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八章 殷勤的孙道(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哎呀!爸,你这是干嘛呀,大庭广众之下,你好歹给我留一点面子啊,怎么说我也是一个中将啊。”杨邵国突然被自己老子打了一巴掌,顿时没了脾气,不过嘟囔两句还是有的,而且他还特意重申一下自己可是“中将”啊,那么大的一个高级军官总要留点面子的吧。

    “哼!我看你是皮痒了是不?别说你只是中将,就算你是军委副主席,你依然是我儿子,老子打儿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难道还要跟你军区报备一下不成。”杨老头本身就是军人出身,脾气当然火爆,所以一见儿子顶嘴,顿时就火起了,瞪大着虎眼怒目横眉地冲着儿子就一顿狂喷。

    “唉!老哥,我看我们还是各交各的了吧,你这也太为难我了,你知道的,让一个跟自己父亲一样年纪的人喊我叔叔,那感觉也太别扭了。”刘凡当然也看出了杨邵国的难处,所以主动退让,而且刘凡说话间更是将责任揽在身上,也算是为杨邵国解围,让他不会那么难看,不过刘凡话一出口,杨幼庭眼中却内过一抹失望之色。

    “那好吧,咱就各交个,就是便宜这小子了,转眼居然跟老子平辈了,哼!”杨老爷子见刘凡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再勉强大儿子,算是借坡下驴,不过心里却暗骂自己儿子没眼力劲,其实杨老爷子之所以坚持让儿子认刘凡为叔叔,也不是没有私心,在他的眼中刘凡那就是一代高人,能与这样的人攀上关系,那以后好处还能少得了他杨邵国的,可惜他不能领会杨老爷子的用心,白白与刘凡这样的高人失之交臂。

    “小师叔,这是我妈妈,怎么样,是不是跟我长得很像姐妹花呀!”就在这时杨亦铃挎过刘凡的手臂,很是亲昵地说道,说完还很是俏皮地对着她妈妈眨了眨眼。

    “你这丫头真是的,妈妈都老了,那能跟你比啊。”蒋倚雯一听到女儿的赞赏,顿时乐开了怀,随即上前与刘凡握了下手,接着也是同样热情地说道:“刘先生,谢谢你治好老爷子的内伤,虽然说谢谢很土,但我是出自心里话,希望你不要介意。”

    蒋倚雯虽然已经近五十岁了,但是皮肤保养得不错,如果别人不说,她与女儿站在一起,还真有点姐妹像,不过她却比杨亦铃多了一股成熟的韵味,举止也很端庄大方,说话间尽显大家闺秀的风范。

    “呵呵,杨夫人实在是太客气了,我说过那不过是举手之劳,以后就不要提了,况且我跟老哥也是投缘,所以那些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不要再谢来谢去的了。”对于蒋倚雯刘凡还是很有好感的,从她说话的神态与眼神可以看出是出自真心,刘凡一向奉行的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仗的处事原则,所以面对蒋倚雯时说话也是很热情,但又不显唐突与献媚。

    “嗯!好好好,大家都是一家人,如果我再客套,那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呵呵!”见刘凡说话不卑不亢,而且还有几很谦虚,倒是令蒋倚雯高看几眼,笑呵呵地连声说好,不过她看刘凡的眼神却有些变味了,怎么看怎么像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呢。

    “小师叔,我也跟随爷爷习武,那我也就这么称呼您,多的话就不说了,今后在沪海有什么事需要用得着师侄的地方,您大可找我。”接下来杨凯也上前与刘凡认识一下,不过他说话倒是很干练,而且说话时的语气也让人感觉如沐春风,确实不愧是在机关里面历练过的人,同样的也让刘凡对其心生好感。

    “嗯!不错,今后少不得要去叨扰你,到时别嫌我烦人就行,呵呵。”刘凡拍了拍杨凯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不过他说话的神态倒是有点老气横秋的感觉,完全就是以一种长辈的姿态来对待,不过就算是这样,杨凯也没有表现出不满,或者是不耐烦之意,反而很谦逊很受用的样子,就好像面对的是自己长辈一样。

    “来,我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夏媚儿,而这位是媚儿的妹妹夏朵儿。”紧接着刘凡又为杨家人介绍起夏家两姐妹,不过当他介绍说夏媚儿是他的女朋友时,蒋倚雯的眼神明显地一阵错愕,接着又暗淡下来,随即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轻摇了一下头,内心却在叹惜,不过她这些轻微的举动倒是没有人发觉。

    “你们好!”随着刘凡的介绍,夏家姐妹也是热情地与杨家人问好,不过由于初次见面,所以两人都显得有些拘谨,这杨家人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而她们两姐妹却是普通的农家女,所以潜意思的感觉自己矮人一截。

    “好了,现在大家都互相认识了,那是不是可以去吃饭了,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你们听,都在抗议了。”这边刘凡一介绍完夏家姐妹,那边的杨亦铃却催促起众人,而且还搞怪似是指着自己的肚子。

    “对对对,瞧我都老糊涂了,走,小凡,我们上包间去,我要跟你把酒言欢,今天难得能遇上你,当然是不醉不归啊,哈哈……”被孙女一提醒,杨老爷子一拍脑袋,顿时恍然大悟,随即便拉起刘凡的手,大步流星地往电梯口走去,而其他人也没人异议,都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正当刘凡等人走过大堂之时,突然见一名中年男子快步地迎了上来,满脸堆笑地说道:“哟!原来是蒋总,欢迎大驾光临本店,您的到来真是令本店蓬荜增辉啊,呵呵,包间我已经为您准备好了,请这边随我来。”

    来人正是酒店的总经理孙道,之前蒋倚雯有打电话过来预订包间,说是一家人来吃饭,所以孙道就上心了,蒋倚雯可是掌握着国内百强大企业老总,而且夫家更是军政两界可都是顶级家族,那可是想攀都攀不上的存在,而他孙道也是抱着结交权贵的心态而来的。

    “嗯!那就有劳孙经理了。”蒋倚雯显然是认识孙道,不过也仅仅只是认识,所以说话时也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完全就是一副上位者的姿态,而这也是她保持上位者的威严。

    “不敢,能为蒋总以及您家人效劳,那是我的荣幸,各位这边请。”面对蒋倚雯的客套话,孙道显得很是受用,不过口中却是一再自谦,说罢,便自主充当服务员为众人引路,不过他的眼角余光却不时地观察着其他人。

    很快的孙道就发现,这一行人很明显地是以走在前头的杨幼庭与刘凡为主,而杨邵国夫妻还要靠后,蒋总的身份就已经让他高不可攀到足以仰视的存在了,可现在这一老一少却比之还要靠前,由此可见前头两位的身份更加显赫,所以孙道更是不敢有所怠慢。

    要知道华夏是一个很注重身份的国度,而且身份地位更是体现在平时里的站位,排位上面,身份越高的人往往都是走在前面,大家族中更是如此,而这样的传统在官场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很快的,刘凡一行人便来到三楼唯一的金钻VIP包间内,其内不仅装潢奢华,而且富有古感的底蕴,既富丽堂皇又不让人觉得太过庸俗,而且家具摆设与布局也都是很讲究,错落有致,让人一目了然,难怪会是酒店最高级别的包间,就算是比之古代的宫殿也不遑多让,看来这酒店的老板还是蛮会做生意的。

    紧接着众人分位落坐,刘凡与杨老爷子分别落坐上首左右两个位置,而其他几人也都分位而坐,夏家两姐妹坐在刘凡下首,而杨邵国一家人则上坐于杨老爷子这边,随即蒋倚雯便吩咐孙道点菜,而这时孙道也算是真正看出确实与自己之前猜测的一样,所以做起事来也更加卖力,期望能够结交到在坐的大佬,尤其是刘凡。

    因为这一路上杨家人或多或少地表现对刘凡的恭敬,所以孙道对刘凡的态度就越加的殷勤,而且一路上还旁敲侧击地想知道刘凡的身份,只不过除了知道刘凡的名字之外,其余的却是一无所获,但即使这样也打消不了孙道的热情。

    有孙道这个酒店总经理特别打招呼,所以不倒十几分钟,菜就上齐了,于是杨老爷子便热情地招呼刘凡,很快地两人便杯盏交错,拼起了酒,刘凡那是来者不惧,他有神功护体,喝酒那就跟喝水没差别。

    (白天停电,所以今天暂时两更,欠一更明天补上,请大家给力支持啊,现在连鲜花榜都上不去了,考验兄弟们的时侯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