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七章 以权压权(中)(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哇噻!姐夫,你真是太厉害了,就这样柔两下淤青就没了耶!而且也感觉不到痛,还有点酸酸麻麻的感觉,好舒服哦!姐夫,你是怎么做到的,真是好神奇哦!”温依清身体验了一把刘凡神奇的医术,之前她也从温妈妈那里听说过姐夫会医术的事,本来还不当回事,今天终于有幸见识到,顿时大感兴趣。

    看着叽叽喳喳的温依,刘凡不禁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小丫头瞎嚷嚷什么呀!整天就知道疯疯癫癫的,那像是个女孩子呀,这一次你可是闯大祸了,下手不知轻重,撩阴腿是可以随便用的嘛,我看你一会儿回家怎么跟你姐姐交代。”

    “啊?姐夫,可不可以不要告诉姐姐呀,你知道她那个人最会唠叨的了,要是让她知道这件事的话,那我还不被她烦死呀!我的好姐夫,求求你行行好饶了我这一回吧,大不了晚上回家吃饭我把我最爱吃的醋溜排骨让给你好了。”温依闻言顿时脸色就垮了下来,在家里她最怕的不是温妈妈,而是温婉这个姐姐,温爸去世得早,所以两姐弟从小到大都是温婉在照顾着,因此温婉在她的心中占有着很重要的地位,所谓长姐如母估计也就这样吧。

    “你说呢?”刘凡轻轻地撇了温依一眼,随即转身面向温俊,训斥道:“还有你小子,还偷笑,别以为刚才打赢了就很了不起,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差得远呢,回去后多扎一个小时的马步。”

    “嘎……”原本温俊看到温依可怜巴巴的样子,心里禁不住窃笑不已,平曰在家里他没少受温依的欺负,奈何人家是女孩子又是姐姐,他是敢怒不敢言,现在看到姐姐吃瘪一时有些得意忘形,谁知他的一切动作都被刘凡尽收眼底,现世报来得真是又快又迅猛,以致于他都还没反应过来,便已是祸从天降。

    温俊感觉自己很憋屈,于是撇了撇嘴抗议道:“不是吧姐夫,这也要罚啊,我可是一招就将他打倒了的,可没给你丢人哦,没有奖励也就算了,回去还要扎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你可不能这样对待你的小舅子耶!”

    “这事没得商量!你小小年纪不学好,尽想着惹是生非,做事情也不多用脑子,你以为袭警很好玩啊,我要是不来的话,估计你现在就得在看守所里唱《铁窗泪》了,还好意思显摆,还有……你刚才躲一边偷乐个什么劲啊,真没出息。”刘凡虎着脸一转,便不再看温俊,也不给他再次辩解的机会,不过嘴里却故意地念叨着:“让你小子得瑟!”

    “呃……”温俊刚听完刘凡的话,正为自己之前鲁莽的行为而感到懊悔,可谁知,紧接着又听到刘凡嘴里的絮絮念叨,不禁额头黑线狂冒,现在他终于知道自己错在那里了,原来是自己做人太高调了,刚想开口再辩解两句,可一想起刘凡往曰对他的严厉处罚,他又将话生生地吞了回去,跟姐夫讨价还价,那只会让自己的处罚更重,他可不是受谑狂,何苦给自己找罪受啊?

    刘凡也不再理会温俊的嘀咕,既而抽身看向温依身边的颜玉卿,见其脸上还烙着淡淡的巴掌印,禁不住问道:“这位老师你不要紧吧?谢谢你如此维护这丫头,我是温依与温俊两人的姐夫,我叫刘凡,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啊……什么?哦!你……你好,我叫颜玉卿,附属中学的老师,保护学生那是老师的职责,这并没有什么。”一直关注刘凡的颜玉卿此刻心里正患得患失间,不料却见刘凡竟然主动与自己打招呼,一时间倒有些手足无措,看着刘凡伸出的手,心里纠结该不该握个手,倒是小嘴稍微犹豫一会儿,这才礼貌姓地作自我介绍一下。

    “呵呵……”刘凡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随即说道:“总之这次的事情是这丫头给颜老师舔麻烦了,若是没有颜老师拖延时间的话,恐怕我还得去警局领人,到时侯还不知道这小丫头要遭多大的罪呢!”

    “没……没什么的,这是我应该做的。”颜玉卿第一次见到刘凡如此和煦的笑容,再加上刘凡俊朗不凡,顿时小心肝不自觉地加速跳动,仿佛有好几只小白兔在心里面扑腾乱跳一样,弄得她心烦意乱地,目光都不敢与刘凡正视,就连说话时也显得很是拘谨。

    而对于颜玉卿的变化,刘凡却是恍若未觉,其实他是假装没看见,免得一会儿两人都尴尬,既而板着脸对温依说道:“丫头,还不过来跟颜老师说声‘谢谢’,今天若不是有她在,恐怕你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嗯!”对于刘凡这话,温依倒是乖巧地没有反驳,很认真郑重地来到颜玉卿地面前向她鞠了个躬,真挚地说道:“谢谢你颜老师,要不是你护着我,恐怕真如姐夫说的那样,我少不了得吃苦头的,要不?晚上老师你到我家里吃顿饭吧,以示感谢,你说好不好啊姐夫。”末了温依还不忘征求刘凡的意见。

    “嗯!人家帮你这么大的忙,确实应该感谢,颜老师,你觉得呢?”刘凡闻言,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了,就冲颜玉卿对学生的这份负责的态度,刘凡也必须报答人家,给点钱吧太俗气,还有可能被看成是傲慢无礼,请吃饭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不不不……其实我也没做什么事,你们就不要这么客气了。”问到刘凡的询问,颜玉卿倒真有些不好意思,倒不是因为一顿饭,而是感觉自己贸贸然上门终归不好,尤其是学生的家里,怕传出去对她的声誉有碍。

    温依一听颜玉卿拒绝,顿时就急了,连忙靠上前撒娇道:“去嘛!颜老师,我知道你是施恩不忘报,可你总不会让你的学生做一个忘恩负义的人吧,这不是为人师表因该提倡的哦!再则说了,我家里离学校也不是很远,十几分钟就到了呢!”

    “这……”这下子颜玉卿也被难住了,你说去赴宴吧,有违她一惯的原则,不去吧,却又好似真如温依所说的那样,有违她为人师表的初衷,一时间倒是犹豫不决起来,想了好一会儿,接着一脸担忧地说道:“可是这事恐怕没那么容易了事,那陈家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那颜老师是答应去了?好耶!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姐夫去办吧,我姐夫很厉害的,你说是吧姐夫?”温依见颜玉卿间接地应承下来,顿时开心的跳了起来,随后又将自己惹来的一堆麻烦事扔给刘凡,惹得刘凡直翻白眼,自己这个姐夫倒成了给小姨子擦屁股了,说来难听,还容易让你产生歧义,但刘凡还是勉为其难地接下这事,要不然他也不会来了。

    “轰……”

    “吱……”

    就在这时,场外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咆哮声,紧接着又是声声刹车的摩擦声,众人好奇地寻声望去,这才了现教学楼前来了好几辆车子,领头的是一辆挂着区政斧牌照的黑色奥迪车,后面还跟着四辆警车,好似在拱卫那辆奥迪车一样,车子停下来后,从奥迪车内走出一个中年胖子,[***]的啤酒肚都快将腰间的皮带给撑爆了,胖子身边还跟着一名拿着黑公文包的年轻人,恭恭敬敬地站在那胖子的身后,显然是秘书之类人,其他警察紧随其后,从车内鱼贯而出,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地向着围观人群而来。

    “马光明,你在搞什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还要老子请自出马,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说话之人正是陈小亮的父亲,副区长陈穗礼,之前他老婆给他打去电话,将这里发生的事告知他,一听之下陈穗礼气得暴跳如雷,原本以为对方是普通百姓,让几个警察过去将之法办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谁知中途会出现变故,于是放下还在医院治疗的儿子,匆匆赶来给老婆镇场子的,一现身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语气中不乏霸道跋扈之词,显然平曰里亦不是好相与的人。

    外围人群见到陈穗礼这一行人,无不畏惧地纷纷让道,而这时马光明也没有想到陈穗礼居然亲自过问他儿子的事,虽然这下法不合,但华夏官场就是这样,法律向来只对普通百姓有效果,对于陈穗礼这样的权贵阶层,那就是见人见智了。

    (收藏即将突破两千大关,希望没有收藏的兄弟给力收藏一下,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