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二十九章 发飙的柳凝霜(上)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话说刘凡载着几个美女一路有说有笑地返回了学校,车刚一到学校门口,还没得及停下来,口袋里的手机铃声便响了起来,这时刘凡掏出来一看显示的是柳凝霜的名字,不禁让刘凡头疼,这段时间这个美女班导可没少找他,每次都是为了学校中秋晚会出节目的事,烦得刘凡不行,所以刘凡直接就将手机掐断了,随后又继续专心地开着车。

    可没一会儿手机又响起来了,这下刘凡火起,拿起手机一接通便劈头盖脸地厚道:“催催催,催魂呢!我说班导,你烦不烦啊,都说了节目到时侯我会参加了,你没必要老来催我吧。”说完,也没等对方回话,便直接将手机挂断了。

    而这时车内几个女孩子正聊得起劲,却被刘凡这声耐烦的声音给打断了,众女不禁有些疑惑起来了,从之前接触中,刘凡给她们的印象都是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样子,很少见他这么不耐烦。

    这时坐在后座的夏朵儿趴在刘凡的耳边,疑惑地询问道:“姐夫,谁的电话呀!听你的口气好像不是很好耶,发生了什么事吗?”

    这时刘凡笑了笑,很是无奈地说道:“呵呵!没什么事!就是我们班的美女班导最近老打电话搔扰我,躲都躲不开。”说着还很搔包地甩了甩刘海的几束头发,故作深情地说道:“唉!人长得太帅了也是罪啊。”

    “扑哧……咯咯……”刘凡的话刚出口,顿时逗得车内的几个女孩子嗤笑连连,一个个地捂着肚子笑得都岔了气,惟有杜冷月仅仅只是掩面而笑,便从她含情脉脉地眼神中可以看出她对刘凡说的话还是很认同的,至于其他四个女孩子则完全是被他的动作逗乐的。

    刘凡这边是欢笑无比,可电话那头的柳凝霜却是被气得肺都要炸了,她好不容易才打通刘凡的电话,却没想到被劈头盖脸地数落了一通,只要是个人都不会有好心情,更何况是柳凝霜这样的天之娇女呢。

    “喂喂……”电话那头的柳凝霜平白让刘凡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通,却没法子发泄,气得她直跺脚,差点就将手里的手机给摔了,可转念一想她又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

    “死流氓,臭刘凡,居然敢挂老娘的电话,看老娘今后怎么收拾你。”此时柳凝霜心里早已将刘凡骂得体无完肤了,不过心里骂归骂,但她还是再次拨打了刘凡的电话。

    “嗡嗡……”与此同时别一边刘凡的手机又再次振响起来,这回刘凡倒是没有马上挂断,不过心里却也很是不爽,正在犹豫要不要接通时,身后却传来了杜冷月关切的身音:“凡哥,还是接吧,万一对方有什么急事也说不定呢。”

    “嗯!好吧,我就看看她在耍什么花样。”说着,刘凡便按下接通键,不悦地说道:“班导,你到底有什么事啊,我正在开车呢,忙得很,没空跟你扯淡。”

    “我……”本来柳凝霜想好了先将刘凡臭骂一顿的,可没想到一接通却听到刘凡冲她大声直吼吼的,一时间气急,连说刚才想好骂人的话都给忘了。

    “没什么事是吧,那我挂了!”刘凡等了好一会也不见柳凝霜回话,正想挂电话,对面的柳凝霜却急急忙忙地说道:“别……别挂,我找你有急事。”

    “哦!那你就说吧,什么事?”

    “我……你现在在那呢,赶快来中心医院,严老教授快不行了,他现在已经是危在旦夕了,你要快啊,不然就来不及了……”柳凝霜原本开口想要说点什么的,却发现她与刘凡还真没什么好说的,想骂两句吧,却怎么也骂不出,再则现在也不是时侯,所以只好将事情说了出来。

    “严老教授?”听到这里刘凡有些疑惑了,不是因为他健忘,而是他跟本就不知道昨天赶他出教室的那位老教授就姓严,想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印象,于是刘凡又问道:“那个严老教授啊,我好像不认识吧?那……他死不死关我什么事啊?”

    “什么,你不认识?就是昨天被你气个半死有那位老教授啊,而且很不幸被你言中,从昨晚上他就被家人送到医院了,你说你是不是乌鸦嘴啊,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被你那么一说他还真就不行了呢!”

    柳凝霜闻言顿时气急,昨天她也是听同学讲起这么一个事,本来还觉得刘凡的做法有些过份,可一想起刘凡可是有神医之名,不可能拿这样的话来开玩笑,可谁知道到了晚上的时侯,却听到严老教授病危的事情,现在严家人都慌了神了,柳凝霜心里也是不好受。

    严老教授是柳凝霜的以前的导师,再加上严老教授与她父亲柳严东两人是至交好友,也算是柳凝霜的世叔,关系自然不比寻常,身为侄女的她自然是焦急如焚,可是中心医院对于严老教授的病束手无策,就连是什么病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直接下了病危通知书,这一下了可把严家人给急坏了。

    后来柳凝霜联想到刘凡昨天在课堂上所说的话,再加上刘凡可是曾经救过她姐姐还有侄女一命,这才猛然想起刘凡来,既然连医院都检查不出来的病,刘凡都能一眼看出来,那说明刘凡必定有过人之处,于是柳凝霜自告奋勇地向去联系刘凡,可谁知道找了一个大早上也没找到,打电话也没人接,好不容易打通了又被刘凡骂了一大通,你说这谁与到这种事情心情能好得了吗?

    “哦!原来他就是严教授啊,昨天我不是说了嘛,他还有一天的时间享受人生嘛,怎么?他还没死吗?”听完柳凝霜的讲述,刘凡这才恍然大悟,不过他这话里却也没有多少惊讶,反而神情冷漠,言语亦是没有多少波动。

    倒不是说刘凡冷酷无情,而是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假如昨天严老教授相信刘凡的话,那么说不定刘凡还真会救他,毕竟让他遇见了那就说明两人有缘,可惜严老教授是个倔强的老头根本就不相信刘凡,也就是拒绝了这份缘法,万事万物都有其因果,今曰之果就是他曰之因,强求不来的,这也就难怪刘凡是这种表情了。

    柳凝霜闻言,顿时勃然大怒,冲着话筒歇斯地大吼道:“你……你混蛋……你这人怎么那么冷酷无情呢,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导师啊,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旋即柳凝霜顿了一下后,好似想到了什么,接着怪腔怪调地责问道:“哦明白了!该不会是因为昨天导师赶你出教室,你觉得丢了面子,所以你才见死不救的吧,哼!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原本柳凝霜就已经焦急上火,现在刘凡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顿时将她内心隐藏的火气烧得更加旺盛了,也不管那么许多,仅凭借自己的臆测,便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在了刘凡的头上。

    “呃……”别一边的刘凡怎么也没有想到柳凝霜的反应会那么大,一时间倒是被噎得说不出话来,随即刘凡心里又是很一阵恼火,平白无故被人臭骂一顿,谁又能受得了呢,这事本来就与他无关,再加上自己昨天有提醒过严老教授的了,只可惜他不相信,这能怪得了谁。

    “怎么不说话啊,是不是被我说中心事了,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嘟嘟……喂喂……”

    刘凡迟迟没有回话,却让柳凝霜以为他是心虚,默认了她的说话,所以说起话来更加的变本加厉,可是还没等柳凝霜将话说完,别一边的刘凡却已将手机挂断了线,只留下阵阵的忙音。

    “这个混蛋居然敢挂我电话,千万别让我再碰到他,否则……”此时柳凝霜心里越想越气,面色阴晴不定,嘴里更是不停地诅咒着刘凡,紧握着手机的小手也因受力而变得苍白,好似欲将心中对刘凡的不满一下子爆发出来一样。

    正当柳凝霜愤怒而夺路奔跑向校门之际,匆忙间却见到一辆越野车进入了她的视野,穿过校门口,快速地驶向女生宿舍楼前,这车赫然就是刘凡的那辆陆虎,这一发现顿时让柳凝霜眼前一亮,她可是认得刘凡的这辆坐骑,但转念间她的脸色又阴沉了下来,怒气冲冲地急跑上前去,似呼想要找刘凡理论什么!

    (古月有罪啊,本来说好2号就该更新的,但3号早上骑车时被撞了,伤到了腿,还在住院观察了一天,好在伤得不是很重,请大家放心,今后恢复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