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三章 欲速则不达(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边赵博森与李慧儿两人等的是焦急万分,而刘凡与柳凝霜却在半路出了状况,原因是柳凝霜因为太过担心严老教授的病情,所以一路上那是横冲直闯,在车流涌动的市区内当起了“马路杀”,开始的时侯还相安无事,可好景不长,正当车子刚冲过一道红绿灯时,冷不丁地从岔道口冲出来一辆大货车。

    一时情急之下,柳凝霜也有点懵了,也没顾得上紧急刹车,便下意识的将方向盘打了个转,结果两车倒是没互相撞上,可柳凝霜的车子却撞上了车道旁的花坛上去了,还好刘凡见机得快,偷偷输出一道神力将柳凝霜整个身子都保护起来,不然此时的柳凝霜就得进太平间,不过她的爱车可就没她那么幸运了,干脆就成了报废品,连修车费都免了,只是保险公司就惨了,赔个百八十万是少不了的了。

    这警察永远都是等事故出现之后才出现的,这不,此时道路都被封锁起来了,而柳凝霜却是耷拉着脑袋,惊疑未定地端坐在花坛边缘大喘着粗气,而刘凡却是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嘴里不时地说念叨着什么。

    这时柳凝霜的神情已经恢复了不少,或许是被刘凡碎碎念叨得烦了,于是扭头就冲其大喝道:“我说你有完没完啊?事情不发生都发生了,你不还活得好好的站在这里?不就是撞个车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相当年姑奶奶我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啊,哼!”

    刘凡闻言,顿时白眼直翻,心里可是老大的不爽,这可是在藐视生命,是以刘凡很不忿地说道:“我说柳大班,上车前我可是有交代过你别开太快的,现在怎么样,出车祸了吧?今天算是有惊无危的大步跨过去了,可下一次呢?人的生命可就只有一次,你死了不要紧啊,可怜哥们我还是一个没有结婚的大好青年呢,往后还有大把好曰子要过呢,再则说了,要是死了还一了百了,不用麻烦,若是死不了成残废,那今后手尾可就长了,你说我好不容易坐你一次车,却被你吓个半死,这我多冤啊!”

    “那你怎么还不死啊……”柳凝霜猛地站起身来,冲着刘凡就是一通大吼,刚刚历经生死,本来是最需要别人安慰的时侯,可刘凡却很是不解风情地在一旁数落她,人家怎么说也是一个美女,她的心情又怎么会好呢,所以心里更是不停地非议刘凡的不是:“省得你再去祸害更多的良家妇女,这个大混蛋,臭流氓,身边那么多女人还说自己是什么大好青年,整一个*大萝卜。”

    此时的柳凝霜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刘凡的态度正在慢慢转变中,以前的她对于男人可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更是冷漠到了极点,完全就是一冰山,可现在心里却无时无刻不对刘凡的*耿耿于怀,这说明什么呢?谁又能知道呢。

    面对柳凝霜的大吼大叫,刘凡也不生气,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你现在有那份心情跟我斗嘴,还不如想想怎么应付眼前的局面吧,这医院里的那位可撑不了那么久滴,要是等一会再去交警队那边逛一圈的话,估计到晚上都不一定能出得来。”

    “哎呀!差点将正事给忘了,那现在怎么办啊!”被刘凡这么一提醒,柳凝霜这才恍然大悟,不自觉地惊叫一声,可转念一想脸色却又耷拉了下来,这场出祸的肇事者可是她啊,不但要被罚款,还有可能被拘留,身为世家出身的她当然知道机关部门的办事效率其差,若真如刘凡所说的那样,这一躺走下来估计到明天也没法脱身。

    “怎么办?凉拌呗!”刘凡两手一摊,表情很是无奈,随即又是揶揄地说道:“你不是所谓的太子女吗?一声令下还不是有大把人为你鞍前马后,难道这点小事你都办不了?”

    “也对!哼哼……也不看看我是谁,不过……”柳凝霜这话刚说到一半,却又欲言又止地将话咽了下去,紧接着哭丧着脸说道:“还是不行,要是被老头子知道我在外面拉他的虎皮,扯大旗的话,回去那不被他骂死啊。”

    柳家虽然是门阀世家,但是家教甚严,家中后被子孙在外不得仗势欺人,所以在这些华夏的太子圈中,柳氏子弟都很低调,声名极佳,同时这也是柳家的家训,亦是保持柳氏一族长盛不衰的手段,所以像眼前这样以权谋私的做法,柳凝霜心里也是大为抵触的。

    “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刘凡话刚说到一半,却见柳凝霜嘟着小嘴,一副小女儿的姿态,半眯着双眸,深情脉脉地注视着自己,一时间倒是将他看得全身毛骨悚然的,内心更有一种不寒而栗的阴森感。

    “簌簌……”一见柳凝霜的眼神不对,越想下去刘凡都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紧接着战战兢兢地说道:“柳大班,你……你难道想要来个老牛吃嫩草?不不不,您大人有大量,还是饶了我吧,我可不是你的那盘菜,虽然我身强体壮,血气方刚,但也经受不住滔天的寒气啊!”

    “什么?你居然敢说姑奶奶是老牛?你算那根草啊,狗尾草吗?”柳凝霜闻言顿时就不干了,横眉怒目娇喝道:“你个小白脸别太自以为是了,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帮忙摆平这几个小交警罢了,都不知道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末了柳凝霜更是丢给了刘凡一个“卫生球”,不过她这话虽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咒骂刘凡不识货,姑奶奶长得人比花娇,貌胜西施塞貂蝉,居然被人说成是老牛吃嫩草,这让她情何以堪呐!

    “没有就好……没有就好……”刚才柳凝霜那眼神还真是吓了刘凡一大跳,这样的眼神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了,貌似他已经在他的几个女人身上见几次了,所以一听到她否认,刘凡登时拍了拍胸脯,故作一副小生怕怕的样子,却是怕再惹上什么风流债,而且眼前这御姐可不是好相与的女人,万一收回去,后院肯定起火。

    “你……”此时柳凝霜是被刘凡的动作气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善变可是女人的专长,尤其是像她这样骄傲的女人,你越是不让做的事,她就越想那样做,是故这下子刘凡就有得受了,但见柳凝霜作出一副娇滴滴的样子,温柔地说道:“小凡……我知道你行滴,你总不能让我这样一个弱女子到警局那种晦气的地方‘喝茶’吧!难道你就那么忍心嘛!还有哦!作为男人要是说自己‘不行’的话,会让人鄙视的哦!”

    “呀呼……呀呼……”此时刘凡头顶好似有几只乌鸦飞过,柳凝霜的话他是越听越心寒,脑门上都布满了黑线,这前头还彪悍得要人命的“女王”,下一刻就变成了邻家御姐了,不知道是这世道变化太快了,还是他自己跟不上这个时代了。

    “咕噜……”这时刘凡喉咙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随即讪讪笑道:“呵呵……啊哈!今天的天气不错啊,空气真的很新鲜……”不料,刘凡的话刚说到一半,空气中却飘过一阵腥臭的尿搔味,还有阵阵的呛人的黑气,恰在当时路边突然有一辆载着猪的大卡车经过,这下子刘凡顿时无语了,怎么连编个谎也被噎到,还真是流年不利啊。

    “编……你继续给我编,你还不赶快去过去将这几个小交警摆平了,不然以后你想请假什么的,那是想都别想了,就是校长来了也没得人情讲,考勤分可就……嗯嗯……你知道的。”都到这个份上了,刘凡还在说编故事,这下子柳凝霜那还能忍啊,翘着小脚丫,一顿一踮地鄙视起刘凡来。

    “对嘛!这才像你啊,刚才还真是吓了我一大跳,不就是几个小交警嘛,这有何难?闪一边去,看哥表演……”刘凡看着趾高气扬的柳凝霜心里老大的不爽,不过刘凡可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他可没有当街让路人当耍猴戏一样看,再则说此时柳凝霜被自己气得也够呛了,做人要适可而止,所以刘凡这才爽快地答应了。

    说罢,也不等柳凝霜回应,刘凡便自顾自地转身冲着边上的一名胖交警招了招手,喊道:“金小胖,你过来一下。”

    (第一更到,请大家支持一下,写书不容易,带伤也要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