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四十九章 暧昧一刻(2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哈哈……田老哥还真是料事如神啊,我这还没开口你就知道我找你有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一个什么副区长的儿子企图猥亵我妹妹,结果被我妹妹踢爆了蛋蛋,现在警察已经调查清楚了,责任完全在那小子身上,不过那个什么区长的大舅子是个区警局局长来着,一出口就说那几个警察跟我这个‘罪犯’串通一气,说什么要将人都带回警局审问之类的,咱可是良民,这一点老哥你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嘛?”

    刘凡这话可没安什么好心,话里话外就直接将陈穗礼与邓清良摆上台面,虽然没有点名,但这是明摆的事,只要田国强一想就知道里面的蹊跷。

    “这些混账东西,老弟这事是老哥御下不严之过,不过你放心,老哥会给你个交代的,我这就马上赶过来。”

    果然,田国强听完刘凡的话顿时勃然大怒,他早就知道手底下的人对他阳奉阴违,之前他就有整治一翻的想法了,上次他借刘凡的手铲除了沪海大半的黑帮势力,其名声早已深入人心,但官场终归是官场,其中政治派系错综复杂,以致于田国强即使拥有柳严正这样的强大后台也没能将警察系统理顺,现在正好刘凡又给了他借题发挥的借口,是以他挂完电话,便立马召集人手赶去附属中学。

    同一时间里陈穗礼与邓清良两人心里却是一阵不安,虽然刘凡并没有将田国强的名字说出来,也没有刻意隐瞒谈话内容,而是大大方方地在两人眼皮底下打电话,但是田国强的声音两人却是听到清清楚楚,身为政斧官员,对于上级领导自然不陌生,就因为这样两人才越加地惧怕起来。

    “妹夫,现在怎么办,刚才电话里的声音好像是政法委的田书记,听这两人谈话的口气好像很轻亲一样,这下我可算是完了。”这时邓清良终于感到害怕了,如今田国强反腐打黑行动做得有声有色,风头一时无两,现如今自己正好撞上他的枪口,那里还会有好果子吃的。

    “镇静点,你确实刚才的声音是田书记的?你会不会是听错了啊。”此时陈穗礼还算是有些城府,直到现在也没有自乱阵脚,反而是想从大舅子身上需求突破点,他倒是真心希望不是田国强的声音,可惜愿望与现实的差距隔着一条巨大的鸿沟,邓清良接下来的话直接就将他的想法覆灭了。

    只听邓清良坚定地回答道:“怎么可能,昨天我还去田书记那里汇报工作来着,绝对不会有错的,这下子我们可算是完了,那田国强是出了名的‘铁面包公’,谁要是栽在他手里那里还有好的,而且这短时间田书记搞的反腐倡廉行动,整得沪海官场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这下子恐怕……”

    陈穗礼闻言,心里没由来一突,转瞬间又强自压下心中的不安感,装作镇定自若地说道:“慌什么?万事不还有我嘛,再说现在对方不是还没有什么事嘛,我想我们只要能向眼前这位赔礼道歉的话,说不定这事还有转机,这个世界‘钱’可通神,只要咱们多出点血,相信对方不会为难我们的,毕竟谁也不会跟钱过不去,是吧?只要能保住屁股下的位置,到时还怕这笔钱补不回来吗?”

    “希望如此吧。”邓清良同样也是老油条,当然也看出妹夫是心虚了,他现在已经不寄望于陈穗礼的办法了,此时刘凡在他眼中就是汰渍档一类的公子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缺钱花呢,而且他同样明白这类人最好的就是面子,现在他们落了人家的面子,那刘凡岂有不往死里整的。

    两人在一边暗语密谋,须不知他们所说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被刘凡听了个全,对此刘凡仅仅只是摇头冷笑罢了,然而此时还有一个人与陈、邓二人的心里一样无法平静,那就是马光明,他现在不知道有多庆幸自己能够及时悬崖勒马,否则他接下来的命运将是无比凄惨,身为警务人员,若是在沪海得罪了警察系统中的老大,那他再也没有立足之地,此时他心里也开始活络起来了,如果刚才刘凡真的是给田书记打电话的话,那么说不准人家还会承他的情,那么就提拔有望了。

    此时陈、邓、马三人各怀心思暂且不说,刘凡也没有再理会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转而关心起身边的几人来,之前刘凡已经知道颜玉卿脸上的伤是为了保护温依才被邓清莲打了一巴掌的,人家这么尽心尽力,如果刘凡没有点表示,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刘凡走上前对颜玉卿说道:“颜老师,你着脸红肿的厉害,挺疼的吧,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要不……我帮你治疗一下吧?”

    “不……不用了,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伤,自己回家擦点药膏很快就可以恢复如初了。”颜玉卿见刘凡盯着自己的脸,不自觉地一阵慌张,说话时也有些不自然,心里更是如小鹿乱撞一般跳动得厉害,眼神有意无意地从刘凡的眼前掠过,好似不敢与刘凡正视。

    “颜老师,你是不放心我姐夫的医术吧,没事?我姐夫可厉害了,他可是市中凡医院的荣誉院长,医术自然不在话下,喏,你看我的手腕,刚才还红肿得很,经我姐夫这么一按摩,现在全好了,你就放心吧。”这时温依见颜玉卿有些忸忸怩怩的,还以为老师信不过姐夫的医术,于是便开始为刘凡鼓吹他的医术,甚至还拿自己来做实际案例,须不知人家颜老师那是害羞,不敢与刘凡正面相对。

    “那……那好吧,那就麻烦刘先生了,你……你来吧。”说着,颜玉卿便将眼睛闭上,颤抖着身子,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惹得刘凡不解地摇了摇头,这女孩子的心思刘凡还真不在行,看颜玉卿这架势好似上刑场一般,令刘凡禁不住哑然失笑起来。

    刘凡也没有多言,伸出手掌轻轻地抚过颜玉卿半边俏脸,入手皮肤细腻柔滑,感觉好似摸在婴儿的肌肤上一般,不过以刘凡现如今的修为还不致于失态,手下动作快速地来回搓揉,也不知道他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为了享受那份娇柔的触感,竟然在人家脸上揉了十来分钟,刚才他治疗温依的时侯可是用了不到半分钟就搞定了。

    而在刘凡为颜玉卿治伤的过程中,颜玉卿的内心也是百转千回,起初还因为害羞而紧张不已,别看她如今又是二十六、七岁的大龄剩女,可却还没有真正的谈过几次恋爱,就连与男生牵手也不过一两回,更何况现在与刘凡如此亲昵,她要是不紧张那才怪呢,可接下来刘凡将神力注入她肌肤时,又感觉一阵暖暖的,很是舒心的感觉,一时间光顾着享受竟然忘记了紧张,就那么将俏脸靠在刘凡的手掌心间,偶尔还会透过眼睛缝隙偷偷地瞄刘凡几眼,这才发现刘凡的眼睛清澈透亮,完全没有一丝情欲,又是那么的专注,再加上刘凡不凡的长相,简直是魅力四溢,看得颜玉卿心都醉了,有人说,认真专注的男人是最有魅力的,这话果真不假。

    “好了,现在你脸上的红肿已经消失了,你自己看看是不是比以前更加漂亮!”说着,刘凡突然将手从颜玉卿的脸颊上放了下来,陡然间,颜玉卿的身子一时间失去支撑点,整个身子还有头部都是向一边倾斜,眼看着即将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还好刘凡眼疾手快一瞬间就揽住她的蜂腰,一个回转身,这才避免了颜玉卿一场“劫难”。

    “啊呼……”而此时惊魂未定的颜玉卿一双玉手紧紧地搂着刘凡的脖子,胸口起伏不定地大喘着气,胸前一对硕大坚挺的"shu xiong"随着气息的起伏,不断地挤压着刘凡的胸膛,那若隐若现的沟谷,不断地在刘凡的眼皮底下晃动,白花花的波浪汹涌澎湃地撩拨着刘凡的心弦,挠得刘凡心痒难忍,最后刘凡只好来个眼不见为净,头仰着天,目光四散转悠,但还是不时地可以显见片片雪白。

    “嗯?啊……”终于等到颜玉卿稳定下心神,这才发现自己整个身子都挂在刘凡的身上,而且身后还有一只温热的大巴掌正托在自己的美臀上,顿时尖叫一身,猛地将刘凡一把推开,随后背转过身去,不敢看刘凡,纤细秀长的双手不自觉地垂于身前,葱白的手指不停地拨弄着衣角,好似一个做错了事的学生一般,那模样霎是可爱,不过她这一转身倒是化解了刘凡的尴尬。

    (求支援啊,兄弟们,本月成绩又黄了,订阅急剧下降啊,扑得真惨啊,期望大家能够回归,请支持正版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