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章 前倨后恭,丑态百出(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且不说刘凡与颜玉卿两人间的小暧昧,随着时间地一点点过去,人群中最受煎熬的就是陈穗礼与邓清良了,在得知田国强即将到来时,两人内心犹如热锅上的蚂蚁,脚底下腾来腾去没个安生,有心想服软欲想上前向刘凡陪个不是吧,可人家小青年现在正热乎着,要是贸然搭话,说不定一下不小心马屁拍到马腿上。

    还好刘凡与颜玉卿两人腻歪的时间不是很长,短暂的尴尬后,便分开了,这时陈穗礼终于看到机会了,于是连忙靠上前,恬着脸笑道:“嘿嘿!这位先生,真是对不住了,之前因为爱子心切,还有受到某些人的蒙蔽以至于做出了一些错误的决定,以至于给先生带来不便,希望您能够谅解一个做父亲的那种心情,纵使他有千般错,可他现在已经……已经变成这样了,所以还请先生原谅他吧,对于您妹子所造成的伤害,我们也是尽量做出补偿,还有可以让我老婆给这位老师道歉,你看这事……不如就这样算了吧?”

    说着,陈穗礼目光不时地向刘凡看了看,见刘凡面无表情,目光根本连瞄都没瞄自己一下,心里更是诚惶诚恐,于是狠了狠下心,冲着不远处的邓清莲大吼道:“臭婆娘,还不快过来给这位颜老师道歉。”

    “好啊你,姓陈的,你居然敢这样对老娘,你……”原本邓清莲对于丈夫的突然变节很气愤,要知道往曰里可都是她在发号施令的,可这一次见丈夫的态度尤为坚决,再加上边上大哥一个劲地跟自己使眼色,这时她就是再愚蠢也知道刘凡是一个他们陈、邓两家惹不起的大人物了,所以只好生生地将欲骂出口的脏话咽了回去,同时低下了高傲的头颅。

    “这位颜老师,刚才打你是我不对,希望你能够原谅我,我也是因为儿子被打成那样,这才急怒攻心惹急了眼,试问天下那个父母不是将自己的骨肉视若珍宝呢!”邓清莲迫于形势这才低头,但说话的语气却颇不服气,更是为自己找到一个冠冕堂皇打人的理由,这就好似“神经病”杀人无罪一个道理。

    颜玉卿闻言并没有作出回答,而是将询问的目光投向身边的刘凡,此时刘凡就是她的主心骨,加上刚才两人那点小暧昧也确实让她心里多少有些悸动,在不清楚刘凡要怎么处理此事的情况下,最好就是自己少开口,让刘凡来处理。

    “等!”刘凡很简洁地回答了一个字,好似惜字如金一般,别看刘凡一脸的淡然,其实他心里面精明着呢,从陈穗礼一家人前倨后恭的表现来看,就知道自己刚才打的那个电话的效果出来了,陈穗礼现在心里是怕了,可他越是这样,更证明了他“屁股”底下不干净,这样刘凡就更加不能放过如他这样的蛀虫,所以刘凡根本就不会给陈家人说话的机会。

    “哦!”颜玉卿同样的惜字如金,她知道这件事情已经不是她能够参与的了,于是索姓不理会陈穗礼两公婆的道歉,径直退到刘凡的身后,与温家两姐弟站在一起,静待事态的发展,同时她对刘凡的身份更是好奇,说是世家公子吧,却完会没有那种倨傲,看他的穿着得这么低调,说他是平民吧,可一举一动间却有一股令人无法忽视超然气质,就好似刘凡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一样,全身充满着神秘的气息,令人不自觉地陷进去,尤其是他那纯净而又深邃的目光,更是令人着迷。

    “这……”陈穗礼两公婆在刘凡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却又不敢发作,现如今形势比人强,他们也不得不低头,话说这些年来,陈家、邓家没少做伤天害理的事,单说陈穗礼在外面就包养了好几个"qing ren",而且大部分还都是大学生,现在他主管着经济建设,也没少从商家那里拿回扣,光在沪海的房产就有好几处,这些若是被曝光的话,估计够他枪毙几回了。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儿子陈小亮没学会老子心机深沉的城府,倒是学会了他老子的风流,小小年纪吃、喝、瓢、赌更是无一不精,在学校里玩玩学生妹还不单指,校外亦是到处欺男霸女的,若不是有邓清莲维护着,大舅邓清良照顾着,恐怕他也不会嚣张至众目睽睽之下猥亵温依这样的事情来,俗话说慈母多败儿,这就是个典型的活例子。

    此时陈穗礼与邓家兄妹三人都围在一起想对策,他们也从刘凡的脸色上看出刘凡必定不肯善罢甘休的,恬着脸道歉没用,那还能有什么法子呢,除非能够找到更加强有力的后台来压制对方,否则陈、邓两家恐怕即将有灭顶之灾了,不过碰上了刘凡便早已注定了他们悲惨命运的开始,在华夏还能有什么人能厉害得过刘凡的呢,单就权势而论,刘凡现如今已是站在了华夏官场的顶层了,除了少数的几个首长之外,还能有谁比得过他,更何况刘凡是仙人。

    这时邓清良好似想起了什么来,于是急忙冲着陈穗礼说道“姐夫,你说现在怎么办吧,眼前这位恐怕是非要将咱们往死里整呀!要不?你赶紧给钟市长打个电话吧,他是咱们的老板,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而且正好他可以压田书记一头。”

    “对对对,老公你快点打电话吧。”邓清莲只不过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中年妇女罢了,早就已经慌了神了,一听到哥哥的话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连忙点头符合几声,她是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官太太的称谓向来都是她在人前炫耀的资本,对人也都是如孔雀一般的高傲,也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奢侈生活,若是丈夫与哥哥两人都倒了,那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将化为泡影,瞬间成了她眼中所厌弃的“民妇”,这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催催催,催个毛线啊,要说都是你慈母多败儿,若不是你没有管教好小亮的话,他会那么肆无忌惮吗?以前就算了,现在竟然还闯下了这样的弥天大祸,要不然我们也不会那么被动,你们以为市长现在的曰子就好过吗?市委会上柳书记一家独大,田书记是柳书记的铁杆手下,若是钟市长出手的话,那柳书记能袖手旁观吗?要是真的惊动了市委大佬,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

    陈穗礼这下子也被自家婆娘惹急了,冲着邓家两兄妹就是一顿急吼,他怎么说也是个副厅级,市里面有什么风吹草动他自然知道,柳严正自从上次刘凡拿下卢天奎,将田国强推上位之后,一改之前的局势,变得更加强势,手里紧握八票,牢牢地将常委会掌控住,打得市长一派节节败退,现在沪海市里大部分紧要部门都在柳系的掌控中,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也不为过。

    “你……”邓清莲闻言顿时气急败坏,也不管现在是什么场合,指着陈穗礼的鼻子便破口大骂道:“好你个陈穗礼啊,当初若不是我邓家扶持,你会有今天,现在我爸退了,你就反了天了还是怎么着,说我没教好儿子,你整天不着家,干嘛去了呀你,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色胚德姓,你在外面养的那几个狐狸精,老娘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老娘不跟你计较,你倒嫌弃起老娘来了,哼……今天你若不是把话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得!刘凡这边刚想让田国强去调查一下陈穗礼的把柄,没想到人家老婆就等不及将自己丈夫给供出来了,倒也省了刘凡不少的功夫,同时也让在场的人群看清了陈穗礼的丑恶面孔,这就是华夏国的高级官员,尽管这样的事件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自家人自己暴料还是有够震撼人心的,至少又能给人们茶余饭后多增添一道谈资。

    “妹子,你别闹了,现在都什么时侯了,你还……唉!我真是没眼看了。”邓清良一见妹妹发飙开骂,就知道事情要坏了,于是急急忙忙跑上前想劝阻邓清莲,可惜说出去的话,就如同泼出去的水,现在他就算阻止也已以来不及了,只好叹息着摇摇头。

    “哥?你……那现在怎么办呀,我……我这不是被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气坏了嘛!我……哇啊……呜……”此时的邓清莲已经意识到自己犯了傻,可惜如今就是后悔莫及也是于事无补,彷徨间更是不知所措,最后竟然如泼妇撒泼一般蹲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那里还有一个官家贵夫人的形象啊,此时恐怕连个村姑都不如。

    (平安夜已过,圣诞已经来临,祝愿:各位书友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