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五章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无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随后大约过了二十分钟便见浴室的门被打开,这时杜冷月全身包裹地白色地浴巾,赤着晶莹的小脚,半裸着肩膀款款地走了出来,手上还不停地拨弄着长长的秀发,不施粉黛的面容显得有些慵懒,小脸蛋上依然满布着片片潮红,好似还没从之前的“运动”中恢复过来,走起路来脚下亦有些虚浮,但却不失美人出浴的娇态,当真是秀色可餐啊。

    而正在关注着电视的刘凡,偶然间撇见一旁的杜冷月,不由得眼前一亮,尽管刘凡早已见过不少美女,但不得不说杜冷月确实是有一种惊艳而不可方物,其美貌绝不逊色于宁琪,身段修长可与陈雅芝媲美,"shu xiong"挺拔而硕大,虽比之孙筠瑶稍微差一点,但却胜在浑圆润泽,给人以美感,尤其是眉宇间的娇媚虽不似夏媚儿那般妩媚动人,但也相差无几,再加上拥有柳凝香那般少妇的雅韵,可以说是集众美于一身的尤物,不过此时这些种种美态亦只是为刘凡而展现,若是其他人,估计杜冷月又会是冷眼相对了。

    杜冷月见刘凡此时正如“猪哥”一般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心底不觉间升起一股自豪感,女人对于自身还是很在意的,尤其是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表现得尤为在意,不过转瞬间她又开始有些小女儿的羞涩,毕竟是初为人妇,肯定时面薄如纸。

    “你……你这坏人,还没看够啊,哼!”这时杜冷月呶了呶小琼鼻,接着又撅撅嘴说道,末了更是娇嗔地白了刘凡一眼。

    不过刘凡却将杜冷月的这些小动作当作对自己的奖励一般,起身一个箭步就将她搂在怀中,接着轻声耳语道:“嘿嘿!小妞,你这可是在诱惑哥哥我哦!小心我又将你就地正法了,还有啊,这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要不这样的话,你会像小绵羊一样温顺地投怀送抱?”说着刘凡又是故态复萌,一双“咸猪手”又开始不老实了,几下里就探入了杜冷月的浴巾里,尽情的享受着那一片雪白如玉的峰峦。

    “嗯……”杜冷月一时如遭电击,全身不由得为之一颤,气息亦开始有些紊乱,模糊间还是下意识的推开刘凡的“咸猪手”,小嘴里呢喃地轻声说道:“别……爷!你就饶了妾身这一回吧,你……你那么猛,要……要是再来一回的话,人家……人家会受不了的,您就饶了这一回吧!”

    “嘿!这下总算知道小爷我的厉害了吧,看开以后还敢不敢公然诱惑小爷,今天先给你个教训。”说着刘凡便一记巴掌重重地打在了杜冷月圆润秀挺的美臀是,顿时“啪……”的一声清响声回荡在房间间。

    “嗯……”一声低沉的娇嗔声透过杜冷月的鼻腔脱离而出,霎那间,杜冷月全身的力气好似一下子被抽干了一般,堪堪地软趴在刘凡的怀中,就连一双纤手亦是顺势垂下,俏脸上的红晕再舔几分,粉嫩嫩地霎是可爱,再加上沐浴时身上残留的一缕清香,更是不住地撩拨着刘凡的心弦,一下子将他体内的火气勾引了出来,这真是天雷勾地火,一擦就点着了。

    不过刘凡可不是那种精虫一上脑就会胡来的人,昨晚两人整到下半夜才睡下,早上又是两个多小时,刘凡是仙人当然是没什么啦,可杜冷月却只是凡人之躯,又那里还能承受得了他的再次攻伐呢,于是刘凡连忙运起神力将欲念强自压了下去,接着轻轻地在杜冷月的额头吻了一下,随即缓缓地将怀中的大美人放开。

    “你从昨天到现在都没吃过东西,一定是饿坏了吧,中午老公请你出去吃大餐好不好?现在你先去把衣服穿上,这两天天气转凉,千万别冻着了,不然我会心疼的哦!”

    “嗯!”听着刘凡深情而半切地话语,杜冷月感受到了来自心上人的关怀备至,顿时觉得心中一阵暖意,于是乖巧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不舍地放开了刘凡,转身快速地走进卧室。

    大约过了五分钟,杜冷月身穿一袭紫色地连衣长裙,再上身披着一件毛茸茸地皮草坎肩,款款地走了出来,紧接着很是自然地将小手挎在刘凡的臂膀,行走间一对傲人的"shu xiong"一颤一抖的,让人目不暇接,就连意志坚定的刘凡亦是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此时刘凡的表现杜冷月是尽收眼底,心里不觉一阵甜蜜,随后又故意挺了挺胸膛,还用挺拔的"shu xiong"在刘凡的手臂上蹭了几下,末了仰起俏脸,娇笑地说道:“走吧!我们现在去那里吃饭呢?”

    “呃……”这时刘凡是光顾着看杜冷月雪白的海*,一听到她的声音,顿时又装作一本正经的遐想模样,其实他眼角的余光却始终没有离开过那片雪白的“高地”,接着刘凡回答到:“你来决定吧,吃什么我都无所谓。”

    杜冷月见刘凡这么想着自己,顿时开心不已,歪着小脑袋,思索了半晌之后,嘟嘟着小嘴说道:“好吧!今天听我安排,那就去外滩那边吃大闸蟹,一边吃着海风,一边吃着肥美的大闸蟹,这可是我的最爱哦!吃完饭之后还可以去海滩上散散步,看看海景,那是多么好的享受啊,今天你可是有口福了哦!”

    “哦!”刘凡闻言好似兴致不是很高的样子,随即又故作若无其事地喃喃自语道:“原来你的最爱是大闸蟹啊,我还以为是我呢!”此时刘凡的表情显各很是失落,可他心里却是快笑喷了,因为他的话刚一出口,杜冷月就开始着急了,她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呢。

    于是杜冷月急急忙忙地解释道:“不是的,不是的,人家最爱的就是你啦,你……你这人怎么还跟一只大闸蟹吃干醋呢!你……”杜冷月这话还没说完,刚一抬头却见刘凡强忍着笑,憋得满脸通红,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自己又让刘凡给戏耍了,于是扬起粉拳便向刘凡捶打了过去,“啊,你个大色狼,臭坏蛋,居然敢耍我,你给我站住,别跑……”

    “你来啊,来啊,抓到了我就亲你一下,要是抓不到,那就罚我亲你一口,怎么样啊!”刘凡又不傻,他是有意逗弄杜冷月的,于是两个就这样一个在前面跑,另一个却是在后面追着,而追逐期间刘凡还不时的说两句风凉话来刺激一下杜冷月,气得她直跺脚,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这才是一对恋人应该有的纯真举动。

    两人一阵打闹过后,却是相拥着走出家门,很快地便坐上了刘凡的陆虎越野车,紧接着车子发出一阵狂野的咆哮声后,随即呼啸着冲出了小区,不久便消失在了茫茫地车流中了,半个小时之后,刘凡便在杜冷月的指引下来到了外滩,最后将车子停在了一家海鲜城的门口。

    车刚一停下来,海鲜城门口便的一名身穿制服的泊车仔跑上前来为刘凡开车门,并恭恭敬敬地向刘凡讨好地说道:“欢迎两位光临金叶海鲜城,有什么能为两位效劳的吗?”

    “嗯!那就找个车位帮我把车子停泊吧,这是钥匙。”刘凡顺势将手中的车钥匙递给了这个泊车仔,随即又将手探入怀中,接着掏出一小叠红色的“老人头”,顺手递给泊车仔,算是小费吧。

    “谢谢……谢谢这位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帮您找一个好位置,祝两位今天吃得开心。”泊车仔见到刘凡手中的“老人头”顿时眼睛瞪得贼亮,吞了吞口水,快速地接过刘凡手中的车钥匙与“老人头”,好似生怕刘凡反悔一样,向刘凡恭谨地鞠了个躬后,便麻利地坐上陆虎车,喜滋滋地开走了。

    而刚才其他没有第一时间上前示好的其他泊车仔也是懊悔不已,显然是对这名泊车仔得到的那一小叠红票票眼红不已,别看只是一小叠,可怎么说也有十几张吧,那可就是一千多块啊,以这些泊车仔的收入,这一小叠就可以顶他们半个月了,此时刘凡现在在他们的眼中,那就是大金主、“富二代”,刘凡刚一经过他们身边,一个个地都上前来向刘凡示好献媚,不过刘凡却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便带着杜冷月进入了海鲜城。

    “哇!这才叫阔气啊,嗬,一出手一千多的小费,真正的视金钱如粪土,有钱人啊!”

    “那还用说,你没看人家身边的大美女吗?那小脸蛋比明星还美。”

    “对对对,你们看那身材也是超赞,屁股还那么翘,简直就是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啊,要能……”

    “你啊,这辈子就别想了,还是回家对着你的虎妞吧!”

    “呃……嘿嘿,提那黄脸婆做什么?咱们还是想想怎么痛宰瘦骨南一顿……”

    “嘿嘿!这是必须的,现在他发了为小财,怎么着也得请哥几个小吃一顿……”

    (今天一更到,三千字送上,拜求鲜花,快月底了,可花花很惨啊,古月乞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