人家一脚就解决了已方一名大个子,而且还那么淡定,如果没有倚仗,打死那胖医生他都不会相信,这下胖医生也是左右为难了,打又打不过,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主任医生而已,要是对方大有来头,那想灭他,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警察办案,所有无关人等退后。”正当胖医生左右为难之际,却见到人群外围有人喊了几声,而这声音对于胖医生来说简直犹如天籁之音,一瞬间胖医生就好似打了鸡血一般,胸膛挺得直直的,眼中更是闪过几抹得色与幸灾乐祸。

    “刚才是谁报的警啊,怎么回来,谁能说一下。”这时从人群后面走进了几名警察,其中领头的正是猛子杏的二叔——猛宗泽,其实他一接到侄女猛子杏的电话,就快速地赶到了医院,而胖医生秦主任也是他找来为难刘凡的人,并且导演了眼前的这一出戏,那四名保安更不是医院的保安,而是黑帮打手假扮的。

    本来孟宗泽只是想让那几名保安将刘凡暴打一顿为孟子杏出出气就算了,可没想到刘凡手底下功夫这么了得,一脚就将大个子踢飞,所以他又计上心头,没想到正寻思着没有好的理由来整治刘凡,却没想到睡觉还有人亲自送枕头来了,那可就怪不得他心狠了,现在事件从原来的治安事件已经上升到了刑事案件,因为现场有人被打得生死不知,所以孟大局长这才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哎呀!孟局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啊,这人因为没钱交医药费,所以院方派我来协商一下,可没想到这人太野蛮了,居然将我踢出门外,后来我请保安来处理此事,可谁想到这刁民居然将一名保安给打成重伤,现在还昏迷不醒,也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所以还请局长大人为小民伸冤啊!”秦主任一见孟宗泽到来,顿时就好像奴才见了主子一样,泪眼婆娑地跪在地上诉苦,更是将事件颠倒黑白地说了出来,就好像他自己有多凄惨一样。

    而围观的其他人听到秦主任的简述,又见他哭得那么伤心欲绝,都不由得信了几分,不过大多人都没有做出评价,但很明显地看刘凡的眼神都不同了,有愕然,有惊讶,还有淡漠,但更多的是对刘凡的不耻,没钱到医院看病,人家不接收你,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虽然这在道德上站不住脚,但你却不能说人家医院做错,而事实上很多医院也都是这么做的,没法子,医德至上的年代已经一去不复返啊。

    “你……你血口喷人,无耻……”夏朵儿一见胖医生颠倒黑白,甚至诬蔑刘凡,顿时气得全身发抖,指着胖医生就想破口大骂,可他一个在校学生,论起骂人来却一时间词穷,只能涨红着俏脸,恨恨地怒视着胖医生,而就再她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侯,却被身前的刘凡阻止了。

    “朵儿先别生气,他只不过是一条狗而已,你又何必为了一条乱吠的狗而气成这样呢,这样可不值得,放心,有姐夫在这里,没事可以诬蔑我。”刘凡轻轻地拍了拍夏朵儿的肩膀,随安抚两句,不过他这话里也是夹棍带棒的,直接就将那位秦主任与狗对等了。

    而这位警察局长的出现也让刘凡看出了一点端倪,很明显是有人想陷害他,要不然以警察的办事效率来看不可能那么快点出现在现场的,而且还刚好是在自己打这完人之后就出现,这似呼太巧合了一点吧,而且就算是普通的打架斗殴也只是属于治安事件,根本就用不着一个局长亲自跑一趟,如果这么明显的破绽刘凡都看不出来,那么他这个大罗金仙干脆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既然有人故意设局陷害刘凡,那么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所以刘凡才会阻止夏朵儿做无畏的辩解,再说他也不需要辩解,只要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的事,那他又何必多费唇舌呢。

    “来人,将这打人者带回警局审问。”孟宗泽也不听刘凡辩解,但迫不及待的想将刘凡带回警局,只要到了自己的地盘,那可就是他说了算了,是圆是扁还不是由着他孟大局长揉捏。

    之前刘凡已经到警局的审讯室里逛过一圈了,当然知道里面的黑暗,虽然刘凡不怕,但也不会不明不白地再去走一遭,而且刘凡现在可以肯定这事与这位孟局长有关,也猜到必然是自己之前打孟子杏那一巴掌惹来的祸,只不过没想到这孟子杏这么沉不住气,自己前脚刚被打,后脚就找人来报复,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她,也不知道这没有城府,还是自大傲慢。

    “慢着!”正当其他几名警察想要上前将刘凡擒拿的时侯,刘凡却突然出言阻止,紧接着脸色淡定地说道:“难道这就是你们警局一向办案的方式?你一不讲程序,二没有调查取证,仅凭一个人的说辞就偏听偏信地胡乱抓人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不介意扒了你身上的皮。”

    “你……”孟宗泽很明显的也被刘凡质疑的话给噎得哑口无言,这一次确实是自己太过急于求成,才会让刘凡抓住自己的漏洞,进而反击,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时之间倒是令他有些下不来台,而且刘凡最后说出的话更是让他心底没由来的一阵慌张,不过随即他又想到秦主任的话,再大量刘凡的穿着,并不是什么有钱人,或者说是有来头的人,这下倒是让他放心了不少,于是底气又足了起来。

    “哼!我们警察办案几时论到你这个嫌疑犯插嘴了,废话少说,抓回去再说。”这时孟宗泽态度很是强硬,说罢更是意气风发地大手一挥,再次下令抓人,显然是没有将刘凡那句话放在心上,你一个刁民敢跟当官的做对,那就怪不得别人了。

    孟宗泽的话语刚落,身后的几名警察,都摩拳擦掌地想在上司面前有所表现,一个个都跟打鸡血似地一拥而上向刘凡猛扑过去,不过刘凡又岂是那么好抓的,轻轻几个躲闪便将几名警察耍得团团转,而这些警察抓了半天连根毛都没捞着,倒是为围观的人群徒增了不少笑料。

    而此时猛大局长的脸色却是黑如锅底,自己的手下表现得那么糟糕,他这个做老大是脸色又怎么可能会好呢。

    “让开,让开,都别围着。”

    而就在这时,人群外围又一阵搔动,也不知道又是什么大人物来了,只见来人所过之处,众人为其都纷纷让道,原因无他,因为来的还是警察,只不过这次来得有些多了点,一共有十几名,而且还是全副武装,不就所以的人还以为是里面人那什么局长搬救兵来了呢。

    不过也很难让人不这么想,刚才几名警察的表现确实是差强人意,几个人抓一个,半天连人家的衣角都没抓到,简直是丢脸丢到姥姥家里去了,现在使用人海战术也就顺理成章了。

    (今天第一更到,求大家给力支持,现在连鲜花榜都上不了了,好凄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