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六章 又是一个冤家(4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们两个有没有受伤啊,怎么走路这么不小心呢,快让我看看。”刘凡将两人接着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询问两人的伤势,刚才赵绰君脸上痛苦的表情他可是看得真切,知道赵绰君的脚肯定是扭伤了,所以于有这么一问。

    温婉与赵绰君两人闻听刘凡关切的话语,顿时不由得心中一暖,随即又见自己身处刘凡怀中,温婉倒是面色自然,并没有显出什么扭捏来,但赵绰君就不同了,她与刘凡只是同班同学加朋友关系,还没有亲密到拥抱的地步,遂不自觉间俏脸一红,忽然又想起温婉这个正牌女朋友还在身边,于是瞄了温婉一眼,见其脸上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这才放下心来,不过她这心头一松懈,脚上的疼痛立马涌上心间,直疼得赵绰君直叫唤。

    “别动,我先扶你到边上坐下,再让我看看你的脚伤。”说罢刘凡便顺手放开温婉,接着两人一人一边搀扶着赵绰君走到边上的花坛,随即让她坐在花坛边上,而刘凡则是蹲在赵绰君面前,轻柔的将她脚上的凉鞋取了下来,顿时一只红肿的秀脚出现在刘凡的面前。

    “啊……嘶……班长,你轻点行不?好痛啊!”这时刘凡用手轻轻的在赵绰君的伤脚上点了两下,顿时让赵绰君疼痛难忍地大声尖叫一声。

    “哦!痛就表示有感觉,有感觉就还有救,你说你走那么急做什么,这下可好,把脚给崴了,要是成跛脚姑娘,那以后还怎么嫁得出去啊,你说是吧!”平时刘凡与赵绰君关系也算不错,是他在班上为数不多的朋友,不过赵绰君是那种没心没肺的女孩子,所以希望与刘凡斗嘴,而且也是因温婉而成为朋友的,遂刘凡此时也没有忘记逗弄她一下。

    听着刘凡的调侃,赵绰君又好似忘记了脚上的伤痛,竟然毫不示弱地嗔怒道:“你还说呢,要不是为了叫住你,我会到于这样吗?真是好心被雷霹,小心我让婉儿晚上不让你进家门,哼!”

    “绰君……你们两个斗嘴干嘛要带上我啊,我这是遭谁惹谁了我啊。”温婉听到赵绰君的话,顿时俏脸一红,她与刘凡间床第的事,又怎么会让人拿出来说呢,怎么着也是两人的事,再说两人现在也算是同居了,所以温婉顿时白了赵绰君一眼,不依地说道。

    “哟!都同居了呢,居然还会害羞,嘻嘻!”赵绰君看出温婉内心的羞涩,不觉言语过激了点,不过她倒是没有恶意,两人都是亲如姐妹的朋友,平曰里也没少互相开玩笑。

    而就在两人说话期间,刘凡却是早已将一丝神力注入到赵绰君的脚伤处,在里面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刘凡的内体,而就这么短短的一、两秒内,赵绰君的脚伤却是已经痊愈,就连脚上的淤青也淡了很多,不过赵绰君却好似没有察觉到一般,只顾着与温婉说笑,这又不得不归功于她不知有多*的神经了。

    “嗯!”收回了神力的刘凡,随后也将手从赵绰君的脚盘上放开,随即又对赵绰君说道:“好了,绰君,你站起来走两步,看看还疼不疼?”

    “啊!这就好啦?”带着满腔的疑惑,赵绰君依言站了起来,这才发觉脚已经不痛了,除了还有点淤青可以证明她刚才崴过脚之后,其它的却是完好无损,赵绰君顿时又开心地对刘凡谢道:“哎呀!班长,想不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你要是上完大学找不到工作的话,可以去开个专治跌打损伤的医馆了,就凭你按摩的手艺,肯定是财源滚滚来啊,咯咯!”

    刘凡闻言,顿时虎着脸故作不悦地说道:“我说赵大美女,你这是夸奖我呢,还是在诅咒我啊,像我这样的人才会找不到工作?你那什么眼神啊,还有啊,你伤刚好,可别又蹦又跳的啊,要是再伤到,那我可就爱莫能助了啊。”

    说着,刘凡又顿了一下,随即又是意味深长地接着说道:“不过话说我这按摩手艺也曾经救过不少的小猫小狗的,许久没用了倒也没有生疏。”

    “什么?你……你说你这按摩手艺是给……那我岂不是……好啊你个刘凡,你给我跟住,别跑,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赵绰君眼看着自己话还没有说两句,刘凡却已经跑得老远了,于是赶忙追了上去,想要找刘凡理论,至于温婉则是站在后面,摇了摇头,脸上却满是笑意,知道两人平时也是如此,也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跟在两人身后。

    就这样,三人一路打闹,十几分钟便回到了家中,而这时家里三个小的都围着电视打转,一边吃零食,一边看着电视,倒是没有发觉到刘凡回来,而刘凡的两位未来岳母则在厨房里面忙碌着午饭。

    “我回来了!”一进门,刘凡便大声地喊了一声,随即与温婉、赵绰君三人一起步入大厅中,而这时正津津有味看电视的三个小的听到这声音,顿时欢声雀跃地跑了过来。

    “啊……小凡哥,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闷死了。”

    “姐夫,姐夫,你们下课啦,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啊,我的肚子都快饿扁了呢!”

    “就是嘛姐夫,你不回来,妈妈都不让开饭,真是饿坏了,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开饭了。”

    ……

    三个小的一围上来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弄得刘凡好不头疼,于是刘凡大喊一声:“停!让我坐下再说,我看你们三个不是挺逍遥自在的嘛,看着电视,吃着零食,还说自己有多么的凄凉,怎么的,才住进过就当地主了啊。”

    “那有啊,这不是有我们三个肚子饿了嘛,妈妈又不让开饭,所以只好先将就着吃嘛,要怪就怪你们回来晚了。”这时温依嘟着小嘴,很是不满地说道。

    “姐夫,你打算什么时侯教我功夫啊,我都等不及了呢?”温俊也是凑了过来,依然是念念不忘他的大侠梦,开口闭口就是要学武功。

    “好了,都坐下,没看到今天有客人嘛。”刘凡转声向赵绰君歉意地说道:“呵呵,这几个小的就这样,整天叽叽喳喳的,你别见怪啊,我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温依、温俊,是婉儿的弟弟跟妹妹,这是刘玉婷,我干妈的女儿。”

    接着刘凡又为三个小的介绍道:“这是赵绰君,你们婉儿姐姐的同学兼好姐妹,你们管她叫姐姐就行了。”

    双方认识之后,几个女生都凑在一起聊天,只有温俊一直缠着刘凡要学武功,最后缠得不行,刘凡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其实刘凡早在之前就答应过温俊的了,只不过还不知道在教他什么,而且以这小子冲动的姓格,一但学有所成,肯定会闯出祸端来的,不过刘凡也想他有自保的能力,至少不能让他被别人欺负不是。

    “开饭了……咦?凡仔,你回来啦。”这时林贵芳端着一锅汤走去厨房,正想叫几人吃饭,却见到端坐在椅子上的刘凡,于是又接着问道:“凡仔,你早上去那里了,怎么连早饭也不吃呢,要是饿坏了怎么是好啊。”

    刘凡见干妈话中虽然有所责备,但语气却是关怀备至,顿是心生暖意,不自觉间指间轻轻划过鼻尖,接着笑道:“呵呵!干妈,早上出去跑步,结果遇上一点事,所以就没回来吃早饭,不过我在外面有吃过了,您就饭心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会饿着自己嘛。”

    “你啊,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这么不爱惜自己呢!”林贵芳那里会不知道刘凡是在撒谎呢,她自小看着刘凡长大,刘凡的每一个小动作她都了然于胸,而刘凡每次在她面前说谎的时侯都是不自觉地摸一摸鼻尖,这个习惯动作就连成仙之后也没有改过来,所以这次也是不例外,当场就被逮了个正着。

    随后林贵芳转身将手中的汤放到餐桌上,既而对刘凡问道:“凡仔,婷婷跟小依、小俊三人转学的事,你办得怎么样了,是不是有困难啊?”

    “哦!这事我已经让我朋友去办了,您老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相信下午就有眉目,我们现在还是先吃饭再说,等下我再问一下。”刘凡如实地向林贵芳回答道,其实昨天的时侯刘凡就有将这事交代田国强去办,以田国强堂堂沪海市政法委书记,这点小事还不是手到擒来,所以刘凡也就没有再去过问,只待田国强的消息到来。

    (四更了,大家鲜花砸起啊,看在古月这么努力的份上,请兄弟们多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