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七十九章 狐朋狗友(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有孙道这个酒店总经理特别打招呼,所以不倒十几分钟,菜就上齐了,于是杨老爷子便热情地招呼刘凡,很快地两人便杯盏交错,拼起了酒,刘凡那是来者不惧,他有神功护体,喝酒那就跟喝水没差别。

    就在刘凡一行人大吃大喝之际,却不知道在他们上楼之时有一名身着黑西装的彪形男子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们,而这人恰好就是方中伟身边的那名司机兼保镖贾安,而在刘凡一行人进入电梯之时,贾安也是匆忙地上了别外一驾电梯,随后便来到了二楼的一间贵宾包间内。

    一进门却见包间内正有三男三女六人正在吃喝玩乐,而其中一人便是方中伟了,于是贾安连忙上前走到方中伟跟前,随即俯首帖耳小声地说道:“少爷,刚才我在楼下见到夏媚儿与打伤狂彪的那名年轻人出现在楼下,而且好像跟没事人一样来吃饭。”

    “什么?那贱人不是重伤躺在医院里吗?怎么可能好端端地来这里吃饭呢,还有我不是吩咐丘成化去搞他嘛,他怎么会没事呢?难道丘成化敢敷衍我,妈的,他是不想活了吧,亨!”方伟中一听到贾安的消息,顿时勃然大怒,蹭地一下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随即又恶狠狠地大骂道。

    此时的方中伟还不知道外面的警察正在满世界的找他,他还以为自己的事做得天衣无缝,没人查得到他头上呢,再加上以他的家势,在沪海可以横着走,就以为自己可以高枕无忧,须不知他现在已经成为通缉犯了。

    人故有自知之名,虽然他方家在沪海算是顶级家族,但相对于京城那些世家来说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暴发户罢了,跟本就无法与那些拥有数百上千年底蕴的世家门阀相提并论,所以一直以来他做事都是肆无忌惮,就好像天老大,他就是老二一般。

    “怎么啦方少,难道在沪海在地界还有人敢捋你方家大少的虎须不成。”在场的几人见方中伟突然大怒,不禁大为惊诧,这时坐在上首的一名年轻人却很是玩味地开口说道,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其中的语气却多少有点揶揄的意思。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乡巴佬儿,居然敢跟老子抢女人,倒是让信少见笑了。”方中伟虽然不学无术,但也不是什么草包,他当然听出了信少话里的意思了,无非就是煽风点火,激起方自己的怒火罢了,只不过方中伟碍于对方的身份,却不敢出口反驳信少的话。

    “哦?真的吗?那真是太有趣了,在沪海居然还有人这么不知趣,敢跟你抢女人!那我还真想见识一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以草根之身挑衅你方大少。”这位信少显然也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主,一再挑唆方中伟,而且面色从容淡定,仿佛吃定了方中伟一般。

    “哟!方少,要是这样你都能忍得住,那兄弟我可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想当初我在京城的时侯,也且个瘪三想跟我抢女人,结果不出两天,他就了失踪人口中的一员了,咱是粗人,可没有方少这么好的修养啊,要不?改天方少传授两招给兄弟,也好让家里老头子知道咱也能修身养姓了,哈哈。”这时信少左边的高大男子也开始附和着信少的话,调侃起方中伟来了,如果不认识的人还以为两人都与方中伟有仇呢。

    其实不然,他们三人早在京城的时侯就已经认识了,算是方中伟的狐朋狗友,与另外一名纨绔子弟并称京城四恶,欺男霸女对于他们来说那都是小菜一碟,信少名叫宋少信,华夏国十大世家之一宋家第三代长房次子,而那高大男子名叫朱瑞军却是地道红三代,军人世家出身,家中老爷子更是开国将军,所以朱瑞军的出身也不比宋少信差。

    早年方老爷子还在位的时侯三个家族都还处于顶级家族,不过自从方家的老爷子去世之后,方家也就退出了华夏顶级家族的圈子,回倒老家沪海发展,从此沦落为二流家族,而方中伟也就从此在京城的太子圈内沉寂了,不过这一次三人再次聚首倒是来谈生意,像他们这样的“二代”公子哥,比的就是家势,所以方中伟在另外两人面前都要矮一头,这也是他忍气吞生的原因。

    “哼!我现在就去找他算帐,贾安,你确定那贱人还有那个野男人就在楼上吃饭?”方中伟被宋少信与朱瑞军两人轮番刺激,终于沉不住气,一只手重重地拍在餐桌上,随即愤恨地说道,虽然方中伟知道两人是在激将,但他还是不得不被牵着鼻子走,在他们这个圈子里面,最看重的就是脸面,现在有人打脸,如果他不做点什么的话,那岂不是被人笑话,更何况还是昔曰自己所谓好友面前,那这脸就更丢不得了,所以他一时头脑发热,便想去找刘凡的麻烦。

    “是的,少爷,刚才我还跟着他们到了三楼,而且亲眼见到他们去了包间,只不过……”贾安一见自己少爷怒气冲冲,顿时不敢怠慢,于是便将自己见到的说了出来,不过说到一半他又犹豫起来了。

    “只不过什么,说……”方中伟见贾安话说到一半顿了一下,顿时有些不悦地怒视道。

    “与他们随行的还有另外几个人,看起来像是一家人,不过我这些人我都不认识,但是他们进的包间是金钻包间,这说明这些人来头也不小,我怕到时老板也难作啊。”贾安深知方中伟的姓格,所以也不敢有所隐瞒,将自己猜测到的说了出来,语气中甚至有劝退方中伟的意思。

    “金钻包间?”一听到这个名称方中伟顿时沉寞下来了,能上金钻包间的那都是大人物,他虽然狂妄,但却不是没有脑子,就他自己的身价也只有酒店的白金会员卡而已,虽然他家老子也能进入金钻包间,可那是他老子不是他,这一点常识他还是懂的。

    “怎么?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方大少爷,才来沪海几年而已,这点小事就认怂了,不就是金钻包间嘛,要知道哥在京城的时侯,什么会所没去过啊,那才是正真的顶级存在,就这?小儿科而已,再说不是还有我跟信少在嘛。”这时朱瑞军见方中伟有点想退缩,于是又是摇头晃脑地说道,好像很不在意的样子,但其实却是在说方中伟个男人,可谓是字字诛心。

    “哼!走,上去看看去。”被这么一激将,方中伟彻底怒了,径直站起身子便往钱走去,而贾安做为保镖只是负责保护雇主而已,但却无法改变方中伟的念头,但还是一言不发的跟了上去,而就在两人转身时,宋少信与朱瑞军却是互相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看好戏的神色,很明显两人这是在戏耍方中伟,随即两人也就紧随其后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刘凡等人却是酒兴正酣,四个大男人你来我往的喝得不亦乐乎,杨老爷子虽然功力深厚,但与刘凡相拼下来也是微微有些醉意,杨邵国是军人出身,喝酒那叫一个豪迈,往往都是一闷到底,而且酒量也是惊人,桌上的菜还没吃多少,就已经是一斤白酒下肚,却仍然清醒着,最不济的就是杨凯了,他是机关出身,虽然他是“酒精考验”,但毕竟年纪太轻,而且功力也是最弱的,所以在这样频繁敬酒之下,此时已经有些吃不消了,满脸通红,嘴巴说话也不离索了。

    而刘凡那就是个变态,喝酒就跟喝水一样,对于爷孙三人的敬酒来者不惧,喝起酒来比之杨邵国还要豪爽,而这同时也让杨邵国对他增加了不少好感,酒品见人品,这话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至于其他四位女士那是直接忽略,因为现在是大中午,所以喝的都是果汁,倒是夏朵儿与杨亦铃两人年纪相仿,又是同学,所以没多久就混熟了,倒是夏媚儿像个小女儿一样,不时的为刘凡夹菜,擦拭滴在身上的酒水,眼神更是含情脉脉的,透露出一种幸福与自豪感,没有那个女人希望自己未来的男人是个平凡的人,而刘凡无论从气度,举止还有神秘莫测的身份,都显示出其不凡之处。

    “嘭……”正当众人吃得尽兴之时,突然包间大门被人狠狠地踢开,顿时一身巨响,吓得正在吃饭的几名女士为之一惊,随后便见门口出现了几名年轻人,为首者更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目前家中电路中断,白天在抢修,估计明天就可以修好,所以白天没法码字,只能晚点更新,还请大家见谅,不过很快古月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