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七章 难得回校上课(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顿午饭吃得是宾主尽欢,很明显赵绰君已被刘凡的两位未来岳母的厨艺给征服了,以致于赵绰君一顿午饭下来,吃得小肚子都胀了三分,还要她两个月的减肥计划都泡汤了。

    饭后短暂的休闲时后过后,赵绰君与温婉还要去上课,而难得的是今天刘凡没什么事,于是便在温婉的百般软磨硬泡下,也跟随两人一起去上课,话说刘凡已经有好久没有上过课了,估计就是班上的导师也有可能不记得他了,不过其它同学却对他这个从不来上课的班长记忆犹新,当出在军营里与教官一战,班上的同学可都看到了,所以在班上刘凡还是有一定的名气的。

    不久刘凡便与两女走进教室,便听到一声如阉鸡一般的话语响起:“哟!大家伙快看这是谁来了,哎呀!刘老大,今天什么风把你这尊大神给吹来了,真是难得,难得啊。”

    说话之人便是赵飞柱,绰号赵肥猪,是个小胖子,军训时便与刘凡同宿舍,算是比较谈得来的朋友,赵飞柱是仰慕刘凡的功夫,所以一直与刘凡交好,就是为人长的有点搓,半眯着溜圆的小眼睛,很是猥琐地向刘凡挤眉弄眼的,盖因刘凡身边一左一右站着班上的两大美女,这很难让人相信三人没有超友谊关系,而赵小胖更是这么想的。

    “哎呀!真是奇迹啊,我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班长终于也有现身的一天啊,真不容易,大家说是不是啊!”说话之人是刘凡班上的体委孟威,长得五大三粗,与陈刚有得一拼,当初军训时也是与刘凡同一宿舍,又见刘凡身手了得,是个爷们,是以他与赵小胖两人算是与刘凡较谈得来的,一见刘凡一龙配双凤,当然也就跟着赵小胖起哄啦。

    果然,被赵小胖与孟威两人这么一说,班上的不少同学也都跑过来瞻仰一下刘凡这位神秘的大班长,不过其中有很多同学刘凡连名字都不知道,这也不能怪他,至从上学以来在教室呆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一天,又怎么可能认全呢,这同样也是生为班导的柳凝霜最头疼的,可惜刘凡有校长的“特赦令”,柳凝霜也没法子。

    “呵呵!真是对不住大家了,这段时间太忙了,所以也很少来上课,大家先别围着,以后咱们有的是时间认识认识,呵呵!”刘凡眼见同学都很热情,也不有些意外,自己好像没那么受欢迎吧,须不知刘凡在军训时给众人留下的印象深刻了,与教官比斗变成了传授技艺,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到的。

    “好了,快要上课了,大家快回坐位上,班长都说了,来曰方长,以后有的是时间瞻仰我们的班长大人,嘿嘿!”赵飞柱也觉得班上同学都这么乱糟糟的,也不是个事,于是又将众人劝开了,不过他这话里好像很不妥当啊,“瞻仰”这词貌似是用在死人身上的,可刘凡还是活生生的,不过刘凡也知其姓格,倒也不生气,随即笑几声后,便带着温婉与赵绰君两女找了个坐位坐下,有等待上课。

    当然有人喜欢,那也就有人讨厌,就比如刘长金这位“煤二代”,当初第一天上课的时侯,因为看不起温婉这样的“贫二代”,而且还说温婉是“山狗里的土包子”这样贬低的话来,结果反而被刘凡贬得一无是处,让他大失面子,事后也想找刘凡的麻烦,可是刘凡一直没有来学校上课,人都找不得,就算他有孔明计,也是无从下手啊。

    而今天一见刘凡回来上课,却受到那么多同学的爱戴,这就更让他不爽了,在刘凡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刘长金经常在学校里面摆阔气,将自己整得跟暴发户一般,所以也很是网罗了不多的小弟,每天进出都是前呼后拥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的黑帮老大呢,不过他却乐在其中,须不知那么同学之所以跟着他无非就是他口袋里的钱,还有一些是冲着他老子公司去的,期望能够得到一份衣食无忧的工作。

    “刘少,这个刘凡实在是太嚣张了,上课是想来就来,不想来连假都不用请,简直将学校当酒店了嘛!也不知道学校是里的领导是怎么想的,这样的人居然没有被开除,看看他现在,像个学生的样子嘛,一进门居然还有那么多人围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明星呢。”这时刘长金身边一个高瘦同学小声地耳语道,眼神却禁不住狠瞪着刘凡。

    “金少,杨天说得没错,早上的时侯我还见到刘凡与咱们班导还有说有笑的,你知道班导跟校长关系不浅,想要为刘凡弄个什么特权证明还不简单。”这时矮个子的马闯低声说道。

    “哼!不就是一个乡巴佬儿嘛,仗着有班导护着,就以为可以在学校嚣张,早晚有一天让你跪地求饶!”刘长金闻听两人的话顿时火气更旺,随即又亦是暗恨道,从其扭曲的肥脸上,可以看出刘长金恨极了刘凡。

    “你看,现在就连赵大美女对那小子也是青睐有加,几句话就眉开眼笑的,弄不好还真有一腿,金少,你不是看上了赵大美女嘛,现在看得必须给那小子整点事做,不然,你很难有机会啊!”

    这时杨天接着说道,其实刘凡班上虽然女生很多,算得上美女的不多,而赵绰君也算是其中的佼佼者,比之如今的温婉也不差,再加上她是“白富美”,因此班上爱慕者大有人在,而杨天可以是其中之一,所以一见刘凡与赵绰君有说有笑的,那里还不妒火中烧,不过他还有自知之名,自觉不是刘凡对手,于是便怂恿刘长金这位“煤二代”。

    “是啊,金少,还有那个温婉,没想到短短的一个月不到,居然从山沟里的麻雀变成凤凰了,当初还真是看走眼了,要是能够……嘿嘿!”这时马闯猥琐地说道,而刘长金与杨天也是赞同地点着头,不过刘长金心里却是有所想法了,但初他就是因为温婉的事,而被刘凡落了面子,所以连带着也将温婉恨上了,但不可否认如今的温婉却实清丽脱俗,弄得刘长金心里也是痒痒的。

    “嗯!这小子不是经常旷课嘛,听说教导主任对这样的事抓得很严厉,而且为人也不是很干净,只要我们将这事捅到他那里,再拿点好处给他,相信到那时……哇嘎嘎!”刘长金龌龊的眼神,杨天却是看在眼中,顿时喜上心头,于是开始为其出谋划策。

    杨天的话刚说完,刘长金顿时眼中一亮,这样的伎俩也是他惯用的,借势整人,利用手中的资源去打击刘凡这样“没有背景”的穷小子,那是再好不过了,既不用出面做恶人,又可以达到目的,这不得不说三人很有想法,像复大这样的名校,违反校规如刘凡这样严重的还真有可能被开除,但显然三人是选错了对像。

    “刘长金嘛?希望你别太愚蠢,不然别怪我心恨!”就在三人商量着怎么对付刘凡之时,却全然不知自己三人的行为已经被刘凡看在眼中,记在心里,而且刘长金还将主意打到了温婉身上,这可是刘凡的逆鳞,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有得商量。

    这时赵飞柱见讲台上的老教授点名,于是用手捅了捅正在愣神的刘凡,提醒地说道:“班长……老大……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啊,叫你几声了都没回应,哦!该不会是美女在怀,心乱了吧!”

    “嗯?没什么,就是在想些事情。”这时刘凡总算是回过神来了,遂又疑惑地问道:“对了,你刚才叫我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是提醒你上课了,教授正在点名呢,你看……”

    “刘凡……”

    赵飞柱的话还没有说完,刘凡便听到身后有人在喊自己,于是想也不想便回身问道:“谁叫我啊?有什么事?”

    “哈哈……”

    刘凡话刚出口,顿时惹得班上的其它同学发笑,此时的刘凡才知道是教授在点名,可话已出口,又收不回来,不过刘凡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啊,于是便堂而皇之地直面讲台上的这位老教授,只见老教授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镜,脸色愠怒地看着刘凡,一见扰乱课堂,居然还面不改色,顿时勃然大怒道:“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却在下面说同学耳语交谈,如果我的课真的那么不堪,那么请你出去。”

    (今天更新有点晚了,对不起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