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二章 黑龙会覆灭(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铁勒等十一名长老听着书生鱼分析得头头是道,顿时对他的睿智有几分信服了,同时对刘凡选中书生鱼为帝龙盟魁首亦多了几分景仰,一时间众人纷纷点头赞同书生鱼的话。

    长老们的神态书生鱼当然都看在眼里,他可真怕这些神级高手不听他这个名义上的魁首指挥,不过现在长老们的表现倒是让他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书生鱼又抬头对韩千山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那就再次麻烦韩老将易达开先放出来吧!”

    韩千山闻言轻笑两声回答道:“呵呵!魁首言重了,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不妨事!”说完话便接着转身右手负背作了一个立势,紧接着左手单掌虚抬,暗自运起冰火内力,顿时“嚯”的一声,掌上瞬间出现了一团火焰,正无风咧咧燃烧,随即韩千山掌心向前一拍,瞬间一股炙热的火焰便脱掌而出,下一秒却是朝着被冰冻着的易达开奔袭而去。

    “滋滋……”火焰一触碰到易达开身上覆盖的冰霜,顿时热气升腾,遇热而消融,化作滚烫的开水,沿着易达开的身上顺势而下,不大会便将地上弄得潮湿一大片,而此时被冰霜包裹着的易达开也渐渐落出真容,不过此时的易达开早就被冻得面色发青,嘴唇发紫,全身如筛糠一般地颤抖个不停,同时四肢亦是僵硬得无法动弹,好在外面有韩千山的火焰烘烤,没过多久,易达开便缓过劲来了。

    这时易达开艰难地眨巴下两眼,接着茫然地环顾四周,见周围依然是自己熟悉的会议室,而不是在暗无天曰的地狱里,这才确定自己还没有死,这下子他总算是松了口气,可还没等他将气喘完,却见到书生鱼等人正站在边上好整以暇地盯着他猛看,霎时间他的心又揪了起来。

    一见得书生鱼等人还在,尤其他之前见识到韩千山的恐怖,现在再次见到更是吓得连连后退,紧接着紧张地问道:“你……你们想要干什么?”

    这时书生鱼见易达开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大个子,如同受了委屈是大姑娘一样,感觉好笑之余,又觉得此时的易达开还真是可受得紧,于是双手抱着胸,笑吟吟地对他说道:“呵呵!别紧张,我们帝龙盟可是爱好和平的帮会,既然将你释然出来,那就证明我们对你没有恶意,相反我们还会送你一场富贵,当然了,这也要你能够配合我们。”

    “富贵?”易达开听到这两个字,顿时眼前一亮,不过紧接着他又有些不相信,刚才他们可还是敌对的双方,现在却是要送自己富贵,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这话里没那么简单,于是易达开疑惑地反问道:“帝龙盟?好……好像没听说过啊!那你们要我配合什么,又怎么个配合法?”

    “呵呵!也不用你做什么,只要你加入我们帝龙盟,再将这楼下的所有黑龙会成员全部安抚妥当就行了,你现在也清楚我们帝龙盟的一些实力,刚才韩老只不过是展现了一点点实力而已,相信你也看出来了,不怕实话告诉你,本盟如韩老这样的神级高手可不止一人,其他的等你入盟之后自然会知道,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看着易达开还挺上道的,书生鱼对他亦是和颜悦色,说出的话也是很诱人,赤果果地勾引。

    此时书生鱼倒是不担心易达开不答应,反而是将自己帮里的实力小小的露出冰山一角来,这世上还有比神级高手更厉害的高手吗?是有!可惜在易达开的认知里,神级就是传说中的存在,而他今天却恰好“很有幸”地碰到了韩千山,而现在又听到书生鱼说帝龙盟还不止一个神级高手,那这样的帮会还有谁敢惹啊,只要加入帝龙盟,那曰后在华夏还不是横着走,当然除非是帝龙盟与国家机器相抗衡,不然那就是无敌的存在啊,想想都让人热血沸腾。

    果然不出书生鱼所料,易达开经过几分钟的沉思这后,毅然开口说道:“好,我可以加入帝龙盟,也答应帮你们说服楼下其他黑龙会的人,但我有个条件!”

    “哦!说说看是什么条件?”书生鱼好似早有所料一般,若有所思地扫了易达开一眼,接着淡然地说道:“不过如果你的条件太过份的话,我可不一定会答应哦!”

    “就……就是……”这时易达开说话有些吞吞吐吐地,接着回头看了一眼被冰封在地上的苗白凤,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我希望你们能够将苗白凤给放了,只要她能平安无事,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哈哈……没想到人称傻大黑粗的易大个子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还真是不容易啊。”书生鱼见易达开这副忸怩的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用眼神示意韩千山将苗白凤放出来,后者会意,随手一拍便是一道焰火喷了过去,没几秒钟,苗白凤身上的冰霜已经消融殆尽,尔后书生鱼又是笑吟吟地说道:“易达开,你难道仅仅只是想让她平安无事,而没有别的想法吗?假如我让你们两个成其好事的话,你不觉得这样会更好嘛!”

    “不不不……我知道我是个大老粗,只会打打杀杀的,而她却是那么漂亮,我……我根本就配不上她,只要能够看着她平平安安的,我就心满意足了,怎么还敢有别的奢求呢!”此时的易达开深埋着脑袋,根本就没有见到身后韩千山的动作,更不知道苗白凤已经破冰而出,更加不知道自己这一翻犹如“真情告白”一般的话语已经落入了苗白凤的耳朵里,当然也不知道苗白凤此时脸上的感动的泪花。

    “呵呵,如此真姓情的男子,要是错过了必定会抱憾终生的,你说是不是啊,苗白凤?”书生鱼现在对于易达开这个有爱的大个子是越来越满意了,之前他说过易达开为人重情重义,而现在他的表现也正是印证了书生鱼的说法,所以书生鱼也不介意诚仁之美,于是诱使易达开将心里的真心话说了出来,又故意让韩千山将苗白凤释放出来,而现在的效果亦是让人满意。

    易达开听到书生鱼点出“苗白凤”三个字,好似意识到了什么,猛然间回来头,却发现苗白凤此时正泪眼婆娑地看着自己,他还以为苗白凤受到了什么委屈呢,于是连忙跑上前去,关切地问道:“白凤,你没事吧,身上有没有受伤啊,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这个死老头欺负你了,我……我跟你拼……”

    易达开一见到苗白凤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还以为是韩千山欺负了苗白凤呢,这话还没有说完就想要冲上前去跟韩千山拼命,可一想到韩千山恐怖的实力,话又被顿住了,不过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最后却又义无反顾地想要冲上前去,但却被苗白凤死死地抱着了雄腰。

    紧接着苗白凤急忙开口劝说道:“易蛮子,千万别冲动,你听我说,没有人欺负我,我这是高兴。”

    此时苗白凤已是将整个"shu xiong"紧紧地贴在了易达开的后背上,她是知道易达开的姓子,要是真疯起来,就是九头牛都拉不回头,不过现在被苗白凤这么一抱,倒是将他给搞懵了,怔怔地站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却是不知所措,好似一个怀春的少男首次与心爱的女生亲密接触一样的忸怩,是即欢喜又紧张。

    这时易达开心情总算是缓了下来,于是苗白凤将脸颊轻轻地贴着易达开的后背,含情脉脉地继续说道:“你知道嘛!自从我来到沪海,身边除了你是真心待我之外,其他人都是另有所图,要么就是贪图美色,要么就是贪图我身上的蛊虫,只有你一心一意地帮助我,我的心里早就有了你,可……每次想要与你单独相处一会儿,你却总是像块木头一样不解风情,真是让人又怨又恼,可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喜欢你,今天我好不容易听到你的真心话,我……我这辈子就赖定你了。”

    “啊?赖……赖上我了?”猛然间易达开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说起话来亦是笨嘴笨舌的,好似舌头打了结一样,不过一会儿他又猛然间醒悟过来,却又开始傻傻地笑道:“那岂不是……好啊好啊,你就是赖我一辈子我也心甘情愿啊,呵呵!”

    (今天两个完毕,后续明天请待更新,鲜花有木有,古月等得都快成长颈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