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二章 桃李满天下(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市中心医院内,此时在医院的特护病房外走廊间好似门庭若市,不仅医生护士进进出出,就连门口亦是站着不少人,只是每个人都一副愁云惨淡的样子,若不是这些人不时地回头盯着紧紧关闭着的房门,还以为这些人不是活物而是雕塑呢。

    此时房门外除了脚步声外,整个走廊异常的安静,偶尔还能听到从病房内传来断断续续的哭泣声,空气中又好似弥漫着一股无比压抑而又紧张的气氛。

    “喀嚓……”就在这时,病房的门突然间毫无征兆地被人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对男女,两人都是穿着白大褂,看来是医生,这男的正是医院的脑外科主任赵博森,四十岁左右的样子,国字脸,看起来很沉稳,不过此时的他却是紧皱着眉头,看来里面的病人的情形不容乐观,不然做为“海龟”留外博士面色也不至于这么差。

    而这名女医生却是赵博森的助手,叫李慧儿,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也算得上是一名美女,小脸蛋圆润如鹅卵,额前刘海直直垂入下颚,身段惹火,凹凸有致,虽然穿着白大褂,但是那“S”形的曲线玲珑依然是体现得淋漓尽致,尤其是那对硕大如木瓜的"shu xiong"更是傲然挺立,深不见底的沟谷更是引人遐想非非,但唯一让人遗憾的是,李慧儿始终都是一副面无表情,冷冰冰的样子,好似生人勿近一般,而且此女看人的眼神也是翘得老高,一看就知道又是一个被男人宠坏的傲娇女,却又恰似寒梅立雪芳自傲一般。

    走廊外等候的众人一到病房门有动静,纷纷不约而同地将目光聚焦到了这里,一见主治的医生出来,也都一窝蜂地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这问那的,顿时原本寂静的走廊瞬间成的菜市场,可见这些病人家属对于里面那位的病情很是紧张。

    “停……”赵博森看着眼前焦急如焚的家属们,眉头皱得更深了,面色也多了几分不悦,终于耐不住这样的吵闹,瞬间扯开嗓子大喝一声,一下子便是将围上来的众人喝得愣了一下。

    这时赵博森抓住机会,开口说道:“吵什么吵啊,这里是特护病房区,住的都是重症病人,你们这样吵吵嚷嚷的不仅对家人的病情没有帮助,反而会影响到别的病人体息,若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一个一个地说,明白吗?”

    被赵博森这么一说,这些家属们也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正如赵博森说的那样,焦急也是于事无补,众人也就只好悻悻地闭上了嘴巴,不过众人却依然将赵博森两人围在中间,眼神中虽有歉意,但也没有退缩,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赵博森,等待着他的下文。

    而赵博森眼见将这些人劝住,心里也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刚才他说出那话的时侯,心里就有些发虚,没法子啊,形势比人强啊,这里一个两个不是政斧要员,就是执掌大集团的老总,人家要么就是权柄滔天,在么就是财雄势大,可都不是他赵博森一个小小的主任医生能得罪得起的。

    至于这些高官财阀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呢,原因也就出现在了病房内的这位身上了,倒不是里面躺着是什么大什么佬,恰恰相反的是里面这位是一个无权无势穷教书,可架不住人家桃李满天下啊,这外面一个两个要么就是他的后生晚辈,要么就是他是曾经的学生,而且这些人大多数可都没少受老人家的恩惠,所以里面躺着的这位虽然无权无势,但说句话估计比市长还要好使,这只能说好人有好报吧。

    没错了,此间躺着的人正是那天赶刘凡出教室的老教授——严肃,人如其名,严老教授是出了名的老顽固,做什么事都是一丝不苟,这教师这个岗位上兢兢业业工作了四、五十年,本来年近七十的他早该退休了,但他却是个闲不住的人,一生育人无数,突然间无所事事,倒是周身不自在,所以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在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发挥余热。

    只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昨天的一节课堂上被一个学生顶撞了两下,而且很不幸被言中即将身死,从昨天晚上就已经不醒人事,而医院给出的结果却是令人谈而色变的恶姓脑肌肿瘤,也就是俗称的脑癌,而且已经是晚期了,基本上是药石无灵了,所以现在医院的一大般所谓的“砖家”根本就束手无策,而唯一的方法就是做开颅手术,但风险很大,成功率连一成都没有,即使是手术真的成功了,还有很多的后遗症,而且有可能还有其他的并发症,毕竟年近古稀,身体也撑不住这种大型手术啊。

    “那请问赵主任,老师的病除了做手术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这时一名长相富态的中年男子急忙地抓住赵博森的手,一脸担忧地问道,其实在场的人心里也都知道,脑癌是绝症,以现在的医学水平根本就没有攻克的可能,就如同阎王爷的催命符,一担中了,那根本就是十死无生,只不过他之所以这么问也只是尽心人事,但也同样企盼奇迹的出现。

    “这……”赵博森闻言倒是有些为难,他学的是西医,西医的观点就是那痛割那,那坏切那,不是手术,就是化疗,这些虽然见效快,但同样对自身的伤害极大,尤其是上了年纪的老大,根本就不适合做手术,极有可能一躺上手术台就再也醒不来了,所以也难怪赵博森会如此尴尬。

    其他人一见赵博森此时神情犹豫不决,也都对他不抱任何希望了,一个个眼中都不自觉地闪出黯然的神色,一下子原本围着赵博森的众人也都意兴阑珊地各归各位,场面的气氛也再次回归沉寂,其中的那份凄冷更甚之前,倒是赵博森与李慧儿两人一下子被晾在一旁,面色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这样的事情对于见惯生死的赵博森来说,倒也可以理解,所以只是悻讪讪地苦笑一下。

    不过李慧儿却有些年轻气盛,她是个傲娇女,无论去到那里也都是备受瞩目的一个,现在却受到这样的冷遇,她又怎么会高兴得起来,一下子便将小嘴嘟得老高,紧琐着眉头,横眉竖眼地就想嘟囔两句,却被身后的赵博森给制止了。

    只见赵博森轻轻地拉了拉李慧儿的衣角,撅了撅嘴附在她地耳边轻声说道:“别太冲动,这里的人都是非福即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且我们也该体谅一下家属的心情,将心比心,我想你也会这样认为的。”

    “可……那好吧!”原本李慧儿还想说些什么的,不过听完赵博森的话后,就将倒嘴的话又咽了回去,随后又是若有所思的跟随赵博森走出了重症病房区,至冲着医院门口而去,至于两人为何要来,那就得从两人出病房前说起了。

    却之前孙院长已经接到了柳凝霜的电话,说是她已找到刘凡,正在来的路上,所以孙院长便吩咐赵博森与李慧儿两人到医院门口接人,虽然两人不认识刘凡,可是对于医院的这位荣誉院长已闻名已久,之前就听说过刘凡的种种传说,一手神秘莫测的针灸堪称一绝,而且上一次救治张毅的老子时,出现了闻所未闻的蛊毒更是将刘凡的声望推到了一个高度。

    当时赵博森也是有幸见证了这一幕,不过他也只是在外面远远的看到过刘凡的背影,所以对他也是不甚了解,至于李慧儿纯粹就是来凑热闹的,她是刚刚转到中心医院的博士生,现在还只是实力阶段,虽然偶有听到关于刘凡的传说,但大多都以为是别人夸大其词,所以对于这些言论也都是嗤之以鼻,不过内心还是对刘凡有那么几分好奇。

    二十分钟过去了,两人还不见刘凡与柳凝霜的踪影,伸长着脖子不时地望着医院大门口,都快成长颈鹿了,等得李慧儿都有些不耐烦了,做为一名美女,她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待遇,以前可是只有别人等她的份。

    于是李慧儿忍不住向赵博森抱怨道:“赵主任,你说那个什么刘院长的,谱还真够大的,居然要我们等那么久,该不会是不来了吧?”

    “呵呵……”赵博森并没有接下李慧儿的话茬,只是笑而不答,好似一副高深莫的样子,这不禁让李慧儿心底对刘凡更加的好奇起来了,她可是知道赵博森可是一个很高傲的人,身为“海龟”医学博士对于本身的医术那是极有自信,而能让这样的人甘心情愿地在门口等侯,可见来人必定有过人之处,最少在医术方面能够让赵博森折服。

    (今天又晚了,真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