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四章 公然袭警(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再过来我可是要喊非礼了啊……”看着动手动脚的民警察,颜老师奋力地挣扎着,口中更是虚张声势,不停地大喊大叫着,好似在期许有人能够上前帮忙一般。

    “非礼啊……抢劫啊……你们是警察呀还是土匪啊,哎哟!”此时颜老师已被两名民警一左一右地夹在了中间,可是这颜老师就好似八爪鱼一样,双手拼命地抱着门柱子,死活就是不肯从门口挪开,要说做老师维护学生那也是应该,可做到她这个份上,那可就是绝无仅有了,只不过她现在的姿势好像有那么一点不雅观,尤其是相对于美女而言,还真是让人大跌眼镜啊。

    “所长,你看着……”两个民警现在是郁闷到家了,你说要是对付的是一个大老爷们,说不定两人三下五除二就将之干趴下了,可现在面对的却是一个年轻女子,而且还是大美女,下手重不得,众目睽睽之下两人的动作也不敢太过逾越,要是碰了不该碰的地方,说不真人家还可能告自己非礼,无奈之下其中一人只好向他们的“老大”求救了。

    “呃……这……”马光明当警察几十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到啊,可就是对于撒泼的女人没法子,尤其是生为男人,你是做多错多,就是有理也变成没理,没听到颜老师口中威胁的话吗!这就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不过要说还算这位马所长有点良知,要是碰上个好色的人,见着美女还不拼了命地往人家身上蹭过去。

    “啪……”正当马光明犹豫不前之际,却看到从身后掠过一道肥胖的身影,紧接着便传过一声清脆的巴掌声,随即便见到一名妇女顿着周身丰满的肥肉,双手叉在水桶腰间,颐指气使地大骂道:“哼!男人没一个有用的,两个大男人还对付不了一个小娘们,看着我都嫌丢脸,啊呸!”

    突如其来的变故,也将周围的众人惊呆了,一时间都忘了手中的动作,就在刚才,众人见到邓清莲三步并两步走,一个箭步就冲到教室门口,用她肥大的“熊掌”狠狠地在颜老师的俏脸上刮了一巴掌,那鲜红欲滴的巴掌印红彤彤地印在了颜老师的俏脸上,嘴角更是流出一道血痕,也不知道是出于嫉妒人家美女的俏脸蛋,还是这胖女人向来如此,总之就是一个悍妇形象跃然于众人眼前,人群中不少人甚至都露出了怜惜的目光。

    “颜老师,你怎么样了,你没事吧?千万别吓我啊……”这时一直躲在教室中的温依冲到颜玉卿身边,眼看着她目光呆滞,瞳孔涣散,完全找不到任何焦点,还以为颜玉卿出了什么事,不禁心里暗自焦急如焚,手下不停地摇着颜玉卿,眼眶中的泪水亦是不争气地往外淌出,没几下就成了一个泪人了,看得周围的人群一阵心酸啊,但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帮忙,那怕是递一张纸巾擦擦眼泪也好啊,世态炎凉,人心不故啊。

    “马光明,你还愣那干什么,赶紧将这小搔蹄子给老娘拎出来,真是一群没用的东西,关键时刻还要老娘亲自动手,哼……”邓清莲并没有再意别人的眼光,反而好似很享受被受瞩目的感觉,依然自我感觉良好地谇谇念叨着,浑然不觉身后的几个民警涨红的脸色,几个大老爷们被一个泼妇这么大庭广众地训斥一通,脸色能好才怪呢。

    “将这女孩子带走……”这时马光明阴沉着脸闷声吼道,此时他心里虽然怨恨邓清莲没有给他留点情面,可他却架不住人家老公的官威,自己一个小小的所长,又那里斗得过人家副厅级的高官呢,于是只好将怨气发在了几名手下的身上。

    “是!”而几个民警面对上司的责难也只好忍受,同时化悲愤为力量,对温依下手也毫不留情,一出手就将狠狠地拽住温依的胳膊,疼得温依直叫唤,不过温依也不是个好惹的主,要不怎么会有“小辣椒”这样的称号呢,不时地用力挣扎,甚至用脚踢,但无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她再怎么辣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女生,力气怎么可能大得过这些成年人,而且她面对的还是警察,别看民警不怎么样,但总比一般的成年人强点吧,对付一个未成年的小女生,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你们这是暴力执法,我非告你们不可……”恰在这时颜玉卿终于清醒了过来,一见几个民警正拉扯着温依,便奋不顾身地上前将温依抱住,犹如护犊子的母鸡一般将其护在怀中,不让民警靠近。

    与此同时,闻讯赶来的温俊也目睹了眼前的这一幕,顿时怒火中烧,拼命在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几步小跑便来到了教室门口,噌地一下子蹿到颜玉卿身前,一下子将两个女孩子护在了身后,怒目而视冷冷地喝道:“是那个王八蛋欺负我姐姐的,给小爷站出来。”

    如今温俊跟着刘凡学了几天的功夫招式,身体素质比之前好了不少,同时也修炼出了一丝真气,勉强能够对付两三个成年人,而现在自己二姐被人欺负,他站出来扛事也有点底气,是以面对几个民警他是凛然不惧,突着双凤眼大冒着火光。

    “小子,你是谁?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妨碍执法可是要做牢的,你……赶紧滚开,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马光明一见居然又有人出来阻挠他执法,顿时大为火光,刚才面对一个女教室,自己为了避嫌才没有让人下重手,随后又是被自己上司的妹妹一顿奚落,本来眼看着事情就要“功德圆满”了,谁知道又蹿出来个不知死活的小子搞破坏,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不能忍啊,三翻两次都被人阻挠,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气,更何况是人呢。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只能谁敢动我二姐一根头发,我就根谁拼命,不信不们可以上来试一试,哼……”温俊一声冷哼刚落,眼中寒光一闪,瞬间对着眼前的几个民警摆开架势,左手撑腰,右手五指曲成虎爪,全身肌肉不自觉地鼓荡而起,如果是野狼特种团的人在,就会认出这一招便是《虎啸诀》中的起手式,静如虎啸山林。

    几个民警看温俊这架势顿时就怒了,之前在美人面前丢了面子,现在要是再让一个半大的小子看不起,那这脸可就丢大了,于是其中一名自视武力值甚高的民警上前一步,摆出散打架式,兴冲冲地说道:“哟嗬……小子,别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学过两招花架子就以为自己是大侠了,哼……看我怎么炮制你,嗬……”

    一声大喝声响起,那民警便快速甩出一记长拳,对准温俊的下巴狠狠地训撞而出,却不料温俊一个侧身躲过这一拳,虎爪顺势一抓,将那民警攻来的手臂擒拿住,肩膀顺势一个前靠,腰马合一,一个过肩甩将人狠狠地甩了出去,那民警只觉得脚下一空,接着身体不由自住地腾空而起,最后落地瞬间,背部传来阵阵锥心的刺痛。

    “嘭……”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见一道人影飞出,随即就是一声闷响传来,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围观的人群看得目瞪口呆,谁能相到一个只有十五、六岁的半大小子,居然仅仅只一招就将一个警察给干趴下了,这不是那警察无能,而是这小子确实身怀绝技。

    “如何?还有谁敢上来,哼……一群草鸡瓦狗,简直不堪一击。”小试身手之后,温俊倒有些自我感觉良好,同时信心倍增,居然不将几名警察放在眼里,甚至出言讽刺几句,说话口气狂得没边,如果刘凡在场的话,少不得又得被他训两句,真是一朝得志就语无伦次了。

    “你……你竟然敢袭警?”马光明终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了,一手指着温俊,狰狞着面孔似是有些不可思议,他还真没想到温俊居然敢公然袭警,虽然袭警的他见过不少,但一般都是一些罪犯之类的,而像温俊这么小的年纪就目无法纪,饶是他做了几十年警察还是头一回见到,同时也将他激怒了。

    “你们几个一起上,将这个小子也带回所里去,真是反了天了,小小年纪居然敢公然袭警,将来长大了那还得了?”盛怒之下马光明也不管什么文明不文明,嘴巴一张便是怒气冲冲地向身边的其他民警发号施令。

    “住手……我看谁敢动他一跟寒毛,哼……”

    就在这时,突然从人群外面传来了一声冷哼,那犹如实质的寒意陡然间向全场的人群袭来,让人不由自主地打着冷战,由心发自灵魂的颤抖。

    (依然是求支持,兄弟们,本月落后太多了,希望各位大大能够再给力一点,天寒地冻码字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