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零八章 你时日无多(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是上课时间,你却在下面说同学耳语交谈,如果我的课真的那么不堪,那么请你出去。”

    严老教授说出的话掷地有声,而且是义正词严,顿时让班上的同学都诈开锅了,一时间教室内杂乱之声不绝于耳,看戏者有之,同情者亦有之,当然也不乏幸灾乐祸者,而刘长金便是其中笑得最开心的了,他刚想找事整刘凡,没想到想睡觉居然还有人送枕头,真是有如天助啊。

    刘凡却对周围投来的各种眼光毫不在意,依然是从善如流,既而又是面色淡定地说道:“呵呵,这位老教授,你确定你刚才说的话?你可要想清楚了哦!”

    “哇……”刘凡此话一出,顿时引得其它同学一片哇然,众人怎么也想不明白,面对学校里最顽固不化的严老教授,刘凡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这话是胁迫,还是以势压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以严老教授这样的学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哼!像你这般糟践自己父母钱财的学生,我没有什么话好说的,你现在学也可以出去了,你也不用威胁我,我是不会向你这样的人妥协的,就算是校长来了,我还是那句话。”严老教授听罢刘凡的话,顿时脸色更加难看,此时刘凡在他的眼中就是那种有钱有势的公子哥,不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所以他是打定主意让给刘凡一个教训。

    “嘿……”刘凡此时倒是觉得这位教授固执得可爱,再者说也是刘凡有错在先,所以刘凡只是轻笑两声,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起身从座坐上走出,而其他同学见刘凡知难而退,也顿时失去了看好戏的心情,原本他们还以为又有一番争执,却没想到这般草草了事,而刘长金更是失望之极,他是多么希望刘凡能将事情闹大,最好能闹到校长那里去,这样他也可是实施他的计划。

    而严老教授见刘凡如此,却是大失所望,假如刘凡能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向他认个错,他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可惜刘凡就这样不发一言地走出门口,但就在这时刘凡刚跨出门口,却又停了下来。

    紧接着刘凡又是怜悯地回头开了严教授一眼,叹惜地说道:“教授,为人师者当传道授解惑,学生纵然有些许过错,当以劝导为主,而不是拒之门墙,这岂是为人师表者因该做的?如果学生都不犯错误,那还要你们老师来做什么?最后提醒一下教授,你的时曰已不多了,还是好好在家里享受一下天伦之乐,何苦出来误人子弟呢!”

    其实刘凡第一见到这位严老教授之时,便看出他此时已是病入膏肓,如果不及时救治的话,活不过两天,但是这位老教授却是犹不自知,不过也难怪严教授不知道,因为他是中了慢姓毒,而且这毒的潜伏期很长,直接吞噬的是人的灵魂,当灵魂全被这毒吞没的那一刻,也就是死亡的到来,恐怕就是到死的那一刻他也不会感到身体有什么不适,并且死状犹如寿终正寝一般,这也正是刘凡疑惑的,天下间居然有这样的奇毒。

    “嗡……”刘凡的话就如同滴入油锅中的水一般,顿时将班上同学的怒火点燃,如果刘凡刚才被赶出门时还有同学同情他的话,那么现在他说话诋毁甚至诅咒严教授,那就算人的脾气再好,也绝然不可能原谅刘凡的。

    “哼!我严肃教了几十年的书,还论不到你来教训我,从今天起,我的课你可以不用来上了,你这样的学生我可教不起,至于我身体如何我还能不清楚嘛,说我时曰不多?那更是笑话,几天前我还体检过,不知道有多健康呢,你现在可以滚了。”

    此时严老教授也是愤怒不已,他一生不知教导过多少学生,可却从来没见过像刘凡这样目无尊长的,于是心下一狠,再次将刘凡赶了出去,要知道严肃可是国内知名的经济学者,他的课程不知有多少学生想学呢,现在严肃这么一说,那就等于宣布刘凡一门主课被判了死刑,主课挂红今后想要拿毕业证可就难了。

    “随你,既然你自己都不爱惜生命,那么我一个外人又能说什么呢,不过你我还是建议你去医院做个彻底检查,不然等到大限将至,那可就晚了,我言尽于此,教授好自为知吧!”刘凡一见严肃对自己的话没有重视,不仅摇了摇头再啰嗦两句,只是天欲人亡,他也只能是尽尽人事了,是死是活,就看他人造化,他虽然是仙人,但仙人也是人,总有自己的好恶,而显然这个老教授让他提不起好感,说句不好听点就是脾气又臭又硬,犹如茅坑石一样。

    “咯噔……”听着刘凡煞有介事的话,倒是让严老教授心里不由得一突,他与刘凡没有过节,也没有过交集,所以刘凡也没必要诅咒他,就这一点,他还是有些明白的,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刘凡看出了点端倪来,难道……真如他所说的那样?严老教授心中更是疑惑起来了。

    正当严肃想到再问清楚时,却发现刘凡已经走远,于是严老教授也只好压下心中的忐忑,继续上课,不过刘凡之前的话却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凡人总是贪生恋死,不管你是手握权柄的高官,还是腰缠万贯的富豪,亦或是贩夫走卒,都逃不过死亡,所以一节课下来,这位严老教授精神恍惚,说话错漏百出,到最后竟然课都没讲完便草草结束。

    至于温婉此时心里也不好受,刘凡的本事有多少,她是知道的,也相信刘凡绝对不会拿生命来开玩笑的,所以她相信刘凡的话,同时也担心因为这件事让他在班上被其他同学排斥,所以这一节课她的神情比之严老教授好不到那里去。

    而刘凡本来今天好好的来上课,结果事与愿为,心里那个郁闷啊,看来他与课堂八字不合啊,从开学到现在他就没上过几堂课,今天心血来潮有心情来上课,却是被一个老头子弄得郁闷不已,不过郁闷归郁闷,刘凡也不想这么无聊的在校园里面乱逛。

    “嗡……嗡……”正当刘凡在校园内行走间,口袋中的手机却嗡嗡振响,刘凡好奇之下掏出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电话,于是刘凡摁下接通按键,说道:“喂!请问找谁?”

    接通之后却啊到对方说道:“少爷,我是铁勒,我们的人已经到沪海了,特来向您请示一下。”

    “铁勒?”听到这个名字刘凡不由愣住了,感觉好像在那里听过,有点影响,而且刘凡又听到对方称自己“少爷”,这下刘凡便想起来了,当初他灭了花越百花门之时,曾经收服过二十七名先天高手,其中一名彪形大汉可不就叫铁勒嘛,当时刘凡让他们三天之后过来找自己,算来今天刚好是第三天,于是刘凡接着回应道:“嗯!既然你们都来了,那么就先找个地方住下,等我晚上有空去见你们,再将你们安排下来。”

    “是,少爷!”电话那头的铁勒恭恭敬敬地回答道。

    随即刘凡便挂断了电话,但却陷入了沉思中,本来当初刘凡收服这些武林散修目的就是想让其护卫自己的家人,还有今后要是公司开起来,那些逆天的丹药肯定会有人觊觎的,所以同时也可以保护自己公司,虽然他一个人不惧怕任何人,但他终归只是一个人,人总有疏忽的时侯,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跟在家人身边。

    想到这些,刘凡却又想到了杜冷月,也不知道她组建安保公司怎么样了,说来他还真不是一个称职的老板,什么事都扔给其他人,而他自己却自顾自的逍遥,也没有提供一点帮助,当初他让杜冷月收服斧头帮的那些外围成员,更不知道办得成什么样了。

    一通电话就让刘凡平添诸多烦恼,这些事千头万绪的,以刘凡现在的能力还真有点理不过来,要说他神通在身,武力强悍无比那自是不假,可论社会关系,刘凡可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现在他才知道,公司不是那么好开的,与此同时刘凡更是对夏媚儿开化妆品公司有些担忧起来了。

    想及此,刘凡决定去找杜冷月,看看她的情况如何,但刘凡却不此时的杜冷月刚刚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对不起大家,这两天事忙,更新有点不稳,本月欠下五章,会尽快补上,另感谢:去中小手大大的刷屏打赏,哥们真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