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六章 冰火双重天(中)(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妈妈……你醒醒,我带医生来给您看病来了,妈妈……刘神医,你快救救我妈吧,呜呜……”这时颜玉卿看着躺在床上没有知觉的的颜妈妈,心底没由来一慌,连忙上前摇了摇母亲,试图想将颜妈妈唤醒过来,只可惜叫了许久母亲都没有动静,好似死人一般静静地躺着不动,这下子颜玉卿不由得急了,就连眼眶中的泪水也在不停地打着转。

    “你先别慌,让开一点,我看看再说。”刘凡连忙靠近床边,一边搭在颜母的手腕脉搏上,其脉搏很是微弱,气息全无,透过天眼神通,刘凡进一步透析颜母五脏六腑,这才发现颜母身上的癌细胞已经由皮表扩散到了肺腑之内,此时正处于弥留之际,若不尽快抢救,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刘神医……”此时颜玉卿焦急如焚地紧盯着刘凡,但心底却是凉到了冰点,母亲就是她在世上唯一的至亲,如今就这样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身前,身为人子女者又怎么能承受得起这份打击,是以刘凡的态度就是至关重要,紧锁的眉头纠结着夺眶欲出的泪花,承载着对母亲的牵挂。

    “嗯!”刘凡轻点着头,神色依然是那么从容淡定,眼神坚定地回头看了颜玉卿一眼,说道:“伯母的病已经扩散到了肺腑之内,由于长期卧病在床,身体机能早已退化腐朽,仅仅只剩下一缕气息,但是很微弱,现在已经是处于弥留之际,不过她的意志很坚强,我想伯母应该是在为你而牵挂,才会弥留至今,以现世的医疗水平基本上可以宣布死亡了,不过……你大可以放心,这病对于我而言并非难事,呵呵……”

    “真的?”此时颜玉卿可谓是百感交集,只怪刘凡说话喘气,起初听到刘凡说母亲已经是病危状态时,心底的防线顿时被击垮,努力克制的眼泪瞬间夺眶而出,紧接着又听到更严重的“死亡”,这一刻她又好似感觉眼前一阵忽明忽暗,紧跟着又是天旋地转,险些一头栽倒下去,可没想到刘凡末了又来了一句让她“放心”,说话间的这短短的几秒钟直让颜玉卿感受到了急速过山车的“刺激”,顿时喜极而泣,一时激动之下,竟什么都给忘记了,紧紧地抱着刘凡的胳膊,与之四眼相对,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刘凡脸上的尴尬。

    “呵呵,我从来不会拿病人的生命来开玩笑,我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我就会负责到底,这点你大可放心。”刘凡并没有责怪颜玉卿的失礼,反而是轻轻笑两声,随后不着痕迹地从颜玉卿的胸前将手臂抽了出来,随即又叮嘱道:“另外也不要那么激动,这样的话很容易造成心脏负担的,须知悲伤肺、喜伤心,你这样大喜大悲的,对身体伤害很大,所以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你明白?”

    “嗯嗯,我会记住的,谢谢刘先生提醒。”这时颜玉卿点点头应道,随即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而此时的刘凡已经被过身去,将目光聚焦在颜母的身上,眉头紧皱着好似在思索什么,却没有发现身后的颜玉卿正用复杂的眼神注视着自己的背影。

    就在刚才颜玉卿也意识到刘凡有意回避自己,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失落,虽然那只是自己一时情绪激动才做出来的举动,可是一抱住刘凡臂膀的那一刻,她有点不舍得放手,也许是当时她的心情极不稳定,就如离群的小羊羔一样的彷徨,需要有人给予她安全感。

    而恰好刘凡给她的印象极深,无论从身份或是能力上,都能够抚慰她此时受伤的心灵,好似一切都是那么水到渠成,但最后却又如同镜花水月一般如梦似幻,如今刘凡这一抽身而去,就等同于梦醒时分,她又怎能不惆怅。

    不管是心绪不宁的颜玉卿也好,后知后觉的刘凡也罢,两人现在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床上躺着的颜母身上,这时刘凡一把将盖在颜母身上的被子一把掀开,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但刘凡却没有因此而厌恶或是退缩,反而是一脸凝重地注视了几秒,却见颜母身上穿的衣服[***]的,上面黑一瘩黄一瘩的浓水,还有小片的血水,皮肤干瘪,个别地方还能隐约见着粉红而森白的筋骨,整个躯体就好像一具糜烂甚久的尸体,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之前刘凡听颜玉卿说过她每天都会帮她妈妈清洗身体,很难想象这么多年她是怎么生话过来的,如此娇滴滴的一个女孩子,要面对如同腐尸一般的母亲,那要多大的勇气才能承受得起这份恐惧,而且而几年如一曰地渡过,不禁令刘凡也对她肃然起敬,多么坚强的女孩啊。

    尽管刘凡刚才透过天眼神通知道颜母的已病入膏肓,可见到眼前的这一幕也不由得为之震撼了,同时对于颜母也是深深的佩服,如此重的病情,那要承受多大的痛苦,绝非常人能够忍受得了的,如果刘凡不是仙人的话,恐怕也自愧弗如。

    “嘶……呼……”刘凡深吸一口气,调整好心态,然后对着身边的颜玉卿轻声地说道:“你现在去烧一桶热水,一会儿有用处,接下来我将正式为伯母治疗,等下无论见到什么都别慌张,也不要打扰我,否则我不敢保证救活伯母,你可听明白?”

    “嗯!”颜玉卿见刘凡一脸严肃,知道他不是开玩笑,于是重重地点了点头,同时心底又充满着期待,期盼着能够有奇迹的出现,但是又忍不住担忧,并非是不任认刘凡,而是自己母亲的病实在是太重了,之前她们被医院扫地出门除了没钱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病情严重到药石无灵的地步,甚至连各大医院都不愿意接诊。

    交代完颜玉卿,刘凡也不费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枚黄褐色的药丸子出来,顿时一股清新的药香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令得原本臭气熏天的房间的空气为之一清,这一变化就连正转身的颜玉卿也感受到了,遂疑惑地四处看了看,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刘凡的手上,准确的说是他手上的丹药上,疑惑不解地呢喃道:“这是什么药丸,怎么那么香呢?”

    “这是固心丹,用来吊命的,现在伯母命悬一线,需要先保命,一会儿我会施展针灸术为伯母治疗,但其过程很是凶险,以伯母现在的状况不无法承受得了的。”刘凡好似听到颜玉卿的呢喃一样,随嘴便回答一声,紧接着顺手掰开颜母的嘴巴,将固心丹送入颜母口中,随后两指点中颜母眉心,顺势划至鼻尖,其间指间隐隐有一道微弱的金光闪现,这是刘凡在利用龙神力为颜母催化固心丹的药力,助其更快地吸收药效。

    有了刘凡的神力相助,其效果很快就显现出来了,不过是几秒间,颜母苍白的脸庞慢慢地有了几份血色,干瘪如枯骨的肌肤也变得充溢有肉感,微弱的脉搏也在一点点地增强,就连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也开始一点点在复苏。

    而恰巧这一幕让正想提水的颜玉卿看在眼中,此时的她静静地站在一旁,美目瞪得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还有那难以言明的激动,刚想大声叫唤一声,却又想起刘凡刚才对她的叮嘱,连忙用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发出声音而打扰了刘凡,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更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提着水壶跌跌撞撞地走进厨房。

    而另一边刘凡也感受到颜玉卿的异样,不过这并没有妨碍到他,是以他也就不理会,几下里从身上再次拿出五行套针,随手将其摊放在床边上,一时间各色闪耀着不同光芒的针竞相辉耀,不过光芒并没有持续很久,刘凡顺手一抹就将针上的灵光给掩盖住了,好在此时颜玉卿在厨房,不然还不知道她会出现什么状况呢,毕竟五行套针这样的仙器已经脱离的凡人的认知范畴,刘凡可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这时刘凡迅速地从五行套针中取出一枚水灵针,随手一抖针尖,整枚针就变成了蓝白色透明的冰灵针,其中折射出的丝丝寒气瞬间令得整个房间的温度下降了十几度,就连在厨房忙碌的颜玉卿也同样感受到这股冷厉的寒气,不自觉地打了好几个哆嗦,而恰在这时,刘凡手起针捻便将冰灵针扎入颜母头顶百会穴,几乎是瞬间就将颜母全身冰冻住,白灵灵光闪的冰霜也渐渐地覆盖了颜母的全身。

    (新年新气象,感谢各位书友半年来的支持和鼓励,希望今后本书能有个新面貌,本书已渐入佳境,未完待续……已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