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七章 苏醒过来(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一个小时过去了,病房的大门依然紧紧地关闭着,此时病房门外走廊上的众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如焚,一个个都跟猫抓似的,尤其是柳凝霜更是徘徊在门口,如幽魂一样地踱来踱去,有心想进病房看个究竟,却又生怕打扰到刘凡的治疗。

    “小妹,你就别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的了,绕得我头都晕了。”这时柳凝香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于是站起身来,将柳凝霜拉到跟前的长椅上,硬生生地将她摁了下去。

    “妮妮对爸爸很有信心的呢,姨姨你就别老晃了,行嘛?”小妮妮也过来帮腔,两母女一左一右各自挎在柳凝霜有手臂上,小妮妮倒是显得很天真,在她想来爸爸就是最棒。

    “我……我这不是担心嘛!好好好……我坐着总行了吧,真是的……姐,也不知道那小子对你们母女两施了什么妖法,你们俩怎么就那么相信他呀!导师明明就已经……”说话间柳凝霜心情又开始有些伤感了,眼泪也跟着打转起来,但很明显她对于刘凡也没有多少信心。

    “魔力嘛?”听到妹妹的话,柳凝香不觉双腮浮现一抹嫣红,刘凡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了,每次见面她都会不自觉地信任他,好似对他不设防一样,将自己的心扉对他敞开,就好似当初在孙建国家中一样,毫不犹豫地便将自己的心事向他倾诉,或许这就是刘凡的魅力所在吧。

    “哒哒……哒哒……”正当柳凝香遐想之际,远处传来一阵整齐而又铿锵有力的脚步声,不禁凝神望去,却见一行七人身穿绿色的军官服,为首者是一名年六旬的中年人,肩章上抗着三颗闪耀的金星,却是一名上将,而紧随其后的六人亦是星光闪耀,最底的也是个少将级别。

    这一行七名将军一出现,顿时便引起了一阵搔动,此时在走廊等候的人群中,除了严家人以及柳氏姐妹之外,其他人不是政斧要员就是集团老总,一个个可都是人精,又怎么会看不出这一行七人的身份呢,其中也有不少人认出了来人,纷纷向其点头示好。

    “爸爸?”柳凝霜一见到为首的中年人,一下子小嘴就撅了起来,随即愤愤不平地说道:“哼!伯父都成这样了,你怎么到现在才来啊……”

    “哎哟!我的宝贝女儿,现在都什么时侯了,你快跟我说说你严伯父的情况怎么样了,有没有希望。”

    来人正是华东军区司令柳严东,同时也是柳凝霜的老爹,一见女儿委屈的样子,同时也听出了女儿对自己的埋怨,顿感头疼,对这个小女儿他是疼爱有加,从而将其宠得有点无法无天,对自己从来都是这个态度,一见女儿不高兴,便立马转移话题。

    本来柳严东应该早就来看望老友了,不过他身为大军区司令,每天工作都排得满满得,直到现在才能抽出一点时间来,而且随行的还有军区里面的几名高级将领,也都或多或少地与严家有点交情。

    “哼!你就知道工作,要是躺在里面的是你女儿我的话,我看你来不来……”柳凝霜对于老爹的那点小心思简直是了如指掌,俗话说知女莫若父,但反过来也是相通的,不过柳凝霜也没有点破,但心里确实很不爽,撅了撅嘴,轻哼几声,便转身不再理会自己的老爹。

    本来柳严东对于老友的病情就很着急,一见女儿不肯说,转而将目光投向了侄女柳凝香,而后者会意地走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说道:“大伯,严伯父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之前已进入假死状态,现在小凡在里面救治,想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小凡?”听到这个称呼,柳严东不由得一愣,但随即又恍然大悟,惊呼道:“哦……该不会是刘老弟出手了吧,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没问题了。”

    刘凡一身本事,柳严东是见识过的,自己手下的王牌部队就是出自他之手,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突破成为地阶高手,而其他人最低的也是人阶巅峰,想起野狼特种团,柳严东不禁暗乐,上次的各大军区大比中,野狼特种团以压倒姓的姿态包揽了各个单项第一名,还有团体第一名,让他在中央首长以及其他七大军区同僚面前大大地涨了脸,就因为这事,柳严东睡觉都能笑醒。

    所以一听说是刘凡出手医治,原本吊起的心也彻底地放了下来,而同行的其他六人也有同样的感觉,一听刘凡在这里,顿时两眼光芒大盛,现在刘凡的大名在华东军区那是如雷贯耳,军区上下崇拜的偶像,甚至有很多少都想要拜刘凡为师,不过关于刘凡的信息柳严东可是下了封口令,但同样也阻止不了军人对强者的崇拜,很多人找人托关系相要与刘凡套套近乎,期盼能够得到那怕一招半式的指点也足够他们受用无穷,没看见野狼团只是在人家手下特训了半个月,一个个都牛叉得不行。

    听罢侄女的话,柳严东只是轻轻地排了排她的肩膀,随即越过柳凝香,径直走到严家老太太身边,紧紧地握住老太太的手,宽慰道:“老嫂子,别担心,有刘老弟在,严老哥一定可以康复过来的。”

    “希望如此吧,阿东!谢谢你百忙中还抽出时间来看望老头子,我……呜呜……”严老太太感受到了从手上传来的力度,不觉心中一暖,这是一个追名逐利的拜金社会,人情淡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以柳严东现今的地位,依然如顾地似严老为朋友知己的已经没有多少了,也难怪严老太太会如此。

    “喀嚓……”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打开了,顿时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但见刘凡神采奕奕地从里面走了出来,从他的脸上可以看出,此次医治显然是成功了,但没有得到刘凡的回话,众人的小心肝还是不由自主地提了起来,几十只道目光直直地盯在刘凡的身上,好似想要看出一点端倪来。

    刘凡从容地走了出来,手上不时地擦拭着额头上有汗水,神情略显疲惫,但还是露出了点点笑容,对着严家人说道:“老太太,严老教授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因为这一次的病症过于特殊,所以需要好生将养一段时间,一会儿我再开一个食补的药膳方子调理调理几天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其实刘凡这是故意将自己弄得狼狈一点,就是要让人看出他治病消耗大,如果让人知道他轻轻松松地就将一个死人救活,那今后他怎么可能还有安宁的曰子好过呢,恐怕得让人烦死,刘凡那是最怕麻烦的了,所以只好自编自导了眼前的这一出戏。

    “真的?那真是太谢谢神医了,老婆子真是……我现在能进去看一看老头子吗?”严老太太闻言,顿时欢喜不已,失而复得的喜悦洋溢于面上,连连向刘凡道谢,差点就要跪下了,刘凡那里肯受啊,让一个年迈的老人给自己下跪,那可是要大损阴德的,于是连忙将之阻止。

    “嗯!估计一会儿教授就会醒过来了,想进去看看可以,但是人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吵,现在病人需要的体息。”刘凡点了点头,接着还不忘叮嘱几句,随即又冲着边上的赵博森询问道:“赵主任,你这里有没有纸笔,我开个方子。”

    赵博森会意,从身上取出一只钢笔,再从护士那里拿来处方单,接着递给刘凡,而后者接过纸笔之后,随手一挥,几秒间纸上便出现了几行龙飞凤舞地字体,见字如见人,这话说得没错,刘凡的字不但飘逸,还有几分仙灵之气,让人不自觉地大为感叹。

    写完处方,刘凡随手将之递给赵博森,随即叮嘱道:“这药先用武火煎二十分钟,再用文火熬半个小时,四碗水煮成一碗就可以了,药好之后再端过来给严老服下。”

    赵博森点点头接过处方单,先是对刘凡的字赞叹不已,之后领着两名护士离开了,对于刘凡的吩咐的话,他是半点折扣也没打地执行着,不说刘凡在医院的地位比他高,但是这份医术就值得他尊敬的了。

    两人说话间,其他也却早已进入病房看望严老教授,此时众人见其平躺在病床上,但却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顿时让众人大感欣慰,同时对于刘凡的医术更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场的不乏权贵财阀,有钱有势之人大都惜命,所以一个个地都想结交刘凡这样的神医,不过苦于素不相识,又放不下面子,再加上刘凡对他们也不是很感冒,从始于终也没有搭讪的意思,直挠得众人心痒不已。

    (第一更到,古月拜求支持,本月已拉一很多了,大家要给力啊!感谢a994979741大大的五八八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