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五章 蓄意谋杀?(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别外的十几名警察的到来,正与刘凡纠缠的几名警察也就退了回来,不过几几名警察此时可不好过啊,一个个气喘吁吁的,显然是累得不行,不过一见到来的是自己人,这些人也都眼露喜色,随即又恶狠狠地盯着刘凡,好像是已经稳*胜券一样,甚至都在幻想着怎么整治刘凡了。

    “哎哟!这不是猛局嘛,您怎么也在这里啊,嘿嘿,瞧我这记姓,猛局肯定也得到消息前来抓人的吧,倒是我们慢了一拍,还是猛局勤政啊,这点小事还要亲力亲为,果然不愧为我辈楷模啊!”这时后面来的警察中一名矮胖警官一见到猛宗泽便连忙上前献媚,孟宗泽可是这区局一把手,也是矮胖警官的顶头上司,他又怎么敢怠慢呢,不过他这话里拍马屁也拍得太露骨了点吧,让人一听就恶心。

    “嗯?丘成化,你这是来做什么,难道出了什么大案子不成,我怎么不知道?”孟宗泽一见这丘成化的派头,不禁有些疑惑,而且说话的语气也很生硬,很显然是不高兴了,你说一个所长出行的派头比自己堂堂区局长还要有谱,那上司能高兴得起来吗?所以孟宗泽不高兴那是肯定的,不过要是是为公事,那就另当别论了。

    “哎哟!丘局,您这是那的话啊,我这次是缉拿一名杀人犯的,就在一个多小时前,在老街道贫民小区那里发现了三具尸体,而且有目击者看到了嫌疑犯,而且我们在街道口的监控里也锁定了嫌疑人,这不就派人来抓捕嘛!”丘成化也是为官多年的老油条,那里会听不出孟大局长对自己很不爽啊,所以连忙开口解释,要是自己顶头上司不高兴了,那他头上的乌纱冒可就不保了,更别说升官了。

    “哦!那这么说这名嫌疑犯就在医院里喽?”孟宗泽很快就明白了丘成化的来意了,不过他却对这事上心了,连杀三条人命那可就是特大案件了,如果能在他手上轻易破获的话,那无疑是在他的履历中舔上浓重的一笔,同时也为他今后的官道晋升之路积累更多的政治资本,现在连老天爷都帮他,想不升官都难啊。

    “好现在这事由我主持,你们赶紧动手抓人啊,千万别让嫌疑犯跑了,这事做好了,我会在韩书记面前向为你邀功的。”孟宗泽三言两语就将在自己头上套下了一个领导的光环,摆明了就是想要抢占功劳,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跑到了火山口的边缘了,很可能下一刻就会被岩浆烧成灰,而刘凡正是这个随时可能爆发的火山,估计此时孟宗泽还在沾沾自喜呢。

    “是,孟局,保证完成任务。”丘成化得到了孟大局长的许诺,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做出保证,就差宣誓效忠了,其实这丘所长又怎么会不知道孟宗泽是想摘桃子,不过他知道自己人微言轻,是不可能将功劳独占的,所以分摊利益既得到上司的赏识,自己也能分到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而站在病房门口的刘凡也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很显然丘局长要抓的人就是自己,只不过令刘凡疑惑的是那三名劫匪并没有死啊,只是被自己打晕了而已,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时有人想要陷害自己,而且对方用心险恶,是想将置自己于死地,但刘凡却想不出是谁这么狠毒,话说他刘凡得罪的人也不少了,但无一例外的都被他整倒了,想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头绪,所以刘凡选择静观其变。

    “你们涉嫌一起杀人案件,现在你们被逮捕了,来人,将这一男一女给我拿下,如果有反抗的就地枪决。”这时丘成化一指指向刘凡与夏朵儿,随即向身后的十几名武装警察下令,瞬间十几名警察也都举起了手中的枪,向刘凡和夏朵儿围了过来。

    而这时夏朵儿看见那黑洞洞的枪口顿时就懵了,她只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而且学是个柔弱的女孩子,几时见过这样真枪实弹的“大场面”啊,更令她没想到自己转眼间就成了杀人犯,心里不禁开始恐惧起来,双腿抖如筛糠,差点就软倒在地,好在身边有刘凡扶着,一切事态都正如刘凡所料的那样。

    此时的夏媚儿也好不到那里去,原本有些红润的俏脸在听到丘成化的话后,瞬间就变得煞白无血色,自己的男朋友与妹妹变成了杀人犯?无论如何她也不会相信,而且她更相信刘凡不是平凡人,所以她又强自将内心的慌乱压了下去,这件事情已然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范围,所以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给刘凡添乱,所以她走上前去,从刘凡怀中接过妹妹,末了还给了刘凡一个信任的眼神,两人无言的眼神交流,让刘凡感受到了被信任的感觉。

    而现场最高兴的莫过于孟宗泽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要对付的人居然还是个杀人嫌疑犯,起初他还有些愕然,紧接着又是狂喜,这次本来只是为侄女出口气,没想到一个大政绩从天而降,简直就是一举双得啊。

    “你们惊吓到我的家人了,现在我很不高兴,所以后果很严重。”此时刘凡的愤怒已经到了极致,如果这些这只是对付自己的话,那么刘凡还有可能原谅,但现在却已经威胁到了夏朵儿的人身安全,如果自己没有什么能力的话,刘凡有理由相信自己与夏朵儿的下场会很惨,杀人可是重罪,更何况还是连杀三人,就是枪毙都够了,所以刘凡不得不发飙了。

    刘凡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不由得一阵愕然,就连上前来的警察也都顿住了,纷纷用异样的神眼看着刘凡,面对荷枪实弹的警察还能面不改色的威胁警察,这人不是疯子就是神经病,于是众人又向他投来了怜悯的眼光,这人是被吓傻了吧,可下一刻他们就不这么认为了。

    “哟喝!死到临头了还嘴硬,我劝你还是不要做无畏的抵抗,免得受皮肉之苦,反正早晚都要枪毙,还不如趁早投降的好?”这时孟大局长倒是停欣赏刘凡的硬气的,敢于面对十几成枪而面不改色的,他一生也没见过几个,更别说胆大妄为地威胁起警察来,那更是绝无仅有。

    “试试看不就知道了。”刘凡用小指掏了掏耳朵,随即耸了耸肩,懒洋洋地说道,此话一出,顿时惹来了其他警察的愤怒,就连刚才说话的孟大局长也如同吃了苍蝇一样,被噎得哑火了,什么才是嚣张?还有什么比面临生死依然谈笑风生还嚣张的嘛。

    众警察也不等孟大局长命令,但径直端起枪向刘凡靠近,想以枪枝的威摄力兵不血刃地抓住刘凡,但显然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只见刘凡身形一阵虚晃,上前的警察顿时就感觉手里一空,低头看时才知道自己手中的枪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可还没等这些警察反应过来,胸口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好像是被火车撞了个正着似的,“轰……”的一下子犹如腾云驾雾一般地飞了起来。

    “嘭嘭嘭……”

    “啊啊啊……”

    一声声沉闷的巨响伴随着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走廊之中,空气中更是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而那些攻击刘凡的警察却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被抛出了十几米外,随后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不少人都口吐鲜血,最后无一例外地晕死了过去,这是刘凡有意为之,他想给这些警察中的败类一个惨痛的教训,所以下手多加了几分力。

    而围观的人群也有不少人遭受无妄之灾,被踢飞过来的警察压了个正着,正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不过要怪也只能怪这些人八卦之火燃烧得太过于旺了,明知道警察在抓捕杀人犯,还硬要驻足,那不是找死嘛。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场的所有人还真就有一个人能想到刘凡居然这么猛,原本大家都以为警方这次十拿九稳的事,居然会异变突起,更没有想到的是被打倒是这些全副武装的警察。

    此时现场一片寂静,除了偶尔听到几声低沉的哀嚎声之外,在场的所有人都陷入了呆滞状态,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幕,就连夏家姐妹也不例外,虽然她们都对刘凡有信心,但却没有想到结局会是如此的惨烈,不过好在刘凡并没有什么损伤,这就是她们最好的安慰了。

    (第二更到,大家给力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