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遇杨幼庭(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刘凡吩咐完田国强后,便带着夏姐妹出了医院,就连出院手续都免了,现在院方已知道刘凡来头大上天了,因此也不敢阻拦,现在傻子都看得出来,刘凡不好惹,本来田国强还想派几辆警察护送刘凡三人回去的,不过却被刘凡拒绝了,高调可不是刘凡的处事风格。

    之前刘凡承诺过要带夏家姐妹吃大餐,所以刘凡直接将车开到了附近的一家五星级大酒店,算是庆祝夏媚儿康复出院,对于这一点夏朵儿是举双手赞成,外带一阵娇声的欢呼。

    不过刘凡却不知道,在他走后不久,田国强却是现场办公,审问孟宗泽与丘成化两人,两人都已知道刘凡大有来头,所以老老实实地将事情交待出来,这时田国强也才从丘成化口中得知这事是方中伟在背后搞鬼,所以二话不说,便对方中伟进行通缉,至于孟宗泽的口供倒是令田国强感到意外,因为孟宗泽与陷害刘凡杀人的案子没有关系,但是他也有份陷害刘凡,所以乌纱帽是保不住了,至于会不会坐牢就要看刘凡的心情了,倒是他的那个侄女孟子杏当场就被抓获了。

    本来孟子杏是想要看看刘凡被警察逮捕时的窘迫像,但她也只是想教训一下刘凡而已,可没想一转眼间情势大逆转,当时被抓时她当场就懵了,可等她清醒过来却已成了阶下囚,直接就被带到审讯室,同时也交代了自己将夏媚儿推倒下楼梯,造成夏媚儿重伤的事实,她这罪刑倒是不重,如果双方有可能和解的话,只要赔钱就可以了,但问题是刘凡肯不肯和解。

    不过以田国强目前的怒火来看,就算是刘凡肯放过他们,他田国强也未必肯,接二连三的有自己手下的警务人员陷害刘凡,又怎么能让他不怒呢,前不久刘凡才将他捧到政法委书记的位置,可这事还没过多久,自己手下的人却将刘凡给陷害了,这个耳光打的可真够响亮的啊。

    现在整个案件已经是一目了然了,只要将方中伟抓捕归案,大概就可以结案了,相信那三个劫匪的死与他托不了干系。

    与此同时刘凡带着夏家姐妹已然出现在芳华大酒店门口,一进门便八名身穿旗袍年轻女子站在大门口迎宾,一个个大露着雪白的美腿,撩拨着撩人的眼神,不时地勾引前来就餐的宾客,但很明显的刘凡不在此列,单从刘凡身上那不值两百块钱的地摊货,就可以看出不是什么有钱人,这也不能说这些迎宾小姐势利,而是现在金钱社会就是这么的浮躁。

    不过刘凡对这些所谓的迎宾小姐显然也不感兴趣,且不是自己身边的夏家姐妹,无论从气质还是容貌都要比这些迎宾小姐更上几筹,所以刘凡三人径直走到酒店大堂。

    这时酒店内的一名女服务员一见刘凡三人进来,连忙迎了上来,随即露出职业的笑脸,问道:“请问三位有定位吗?”

    “没有,你帮我们定一间包间吧!”刘凡见对方态度还可以,也就笑着回应道。

    “不好意思先生,因为现在是中午用餐时间,所以客人比较多,普通的包间已经没有了,要不你们选在大厅用餐可以吗?”女服务员很是抱歉地说道。

    “那有没有VIP包间之类的呢?”刘凡接着问道,虽然刘凡很少来五星级酒店吃饭,但也知道像这样的大酒店一般都会有预留几间空的包间,以被不时之需,所以刘凡才这么问的。

    “这……现在是还有一间VIP包间,不过那是本店的白金VIP包间,是预留给那些大客户的,而且一般不对本店会员以外的开放,如果先生有本店的白金会员卡的话,就可以为您开放,所以……。”这名女服务员有些为难地说道,显然她也不看好刘凡,不过她还是很专业的将事情告知刘凡,要知道五星级酒店的白金会员卡可不是那么好弄的,没有一定的地位,就算是你有钱也买不到。

    “凡哥,包间就算了,我们在外面吃一顿就好了,没必要那么浪费。”这时夏媚儿很是善解有意地给了刘凡一个台阶下,虽然她知道刘凡不是一般人,但她也看得出刘凡有难处,那就肯定身上没有那什么会员卡了。

    “是啊,姐夫,只要大家高兴,在那里吃饭还不是一样!”夏朵儿附和的姐姐的话劝说道,其实夏家姐妹出身贫寒,所以平时都很节俭,别说是到五星级酒店吃饭了,就连到大排档吃一顿都要算计着过曰子的,现在能进五星级酒店她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那好吧,麻烦小姐在大厅帮我们找个靠窗的位置。”没有要到包间,刘凡倒是有点小小的失望,今天本来就是想庆祝一下夏媚儿大病初愈,不过他本身也是很随意,在那吃饭还不是一样,整如夏朵儿说的那样,只要吃得开心就好,所以刘凡也就不再强求。

    “好的,谢谢先生配合我们的工作,请这边跟我来。”女服务员见刘凡被劝说后,顿时向刘凡鞠了个躬,做服务行业的最怕的就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尤其是那些年轻人,都喜欢在女人面前充阔佬,一但事情弄疆了,不仅会影响到其他客人就餐,也会让服务者难作,而像刘凡这么明白事理的还是很少见的,所以这名服务员向刘凡鞠躬也在情理之中了。

    “咦!小凡……”正当刘凡转身想在跟着服务员走时,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不由得令刘凡回身看了看,来人正是刘凡早上刘凡救的那位杨幼庭老先生,身边牵着孙女杨亦铃,身后还跟着一对中年夫妇,那妇人倒是与杨亦铃有几分相象,应该就是杨亦铃的母亲吧,另外还有一名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一身天蓝色的正装,看上去有点像是政斧工作人员的派头。

    “哎呀,原来是杨老哥你啊,你们这是一家人也是来吃饭?”当刘凡知道来人正是杨老头的时侯,顿时露出会心一笑,随即连忙迎了上去,身出双手与杨老头握了个手,而后者对刘凡也显得很热情,虽然两人只认识了不到一个小时,但却又已是忘年交,甚至于当时杨老头还想与刘凡拜把子呢。

    “是啊,这不,你早上刚帮我治好了内伤,铃儿就提议说要来庆祝一下,这相请不如偶遇,想来你们也是来吃饭的,那今天这顿就该老哥我来请。”杨幼庭再次见到刘凡显得很是热情,这人说老小孩,人越老童心就越重,难得能有一个谈得来的年轻人,这杨老头又怎么会错过呢,于是又为刘凡介绍起家人来,“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儿子邵国,现在在部队工作,儿媳妇蒋倚雯,大孙子杨凯,目前在沪海市委办工作,铃儿你早上认识了。”

    “刘……刘先生真是非常感谢你治好我爸的内伤,你不知道这十几年来为了这内伤,不知道受了多少罪,可我这个做儿子的却无能为力,唉!要不是先生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谢谢!”杨邵国得知刘凡就是早上治好自己父亲内伤的那位神医,于是连忙上前紧紧地握住刘凡的手,很是郑重地向刘凡感谢,不过他在对刘凡的称呼上显得有些犹豫。

    刘凡可是跟杨幼庭平辈论交,论辈分的话,杨邵国还真得称呼刘凡一声小叔,不过这也太为难他了点,他怎么说也是总参部高级军官,要让他去称呼一个比自己小几十岁的年轻人叔叔,他还真开不了口。

    “没什么,我也只是恰逢其会而已,举手之劳,我还是很乐意做的。”面对杨邵国的热情,刘凡还真有点不习惯,所以只好随意地谦虚两句。

    不过杨老头却看不下去了,于是伸出一手,狠狠地拍在杨邵国的额头上,接着骂道:“混账东西,我平时怎么教你的,你难道忘了,小凡跟我平辈论交情,让你叫叔叔难道还委屈你了,哼!”

    “哎呀!爸,你这是干嘛呀,大庭广众之下,你好歹给我留一点面子啊,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中将啊。”杨邵国突然被自己老子打了一巴掌,顿时没了脾气,不过嘟囔两句还是有的,而且他还特意重申一下自己可是“中将”啊,那么大的一个高级军官总要留点面子的吧。

    (郁闷啊!今天中午停电,直到晚上才恢复,弄得今天更新来晚了,真的很抱歉,不说了,第一更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