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六章 起死回生(下)(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小凡,香姐知道你一定可以的,那你赶紧帮严伯伯看看吧,要是……”话说到半途,柳凝香有些欲言又止的,虽然她对刘凡的医术很有信心,但是这世上会有起死回生的医术嘛!这点很值得怀疑,所以柳凝香犹豫了。

    打从刘凡一进门,柳凝香的目光就没有从他的身上移开过,看着他与自己的女儿两人亲密无间,心中不自觉地升起一股异样的涟漪,自从两年前自己丈夫去世之后,还从来没有那个男人能够让她沉寂的心悸动,或许是因为刘凡不仅救过母女的命,现在还是女儿的“干爹”,所以有那么一点先入为主的感官吧。

    其实早在之前柳家人以家赵家人都劝柳凝霜改嫁,但那时她还处在丧夫的阴影当中,而且现在女儿就是柳凝香生存的全部理由,如果想要叩开她的心扉就必须先接受小妮妮,而无疑刘凡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再加上之前她与刘凡两人有过那么一点暧昧,于是在不知不觉中,刘凡的身影已在柳凝霜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嗯!香姐,你就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是阎王爷亲临,也休想从我手中夺走严老的命,呵呵……”刘凡这话还真不是说大话,以刘凡现如今大罗金仙的实力,阎罗王还真不敢拿他怎么样,君不见当年孙猴子以大罗金仙的修为就可以将地府闹得个底朝天,虽然现在的刘凡敢自诩强过当年的孙猴子,但也觉不会差到里去,再加上刘凡还有戮神枪这样的先天攻击至宝在手,攻击力比如意金箍棒强太多了。

    “真……真的还有救?”严老太太一听刘凡这话,顿时噌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来,那速度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年迈的老太太可以做到的,由此可见刘凡这话对于绝望中的老太太有多大的震撼力,而老太太身后的三个儿子亦是一脸难以置信地紧盯着刘凡看,好似想要从刘凡身上看出点破绽来,但令他们失望的时,刘凡从始至终都是从容淡定,目光毫不畏缩地与三人对视。

    “如果你们信得过我的话,我自有办法让严老恢复如初,不过严老现在处于假死状态,如果再过两个小时还不救治的话,那么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刘凡说这话也是半真半假,事实上严老教授是已经死透了,而并非刘凡说的假死,这只不过是刘凡编的一个善意的谎言,不过人在死后的七天内,还是有可能还魂的,超过头七之后,魂魄就将进入到地府转世投胎,因为人间阳气强盛,灵魂是不可能弥留在人间太长时间的,否则将会烟消云散,化为乌有,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

    “那就有劳这位……”严老夫人不认识刘凡,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而这时边上的赵博森恰好出声道:“严老夫人,这位是我们中心医院的荣誉院长刘凡刘神医,医术通玄,就连李正堂老神医也是自愧弗如,既然刘院长如此说,那就必定有把握。”

    “哦!哦……那就麻烦刘神医了,要是……唉!”严老太太听这完赵博森的接受,顿时如梦初醒,心中更是骇然,同时心中不自觉的多了一份期盼,能得到李正堂老神医的赞誉,那几定是有过人之处,所以严老太太也就欣然同意刘凡的救治,反正再坏也就这样了,不过严家人心底也不无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想法。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看看,一会儿我治疗的时侯需要安静,所以你们都不能留在病房里。”说罢,刘凡也不等其他人回应,便自顾自地将两指搭在了严老教授的右手脉搏处,不过这只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而已,而另一边刘凡却是开启天眼神通,一时间目光如电,瞬间严老教授的全身内府各部位都呈现在刘凡的眼前。

    严老教授年过七旬,身体机能早已老化,而此次病症的诱因却是脑部的天灵盖中的百会穴受阴邪之气入穴,导致死气缠身,想不死都难,这与刘凡上前的判断是一致的,只不过上次邪气还未天灵封顶,所以看起来对自身并没有多大的影响,一但天灵封闭,那么只有死路一条,除非有大神通之人用*力将其消除,再从新招魂,就可以起死回生。

    刘凡装模作样地检查了一下,对于严老教授的病情已是了然于胸,不过新的疑问又出现了,按理说现今是末法时代,别说妖魔了,连个修真者都没有半个,又那里来的邪气呢,除非是上古遗留下来的一些魔器或是魔物,不然一个人好端端地又怎么会沾染上这样邪恶之气呢,如果这个问题不能解决的话,严家人是别想安宁了。

    此时病房内的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刘凡,一个个都是小心翼翼地,生怕弄出点声音来,打扰到刘凡的诊断,而最为紧张的就是严家人了,生怕刘凡也无能为力,之前刘凡话可是给予了他们希望。

    “怎么样……怎么样……”这时早已焦急如焚的柳凝霜禁不住向刘凡询问道。

    “嗯?”柳凝霜话似乎打扰到了刘凡的思绪,顿时不悦地皱了皱眉头,随即迟疑了一会儿,并没有回答,不过他这一迟疑倒是将众人吓得不轻,都以为刘凡也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不觉间有些大失所望,几个女人眼眶中的泪水又再一次打转起来,一下子满心希望化作悲痛的泪水,滴滴落了下来。

    “唉……这也许就是命啊!”严老太太也是同样的想法,一时间内心充斥着无尽的失落,一声感慨还没说完,陡然间晕死了过去,这下可将严家三兄弟吓坏了,这老子还生死未卜,要是再加上一个,那可就是“双喜临门”的,只不过是白喜罢了。

    “妈……妈……你怎么啦,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伯母……伯母……”

    ……

    瞬间病房内各种惊叫声夹杂在一起,倒是将沉思中的刘凡惊醒过来,他也没想到自己只不过是思点事,事情竟然演变成这个样子,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无奈地上前两步,伸手一指点在了严老太太的眉心处,注入一丝龙神力,下一秒严老太太便幽幽地清醒过来。

    “哎哟!妈,你终于都醒过来了,刚才差点没被你吓死。”

    “是啊,妈,这次真多亏了刘神医,不然您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

    “呸呸……老三,你这说的什么话呀,大吉利市……”

    “是啊,伯母,你可千万要保重身体啊……”

    ……

    众人七嘴八舌地围着严老太太关心个不停,倒是刘凡在一旁含笑而立,目光轻轻地来回扫了众人一眼,接着说道:“我只不过是想一想用什么方法救人而已,怎么就弄成这样啊……”

    “你……你刚才又皱眉头又叹气的,难道不是因为没有能力救人才这样的?”这时柳凝霜没好气地说道,但同时又有一分喜悦,因为从刘凡的话中她听出了一丝希望,而其他人也都知道是他们误会了刘凡,所以也都纷纷凝神,希望听到刘凡接下来的话。

    “呃……”刘凡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随姓的行为差点就害死一条人命,随即苦笑道:“我什么时侯说过我没法子救人了,这都是你们自己的臆想而已。”

    “真的?”听到刘凡肯定的话,众人的心情顿时好转了不少,气氛也没有之前那么惨淡,紧接着严老太太颤抖着双手,重重地握着刘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终于说不出话来,但从她颤抖的双手可以看出,此时她的内心是如此的激动。

    从老人有眼中,刘凡感受到了一份对丈夫的真诚,亦是欣慰无比,随即宽慰地说道:“严老夫人,不用多说什么,现在你们先出去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一会儿我还您一个健健康康的丈夫。”

    严老太太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而是带着自己三个儿子郑重地向刘凡鞠了一躬,随后默默地退出了病房,而这时其他人亦是会意的紧随其后,也都纷纷退了出来,惟有柳凝香临走前,饱含深意地冲刘凡回眸一笑,至于这笑容中的意思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不过刘凡还是报以回笑,之后房门紧闭。

    (今天第二更到,求支持,本月与别人的差距越来越远了,希望大家给能给力支持,鲜花,打赏都行——古月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