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四章 清晨涟漪(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嗯……不要闹了,让我多睡一会嘛!”

    看着杜冷月娇媚的睡姿,不禁让刘凡又想起了昨夜的疯狂,继而想起杜冷月那曼妙的身姿,还有销魂的靡靡"shen yin",无不撩拨着他的心弦,令他欲罢不能的,虽然刘凡不是自诩风流倜傥,但亦不是道貌岸然的柳下惠,此时美人在前,他又怎么能不心动呢。

    于是刘凡顺势一吻,封住了杜冷月鼻息下的一点朱唇,一只手穿过她的脖子下,一下子就将熟睡着的杜冷月勾了起来,剩下的“咸猪手”也没有闲下来,瞬间再次占领了杜冷月胸前的那片高地,指间轻柔而有节奏地拨弄地那峰峦之颠的一抹红豆,那红豆随即着刘凡的魔指的频率,渐渐地从松软变得挺拔起来,好似在宣示它的傲然屹立一般。

    而身下的杜冷月浦一遇袭,双眼顿时从睡意朦胧中醒悟过来,但一瞬间睁开后,却又迷失在了刘凡的柔情之中,继而化作鼻腔中的声声低沉而又急促的喘息声,声声传入刘凡的耳中,更好似对刘凡的鼓励一般,让他越加地卖力表现,可当刘凡的“咸猪手”刚要攀上杜冷月那神秘而又茂密的深幽峡谷之时,却听到了杜冷月一声惊呼传入耳中。

    这一声惊呼犹如一盆冷水一般,一下子就将刘凡从靡靡地情欲之中清醒了过来,一眼望见杜冷月痛苦地面色,不觉担忧地问道:“怎么啦?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嗯?”杜冷月紧皱着眉头,贝齿轻咬着红唇,面落苦色,随即又听到刘凡的话,缓缓睁开双眼,感受到刘凡眼中浓浓地关切之意,却又强忍着疼痛,摇摇头羞涩地说道:“没……没什么,只是有一点点的痛而已,我……我休息几天就会好的。”

    “呃……”这下子刘凡才想起杜冷月昨晚是第一次,破瓜之痛每个女人都有那么一次,于是刘凡挠了挠头,讪讪地说道:“嘿嘿!昨晚是我耕作得太过于勤奋了,放心,只要过了第一次,今后就不会了,只一次委屈你了!”

    杜冷月闻言,不由得嗔怪地白了刘凡一眼,随即娇媚地说道:“还不都是你,身子壮得像头蛮牛一样,一个晚上要了那么多次,都把人家弄得全身的骨头都快散架了,现在你们……哼!一点都不体谅人家的辛苦。”

    “嗬!”对于杜冷月的话,刘凡不以为意,反而是学着杜冷月的声音娇滴滴地说道:“还说我呢,昨天晚上还不知道是谁都是说:哥哥加点,再加点,人家还要,直到大半夜邻居来敲门了,你还说不用理他的,哦!现在就怪起我来了,嘿嘿!我说小月月,你是不是还想要让哥哥再执行家法啊,你不用怕,这俗话说的好,这世上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不过哥是属铁牛的,只要有油,怎么耕都耕不累哦……”

    杜冷月见到刘凡不怀好意地坏笑,那里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霎时间是即羞又恼,羞的是昨晚两人几度春宵,恼的是刘凡不顾她“有伤”在身还想要胡来,于是连忙讨饶地说道:“哎呀!好老公……你就饶了妾身这一回吧,等我伤好了之后,你想怎样都么,你现在就是一头大蛮牛,就算是再好的地也被犁坏了。”

    “当真?”刘凡好似并没有见到杜冷月眼中的乞求一般,说话间又是一手抹过她的小腹,而此时的杜冷月还以为刘凡又想什么鬼主意,下意识地将身子向后挪了挪,可没过一会儿,便感觉到小腹一阵暖烘烘地,很是舒服,之前的疼痛感也是随着消失,这时她才醒悟刘凡在为自己疗伤,顿时心里又是感动不已,又为刚才自己误会刘凡而懊恼,不过还没等她缓过气来,却听到刘凡的话:“嘿嘿!娘子,你现在可是战斗力全满了哦!那我们现在是不是来场凹凸曼大战女怪兽呢?”

    看着刘凡那欠扁的坏笑,杜冷月不自觉地暗淬一声道:“呸!你才是怪兽呢,要我说是霹雳娇娃大战绿巨人才对呢!”

    “好啊,那我就要让你尝一尝绿巨人的冲天狼牙棒,打的就是你这个小妖精,妖孽看棒……”刘凡一声怪叫之后,便一把将杜冷月揽入怀中,紧接着提棒上马,开始了又一次地辛勤耕云播雨,一时间风云变色,床铺狂震,顿时传来“咿呀咿呀……”的床铺悲鸣声,继而又传出阵阵“啪啪……”的撞击声,还有杜冷月靡靡的喘息声,各位声音交织成了一曲“春光绝艳曲”,在刘凡辛勤地耕耘下,将杜冷月一次又一次送入了极乐的天堂。

    直到两个小时后,室内的各种声音终于偃旗息鼓,恢复了往曰的幽静,而那原本就已凌乱不堪的床被变得更加杂乱,而此时的杜冷月早已不复之前的神勇,软绵绵地趴在刘凡地胸膛上,粗重地喘着气,眉宇间亦是香汗淋漓,倒是刘凡越战越勇,真到现在依然神采奕奕,真不愧是神奇的绿巨人,强悍的凹凸曼。

    这时刘凡慢慢地松开紧抱着杜冷月的手臂,好似生怕将她惊醒一般,还特意地将她的脖子虚抬起来,接着起身走出房间,进入到了浴室,打开水龙头,顿时热水器中喷出道道暖暖的水注,冲刷着刘凡身上的汗水,还有杜冷月留下的唾液,顺着水流,刘凡双手上下齐动,随意地抹过身上的每一寸肌肤,感受着这具充满爆炸力量的身躯,不觉刘凡都有些自恋地笑了起来。

    而在刘凡冲凉期间,杜冷月恢复了一点力气,接着又从睡梦中清醒过来,醒来时一见身边除了自己之外,床上空空如也,刘凡却不知去向,顿时心里有引动慌张,接着又有些失落,随即又听到浴室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这才知道刘凡定时在浴室里冲凉,这一刻她总算是放下心来,接着拖着疲惫的身躯,坐起身来,随即又下了床,缓缓走向客厅,回头往见浴室水雾玻璃门内一个朦胧的人影,不觉又想起刘凡那宽广的胸膛,以及令人艳羡的完美线条,顿时俏上又是一阵潮晕。

    “咔嚓……”这时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便见刘凡*着上身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白色的浴巾擦拭着头上的湿发,一见到杜冷月娇媚地站在那里,刘凡走上前说道:“小月月,你起来了,怎么不再睡一会呢,刚才看吧你累得,看你一身香汗的,要不你也去洗个澡吧,等一会我们出去吃午饭?”

    杜冷眼闻言俏脸先是一红,接着又是白了刘凡一眼,随即款款地娇嗔道:“还不都是你,一大清早地把人家弄得全身粘呼呼地,难受死了,你还好意思说呢。”

    “哦!那要不要本大爷为娘子你搓一搓背呢,你放心我的手艺可是祖传了,保你试过之后,全身飘飘欲仙,要是能再来个鸳鸯浴那就最好不过了,嘿嘿!”刘凡见杜冷月那娇嗔地模样,便忍不住想逗弄她一下,于是古作色*地嘿笑两声,结果他这话刚这么一说,杜冷月便不乐意了,脚下更是快走几步一下子跟兔子一样蹿进了浴室,她还真是生怕刘凡再来个什么鸳鸯浴。

    刘凡见杜冷月这么模样,当然是歼计得逞了,接着又从空间中将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拿了出来,三两下就穿戴完毕,随即坐到沙发上等待杜冷月冲完凉,无聊之时刘凡倒是拿起茶几上的电视遥控一按,前方的电视机便被打开了。

    刚一打开却是沪海卫视,此时正在播放新闻,说的正是昨天晚上帝龙盟与黑龙帮两个黑帮混战的事情,只不过新闻上说的却是沪海警方如何经过艰难的调查取证,如何以严密的组织布控,又是以多么迅猛威势,一夜之间就将盘踞地沪海多年的黑龙会一举给歼灭了,而这则新闻最后还有田国强的一段个人采访,做为一市政法系统的老大,昨晚的事田国强当然是当仁不让地出来正面回应记者,同时也是给予那些正在恐慌中的市民一颗定心丸。

    对此刘凡也并没有什么不满,这本来就是他安排田国强去做的,同时也是送他一份大礼,反正也是顺水人情,再加上他与田国强也算是自己人,俗话说得好,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有了这份沉甸甸的政绩,相信田国强想以后不进步都难了,当然现在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前不久才刚刚走马上任,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升迁的,不过政治资本更加深厚几分,今后的机会也就多了。

    (感谢:“射英雄的雕”兄弟的五八八赏,最近有点忙,所以都要等到三更半夜才更新,如有不便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