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八章 陈刚的决心(上)(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对,光哥,不能就这样放过他们,不然咱们兄弟的颜面何存啊。”

    “就是,怎么的也得赔个百八十万的,再让这小妞陪光哥几晚。”

    “嘿嘿!你们还别说,这小妞的脸蛋还真水灵,比起风月街的妹子还嫩啊。”

    ……

    听着这些不堪的污言秽语,林若夕顿时就慌了,做为一名世家子女,平曰里见到的都是美好的一面,又那里知道外面世界的黑暗的,本想再说些什么的,可却被几名黑帮份子赤果果的眼神给吓住了,瞬间如兔子一般躲到了陈刚的身后,这才稍微感受到一点点的安全感。

    “你们要待如何,划下道来吧,我接着就是了。”

    此时陈刚又那里不知道这些人不会善了,对方不要钱,却直接找上了林若夕,摆明了就是找茬,所以陈刚也不会客气,毅然不惧地大声说道,不过他心里却是在打鼓,第一次独自面对这样的场面,他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那有不怕之理,可要是他退缩的话,身后的林若夕就遭殃了。

    “哟喝……小子,你倒是挺有种的啊,到这个时侯了还敢这么嚣张,知道老子混那里的吗?青帮!知道不?沪海第一大帮,别说我没提醒你,小子,你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所以你就自求多福吧。”光哥见陈刚那么硬气,倒是高看了几眼,不过随即又是轻蔑地说道,眼中更是没有将陈刚当回来,出生牛犊不畏虎嘛,不过这小牛犊子往往都让老虎给吃了。

    “陈刚怎么办,这些人是故意的,就算没有刚才的滚汤水,他们也会找别的借口的,哎呀……一定是姓乔那个混蛋找的人,都是我连累了你,要不然你也不会……”这时林若夕心里已经焦急不已,猛然间才想起乔锋毅来,他们两人除了与乔锋毅有过节之外,并没有与别人结怨,正因为如此,林若夕心里更是懊恼。

    “若夕,这不管你的事,你别自责,就算他是乔家大少也不能无法无天,哼,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你现在打电话给小凡,只要有他在,我们就不会有事。”这时陈刚将脸面俯在林若夕面前,小声地安慰道,随即又将手机递到林若夕的手中,让她打电话通知刘凡,现在刘凡就是陈刚最大的倚仗了,当除刘凡被人诬陷带回警局审讯时,居然出动了上千名全副武装的特种兵来救他,那场面依然在陈刚的脑海中盘旋,所以他才敢于这么说话。

    “哦,哦,好的……”林若夕接过手机,立马番查刘凡的号码,之前陈刚有跟她说过刘凡会武功,而现在她也只能期望刘凡能够及时赶过来。

    “扑你老姆,居然还敢叫人,兄弟们,给这小子放放血,教教他以后怎么做人,回头我请大家喝酒泡妹子去。”眼见林若夕开始打电话叫人,光哥顿时勃然大怒,大手一挥便向身后的小弟吩咐道。

    “嗷嗷……”几名小弟一听到光哥的话,顿时便嗷嗷叫起来,随即便开始向陈刚围拢起来,而这时火锅城大厅内的其食客却唯恐被无辜殃及池鱼,所以早早的便躲到了一旁,看起热闹来,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帮忙,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社会道德沦嗓至此,真是何其悲哀啊。

    这时一名高瘦身材的小弟拿着一把椅子狠狠地向陈刚劈了过去,陈刚见状连忙狼狈地避开,却不料左边一名混子的扫腿已经跟进,一时没有注意便被踢中肩膀,一下子仓惶后右倾倒,可就在这时,拿椅子的混子刚才一击不中,见陈刚被踢中,见机连忙拿着椅子再次向陈刚横扫过来,顿时打中了陈刚的肋下,一下子便将手中的椅子砸碎,可见那混子的力道不小。

    “啊……”陈刚短时间内被打中两下,尤其是被椅子砸中的那一下,顿时钻心的疼痛令他不由自主的惨叫一声,如果是一对一的情况下,陈刚不一定会败的那么惨,可他毕竟不能与这些打架当饭的混子相比,吃亏也是迟早的事。

    “啊……陈刚!”那边正在打电话的林若夕一见陈刚被打,顿时惊叫起来,但她却没有忘记陈刚刚才的话,她只道自己贸贸然跑过去只会更加拖累陈刚,所以慌忙地找寻刘凡的号码,可人越是急躁,便越容易出错,找了好半天才找到号码,于是她不再迟疑,手脚麻利地拨打刘凡的号码。

    “嘟……”一阵盲音之后,手机便接通了,于是林若夕慌忙地说道“喂!是小凡吗?我是陈刚的女朋友林若夕,你快来救陈刚,我们在外滩的火锅城……啊……”

    而就在林若夕话说到一半的时侯,一边没有围攻陈刚的光哥却见到林若夕在打电话,于是光哥想也不想便连忙上前,一把捏着林若夕的手腕,顺手一拽,一下子便将林若夕手上的手机给打落在地上。

    打完林若夕的手机后,光哥又走上前揪住林若夕的头发,一脸贱笑地吼道:“扑你阿姆,你这臭"biao zi"居然还敢叫人,真是不知死活,今天谁也救不了你,你就乖乖的陪哥几个晚上吧,放心哥的技术绝对一流,一定会让你爽到嗨的,嘿嘿!”

    “混蛋,放开她……”此时正与四名混子搏斗的陈刚一见到林若夕的处境,顿时发了疯似的将身前的一名混子举了起来,随即就要将其扔出去,可惜其他三个混子却没有那么好相与,两个死死有抱住陈刚的胳膊,另外的人则拿起一个啤酒瓶,狠狠地向陈刚的额头劈了下。

    “呯……”顿时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响起,但见陈刚额头应声而破,霎时间“噗……”的一声,一道血柱喷撒而去,一下子溅得身前三名混子一脸的鲜血,而此时陈刚只觉得脑中“嗡嗡”声地响个不停,随即便感到一阵天旋地转,但他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林若夕的方向,眼中尽是凄凄然,内心却充满了悲愤与绝望,这一瞬间他恨自己的无能,眼怔怔地看着心上人被人欺辱,而他自己却无能为力,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跟刘凡练武,如果当初是自己的忍受不了练武的枯燥,或许今天就会不一样,可惜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更没有后悔药卖。

    “不……”一声凄厉的哀鸣声陡然响起,却是林若夕眼见那名混子手中的啤酒瓶生生的砸在了陈刚的头上下去,瞬间鼓起体内不多的力气,试图挣脱光哥的掌控,奈何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会是孔武有力的光哥的对手,一下子又被光哥摁倒在地上,而她却只能怔怔地看着鲜血四溅的陈刚,此时她除了悲愤就是悔恨,恨自己一时的任姓,导致了陈刚今天的惨状。

    而与此同时在二楼的刘凡却开启神识,找寻陈刚的位置,可一看之下却让他激愤不已,也不顾惊世骇俗,瞬间身形一闪,下一秒便瞬移到了一楼,好在这时人群都被眼前陈刚凄惨的景象给惊呆了,并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的刘凡。

    可刘凡却不管那些,此时他内心的怒火已是到达了极点,瞬间冲到陈刚身前,出手就是狠招,而且是招招不留情,在几名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三拳两脚便将四名混子踢飞出去,正个过程不到一两秒钟便结束了,人们只听到“咔嚓”几声骨头碎裂的脆响,之后便是几声凄厉的惨叫声,随即便见地上一片狼藉。

    而刘凡打完人则是一把接住已然倒下来的陈刚,接着将一只手搭在陈刚的额头,将一丝神力注入节刚的脑中,没过几秒陈刚头上的血便止住了,如果不是伤口上沾满了血的话,便可以见到陈刚受损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到最后甚至边疤痕都没有留下,如果不的额头那些鲜红色的血迹的话,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他曾受过伤。

    而由于刘凡出现到太过于突然,等围观的人群看清楚时,却已见到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四名混了,此时却四散倒在地上,一个个不是断手就是断脚,口中还不停的冒着血,如果不是那些人身体还在抽搐着,说不定还以为那几个死了呢。

    “你不该惹到我兄弟,说吧!你想要怎么个死法。”救治完陈刚这后,刘凡站起身来,随即走向光哥,目光冰冷地说道,此时刘凡的心底已经宣布了这人的死刑,而光哥原本就被刘凡强大而诡异的武功震摄到,甚至连手上的林若夕已逃离他的掌控也不知道,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刘凡,刘凡每走一步都好像一击重锤击打在他的胸口一般,沉重得令他窒息。

    (恭喜wblok12ko成为本书粉丝榜堂主,今天第二更送上,欠两章很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