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章 揪出叛徒(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不行!我觉不能抛下各位不管,就算要死也死在一起,况且我们还未必会输,大家跟我一起出去会一会这黑龙会,走……”

    “嗷嗷……”杜冷月话一出口,顿时得到其余三百多名手下的极力支持,一个个高举着手上的武器,热血沸腾的大声吼叫着,这一刻,却是没有人退缩,想想也是,人家一个女子都不怕,他们这些大老爷们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混黑道的有那个不是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横刀立马,喋血街头,那才是混子的宿命。

    此时酒吧内群情激愤,却唯独一人兴致不是很高,此人便是千只手孙不道,而且从其阴霾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其人必有蹊跷,而这一点又恰好被书生鱼看在眼中,心里更加肯定自己之前的猜想,孙不道无疑就是做了反骨仔,要不然之前牛力强带人去支援也不会无端中了埋伏,一切想通之后,书生鱼更加关注起孙不道,只不过此时强敌上门,他也没有时间去顾及孙不道背叛的事。

    这时杜冷月领头带着三百多名手下鱼贯而出,一出酒吧门口便见到一群身穿黑衣,臂膀绣着一条黑色的苍龙,这便是黑龙会的标志无疑,为首者是一名长相冷俊的中年男子,脸上带着几分阴狠,眼神中闪过几分戏谑,还有几分*光,那赤果果的占有欲直射杜冷月。

    “怎么?杜大美女带着这么多手下出来投诚啦,哈哈……那云豹我可是欢迎之至啊,放心,我是不会亏待大家的,再说如杜大美女这样的绝色,咱俩可要好好亲近亲近哟!”

    说话之人便是黑龙会三会长雷云豹,其上还有两位哥哥,分别是老大雷伏龙,老二雷崇虎,雷氏龙、虎、豹三兄弟在沪海已是称霸多年的老江湖了,黑龙会就是三人创立的,而从雷云豹说话的口气中就可以看出必是好色之徒,而且这一次他也是为杜冷月而来的,美色当前,他又岂能自持。

    这时牛力强一听雷云豹的话,顿时怒气冲天,随即骂骂咧咧地大吼道:“干你娘的,花脸猫,就不这模样还敢觊觎我们杜老大,也不洒泡尿照照你这熊样,别人怕你,我莽牛可不在乎,光耍嘴皮子有个鸟用啊,上次要不是你跑得快,我早一刀把你砍成死猫了。”

    雷云豹被莽牛这么一呛,顿时脸色沉阴了不少,但他却没有立刻发作,转瞬间又恢复了笑意,反唇相讥道:“哟嗬!原来你这头病牛还没死啊,上次被伏击的滋味不好受吧,可惜当初没一枪将你给挂了,现在倒是生龙活虎了,也不知道谁当初差点没命,呵呵!”

    “你……”牛力强闻言顿时气急,接着内心又是感觉羞愧,昨天他一时大意中了埋伏,白白折损了几十名兄弟,这事本就让他耿耿于怀,而现在雷云豹提出来无疑是在他的伤口上再洒一把盐,同时也是为了打击一下杜冷月这方的士气,街头混混打群架靠的就是士气,而且多是打顺风仗,士气如虹则大杀四方,反之则溃败千里,显然这雷云豹也是懂点谋略的。

    这时书生鱼见雷云豹用语言激怒牛力强,感觉事有蹊跷,于是冷哼几声说道:“哼哼!雷云豹,收起你这点小心思吧,在我书生面前耍计谋,你还嫩了点,昨天那是意外,不关莽牛的事,要不是有人通风报信,凭你雷云豹的智商又岂能识破我‘围魏救赵’的计谋?你说是不是啊孙不道?”

    现在书生鱼可以确定己方的内歼就是孙不道了,自己他有所怀疑之后便一直留意着他,刚才一出门,孙不道一见到雷云豹眼神中露出了一丝喜色,而且雷云豹也同样暗中对孙不道使眼色,这就更让书生鱼确定了,于是说话间便直接将孙不道点了名。

    “什么?”杜冷月一方的所有人初初听到书生鱼的话,都以为自已听错了,但随即一想到书生鱼可是社团里的绝对智囊,他说的话很少有出错了,这又不得不让众人心生怀疑,而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间,众人也都有意无意的远离孙不道身边,顿时将其陷入孤立当中,要知道混黑的都是义字当先,出卖兄弟那可是要受三刀六洞之刑的。

    “孙不道?书生说的是不是真的,你有没有……”孙不道的反水对于杜冷月的打击是最大的,因为当出她一接到刘凡的任务,第一个找的就是孙不道,因为孙不道就是杜冷月当初掌管赌场时的手下,杜冷月对其也是知根知底,所以才推举他为一方头目,却没想到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人,却第一个背叛了自己,这如何让人接受得了呢。

    而孙不道听到杜冷月的责问,顿时羞愧的低下了头,眼神闪烁不定,更不敢于杜冷月正视,这事他却实是心有愧疚,当初他因为偷盗,被斧头帮的人抓了个现行,结果被打了个半死,而就在那时,杜冷月见其轻功不错,算将他收在手下做事,事实上孙不道在杜冷月手下做事也很卖力。

    但孙不道最是贪生怕死,如今面对黑龙会,仅仅凭借杜冷月手下的这些人,显然是不够看的,于是他孙不道怕了,人在江湖生不由己,他不想下一个横尸街头的就是他,所以他选择了投降黑龙会,只是求存罢了。

    众人一见孙不道此时羞愧的样子,那里还不知道他就是反骨仔,于是牛力强几步跨上前,一把揪住孙不道的衣领,愤怒大吼道:“好你个孙不道,我说昨晚雷云豹那杂种怎么知道伏击我们,原来是你这个反骨仔报的信,你还记不记得当初要不是杜老大帮你,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吗?别忘了你以前只是一个不入的小偷,现在你却反水,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啊……你对得起几十位兄弟吗?你知道当时他们为了掩护我撤退,是怎么被活活砍死的吗……”

    “嗷……不要再说了……”孙不道听着牛力强悲愤的责问声,登时双手抱着耳朵,大声地吼了几声,随即又状若疯魔地再次大喊道:“是……我是作了反骨仔,可是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可曾瞧得起我,就因为我是个小偷,所以你们都看不起我,就因为我胆小怕事,所以你们都可以欺负我,可是黑龙会那在强大,与他们对抗那就是以卵击石,我只是想活着,难道这也不对嘛?啊……你们说啊,杜老大对我有恩,我都记在心里,所以我求雷老大放过她,难道这也错了嘛……呜呜……”

    说着,孙不道内心的软弱却暴露出来,一个大男人居然不顾颜面地哭了起来,但他说的话却没有人反驳,因为其他人本来对于杜冷月破例提拔孙不道就有不满,而且往常也看不起他这个胆小怕事的人,但却没想到他内心还有不为人知的一面。

    “啪啪……精彩啊精彩!”另一边的雷云豹见到眼前敌方互相指责的一幕,拍拍手掌暇意地说道:“这叫做识实务者为俊杰,只要你们放下武器向我们黑龙会投诚,我保证既往不究,以后大家就是兄弟,吃香喝辣的,绝对少不了大家的好处,如何?”

    杜冷月一方的众小弟一听这话,顿时内心有些动摇了,他们只不过是一群生活在最底层的小混混罢了,只要有口饭吃,跟谁还不是一样,要不是杜冷月平时对他们不错,而且之前也有说过让大家走正道,说不定早就散了,还用雷云豹这、在这里白费唇舌。

    这时杜冷月气定神闲地冷哼道:“哼!花脸猫,说的比唱的还好听,谁不知道你们黑龙会做的是黑心买卖,我们虽然是混黑的,但也不会昧着良心赚黑心钱,这样的钱要是花了,我还怕晚上睡觉不踏实,还是留着自己买棺材吧。”

    此时惩治孙不道已不再重要了,眼前的黑龙会才是最大的威胁,而杜冷月这所以到现在还如此笃定,那是因为她手中的王牌还没有出,因为早前她就接到过刘凡的电话,并将她目前的状况告知,而刘凡唯一的想法便是将黑龙会彻底抹杀。

    “哦!杜冷月,既然你这么不识抬举,那就别怪你豹哥哥辣手摧花了,弟兄们……给我上,砍死他们,活抓姓杜那娘们,今晚轮她大米。”雷云豹见招安不可为,便下令手下的兄弟进攻,而他这话里的意思,又好似胜券在握一般。

    与此同时,杜冷月也是高举手中砍刀,大喝道:“各兄弟,杀死去,只要坚持住,咱们援军就会到了……”

    (一更到,感谢:“射英雄的雕”与“成宇爱宝儿”两位大大的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