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求鲜花收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陈穗礼与邓家兄妹三人彷徨无助地争论不休之际,却远远地听到了声声“咦呜咦呜……”的警笛声,随着时间的推移,警笛声越来越清晰,至到最后人们才看清不远处校门口停下了不少警车,从中走出几十名整装齐备的警察,为首之人正是田国强,他一接到刘凡的话电便立马招集人手,一跟上连连冲闯红灯,硬是将一个半个多小时的行程缩短了一半,可见他心中的急切,如今刘凡的事,即使再小,对他而言那就是天大的事,更何况还是刘凡的妹妹出了这样的事,那他还不披星戴月地赶过来。

    此时同时,陈大区长也终于见到了田国强的到来,顿时吓得面如死灰,这段时间里田国强可谓是风光无限,而且打黑的力度与决心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这下自己也撞到他的枪口上了,那能有不惧怕之理,陈穗礼的表现都是如此了,那么作为同一个系统的邓清良那就更不堪了,腿抖得根筛糠似得,那里还有一个区局长的模样,简直比小屁民还不如。

    “哎哟!老弟啊,实在是对不住,是老哥我来迟了,在我的辖区之内居然出现如此令人气愤之事,说来老哥真是惭愧之至啊。”田国强一上来连看陈穗礼等人一眼都没有,便直奔刘凡而去,说话间更是好不热情,甚至率先向刘凡告了罪,这让原本想上前打招呼的陈穗礼心中凉了一大截,按他想来刘凡顶多就是与田国强相熟,可看这情形好似连田国强这个市委常委也要巴结刘凡,可想而知刘凡的身份有多么强大,容不得陈穗礼不心生恐惧。

    “呵呵,老哥说笑了,你现在可是掌管着一市的政法系统,各方面都需要忙,那里能忙得过来啊,倒是为了我这妹妹的一点小事让你亲自来一趟,怕是耽搁了你不少事吧。”刘凡这话里虽然说得够谦虚的,可看他那副从容淡定的模样,可没有一点谦虚的样子,倒好似理所当然一般,只不过是客套话罢了。

    “哎呀!老弟这话可是在批评老哥哟!咱们哥俩心照不宣,总之在老哥的地盘上,让老弟你或是你的家人受委屈,那就等于是在打我田某人的脸,你放心,这事我一定给妹子一个交代。”田国强可不敢将刘凡的客套话当真,连忙向刘凡做保证,若说以前他还不知道刘凡的身份之前,那他有可能还真信以为真,可事实上刘凡的级别给他还高几级,而且还算是自己的恩人,那他的态度就不可能如之前的朋友关系了。

    “那成,既然是这样,那这事就让老哥你为处理了,完事了给我打个电话就行了,我呢?就带他们先回家吃饭,改天若是有空再叫上孙哥,咱们仨人再一起喝酒。”刘凡这话里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那就是要严办,而且话中还说他会跟进这事,也就是给田国强一针强心剂,让他大胆地做。

    “酒?”一听到这个字田国强两眼立马放光,他可是记得上次在孙建国那里喝的猴儿酒,那可是人间极品,而且对于练武之人也是好处多多,至今他还是念念不忘,于是连忙问道:“可是那猴儿酒?那老哥我就等着老弟你的这顿请酒,嘿嘿!”

    刘凡看着田国强那猴急热眼的模样,不禁莞尔一笑,随即朗声说道:“啊哈,没想到田老哥你还惦记着我的猴儿酒啊,那么,等我电话就是了,酒少不了你的,那么……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

    “嗯嗯……走吧走吧!”此时田国强满脑子都是“猴儿酒”的香味,那里还知道刘凡说的什么话啊,顺手摆了摆,便让刘凡离开了,甚至连录个口供什么的程序都免了,这不开玩笑吗?你看那个警察敢去找一个实权中将问口供,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嘛!

    “走啦,丫头,还愣在那做什么呢?难道你还想在这里让人当耍猴看不成?”此时温家两妹弟都被刘凡的牛掰背景给吓懵了,就连刘凡说的话都没有听见,心里更是翻江倒海,两人都是刚来大都市没几天,根本就没见过什么世面,在他们眼中,一个所长对他们而言就已经大过天了,之前他们家不就因为地方流氓勾结当地的一个所长而被压迫得喘不过气事嘛,可如今自己的这个姐夫居然能与一市政、警两大系统的老大称兄道弟,而且看这模样好似还是人家上杆子巴结自己姐夫,那姐夫的背景岂不是大过天了。

    至于颜玉卿倒是感觉到阵阵的失落,她本身只不过是一个没权没势的普通教室,帮本之前与刘凡之间的暧昧让她心底产生了一丝异样的涟漪,所以刘凡的身份地位越是不凡,也就代表着两人之间想要产生点什么波浪就更加不可能,即使两人能够产生一段恋情,估计也是无疾而终,虽然她经历的不多,但对于豪门中的龌龊多少还是可以从八卦新闻中看到一些的。

    恰在这时温依总算是清醒过来了,但总感觉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于是疑惑地向刘凡问道:“姐夫,这……这就可以走啦,我不用被带回警局了吗?”

    刘凡亲昵地拨弄着温依额前的刘海,半是怜惜半是责怪地说道:“你个傻丫头,现在终于知道害怕了,当时你踢人的时猴怎么就没有不怕呢!”

    “哦!人家这不是一时情急之下才那样的嘛,顶多我下次不踢那里就是了。”说罢,温依更是冲刘凡吐了吐可爱的小香舌,假装着一脸无辜的样子,好似在说,我可是很乖的哦。令得刘凡头疼不已。

    “还有下次?要不要晚上我找你姐姐说叨说叨啊!”刘凡狠狠地瞪了温依一眼,便往前方走去,路过马光明身前的时侯,却见他一脸敬畏地为刘凡让道,一瞬间刘凡停下了脚步,轻轻地拍了拍马光明的肩膀说道:“你还算不错,大是大非面前没有失去自己为人处事原则,很不错,就是攻利心重了点,不过话又说回来,不想当将军的兵,那就不是个好兵,努力吧,只要你本着一心为民的态度,领导会看在眼里的。”说罢,刘凡便直接穿过人群,带着温家姐弟还有颜玉卿三人,走向自己的车子。

    刘凡说这话可不单是说给马光明的,更是说给田国强听的,所以他说话时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同时也算是刘凡对于马光明的一种投桃报李吧,起初马光明来的时侯是带着攻利心来办案的,可后来被刘凡的大道理那么一说,也算是悬崖勒马,正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嘛!

    而与此同时,马光明如今的心态与之前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被刘凡这么轻轻一拍,就连身子两轻了几两,好似一下子全身如腾云驾雾一般轻飘飘然的,更是激动得全身颤抖不已,这年头领导说你行,那你就是不行也得行,很显然,马光明是被一个巨大的馅饼给砸懵了,幸福来得如些突然,以致于他连准备的时间都没有。

    目送着刘凡等人远去的背影,田国强心里不禁唏嘘,他自己也是得了刘凡的鼎力相助才得以上位的,现如今听到刘凡对马光明的那翻话,他那里还不明白这马光明要开始走运了,而他也想信刘凡的眼光,那么提拔马光明就是事在必行,至于能达到什么位置那就要靠马光明今后的表现了。

    原本田国强早就在调查市长一系的底下官员,陈穗礼也在调查之列,虽然他只不过是一小鱼,但也有可能通过陈穗礼这边找到突破口,本来他还担心钟市长会借此向他发难,可如今刘凡却给了他一把“上方宝剑”,他可就完全没有顾虑了,现在正磨刀霍霍准备拿陈穗礼等人开刀呢。

    这时田国强走到陈穗礼跟前,面无表情地说道:“陈穗礼,我已经盯了你很久了,据我们调查,你涉嫌拥有大量不明财物,收受巨额贿赂,涉嫌倾吐国有资产,另外还以你儿子的名义非法占有几个上市公司的股份,现在我们依法将你逮捕。”

    “邓清良,你涉嫌利用职权包庇涉黑人员,收受贿赂,渎职等罪名,我们将依法逮捕你,现在跟我们走一趟吧,来人将两人带走。”

    田国强利索地将两份逮捕令摆在陈、邓两人眼前,两人顿时面如死灰,也没有作任何的挣扎,垂头丧气地任由警察夹带着,此时大势已去,怪只怪自己做人太过贪心,而他们这一生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撞在刘凡的手中,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做,天在看,天造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

    (圣诞节到了,可惜古月却还在码字,真的好凄凉,念在古月辛苦的份上,大家是不是该给力支持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