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零章 陈刚的决心(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去你的,居然敢笑话我,小心我到宁琪那打小报告,到那时你后院火起,可别找哥充当消防员哦,嘿嘿!”

    听到陈刚这一句爽朗的话语,刘凡便知他已经恢复过来了,倒是一旁的林若夕因为刘凡的一句话弄个了满堂红彩,不过刘凡与陈刚之间的对话,她却似有所悟,男人间的友谊就是这么的纯粹,直接,充满着浓浓的真执情谊,这也是尤为可贵的地方。

    “走吧,有什么事上去再说。”这时刘凡拍了拍了陈刚的肩膀,随即又对店里的服务员说道:“今天这里损坏的东西算我的,一会儿结账时一起算。”

    “好的,先生。”那服务员被刘凡这么一说,也不好再说什么,既然有人肯赔偿,那一切好说,随即服务员连忙转身跑去计算店里损失的财物去了,而刘凡则是与陈刚两人并肩走上二楼,身后的林若夕也是乖巧地紧随两人之后,默然地走着,不过眼神却不时地从刘凡身上瞄过,显是对刘凡有些好奇。

    三人进得包厢,赵婉仪三女见陈刚满脸的血迹,都纷纷上前向了陈刚慰问,听到刘凡说伤口已经痊愈这才放下心来,倒是林若夕不让认识三女,见三人与刘凡关系亲密,这才想起陈刚说让刘凡小心后院起火的事,这才释然,不过她更好奇的事,刘凡有什么本事,居然能让三个如此的大美女倾心,而且三人还能相敬如宾,互为姐妹,当真是奇事,要是别的男人这样的话,早就打起来了,不过她也知道这是人家的私事,她一个外人又怎么好意思问呢。

    “来来来,大家先坐下,别站着啊,刚好这里还有这么多菜肉,你们别客气啊。”众人一入坐刘凡便热情的招呼起陈刚两人,随即刘凡又说道:“老大,你这事怎么回事啊,那姓乔的又是什么人啊,怎么会……”

    “还是我来说吧。”林若夕见刘凡如此问,便抢先开口说道:“乔锋毅是京城乔家子弟,我也家中为我选的未婚夫,呵……你们不用奇怪,这里家族中人想要巴结上乔家而定的政治婚姻,像我们这样的世家子女婚姻都是如此,我也是为了躲避他才来到沪海上大学的。”

    说着,林若夕面露苦涩,深听一口气又接着说道:“那曰乔锋毅找到学校来纠缠我,而这时陈刚正好经过,于是上前为我解围,其间又将乔锋毅打了一顿,由此引来了他的怨恨,今天这几个混子就是他找来教训陈刚的,是我连累的陈刚。”

    “若夕,我都说了,这不怪你,可恨我没能力保护你,要不然……哼哼。”陈刚拍了拍林若夕的肩膀,劝说道,随即又懊恼自己没有能力。

    林若夕闻听陈刚之言,顿时大惊失色,惊慌地说道:“不……你不知道,乔锋毅在京城向来飞扬跋扈,又有乔家为其撑腰,你……你是斗不过他们的,你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可……唉……”陈刚见到林若夕如此惊慌失措,心中不觉一痛,随即又是欲言又止,但终是没有将话说出来,最后只好无奈地化做一声长叹,一时间惆怅不已,端起身前的酒杯,便一口闷了下去,可见其内心苦闷如斯。

    “老大,这可不是你哦,不就一个纨绔子弟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也知道我的,在沪海被我整倒的公子哥还少嘛,放心,一世人两兄,我又怎么会不厅挺你呢,别说是一个纨绔子弟了,就是整个乔家我都不放在眼里,要是他不识好歹,那……哼哼。”

    说话间,刘凡眼中迸射出一道骇然的寒光,那有如实质有杀机隐现其中,令得在坐几人不由得心中颤抖,其中感受最深的却是刚刚认识的林若夕,就连瞳孔也缩小了几分。

    “谢谢你,小凡,我陈刚这辈子有你这么一个兄弟,就是死也值了,哈哈……”陈刚闻听刘凡的话,顿时心中感动不已,这世上锦上添花容易,但雪中送碳者却是寥寥无几,也难怪他会如此高兴。

    “咱们兄弟谁跟谁啊,老大这话可就落了俗套了啊,罚你酒一杯,不你推托哦!”陈刚的真情流露,刘凡又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帮助兄弟,刘凡却以为是理所当然的事,不然要兄弟来做什么,末了刘凡又为陈刚将酒满上,而后者也不客气,很是豪爽地一口喝了下去。

    喝完酒,陈刚却是一脸凝重地对刘凡说道:“小凡,虽然这一次有你帮我,可是下一次呢,再下一次又怎么样,你总不能时刻保我吧,而且这也不是我所想的,要是再出现一个张锋毅、李锋毅什么的,那我又该怎么办?所以我想过了,只有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一切,刚才这楼下,当若夕被摁在地上痛苦地哀求时,而我却无能为力,那种无法掌控生死有绝望,直到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羞愧难当,我现在多么渴求自己能够强大起来,所以小心,我恳求你教我古武,这一次我不会像之前那样懒散了。”

    陈刚话中情真意切,让众人无不动容,尤其是林若夕心中的震撼更深,想起陈刚之前奋不顾身地冲上去救她,却被人一个啤酒瓶开瓢,不觉心中隐隐作痛,仿佛整颗心都揪起来了。

    “阿刚……呜呜……”这一刻,林若夕的心扉终于为陈刚毫无保留地敞开了,一句亲昵的称谓,化作滴滴晶莹的泪花,下一秒,林若夕却是泣不成声,竟然不顾众人的眼光,投身入陈刚的怀中,两手紧紧地抱着他的雄腰,好似不愿意放一般。

    十几分钟过去了,两人却好似没有分开的意识,遂刘凡不得不轻咳两声,随即调侃道:“咳咳!我说大嫂,你们两个想秀恩爱也要找个没人的地啊,好歹这里还有我们四个高瓦数的灯泡亮在这里啊,你们两是不是应该……嗯嗯!”

    不过刘凡这话一出,却是惹来了四位女生的白眼,他这话简直就是大煞风景,好好的一个温馨的场面就被的三言两语给破坏干净,又怎么会不招人嫉恨呢,不过随即林若夕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不过陈刚面黑却是看不出有没有脸红,只是挠着脑袋憨厚地嘿嘿一笑,倒是有些可爱。

    “唉!西风曰下啊,我这刚做完媒人,这新人一成双,得,我倒被人扔过墙了。”刘凡好似没有见到四女的白眼似的,既而揶揄起陈刚来了,话说陈刚与林若夕两人真情流露,刘凡还真是起到不小作用,说是两人的大媒也不算是牵强附会。

    “老三,我是那种人嘛,来来来,这杯酒就当是我答谢你的,怎么样?我干了。”陈刚倒是老实,见刘凡一再调侃他,连忙告饶,随即又再次举起酒杯,想也不想便一口闷了下去,倒是身旁的林若夕想要阻止,却是来不及了,只好将满腔的怨念化作一缕白眼直射刘凡,陈刚现在可是刚刚伤愈,而且又流了那么多的血,能喝酒才怪,所以也不能怪林若夕会如此。

    “既然老大你想学,我也不会不教你,但是这学武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学的,天赋是一定的,没有天赋就算你学到老也不过是空费时间罢了,其二是要有毅力和恒心,练武很辛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其中艰辛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老大,你可要有心里准备啊。”这时刘凡一脸严肃地说道,其实刘凡现在是在想教陈刚修真功法还是古武功法,毕竟每个人的际遇不同,他虽然是大罗金仙,但也不能太过违背天道意愿,否则便会有天罚降临。

    陈刚闻言,顿时一脸绝然地回答道:“小凡,你就放心好了,我既然决定的事,那就会坚持到底,绝对不会半途而废的,而且为了若夕,还有为了我们的将来,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后悔的。”

    “呵呵,死到不至于,有我这个神医在,你那有那么容易死啊,就算是阎王爷来了,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呢。”刘凡这话还真不是大话,大罗金仙就算是在仙界,那也是最顶尖的存在,又怎么会怕区区一个阎王呢。

    “你们两个就不要再啰嗦了,锅里的肉菜都要煮烂了,再不吃可就浪费了,有什么话,你们两个改天再说,真是的,出来吃个饭你们两个还说个没完,是吧?婉仪姐!”这时古灵精怪的孙筠瑶见刘凡臭屁的样子,顿时嘟着小嘴愤愤不平地说道,末了还将话引到了赵婉仪的身上。此后几人也开始安心地大吃大喝起来,一时时场面的气氛也被调动起来,众人杯推换盏好不快乐。

    (第二更到,感谢:“成宇爱宝儿大大”的百赏,谢谢支持,求鲜花,喜欢本书的不妨收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