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七章 故意刁难(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陈刚之前与刘凡借得车子,便开车载着林若夕出了复大,同样也是直奔外滩,不过他们比刘凡要先到火锅城,不过他们是在一楼的情侣座,情侣座这边比较僻静,因此也没有注意到刘凡四人进来。

    火锅城这边的东西价美物廉,很合适陈刚这样的大学生就餐,一顿下来也就几百块钱,这个他还是承受得起的,而且这里的环境也是相当的不错,所以陈刚才会选择在这里。

    两人很快便找到一个情侣座位,随即又点了一个鸳鸯火锅,这种火锅最适合他们这种谈恋爱的小情侣了,而且寓意也很应景,很快作料都已上齐,两人也是有说有笑地吃着火锅,却不料半途杀出一个未婚夫来,而且还带着不少手下,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

    同时一个既老套又狗血的桥段出现了,来人姓乔名锋毅,乃是京城乔家大院嫡传子孙,但是以这种大家族出身的纨绔子弟多如牛毛,而这个乔锋毅就是其中之一,吃喝瓢赌样样精通,可以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色胚子,平生除了好事不做之外,别的什么都做,而且是样样都玩出点花样,在京城也算是不大不小的小霸王之流。

    而京城林家式微,现在处于华夏二流世家行列,几前年家中老爷子死后,更是被排挤到了二流世家中的末流,眼看就要被挤出二流世家行列,林家人都急上火了,所以政治联姻就成了提升家族威望的最好办法,而林若夕又刚好的达到这个要求,所以便成了政治牺牲品。

    林若夕的父亲林源泽是林家老三,又是科技人员,平时只顾着埋头研究他的科研成果,在家中的威望几呼弱得可怜,尽管知道这乔大公子的为人如此不堪,但却没能力反驳,只同居答应了这门亲事,但却也为女儿争取了些时间,也就是等林若夕毕业之后再结婚,而林若夕则为躲避乔锋毅而来到沪海读大学。

    前些曰子乔锋毅再次来沪海找寻林若夕,在校园内两人不知因为什么事而发生争执,恰好这时陈刚经过,出于正义出手救了林若夕,同时也将乔锋毅给打了,陈刚人高马大,乔锋毅这个被酒色掏空的身子又岂是他的对手,所以陈刚三两下便将其打倒,但同时也恶了乔锋毅。

    自此之后陈刚便与林若夕两人相熟,这一来二去的林若夕感觉陈刚为人老实又仗义,便产生了好感,而今天便是两人首次正式约会,也便有了之前陈刚在女生宿舍楼下鬼鬼祟祟的一幕。

    而乔锋毅自被打了之后当然是怀恨在心,所以一直找人盯着林若夕,往常陈刚与林若夕两人都在校园里面,乔锋毅不好下手,不过今天这个机会便出现了,于是他便纠结了几名黑帮分子尾随在陈刚的车后,跟了过来,不过乔锋毅也是不傻,当然不会自己出现找陈刚的麻烦了,而是吩咐几名黑帮人员借机生事。

    但陈刚与林若夕两人却浑然不知自己已人人盯上了,因为两人此时仍然你浓我浓的大吃着火锅。

    “对了陈刚,之前你那个朋友到底什么人啊,怎么那么有钱啊,还借那么好的车给你。”这时林若夕放下手中的筷子,将嘴里嚼着的肉块慢慢的吞下去,随即好奇地问道。

    “嗯!你说老三啊?”这时陈刚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接着说道:“怎么说呢,小凡人很不错,为人挺大方,而且也很仗义,对朋友也不错,虽然我们才认识不到两个月,却已经亲如兄弟,不过他是个孤儿,至于为什么这么有钱,就他说是炒股票赚来的钱,现在我们宿舍四人也都跟着他在炒股,前次老二就投了三百万,不到几曰便番了好几番了,净赚千万,现在正在筹备风投公司,我也在里面参了一股。”

    “啊!这么厉害,几天就赚了上千万,那不是跟抢钱差不多。”听到陈刚的讲述,林若夕顿时惊呆了,几天就赚得上千万,就算是以她世家出身也难免惊讶,一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

    陈刚看见林若夕不是很相信的神色,便又眉飞色舞地说道:“嘿!岂止是抢钱啊,当初他说那只医药股会大涨,开始我们还不相信,开盘的时侯还狂跌来着,可等到老二底价扫货的时侯,下午就疯涨起来,而且就在前天老二按小凡的意思将股票会都抛售,结果差点吓一大跳,再半个小时之后,东方制药的股价就开始狂跌,你说神不神奇。”

    “不会是真的吧?他居然有如此神算,那以后岂不是财源滚滚来了。”再次得到陈刚的确认,林若夕也不得不相信刘凡神奇的股算能力了,天下间真的这样的能人异士,瞬间林若夕的眼神也开始炙热起来了,心中暗想到,若是真能得到刘凡的帮助,或许真可以摆脱家族的束缚,改变自己即将悲惨的命运。

    以陈刚目前的家境想要与林若夕成其好事的话,明显是不可能的,不说林家不同意,就算是乔锋毅这一关也过不了,以乔家现今在华夏的权势,想要对付无权无势的陈刚,那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当然前提是没有刘凡的帮助。

    “总之老三这个人很神秘,而且还有一身的功夫,我见过他一个人就可以将二、三十个大汉打趴下,至于有多高也就不知道了。”陈刚还真是老实,一下子就将刘凡的基本情况给抖了出来,好在林若夕不是什么歹人,要不然陈刚也不会说这会多,况且两人正在恋爱当中,陈刚这个愣头青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语的啦。

    “真的……”不过陈刚这话一说不要紧啊,倒是将林若夕好一番激动,一个人能打趴下几十个,那就是古武高手了,这一发现更让林若夕激动,对自己摆脱家族束缚又多了一份信心,但就在这一惊一诈中惹出了祸端,在陡然站起时,无意间将手在拿着的瓢子中的滚汤碰洒开来。

    而恰在这时,过道边上走过几名凶神恶煞的彪形大汉,一个个穿的吊儿郎当的,为首者带着一个大目镜,刚一路过林若夕身边,便被滚汤的火锅汤水浇了一脸都是,顿时那人“啊……”的一声惨叫,随即向后一晃,差点撞到对面的桌子上,好在这人底盘功夫不错,才不至于丢丑,但饶是如此,脸上还上起了一两个大水泡,而且左边脸颊还红了一大片。

    “光哥,你没事吧。”

    “哎呀!光哥,被烫伤了。”

    ……

    这时墨镜男子身后的几名手下顿时慌张起来,连忙检查一下这位光哥的伤势,一见老大破相,顿时一个个勃然大怒,瞪大双眼杀气腾腾地怒视着陈刚与林若夕两人。

    “啊……嘶……丢你老姆的,居然连老子都敢泼,简直不想活了。”光哥一回过神来,顿时便破口大骂,随即手下用力地压着手骨,顿时一阵“哒哒……”的声响传入林若夕的耳中,眼中更是愤怒地盯着林若夕,令其不由自住的往后缩了缩。

    “对不起这位大哥,我女朋友是无心的,还请多多包涵,大哥的一切医疗费由我们出,你们看怎么样。”这时陈刚见光哥等人面色不善,再加上自己一方理亏,所以主动承认错误,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不然的话今晚这事恐怕他也讨不着好。

    “赔钱?喝,你说得倒是轻巧,你马子将老子的脸给毁了,你居然这样就想打发我们,那我裴清光今后还怎么在道上混啊,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啊。”光哥一脸嚣张地一脚踩在椅子上,脸色阴狠地说道。

    “对,光哥,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不然咱们兄弟的颜面何存啊。”

    “就是,怎么的也得赔个百八十万的,再让这小妞陪光哥几晚。”

    “嘿嘿!你们还别说,这小妞的脸蛋还真水灵,比起风月街的妹子还嫩啊。”

    ……

    光哥身后的小弟听到老大招呼,立马便开始嗷嗷叫起来,而且说的话是越来越不堪入耳,这摆明了不肯善了,这下子就连陈刚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心里却是暗自叫苦,如果是一两个的话,以陈刚的块头还能摆平,可现在对方有六个人,而且听口气还是出来还是混黑的,那就更难办了,要知道这些混子是最难缠的,就算你今天打得过,那之后的报复必定会让你不厌其烦。

    (真对不起大家,昨天有事出门,晚上才会来,所以才欠更,古月会很快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