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二章 伊人泪满襟(求鲜花收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刘凡走后,便是陈、邓两家人悲催的开始,陈穗礼罪孽深重,一个无期徒刑那是最少的了,邓清良当场就被田国强革职查办,至于被温依“宫刑”的陈小亮倒是送到医院救治,只不过他现在他的人身自由被限制,等待他的同样是牢狱之灾,另外还有邓清莲因为受了接二连三的打击,一下子人也疯了,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官太太沦落到与精神病友“同院共居”的下场,也算是遭到应有的下,场不过这些都是后话,而刘凡也不得而知,因为这样的小人物实在是让他提不起兴趣去关注。

    而此时的刘凡一行五人却早已回到了家中,一到门口,刘凡便将车上的几人放在门口,自己则独自开车进了车库。

    这一路行来,看着小区内一栋栋豪华的别墅群,颜玉卿满腹的疑惑,之前只知道刘凡是个医生,却不知道居然还这么有钱,住着这样的豪宅,虽然她出身贫寒,但怎么说也是个大学生,自然知道这处小区的别墅价格不菲,不禁有点砸舌不已,同时更是心生憧憬,能有一个温馨而坚实的家,谁不想要啊,不过转念一想,也便释然了,此时他给刘凡的定义就是“二代”公子哥,这样似乎更能够解释刘凡年少多金。

    “哎!小依,这是你家还是你姐夫家啊?”这时颜玉卿单手遮在额前,仰望着眼前这栋豪华的三层小别墅,疑惑地询问着温依。

    “都不是,这是我们家,房子是姐夫买的,不过我们全家人都住在一起,妈妈、姐姐、姐夫、弟弟还有我,另外还有林妈妈以及玉婷姐姐也住在这里,一家一共是七口人,大家都很开心呢!”温依难得地翘着脑袋,如数数的小女孩一样掰着手指,将家里人都说了出来。

    “哦!那林妈妈又是谁?你姐夫的妈妈吗?”颜玉卿一副恍然的模样,接着又随意地询问一声,又见看着温依可爱的样子,不禁伸出手抚了抚她肩后的垂发。

    “嗯!林妈妈是姐夫的干娘,姐夫是个孤儿,从小父母双亡,由他爷爷抚养长大,刘爷爷是个老郎中,经常要出诊或是上山采药,所以就将姐夫托付给林妈妈照顾,几年前刘爷爷也去世了,那时侯姐夫才十几岁,就一直跟着林妈妈一家人过了,我们家也是最近才搬到沪海来的。”温依絮絮叨叨地将刘凡的一些背景说与颜玉卿听,一谈论到自己的姐夫,她的眼中充满了无限的崇拜,如果没有刘凡的出现,她们一家孤儿寡母还生活着寄人篱下的窘迫生活呢。

    倒是颜玉卿听完温依的讲述后,眼中满是惊讶之情,原来是自己想岔了,刘凡并不是一个“二代”,相反还是一个穷得穿裤裆的[***]丝,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人,却能够在沪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里,白手起家创下这么大的一份家业,那就更难得了。

    按照颜玉卿的固有观念中,大都市里寸土寸金,很多人奋斗了一辈子也很难买得到一套小蜗居,而刘凡如此年轻却能够拥有一套小别墅,那已经算是极为成功的都市达人了,要知道就算是那些公司金领阶层想要买别墅都得暗自掂量一翻。

    “哦!原来医生也可以这么赚钱啊,早知道当年我就不报考师范类专业了。”这人比人气死人,此时的颜玉卿都有些后悔自己当初选错了专业,要不知也不会蹉跎了这么些年却一事无成,拿着那么点小死工资,但是感慨又有什么用呢,路是自己选的,后悔也来不及了。

    “咯咯,老师,你还是别想了,我姐夫可不是一般的医生,他可是神医来着,要不然人家中心医院也不会请我姐夫去当那什么劳什子荣誉院长,我妈妈本来下半身瘫痪,结果被我姐夫随便针灸两下就痊愈了。”说起这事,温依就好似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好似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个好姐夫一样。

    “什么?院长?他……他才多大呀!之前我还以为你是开玩笑的呢?”这回颜玉卿更加惊骇莫名了,在附属中学的时侯温依有提过此事,当时她还以为是温依吹牛呢,可现在看温依的神色不像是在说谎,颜玉卿顿时也信了几分,但同时她内心又多了几份期许与渴望。

    原因正是出在颜玉卿的家人身上,几年前她的母亲患上了皮肤癌,一家人四处求医,花光了家中的积蓄,但是病情仍然没有好转,甚至还有恶化的趋势,到如今已到晚期,随时都可能有生命危险,每天的治疗费用也是压在颜玉卿胸口的一块大石头,压得她都喘不过气了,如今听闻刘凡“神医”之名,便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怎能让她不激动。

    此时颜玉卿激动得面色潮红,瞬间紧抓着温依的小手,急忙问道:“那可不可以请你姐夫帮帮忙,救救我妈妈呢?”

    温依一听颜玉卿这话,顿时焦急地问道:“怎么?老师的妈妈病得很厉害吗?我姐夫对人都很热心的,等会他来的你跟他说一下,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好像听我姐说……姐夫的收费挺贵的,记得上次有个富商上门求医,姐夫应是要了人家三百万的挂号费,而且还不包括医疗费的呢!”

    “啊?这……这么贵?”颜玉卿闻言顿时傻眼了,脑袋嗡嗡作响了半天,现在她当算是知道刘凡的钱是那么赚的了,这做医生比印钞票还来钱,一个挂号费就要三百万,这不是拿人当猪宰吗,不过你还真别嫌刘凡收费贵,人家有贵的本事,你说是钱重要呢,还是命更重要啊,有钱你也得有命花呀!本山叔不是曾曰过:人生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人死了,钱没花完了。

    不过你还别说,现在有钱人的理念就是只选贵的,不选对的,刘凡要是只收标准费,说不定人家还有可能不认同你的医术,既然你敢报这么高的价,那就是必有所持,所以当时那富豪很爽快地便付了挂号费,你要是收少了人家还跟你急,你说这算什么世道啊。

    “我……呜呜……”原本颜玉卿以为自己看到了一丝希望,却被刘凡那巨额的挂号费给击打得支离破碎,只剩下了黯然的哽咽,泪如雨滴般滴滴垂落,楚楚娇容令人情不自禁心生怜惜。

    “哎呀!颜老师,你怎么就哭了呢,我……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你……你先别哭啊。”此时温依脸上挂满着茫然不解与惊慌失措,她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颜老师就哭起来了,而且还是这么的梨花带雨的,慌忙间恰好见到刘凡从车库走出来,于是急忙冲刘凡大声道:“姐夫,你快来啊,不知道我说错什么了,颜老师就伤心地哭起来了,你来劝劝吧!”

    刘凡闻言,快步走了过来,看着蹲在地上的颜玉卿满面忧伤的,不禁眉头一皱,随即轻轻拍拍人家肩膀,疑惑地问道:“颜老师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说来听听,要是能够帮忙的话,我绝对不会推迟的。”

    刘凡对于这位既勇敢又有责任心的老师还是很有好感的,虽然他不知道颜玉卿这般是为何,但是这世上就没有他刘凡做不到的事,当然除了不会生孩子,所以他才会满不在乎地答应下来,也算是回报一下颜玉卿之前对温依的照顾。

    “我……我听小依说你是神医,医术很高明,所以我想求你帮我妈妈看看,她得了皮肤癌,已经到晚期了,医生说她只有半年的好活了,可……可我不认命,我是单亲家庭,妈妈将我抚养诚仁,没有过一天的好曰子,受尽了磨难,好不容易盼到我有能力让她享清福的时侯,却……呜呜……求求你的刘先生,如果你能救我妈妈一命的话,要我做什么都可以,那怕是……”

    刘凡此时就是颜玉卿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此时她蹲在地上,纤细的小手紧紧地拉着刘凡的裤腿,紧捏着的手骨发白,泪眼婆娑般断断续续地将自己心中压抑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人在绝望中是什么都可以不管不顾的,为了自己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慈母,她甚至可以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子欲养而亲不在,这样悲戚的场景真让人心酸呐!

    (圣诞出门旅游了两天,所以今天才更新,请大家原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