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百九十九章 陈刚的决心(中)(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不该惹到我兄弟,说吧!你想要怎么个死法。”

    刘凡这一句充满杀机的话,顿时让光哥亡魂丧胆,光哥甚至可以刘凡煞气冲天的面容上看出这话绝非玩笑,而且他心里也知道以刘凡那诡异的武功想要杀他,犹如探囊取物,所以这位光哥一下子就焉了。

    “这位兄弟……哦?不,大爷,你大人有大量,饶过小的这一回吧,我……我也是受人指使,才会……怨有头,债有主,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下次再也不敢了……不,我……我从此改过自新,退出黑道,你看……”此时光哥早已心乱如麻,说出的话更是语无伦次,甚至不惜出卖雇主,也是!现在的黑道有奶就是娘,谁还跟你讲意气啊,保命才是最重要的。

    “嗯?”没想到还另有内情,这不禁让刘凡眉头一皱,随即刘凡眼中寒光一凛,冷冷地说道:“主谋是谁,说出来可以饶你一命,如若不然……哼!”冷哼一起,刘凡应声手刀虚空轻轻一划,瞬间便将一整张实木桌子横切成两半,而却切口光滑无比。

    “咕……”看到眼前这一幕,光哥不由自主地吞了吞口水,心里更是渗得慌,假如这一手刀落到自己身上,估计比之那桌子也好不到那里去,此时他唯一想的就是活命,那还管得了那么多啊,于是战战兢兢地说道:“是……是乔少让我们做的,他说这位兄弟跟他抢女人,所以出十万块钱,要买他的一条腿,所以就……就找上了我,我们也……也是拿人钱财,与……与人消灾。”

    “真……真的是那个混蛋,哼,早该想到是那个混蛋了……”听完光哥的话,不幸真的被林若夕猜中,顿时失声惊呼道,随即脸上又是一阵愤然,心中更是暗恨乔锋毅,而就在这时陈刚也清醒了过来,顿时令林若夕欢喜不已,喜极而泣道:“陈刚,你怎么样了,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啊,我们现在去看医生好不好……”

    刚刚醒过来的陈刚见到林若夕如此紧张自己,心里不觉一阵火热,看林若夕的眼神也同时多出几分柔情来,但随即他又是心中一痛,想起自己那么没用,三两下便被人打倒了,枉他长得这么大的块头,但却不能保护自己的女朋友,这又如何能不让她悔恨,假如今天林若夕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他就是百死也难赎其罪。

    “陈刚,你是不是很痛啊,我……我们现在就去医院。”林若夕见陈刚面色痛苦,还以为他真的因为疼痛而面色能看,所以一时紧张得不得了,急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对不起陈刚,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弄成这个样子了,呜呜……”

    这时陈刚伸出染血的手,轻轻地为林若夕擦拭眼角的泪水,温情地说道:“傻瓜,有小凡在这里我又怎么会有事呢,你还不知道小凡他可是神医来的,有什么病他治不好的?你就别伤心了。”随即陈刚脸色一变,话锋一转,自责地说道:“我只恨自己太过没用,不能很好的保护你,你……你会怪我吧。”

    林若夕生怕陈刚再有个什么好歹的,于是连忙慌忙摆摆手说道:“不不不,陈刚你已做得很好了,真的,你能为了我不顾一切的拼搏,我……我真的很感动,真的……”

    “老大,嫂子,你们两个就别肉麻了,现场可是有很多人在看着呢,你个啊什么光哥的你们看怎么处理吧。”正当陈刚与林若夕两人情真意挚的时侯,耳边突然响起了刘凡悠悠的话语来,顿时让林若夕脸上没由来一燥热,霎时间俏脸红彤彤,犹如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尤其的刘凡那一声“嫂子”更是令她身子一阵颤抖,不过还是很受用的。

    而陈刚也是老脸一红,不过他的皮肤比较黑,倒是显不出什么来,但面色却难得的扭捏起来,这与往常那个搔包的大块头可是截然相反,不过刘凡倒是没有再为难他,反而单手提起裴清光的脖子,顺手一丢便将其扔到了陈刚的面前,而这回光哥倒是很老实,并没有反抗,不过就算他反抗也没用,遇见刘凡这个煞星那就自认倒霉好了。

    林若夕见刘凡如提小鸡一般地将裴清光扔到地上,不觉感到砸舌,这可是近两百斤的大汉,这比之前刘凡打倒四名混子给她的冲击还要真切,毕竟刘凡打倒四人也只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她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四人就已经被打倒了,倒是了陈刚显得好似理所当然一般,这样的场面他与刘凡认识久了,当然也见识过。

    这时陈刚在林若夕的搀扶下,走到刘凡身前,随即盛怒般对光哥说道:“回去告诉姓乔的,让他尽管放马过过吧,有什么招我陈刚一并接下来,但是如果他敢找若夕的麻烦,那就别怪我跟他拼命,哼,滚吧……”

    “是是是,我一定会将大爷的话带到的,我这就滚,这就滚……”裴清光听到陈刚的话如蒙大赦,连连点头哈腰地回应道,此时他只想着尽快离开这里,离开刘凡这个煞星,那还会顾忌什么脸面啊,说罢便如兔子一般向火锅城门外跑去,可是当他小跑几步之后,便听到刘凡那如同地狱勾魂使般的声音,顿时全身疆住,一步子刚抬起来却迈不出去,只是如同被点穴一般,定格在半空中。

    但听刘凡幽幽地说道:“等等……你不留下点什么就想走了,似呼不太仗义吧?你瞧地上这几位,如果让你完好无损地走出这个大门,那岂不让人以为我太过仁慈。”

    “那……大爷想如何,我……我照办就……就是。”裴清光闻言,那里还敢反驳,好又打不过,跑又跑不得,那只有认命吧,他是混黑的不假,但也不是傻子,还懂得分清形势,正所谓识实务者为俊杰,敌强我弱的情况下,裴清光倒也做出了决然的态度。

    “嗯!那就断一臂吧,这是小惩大戒,若是今后犯到我的手里,那可就没那么便宜了。”刘凡淡然的回答道,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势陡然升起,说话的语气就好似断人一臂还是别人赚到便宜一般。

    “嘶……”围观人群也被刘凡这种杀伐果断的狠辣劲震惊到了,说话间就想要人一只手臂,这种情景可只有在电视电影中才能看到,不料今天却活生生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又怎么可能不让人惊叹,这可是对法律的藐视,而人权的藐视,可在场的人却没有人敢于反驳刘凡的话,甚到还有人暗自鼓掌,原因很简单,今天刘凡代表的是正义的一方,光哥一方都是黑道份子,在场的人又岂是愚昧之人,当然分得清了。

    而与人群幸灾乐祸的表情相反的是光哥,此时他的脸在正在不断的变幻着,挣扎着,有恐惧,有不甘,更多的是决然,这时裴清光毫不犹豫的从地上拿起一截手臂*小的实木桌腿,随即毅然向自己的左手狠狠地砸了下去,顿时只听“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随即便见裴清光左手无力的垂下,软趴趴的晃荡着。

    “嘶……这……这位大爷,现……现在我可以走了吧……”裴清光不愧是混黑的,下手还真是狠,一敲之下居然将自己的手骨打断,如此锥心之疼他却连哼都没哼一声,也算是狠角色,当然!对于刘凡而言也只不过是一只蝼蚁罢了,于是刘凡也不再为难他,摆了摆手便让他离去。

    “谢谢你,小凡,如果这次在不是有你在的话,我跟若夕恐怕就……”这时了陈刚来到刘凡跟前,诚恳地说道,同时心里也感觉能有刘凡这样的朋友,是他最大的幸运。

    刘凡闻言,一把搂住了陈刚的肩膀,调侃地笑道:“说什么傻话呢,我们可是同舍兄弟,同住一个屋,我不帮你帮谁啊,走吧,婉仪她们三人还在楼上,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再吃一点吧,不会打扰你跟大嫂二人世界吧?”

    陈刚被刘凡这么一揶揄,心情顿时大好,之前被暴揍的郁闷心情也是一扫而空,随即一拳打在刘凡的肩膀上,笑骂道:“去你的,居然敢笑话我,小心我到宁琪那打小报告,到那时你后院火起,可别找哥充当消防员哦,嘿嘿!”

    (一更到,感谢lgq1988大大的1888赏,同时谢谢:世世丶世不离与siru111两位大大的百赏,你们太给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