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五章 以权压权(上)(1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你……你……凭什么?”马光明短暂的失神后,闻听刘凡的听,顿时惊惧不已,惊恐地望着刘凡,好似刘凡如毒蛇猛兽一般可怕,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着,仓皇阑珊着连连后退几步才稳定下身形。

    刘凡看着早已大失方寸的马光明,轻蔑地冷笑道:“凭什么?嗬!真是好笑了,你端着铁饭碗,吃的是纳税粮,却没有履行自己的职责,为了讨好上司,不惜泯灭良心,如今你还有脸来问我凭什么?刚才群众的呼声你不觉得很刺耳吗?”

    “你……我……我没有……”马光明好似被刘凡戳中心事,目光飘忽不定,说话闪烁其词,又好似想为自己辩解一声,奈何此时却是有些词穷,一时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还等马光明的话说完,刘凡眼中寒光凛然闪动,眼一睁抢白道:“什么你你我我的,你身为人民警察却不履行自己的责职,是对人民的不忠,刻意讨好上司欺压一个弱小女生,是为不仁,面对权贵欺压而拿下属来泄愤,是为不义,拿着纳税人的钱,却反过来骑在自己衣食父母的头上作威作福,是为不孝,如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又有何脸面活在这个世上,我看不如死了算了,免得给你的父母丢人现眼,哼……”

    在刘凡犀利的言语下,马光明步步退让,尤其说到他是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时,马光明更是面如死灰,年过半百才只不过是一个小科长,临老期盼能够更进一步,恬着脸去巴结一下领导,却没想到遇见了刘凡这样的妖孽,这下子晚节不保,此时他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一样。

    这时马光明双手插着脑袋,蹲着身子,眼眶中不觉间流出了热泪,渐渐地,从前的过往一幕幕在马光明的眼前闪现,从刚加入警队时的踌躇满志,二十几年间,官场形形色色的规则,湮灭了他年少时的理想与斗志,将他身上的棱角彻底的磨平,成为了今天的“老油条”,蹉跎了岁月,老的是心,要不人们总是说官场就是个大染缸,充满了各种各样的诱惑。

    “好……说得好,啪啪……”不知何时,人群中有人大叫一声“好”,紧随其后的是稀疏的掌声,但正因为这一声掌声,才让众人清醒过来,同时也加入了热烈的鼓掌浪潮中,一时间掌声雷动,此起彼伏,声声不绝于耳,甚至传出墙外,令得路人诧异不已。

    “哇!姐夫好帅啊,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此时温依一双眸子早已化成了心形,毫不掩饰自己对刘凡的崇敬之意,这一刻无关爱情,纯洁的就是一种崇拜。

    “这个男人真是帅呆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要是……依依叫他姐夫,那岂不是……哎呀!颜玉卿啊颜玉卿,人家已经是有妇之夫了,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非分之想呢,真是太丢人了。”颜玉卿心里早已乱作一团,小心肝却扑腾得厉害,脸颊烫得一阵腮红,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刘凡的背影,这一刻好似想将刘凡的人影装进自己的眼中一般。

    至于温俊的想法就简单多了,刘凡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是无所不能的存在了,能说会道那是必须的,所以他是心安理得的站在刘凡的身后,与有荣焉地与刘凡一同接受众人敬佩而又崇拜的瞩目礼,反正姐夫的就是他的,自己这个小舅子沾点荣光也不算什么啦。

    此时全场的人都开始沸腾起来了,纷纷为刘凡的一翻言论喝彩,但有一个人却高兴不起来了,那就是邓清莲,自己儿子还躺在医院风景点半死不活,而且有可能今后无法人道,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岂不是说他们陈家就要绝后了,一想及此,邓清莲眼温依的眼神也变得更加怨毒起来,眼看着人群这么闹腾下去,说不定温依就改无罪释放了,她要报复就必须站出来。

    就在这时,邓清莲提着满身的肥肉,一顿一搓地上前几步,环视周围,最后将目光落到刘凡身上,紧接着颐指气使地骂道:“都他娘的给老娘闭嘴,你们这些穷哈哈小毛孩有什第资格来指责我儿子啊,还有你这个小白脸,倒是牙尖嘴利得很,也不知道是那里嘣出来的野种,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世上光靠耍嘴皮子是没用的,靠的是权力,财力,而这两样我们陈家都占全了,我们陈家就是这里的天,这里的法,谁要是不服气,可以接着闹腾,若是有什么生命财产安全问题,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哼哼……今天这个臭"biao zi"我非让她尝尽千夫骑的滋味不可,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哇……”邓清莲此话一出,顿时现场一片哇然,谁也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赤果果的威胁,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这就是公然挑衅国家法律,人说头发长见识短,应该就是邓清莲这个样子吧,纵然你可以一手遮天,也不能嚣张跋扈到这般明目张胆吧,再说她老公也就是个副厅级的副区长,在沪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中,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别说市里了,就是区里面也有好几个比她丈夫还要高的官员存在,说她没脑子都是看得起她了。

    “吵什么吵,马光明,你还不赶快将那小贱人带回去关起来,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活该你一辈子只是个小科长,哼……”邓清莲根本就不理会众人的看法,依然是我行我素的,而被其点到名的马光明脸色却是阴晴不定,经过刘凡刚才的一翻话,对他而言犹如醍醐灌顶一般,让他心灵有一种明悟,同时也让他找回了年轻时的理想,对于邓清莲越发感觉到无比的厌恶,所以当邓清莲的话刚说完,同时他也开始爆发了。

    马光明噌地一下就从蹲地上蹿起身来,一脸严肃地说道:“邓女士,你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百姓,有什么权力随意指挥警务人员,这件事情我们警方会调查清楚的,还请你不要在这里指手画脚的。”说着,马光明看都不看邓清莲一眼便转身对身后的其他民警命令道:“你们几个现在对群众进行调查取证,务必将这起案件水落石出。”

    “是,头儿!”这些民警都受够了邓清莲这肥婆的气,此时一听到马光明的话,一个个都欣喜不已,纷纷点头回应,随后兴奋地开始忙碌起来。

    “你……好啊,好你个马光明,你还反了天了啊,你就等着被撤职查办吧。”邓清莲看着马光明与其他民警对她不再理睬,一时大为气愤,恨恨地瞪了几人一眼,随即掏出手机,估计是想要叫人前来摆平此事。

    经过了马光明的临时变节,人群都不由得替温依大松了一口气,事件正往好的一面发展,可当邓清莲提起手机时,众人的心又被提了起来,学校谁都明白这肥婆的老公是高官,自古民不与官斗,在他们看来刘凡一行人就是平民百姓,又如何斗得过官宦人家呢!

    这时刘凡回身看到温依正与颜玉卿两人倚在门柱边上发花痴,身上的衣服被拉扯得有凌乱不堪,生怕她有什么闪失,于是连忙上前关心地询问道:“小依,你没事吧,有没有那里受伤啊,让姐夫看看?”

    “啊?哦……姐夫,我没事,哎哟……”温依听到刘凡的问话,下意识地回应两声,刚刚想向刘凡示意自己没事,却不料手臂刚伸展开来就撞到了墙上,一时间手疼得直叫唤。

    刘凡看着温依痛苦的样子,心里一阵揪心,连忙上前将她扶住,这才发现她的手腕上有一道环形的淤伤,于是没好气地说道:“还说没事,手都红肿成这样了,要是被婉儿看见了,少不得又得数落我一通,把手伸过来。”

    “哦!”温依小可爱地吐着小香舌,心里却是欣喜不已,虽然刘凡的话里多少有些责备的意思,但更多的是满满的关切之情,是以温依很是乖巧地将小手放在刘凡在手掌上,她大致知道刘凡是要为她治伤。

    刘凡也没有矫情,一手抬着温依的小手,另一只手两指摁在淤伤处,轻柔着转动着,而这时刘凡已悄悄地将一丝神力注入温依的手腕内,利用神力将其中的淤血散开,下一刻温依皮肤上的红肿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淤青也在一点点的消失,不几秒,伤情就完好如初了。

    (暂且一更,明天再补上,谢谢大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