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五章 起死回生(上)(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哦!原来是赵主任啊,一点微末之技而已,谬赞了……”刘凡对于这个赵博森没什么印象,不过此人一脸正气,说话也是出自真诚,不禁让刘凡心生好感,再则伸手不打笑脸人,所以刘凡说话也是客气之致,但语言却也不造作,很是自然而然的。

    “哎……我这那里是谬赞呢,这可是大实话,之前您为张总解蛊毒的事情已经在医院里传开了,现在全医院上下无不惊叹,相反我这话可能还不及万一呢,呵呵。”

    赵博森见刘凡一身本事,却丝毫不张扬,瞬间就将刘凡看在心里,说话间,紧握着手摇得更重了几分,倒还真有点相见恨晚的感觉,倒是弄得刘凡都有点苦笑不得的感觉,不过他却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不着痕迹地将手抽了出来。

    “我说你们两个就别在这瞎贫了,老师可还躺在病床上呢。”说着,柳凝霜还捏着“夺命掐”威胁着刘凡,说道:“要是老师出了什么意外,小心期末我让你挂科,哼!”

    柳凝霜话语刚落,随即一声冷哼,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扭动着曼妙的曲线身姿就往医院大楼里走去,而落在其身后的刘凡与赵博森两人则是面面相窥地摇了摇头,还是孔老二说得对,惟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好在两人都是心胸豁达之人,也没有与柳凝霜计较,赶紧跟了上去。

    物理学中有异姓相吸,同姓相斥的定理,而这一定理同样也适应于人类身上,就说这被几人遗忘的李慧儿吧,初一见到刘凡的时侯,只觉得他除了帅气之外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待听到他面对赵博森侃侃而谈的气度又是眼前一亮,有大能却不恃才傲物,谈吐不凡,举手投足间都显示出了良好的修养,尤其身上那股超然物外的脱尘气息,更是让人不自觉地心生好感。

    原本李慧儿还想与刘凡攀谈两句,却没想到被柳凝霜抢先开了口,她这才注意到眼前这个冷傲的女人,有着不下于自己的傲人身段,而让李慧儿心生嫉妒的是柳凝霜拥有一副绝世的容貌,再看赵主任对她恭谨的态度,不难看出其家世亦是不凡,“白富美”这个词在柳凝霜的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或许上帝就是她的“干爹”也说不定,要不然世上美好的事物怎么可能会一个劲地往她身边扎堆呢。

    尤其是柳凝霜最后拂袖而去,那种目无余子的表现,更是让李慧儿心底泛起阵阵酸味,想起家中年迈的老父母,含辛茹苦地将自己抚养长大,想到自己没曰没夜的攻读,所有的努力到头来只是一个助理医生,与柳凝霜一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下地下,不觉心中感叹上苍何其不公?勤勤恳恳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回报,而别人一出生就含着“金钥匙”,这不得不感慨,在这个拼“爹”的年代里,“穷[***]丝”真的伤不起啊。

    按说以李慧儿如此尤物,若想要得到锦衣玉食,那是再简单不过的了,在学校不乏“高富帅”追求她,只不过倔强的李慧儿出身贫寒草根,却有着自己草根特有的矜持,亦不是一个趋炎附势,贪慕虚荣的女人,这一点倒是遗传其父辈纯朴的基因,但同时李慧儿同样有自己的高傲,学生时期奖学金不断,二十四岁就取得华夏医学博士的学位,标准的“灭绝师太”。

    感叹归感叹,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这个世上缺了谁,地球还是照样转,李慧儿看着渐行渐远的三人,摇摇头将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开,几步小跑着紧跟了上去,但同时更加坚定内心方向,原本黯然的眼神,陡然间变得更加的明亮起来。

    与此同时,特护病房区的空气中依然弥漫着愁云惨雾,突然间病房内传来一声凄厉的哭泣声,顿时将病房外人们的心都揪起来了,哭声中那种悲痛欲绝瞬间传达入每个人的心中,令人不自觉地感同身受,鼻腔酸涩,眼眶陡然湿润,滴滴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飘落在地上,溅起了朵朵晶莹而璀璨的泪花,同时也预示着生命的消逝,天无情而人有情,自己敬爱的老师、父亲、丈夫,就此离开了人世间。

    “哒哒哒……”寂静空幽的走廊中突然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走在前头的正是柳凝霜,忽闻那那一声声悲呛的哭泣声,心中的悸动不自觉停止,匆忙地脚步亦是为之一顿,一种不祥的预感陡然上心头,眼泪不自觉地顺着苍白的脸颊划过下颚,滴在了攥紧的拳头之上。

    “导……导师……严伯伯!”柳凝霜婆娑着泪眼,口中喃喃呓语,最后化作满腔的悲愤,趔趄着身子,猛然阔步急跑,娇柔的素手用力将紧闭地房门推开,入目尽是仓皇人影:医生、护士、无一不是手忙脚乱地做着最后的努力,边上严老的家人悲伤地呼唤着,惟有床上那个消瘦的身影依然安安静静地平躺在那里,毫无知觉,没有安详的面容,有的只是痛苦地愁容。

    “严伯伯……”原本以为自己将刘凡找来,就可以让导师康复,可没想到之前的离开却成了阴阳永隔,情急之下,柳凝霜扑通一下跪倒在了床边,伸手颤颤巍巍抚摸着床上余温尚存的躯体,柳凝霜除了悲伤,既然无言以对,严老对自己循循教导仿佛如昨曰,严谨的教学,古板的处事,循循不厌其烦的教导,与严老的过往一幕幕如银幕回放一样依然历历在目。

    “呜呜……霜儿,别太伤心,你伯父他虽然去了,但他也希望你能够开开心心地生活着,这才是对你伯父最大的安慰,唉……”说话之人正是严肃的妻子,此时虽然心中悲痛欲绝,但还是强忍着心中悲痛,安慰着早已泣不成声的柳凝霜,严肃夫妻膝下无女,对于柳凝霜视如己出,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老伴儿痛苦地死去,可不想连这个“女儿”有什么闪失。

    这时刘凡也走进来,一进门就见到柳凝香与小妮妮赫然在其中,只不过此时这对母女哭得很是伤心,尤其是小妮妮,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往自己妈妈身上抹,一见是刘凡进来,顿时哭得更伤心。

    瞬间就从柳凝香的怀中挣脱,嘟着小嘴,伸出小手一下子就扑到刘凡的怀里,呜咽着说道:“爸爸……呜呜……妈妈说严爷爷去了一个好远的地方,再也不会回来了,就不能陪我一起吃糖糖了,妮妮好伤心啊……呜呜……”

    看着小妮妮纯真而又清澈的眼瞳,不自觉生出无限的怜爱之意,右手一揽将小妮妮抱起,左手轻柔地为她擦拭脸上的泪痕,轻身细语地安抚道:“小妮妮乖啊,别哭了,爷爷只是睡着了而已,你瞧……这不是好端端地躺着的吗?”

    “真的吗?”小妮妮顺着刘凡所指,但见病床的严老面色苍白,呼吸全无,周围的仪器显示屏上无一例外地都是一条横线,那怕是一点波动也没有,分明就已经停止呼吸了,就连小妮妮这样五岁大的小孩子都知道那意味着死亡,可刘凡的话她却不自觉地信任,因为刘凡早已在小妮妮的心里留下了无所不能的印迹。

    “当然是真的啦,爸爸什么时侯骗过小妮妮呢?”刘凡轻轻地抚摸着小妮妮额前刘海,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如果小妮妮能够乖乖地听话,不哭不闹,那么明天爷爷又就可以陪小妮妮一起吃糖糖了,好吗?”

    “嗯!”心灵纯净的小妮妮重重地点着小脑袋,对于刘凡的话显然是深信不疑,同时很乖巧地从刘凡身上滑了下来,随即拉着他的手,一把将刘凡拉到病床跟前,奶声奶气地说道:“爸爸,我会乖乖地听话,你快点让严爷爷别睡了,妈妈说医院可冷了,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而且这里的味道好难闻的,妮妮很不喜欢呢。”

    对于刘凡与小妮妮两人的对话,病房内的众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但面上的表情却是各有不同,医生都认定已死的人,那里还有起死回生的可能,表示疑惑不解,严家人却因为亡夫丧父之痛,以为刘凡再拿他们开刷,一个个面色不悦地盯着刘凡,你说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学生仔说的话能信嘛,但柳氏姐妹却又不同想法,两人都知道刘凡医术通玄,在这种情况之下是不可能拿生死来开玩笑的,欣喜之余又有点担心,毕竟严老气息全无,死去多时,如果刘心真有本事能起死回生,那也太逆天了吧。

    (昨天一更没有兑现,很抱歉,临时才想起要去复诊,所以给耽误了,真对不起大家了。感谢:siru111大大再次的五八八赏,大大真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