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一十八章 歃血之夜(2)(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西城区金都帝皇会所,装饰奢华,往来皆是达官贵人,富豪商甲,世家子弟,可以说是一座充满着纸醉金迷的销金窟,有钱人的天堂,在这里你可以享受到帝王般的待遇,只要你有钱,就算是想要后宫佳丽三千亦是轻而易举的事,会所共分九层,呈现五角之势,寓意九五之尊,帝王之所。

    会所集吃、喝、瓢、赌于一身,一至三层是餐厅、酒店,最低层也是五星级别的,可想而知后而的两层的更是奢华得离谱,四至六层是夜总会,也就是男人的天堂,每上一层其级别都不一样,自然消费也就大不相同,七至八层则是赌城,七楼为大众赌场,八楼则是贵宾赌城,这里是富豪豪赌的地方,至于最顶层的九楼则是黑龙会的总部所在。

    今晚的金都帝皇会所并没如通往常一样热闹,反而是充斥着紧张的气氛,楼上楼下到处都布满了枪手,一个个神情紧张地盯着各处,好似如临大敌一般,将整栋大楼围得水泄不通,但是令他们想不到的时,此时大厦的外面正有十几道黑影沿着墙壁,迅速地向楼上急速攀爬着,而且速度快得惊人,即使是肉眼也只能看到一道模糊的残影。

    与此同时,在大厦的最顶层却又是一副人声鼎沸的景象,今晚黑龙会的所有高层都聚集在一起开会,其目的自然是与刚刚成立的帝龙盟有关,今晚刘凡命令帝龙盟四神堂兵分四路袭击西、南两城,早已不再是秘密,早在朱雀、玄武两堂攻击南城之时,雷伏龙便已得到了消息,同时也知道这股新兴的势力实力强劲,打得黑龙会节节败退,仅仅用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将黑龙会从斧头帮抢来的地盘收入囊中,这就使得雷伏龙倍感焦急。

    “大家都说说吧,对于这个刚刚兴起的帝龙盟有什么看法,是战还是和大家得有个统一意见!”这时端坐在会议厅首位的雷伏龙开口说道。

    此时会议室中够资格参加会议的都是黑龙会的核心成员,如四大长老:苏伯昌,苏仲明,傅亦城,刘百江,四人皆是地阶中期以上的高手,其中实力最强的是大长老苏伯昌,半步先天高手,这四人其实与雷伏龙算是同门师兄弟,也是最开始与雷伏龙一起打开下的人。

    其下还有八大护法:宋献致,林涛,杜生海,蒋翼强,苗白凤,易达开,马逢春,唐连舟,这些人都是雷伏龙网罗来的武林高手,而且大多都是亡命之徒,最低实力也都是地阶以上,每个人身上都至少背负着几条人命,做的都是杀人越货的勾当,这些年为也为黑龙会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很得龙头雷伏龙的赏识,其中苗白凤是云贵苗家人,擅长使用蛊毒,虽然是女子,本身实力也不是很高,但却没有几个人敢招惹她,因为她的蛊毒当真是令人望而生畏惧。

    “雷老大,这有什么好说的,直接杀上门去,我就不信凭咱们现在的实力还会怕他区区一个刚刚成立的什么盟。”说话之人乃是黑龙会八大护法之一的易达开,其人长相彪悍,面容狰狞,一米九几的身高再配上一个大光头,还有一道从额头至脸上的长疤痕,犹如蜈蚣一般的狰狞,说话间一颤一抖的,看起来很是吓人,不过他说的话虽然很粗,但却是话粗理不粗。

    以现如今黑龙会的实力,足以颠覆武林中的一些中小门派,尤其还有雷伏龙雷崇虎两位天阶高手坐镇,那还有什么好怕的,要知知现今武林中一个门派拥有一名天阶高手就已经算得上是中等势力了,何况现在有两个先天高手,还有十几名地阶高手在,按他想来,这样的实力在华夏即使不是顶级的,那也绝对不是谁都能招惹的,更何况现在只是对付黑道上的势力。

    “哼!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以为对方就没有高手吗?没听到对方一个小混混都不惧子弹吗?要不你去挡下子弹试试?”这时马逢春撇了易达开一眼,随即冷哼一声,紧接着兜头盖脸地甩出几个问号,语中更是有鄙视易达开之意,两人同为黑龙会八大护法之一,但却是面和心不和,平时也没少出现摩擦,有雷伏龙这个龙头老大压着还好,若是没有的话,两人早就打起来了。

    “马屁精,别以为自己读过两年书就自以为是文曲星下凡,啊呸!你要是不服咱两单练,要是不敢的话就给老子闭嘴,你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易达开是个粗人,那里受得了马逢春的冷嘲热讽,一听之下顿时勃然大怒,撸起袖子,扯着粗脖子,扬起斗大的拳头便想要找马逢春干一架再说。

    而马逢春却连看都没看易达开一眼,反而是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了一眼端坐首位的雷伏龙,见其面色不悦,隐隐有发作之态,顿时便不敢轻举妄动,而且见易达开已经有所行动,心下更是冷笑不已,正好整以暇地准备看易达开的笑话呢!

    果不其然,正当易达开准被伸手揪起马逢春的衣领时,却见雷伏龙一掌重重地拍打在会议桌上,顿时“彭……”地一声巨响响起,惊得易达开将手缩了回来,这时他才想起自家老大还坐在上首位,而且正面色不悦地看向自己。

    确切地说,雷伏龙心里是极愤怒的,此时大敌当前,可自己手下的大将却是不思进取,反而是争锋相对,遂雷伏龙奋起大喝道:“够了!现在是大敌当前,你们两个还在这里起内讧,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擂台吗?哼!如果你们不愿意来开会,那就滚出去!”

    易达开虽然浑,但也分得清形势,现在老大在发火,他又那里敢顶嘴呢,雷伏龙是什么姓格,他跟了十几年又怎么会不清楚,心狠手辣的主,他可不敢以身涉险,所以只好乖乖地闭上嘴吧,坐回位子上,不过末了他还是恶恨狠地瞪了马逢春一眼,而后者却是悻悻地别过脸去。

    马逢春此时心里也很郁闷啊,原本他是打算看易达开的笑话的,却没想到雷伏龙居然连他也喝斥,顿时心里老大的不情愿,本来还有心反驳,但却只是张张嘴,最后也是将话咽了下去,原因是他这点小伎俩早就被雷伏龙看穿,而且还得到了雷伏龙的冷眼警告。

    雷伏龙发完脾气后,也不再关注易达开两人,随即转过头对身边的四位长老询问道:“不知道四位师弟对这事有什么看法没有?”

    此时四大长老都正襟危坐着,一听到雷伏龙的询问,四人便各自用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即由大长老苏伯昌开口说道:“嗯!那我就先说说自己的看法吧,据传回来的消息称这次的敌人会一种刀枪不入的妖法,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妖法,有可能是一种新型的防弹衣,或者是如同金钟罩之类的硬气功,还有就是这些人是经过某种密法训练出来的死士,这样的死士在古时侯就已经出现过。”

    说着苏伯昌轻咳两声后,接着说道:“如果是新型的防弹衣,那也只能护住全身,头部却不行,所以这一种可以排除,要说是硬气功也不完全对,因为这种外功很难练就,而且就算是练到顶层也绝对挡不了子弹,那现在唯一的答案就是死士,如果是死士的话,那可就难办了,因为这些人没有疼痛知觉,而且实力又强悍,少数人还不怕,怕就怕在成千上万,就算是天阶高手也有可能被耗尽内力而死,不过炼制这种死士的密法太过邪恶,为正道中人所不耻,所以我们也可以将这事透露给那些名门正派,这样一来帝龙盟就有可能遭遇各大武林门派的围攻,那么我们自然就高枕无忧了。”

    雷伏龙认真地听着苏伯昌的话,期间还不时地点着头认同,最后更是欣喜的大笑道:“嗯!师弟与我所想的不谋而合,那么事不宜迟,还请四位师弟前去联络一下各大门派,最好能将少林、武当这样的泰山北斗前来,这些大门派高手如云,说不定连传说中的神级高手都有,到那时,小小的帝龙盟就翻不起什么大浪来了,哈哈……”

    “哈哈……死到临头了还在这里做春秋大梦,真是可悲!可叹啊……”

    (今天上大封推,小小地祝贺一下,期望大家能给力支持一下,鲜花成绩实在是让人汗颜!连责编都不满了,在此古月拜求各位大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