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三十八章 病房里的笑声(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两人说话间,其他也却早已进入病房看望严老教授,此时众人见其平躺在病床上,但却面色红润,呼吸平稳,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顿时让众人大感欣慰,同时对于刘凡的医术更佩服得五体投地,在场的不乏权贵财阀,有钱有势之人大都惜命,所以一个个地都想结交刘凡这样的神医,不过苦于素不相识,又放不下面子,再加上刘凡对他们也不是很感冒,从始于终也没有搭讪的意思,直挠得众人心痒不已。

    “嗯……哎……”须臾间,一直平躺在病床上的严老教授鼻腔中透出几个声响,紧接着艰难地睁开两眼,随后又是茫然地环顾四周,但见此时房间间人影层叠,而端坐于近前的正好是自己的夫人,禁不住疑惑地问道:“老……老太婆,我这是怎么啦?今天家里来客人了吗?怎么这么多人围在这里。”刚刚苏醒过来的严老教授显然神智还不是很清醒,还以为自己是在家里呢。

    “老头子……你终于都醒过来了,真是对太好了,呜呜……真是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啊!”严老太太见丈夫醒过来,顿是禁不住喜极而泣,混浊的双眼霎时间湿润了起来,双手合十,口中不停地谇谇念叨着,好似虔诚的信徒一般。

    “爸,你终于醒过来了……”

    “真是太好了……”

    “恩师……”

    此时病房内,无论是严老教授的亲人,朋友,或者是学生,都纷纷凑过来向其问好,这是一种真挚的情感,并没有掺杂什么别的功利心,由此可见严老教授的人品还是值得肯定的,至少他手下的这一大班学生对他都不错。

    经过了众人的解释,严老教授这才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病得不轻,而且要不是刘凡这位神医出手相救的话,恐怕他就要去见阎王爷了,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是两脚已经踏入棺材里了,这一次能起死回生可是无关医术,完全就是刘凡使用神通。

    “来来来,老头子,这一次你能大步跨过鬼门关,还得多愧了小刘院长妙手回春,我们应该多谢谢人家啊。”说着,严老太太上前一把拉着刘凡的手,将其领到病床边上,为自己的丈夫作介绍。

    “非常感谢刘院长的救命……咦……你好像很面熟啊?”严老教授闻听妻子的话,勉力地坐起身来,想向刘凡道谢,待看清刘凡的面容之后,却不禁轻咦地惊呼一声,他第一眼就觉得刘凡有点面善,不过此时他刚醒过来,头脑还没那么清醒,一时间倒想不起刘凡是他的学生。

    或许在场的众人都有疑惑,不过柳凝霜却是知道其中缘由,于是开口解释道:“导师,刘凡是我班上的学生,就是昨天被您赶出教室的那个‘坏学生’。”

    也不知道柳凝霜有是有意报复,还是对刘凡有意见,特意将“坏学生”三个字说得很重,不过她这话还真没冤枉刘凡,以他在学校的表现确实称不上什么好学生,你想啊!开学到现在只上过两节正式课,其中一节课还被人家赶出教室,按现在的教育制度还真是有够坏的,若不是刘凡情况特殊,而且还有人打招呼,说不定早就被开除了。

    “哦……原来是你啊,我说怎么那么面善呢。”此时严老教授有些失神,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刘凡竟然还有这么一个层身份,神医之名可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得到的,转念又想起当曰刘凡在课堂上对自己的诊断,心中不禁有些释然,随即满脸真诚地说道:“那天是我做事有些欠考虑,竟然将小刘神医的一片好心视若无睹,老朽真是惭愧之极啊。”

    刘凡闻言,并没有在意,既而笑而答道:“呵呵,那天也是我扰乱了课堂,虽然那并非我的本意,不过教授你也是本着为学生找想,才会赶我出教室的,这事并不怪你。”

    “惭愧啊惭愧……”严老教授见刘凡说话很大方得体,顿觉欣慰,又是摇头又是点的头,心里面倒是感觉好像亏欠了刘凡什么似的。

    “老哥啊,你这次可把我给吓坏了,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以后还有谁陪我下棋呢?那人生也太寂寞了,好在刘老弟医术通玄,总算是将你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呵呵……”这此柳严东挤到病床前,高兴地拉着严老教授,发出了一通感慨,人说得一知己,便可死而无憾,想必他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触吧,其实倒不是因为柳严东的棋艺有多高超,恰恰相反,他的棋艺那是奇臭无比,自己却不以为意,经常找人切磋,到最后别人都不和他玩,因为赢了没有他也没有太多的成就感,倒是严老教授同样是个臭棋篓子,两人是将遇良才,臭得是旗鼓相当,是故这一来二去的倒成了无话不谈的知己了。

    果不其然,柳严东此话一出,严家人与柳氏姐妹都是窃笑不已,这些人可都是知道两人的棋艺有多臭,相当初两人斗棋之时都是时常悔棋,严肃是出了名的倔毛驴,而柳严东则是军人作风,从来都不愿意服输,于是乎两人每次斗棋总会大吵一架,可这友谊却是越吵越热乎,还真是奇了怪了,就这一点严家人也是摸不着头脑。

    “哼!就你个臭棋篓子还敢在我面前显摆,等老头子病好之后,一定将你杀个片甲不留……”严肃从柳严东的眼中看出了对方浓浓地关切之意,心中顿感温暖,不过两人的相处方式还真是其他,有什么话都是闷在心底,不过这这种看似粗鄙的方式,却表达出了两人最真挚的友谊,这在现今利益至上的社会里,还真是少见。

    “严老头,有种你就放马过来吧,要不现在咱俩现在就来一盘,看你现在有病在身,我就让你一只马一只炮怎么样?”柳严东是越说越来劲儿,恨不得现在就摆下楚河汉界,与严肃来个对垒。

    “咳咳……我看你们两个谁敢……”这时严老太太一声轻咳传出严、柳二人的耳中,登时将严肃吓得脖子一个劲地往里缩,反观柳严东亦是讪笑两声,也不说话,可见严老太话中的威摄力还是很高的,事实上一般在严家中还真是严老太说了算,于是乎严老教授便有了“妻管严”的雅号,倒是符合他的姓氏,不过严老教授却不以为耻,相反倒是洋洋自得地跟别人说他这是尊重妻子。

    “扑哧……咯咯……”这时柳凝霜看着自己父亲与导师在师母面前吃瘪的样子,忍俊不禁地哧笑一声,接着实在憋得太难受,于是干脆放声嗔笑不已,虽然这样的事情以前有偶有发生,但每次她都忍不住。

    “哈哈……”随着柳凝霜的笑声起,病房内的其他人亦是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这样的情景他们可是难得一见啊,想想一向不苟言笑的严、柳二人居然也会有克星,还真是天下一大奇闻啊,就连心志坚定的刘心同样也是笑容溢面,想来也只有少不更事的小妮妮不知道这些大人们为什么发笑了。

    笑声过后,病房内又再次恢复了安静,毕竟这里是重症病房区,还有其他病人需要休息,不可能笑得那么肆无忌惮,不过这笑声却冲淡了病房内的阴霾,与之前的愁云惨雾相比,更多了几分生气。

    没过多久,赵博森端着了一碗汤药走了进来,随即向刘凡询问道:“刘院长,药已经煎好了,您看是不是现在给严老服下?”

    之前赵博森在门外听到病房内的笑声,就隐隐猜到病人已经醒过来,内心对于刘凡的医术越发的佩服,所以说话间也多了几分敬意,想想之前严肃呼吸停止,医院早已判定已死之人,现在却好端端地与人谈笑风生,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刘凡转身接着药碗,将之凑在鼻下闻了闻药香味儿,接着说道:“嗯!所用的药都很纯正,可以服用,这药先服三天,每天早、中、晚三剂,随后半个月再食补,就可以恢复大损的元气,便可以完全康复了。”

    说罢,刘凡便将药碗递给病床上的严肃,后者连忙接过药碗,随即迫不及待地将之一口闷了下去,人都是惜命的,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谁不想吧,尤其是老年人,自己身体健康了,就能让儿子少些担忧不是。

    (感谢:世世丶世不离的五八八赏,晚点还有一更,请大家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