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一章 事态延续(求推荐,求打赏)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今天无意中看到本书首次打赏,古月心中激动不已,在此感谢“孤寥残梦”的打赏,也请大大继续支持本书,另外呼吁各位书友,新人写书不容易,请多多给予支持,有票的给票,有钱的不仿打赏一下,有鲜花的投投花,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的写作支力。

    ============================================================================。

    华东军区司令部会议室内,此时正有十个人围着一张环形的桌子,一脸焦急地等待着什么,但见正中央坐着一名身穿军服的老者,肩上佩戴着一穗三星的上将肩章,不时地用眼睛看着门口,连手里的茶杯的水溢出来都没有察觉。

    老者正是华夏国华东军区总司令柳严东上将,此人乃是上海柳家长子,也是柳凝香的大伯,年纪已过六十岁,但由于习武而显得较为年轻,一头乌黑短粗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色甚是威严地紧绷着,但眼神不时地微转,可以看出他此时心中的焦虑。

    “哒哒哒…”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些急促的脚步声,只见来人一走到门口便停了下来,随即喘着粗气,铿锵地说道:“报告,上校李同明前来汇报。”

    随着这人的到来,会议室内的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处,紧张地盯着来人,让这位中年上校有点不知所措,忙用眼睛看向坐在会议桌中央的柳严东。

    看到李同明向自己询问的眼神,柳严东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于是开口说道:“小李,查清楚爆炸的来源了吗,这里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你就说吧。”

    “是,首长,经过我们的调查,发现爆炸声是从野狼特种部队的秘密训练基地那边传来的,具体那里发生什么事还不知道。”李同明如实地将调查结果向会议内的人说道。

    “哦!野狼团那边传来的?”这时坐在柳严东左下首位的人疑惑地问道,这人却是华东军区政委庞鹏辉中将,只见他一脸儒雅,头发微白,身材修长,倒有几分儒将的风范。

    “是的,政委。”李同明坚定地回答道。

    “老庞,最近野狼团那边有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吗?”柳严东也是一脸疑惑地询问着庞鹏辉。

    而庞鹏辉却是摇了摇头,叹息地说道:“嗯,好像也没什么异常啊,训练还是按照往常那样啊,哦,对了…”话说到一半庞鹏辉像是恍然大悟一般,拍桌而起。

    这一拍不要紧,可把他边上的军区副司令杨达开吓得差点也跟着跳了起来,于是杨达开很是不满地说道:“我说政委啊,这人吓人,吓死了的,你这一惊一咋差点没把我的心脏病吓出来。”

    听得杨达开的抱怨,庞鹏辉也知道是他鲁莽了,于是忙向杨达开道歉地说道:“嘿嘿,不好意思啊老杨,刚刚是我鲁莽了,我在这跟你赔不是了。”

    “咱俩谁跟谁啊,道歉就不用了,不过我很好奇是什么事能让平时稳重的你这么惊诧地。”两人是一起同事多年好友,杨达开又怎么会去怪罪庞鹏辉呢,只是对能让他大失方寸的事好奇罢了。

    “对对对,你刚刚到底想起什么事来了。”会议室的其他几位将军也的一脸好奇地追问道。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前两天,孙建国那小子来找我要了一份中校级别的特招令,说是这次来我们军区军训的大学生里面有一个武林高手,而且武功还不底,刚开始时我也没在意,现在忽然想起他会不会跟这次的爆炸有关呢。”在众位将军的追问下,庞鹏辉也说出了他刚才所想到的。

    “哦,高手?孙建国有没有说那人的功力有多高吗?”听到有武林高手,柳严东眼中精芒一射而尽,对着庞鹏辉问道。

    “听说他把全军大比前三名中的刑勇给打败了,而且打得人家没有还手之力,所以才被孙建国看中的,想请他给他的野狼团当教官,听他的话里好像也没把握能打赢这名少年。”庞鹏辉接着说道。

    “那这名少年叫什么,那里人,有什么背景吗?”柳严东快速地寻问道。

    “叫刘凡,十八岁,是个孤儿,没什么背景,现在在复旦大学上大一,这些从学校里可以查到。”庞鹏辉回答道。

    “刘凡?怎么听到这名字这么耳熟呢,好像在那听说过啊。”听了庞鹏辉的介绍,柳严东也陷入了沉思,嘴里还不时地喃喃自语地。

    “老柳,老柳,你没事吧。”庞鹏辉喊了几声都不见柳严东回应,于是又是摇了他一把才转醒过来。

    “哦,我没事,只是刚才听到刘凡这个名字好像在那听过,就是一时想不起来,呵呵,可能人老了,这脑子都不中用了,唉。”柳严东说完话,还有点自嘲地叹息着。

    “这人一老什么毛病都有,你就别叹息了,还是赶快让孙建国来一趟,或许他知道是怎么回事。”庞鹏辉听到柳严东的叹息,心中也是唏嘘不已,岁月催人老啊。

    “嗯!老庞说得在理,小李,你马上打电话通知孙建国来这里一趟。”短暂的哀叹后,柳严东又恢复了往常的雷厉风行,立刻下令道。

    “首长,电话已经有打过了,不过没有接,可能他们现在都在训练当中。”李同明把自己来时的情况说了一下。

    “那你就走一趟,把他给我叫来。”柳严东也不费话,干脆利索地说道。

    “是,首长。”说完又是立正敬礼,而后转身出去了。

    对于军区会议室所发生的事,刘凡是一无所知,他现在正无聊地趟在树荫下翘着二郎腿睡大觉呢,似是想把昨天晚上没睡的觉补回来,由于天气比较,他还拿着树叶扇来扇去地,好不快活。

    而训练场中央正有一群特种兵在烈曰下盘坐入定呢,却见他们每个人都是一脸的汗水,身上的军服也都已经湿透了,就像落汤鸡一样,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一个,不过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脸都是从容淡定,好像与外界隔绝一般,静坐在地上,纹丝不动。

    如此又过了两个小时,人群中有不少人头顶开始冒烟了,紧接着一阵恶臭随着风向刘凡袭来,将他从悠闲地睡梦中憋醒,差点让他断气,却原来修练中的不少人已经突破了第一层功法,体内经过洗髓伐毛,体内的毒素都排出了体外,所以才有一阵恶臭。

    不久,众人都从入定中醒来,发现自己现在全身充满无穷无尽的力量,都兴奋地差点跳起来,完全不顾自身臭哄哄地。

    正当众人还沉浸在喜悦当中,刘凡的话从他们的耳中传了进来,“好了,好了,有什么可高兴的,就你们这样的还差得远呢。”看到这些人都已算是入了门,不过刘凡也不想他们太过自满,所以才出声打击打击他们。

    这时众人才回神来,寻声看向刘凡,见他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拿着帽子不停地扇着风,看得众人很不解,他们也没觉得现在天气有多热啊,怎么刘教官还不停地扇风呢,不过高人的姓格都很奇怪,这是他们现在心中所想的。

    “哈哈,哎呀老弟,你这功法也太厉害了吧,你看我经过这几个小时的修练,就让我停滞几年的功力大涨一级啊,我现在都到地阶上品了,相信突破天阶指曰可待。”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孙建国现在功力大涨,都归功于刘凡,心情大好之下又想上前去拥抱他,以表示感谢。

    孙建国刚想走上前,却见刘凡捂着鼻子不停地后退,嘴里说道:“停,别过来,老哥,你不觉得身上的味道臭哄哄的很难闻吗。”

    听了这话,其他人也注意到了,一看之下,发现全身黑乎乎地,味道更是难闻的要死,若非他们是特种兵,经常在恶劣的环境下执行任务,非得被这气味熏晕不可。

    “还不赶快去洗干净。”听了刘凡这话,众人那还顾得了那么多啊,呼啦一下全都跑了个精光,只留下刘凡一人在原地傻愣着。

    “喂,你们都走了,那谁开车载我回宿舍啊。”这时刘凡才醒悟过来,在原地大喊到,可惜没人理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