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三章 闯祸的小辣椒(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辗转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期间精彩不断,不时有学生喝彩,亦有表演得不好的被同学喝倒彩,但总的来说彩排还是不错的,虽然比不上专业的,有瑕疵也是在所难免,就连刘凡这样的仙人也是看得津津有味,倒不是说表演得有多精彩,主要是刘凡很少看着晚会,想想刘凡在没有得到灵宝之前,还在为一曰三餐发愁,那里有那个闲情逸致去看什么晚会啊,他甚至连电视都很少看,可以说是土得不能再土的土豹子。

    倒是张毅与王施仁两人看得索然无味,以现如今信息爆炸的时代,什么样的晚会没见过啊,什么“春晚”啦,什么跨年晚会啦等等大型晚会层出不穷,相较之下校园晚会就有些相形见绌了,而两人与大多数男学生来的目的无非就是看美女秀“大腿”罢了。

    “嗡嗡……”就在这时,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嗡嗡的震响身,在刘凡敏锐的感官下,却是自己的手机在震动,掏出手机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小姨子温依打来的电话,于是刘凡接通后,问道:“喂,小依,找我什么事?”

    “喂!你好,你请问是温依的家人嘛!我是她的同学,依依在学校里闯了大祸了,你们赶快来看看吧,不然警察就要将人带走了。”回话之人并不是温依本人,而是她的同学,对方说话显得很急促。

    刘凡一听着对方言语不详的话,连忙询问道:“这位同学,你先别着急,慢慢说,小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警察要抓她?”

    “是这样的,下午下课时间,有一个男生将小依堵在门口,说是想要追求小依,小依不从,结果两人一言不合就争吵起来了,再后来小依一个不小心将那个男生下面的……那个啥给踢了一脚,好像听前来的医生说,那男生的蛋蛋被踢碎了,那男生的家长已经报警了,警察已经在来了,现在我们班主任正拖住他们,你快点来啊。”对方也是个女孩子,脸皮薄如纸,说话都能面红耳赤的,特别是说到那个禁忌的话题,更是心跳不已,说起话来都有些颠三倒四的,但总算将大概的意思讲明。

    原来在上学的这几天里,刘凡还落实了温依、温俊、刘玉婷三人的就学问题,刘凡通过田国强的关系将三人转到了离家最近的复大附属中学上学,虽然有点走后门的嫌疑,但手续也都是按照正常程序来办的,附属中学也是市重点高中,入学前还要经过一论考核,两个女孩子倒也很争气,是以优异的成绩入学的,刘玉婷上的是高三,而温依则是高二,倒是温俊成绩只能算作中等偏上,堪堪挤进门槛,还好现在只是高一,还有时间提高成绩。

    刘凡一向低调,也不喜欢张扬,所以三人上学之前刘凡就交代他们要低调,认真学习,谁知道这才上学没过三天,温依这个小辣椒就惹上这么大的麻烦事,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

    现在情况不明,刘凡只好放弃继续欣赏晚会彩排了,急急忙忙站起身来就往外走去,而这时张毅与王施仁两人也同时发现刘凡面色有些不对,于是连忙追问道:“老三,你去那里,彩排还没完呢,怎么就不看了?”

    刘凡闻言,回过头来,松开紧琐的眉头,轻声说道:“家里出了点事,我现在得去一趟,你们两继续看吧!”

    “出事?三哥,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们也去帮忙?”王施仁一听刘凡的话,顿时诧异地问了一声,其中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不用了,只是一点小事,家里的小辣椒在学校闯祸了,好像把人给打成太监了,我一个人搞得定,你们继续看吧,我先走了啊!”说着,刘凡阔步迈向礼堂大门外,离去的身影有些匆忙,倒是张毅与王施仁对刘凡的话深以为然,在两人眼中,世上就没有刘凡办不了的事,于是两人也继续没赠没肺地欣赏着舞台上众多美女的“漏点”表演。

    与此同时,复大附属中学中正上演了一场闹剧,而闹剧的导火索正是温依那一脚狠的“撩阴腿”,原本只是同学间再平常不过的小矛盾,因为警察的介入升级到了刑事案件,其原因只是因为温依打的那个男生是区局局长的外甥,同时也是“官二代”,于是乎前来调查的民警不问缘由,就想将温依带回警局,还有温依的女班主任颇具正义感,硬是将几名警察堵在教室门口不让进。

    此时附属中学高二四班门口聚集了很多学生和教师,其中还有几名警察,但见一名身着粉红色小西装的女教师奋力地将几名警察挡在门外,双手插在蜂腰间,怒目横眉间倒有几分彪悍,细腻白皙的俏脸蛋因为怒气而增添了几抹红晕,消瘦的身姿只能堪堪抵在门墙边,才能够勉强抵挡住欲想往教师里冲的几名民警。

    这时其中领头的一名民警喝道:“这位老师请你让开,不要妨碍我们执法,否则的话,我们将有权以妨碍司法将你拘留。”

    女教师把持着教师门口,寸步不让地说回敬道:“不行,小依还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而且这次的事情也并不是她的错,你们没有权力将她带回警局,而且你们这样的程序也不对,她是未成年人必须要等到她的监护来了再说。”

    “你……”中年警察被女教师这么一说,一时间倒也说不出话来,这些法律常识他作为警察当然也懂,只不过他身后的局长不答应啊,如果这事要是办不好,恐怕他这个所长也得被撸个干净,于是他又再次强硬地吼道:“你再不让看,那就休怪我无礼了。”

    “好呀!你来呀,只好你敢碰一下老娘一下,我就告你非礼,哼!”面对这名所长的威胁,女教师不但没有退缩,反而是挺着硕大的"shu xiong",冲着那名所长不断地靠近,一时间连警察也拿她没办法,她进一步,警察就退一步,刚刚退到台阶口,这名所长还差点不慎跌倒,还好后面的其他几名民警将其扶着,这才没有丢脸。

    恰在这时,从人群中走出来一个大肚翩翩的中年男子,冲着那女教师,以命令的口吻大声喝道:“颜老师,我以教导主任的身份命令你让开,现在校长不在,学校里我说了算,难道你想违抗上级领导的命令吗?”

    这位颜老师闻言,义正词严地拒绝道:“不行,小依她还是我班上的学生,我对她的人身安全负有责任,在她家长没来之前,我绝对不允许她受到任何伤害。”

    “马光明,你这所长还想不想干了,一个女人都对付不了,还是力气都在婆娘身上用完了,现在成了软脚蟹了,还不赶紧将那个小贱人给我抓回来……”这时又忽然传来一句突兀的声音,顿时将几个民警羞愧难当,但同时心里恼怒不已,对声音的主人更是厌恶。这时众人回来这才看见身后不远处正站着一名浓妆艳抹的肥婆,颐指气使地破口大骂。

    这肥婆正是这一次受伤的男生的母亲,同时也是区警察局长邓清良的亲妹子邓清莲,而他的丈夫也是区里的常务副区长,副厅级官员,一听到儿子在学校被打之后,便立马干到学校,在得知儿子有可能不能人道,顿时悲愤不已,同时报了警,而且通过哥哥的关系向民警施加压力,以她身份背景向来都是这样傲慢无理,之前怒急之下还狠狠地扇了温婉一巴掌。

    “姑娘,得罪了。”马光明心下一狠,对着身后的几名民警招呼道:“你们几个将这女教师弄到一边去,再进去两个人将那小丫头带回去。”

    本来对于这样的事,马光明心里是极不愿意的,尤其是这种“领导”家庭的这点破事,他更不愿意掺和,此事的当事人有一方还是一位可人的女生,而另一边则是所谓的“官二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事向来都是吃力又不讨好的,做好了没有奖励,还要担负欺压良善的骂名,做不好甚至有可能惹火烧身,但是谁让他自己置身官场,也是身不由己,谁让自己摊上这么个事呢!

    “是!所长……”几个民警见听到马光明的命令,立马便挺身上前,欲想将女教师控制起来。

    “你……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再过来我可是要喊非礼了啊……”看着动手动脚的民警察,颜老师奋力地挣扎着,口中更是虚张声势,不停地大喊大叫着,好似在期许有人能够上前帮忙一般。

    (求支持啊,没收藏的还请大家收赶紧收藏,呼吁有花花的朋友给力支持,古月拜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