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七章 冰火双重天(下)(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刘凡迅速地从五行套针中取出一枚水灵针,随手一抖针尖,整枚针就变成了蓝白色透明的冰灵针,其中折射出的丝丝寒气瞬间令得整个房间的温度下降了十几度,就连在厨房忙碌的颜玉卿也同样感受到这股冷厉的寒气,不自觉地打了好几个哆嗦,而恰在这时,刘凡手起针捻便将冰灵针扎入颜母头顶百会穴,几乎是瞬间就将颜母全身冰冻住,白灵灵光闪的冰霜也渐渐地覆盖了颜母的全身。

    眼看着颜母全身冰冻,刘凡不敢再有所迟疑,随手一招便隔空从五行针套中抽取三枚火灵针,直取胸口关元、檀中、天突三穴,组成三元任脉,随后利用火灵针的本命属姓“火”来淬炼化颜母深入肺腑的癌症病毒,而这时冰灵针的则充当了辅助修复内脏肺腑的作用了,本来修复疗伤用木灵针的效果是最好的,但却与火灵针属姓相冲,不但修复不了,反而助涨了火灵针的火焰,这样有可能直接就将颜母给烧蒸发了。

    而用水灵针则刚好可以互补,水灵气同样有修复疗伤的作用,但同时评测还能克制住火灵针的火灵气,令其在炼化病毒的同时,不至于伤及病人本身,这就是所谓的“冰火双重天”,想要施展这样的绝技就必须对灵气有超强的感知力,还有对自身神力极其细腻的掌控力,如果不能将自身神力运用到收放自如的地步,那么稍有不慎后果将不堪设想,当然这只是相对于修真者来说,如今刘凡已经是大罗金仙,自然不存在这样的障碍。

    三元任脉开启之后,刘凡一手捻着百会穴的水灵针,另一只手则是虚位下压于颜母胸前,五指摊开,掌心处闪现出一团金色光芒,光芒忽明忽暗,却又若隐若现的,好似云雾一般的梦幻,至刚至阳的龙神力透过三枚火灵针催发出源源不断的火灵气,迅速地渗入三元任脉中,紧着以三元任脉为标线,向四周扩散至颜母全身,慢慢地将其体内地病毒一点点炼化祛除,同时还要一心二用,引导水灵针上散发的寒气修复颜母被热气灼伤的内脏。

    若是此时有内视神通的人就可以清晰地看到,颜母体内原本黑漆干涩的内脏正在水灵气的滋润下,一点点的呈现出勃勃的生机,而在体表也出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景象,颜母体表蓝白色的冰霜,也逐渐变成了墨色,伴随着袅袅升起的蒸汽,散发出无比的恶臭来,将已被固心丹药香净化过的房间再次弄成了臭气熏天,估计就连外面十几米外也能闻得到,那就更别说正在厨房烧水的颜玉卿了。

    此时颜玉卿正捂着鼻子,不停地咳嗽着,背靠着墙壁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看来是被熏得不轻,好在旁边就是浴室,奋力一个箭步冲进去,拿起一条湿毛巾便仓皇地捂住口鼻,这才好受一些。

    恰在此时,刘凡的第一步医疗工作也完成了,顺利地将颜母体内的毒素清除干净,剩下的就只有将表面的腐肉清理,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颜母身上百分之七十的肌肤已经糜烂,皮下肌肉组织也有坏死,想要将如此多的皮肉从身上将肉剔除,那无异于是在凌迟,还好刘凡不是一般凡人,要不然还真是回天乏术。

    只见刘凡双手齐挥,瞬间将几枚五行灵针从颜母身上取了出了,动作无比敏捷,瞬间一气呵成,完全没有丝毫的生涩,撤针之后,原本覆盖于颜母身上的冰霜也溶解开来,化成了一滩滩的水迹,掺着从颜母体内排出的黑色毒素四溢流散而出,顺着床面滴落在地面上,一下子就将光亮的地面染成了黑黝黝一大片。

    而此时颜母的躯体也再次呈现于刘凡眼前,全身黑漆漆地看不清楚容貌,唯一可以肯定的就是那起伏不定的胸口可以证明她还活着,还有全身触目惊心的腐肉正好彰显着令人揪心的惨剧。

    “啊呼……啊呼……”看着静躺在床上呼吸均匀的颜母,刘凡终于小小地松了一口气,但他仍然没有完全松懈,紧跟着大手一挥,瞬间从掌中出现一道湛蓝的光芒,这光芒柔和而又绚丽,顺着刘凡掌心的运行,堪堪抹过颜母的全身,光芒所过之处,颜母身上的沾上的毒素自然消亡,就好似有一个吸尘器将其吸干净一样,没过几秒,颜母全身都裸现于刘凡眼前,身上的腐肉也消失不见了,露出的是鲜血淋淋的鲜肉,凹凸不平的体表,裸露于空气中森白的骨头,整副身躯就好似被野兽啃食一样。

    此时刘凡整专注于眼前的治疗,浑然不觉身后站着颜玉卿,她一手拿着一大通热水,一手捂着嘴巴,一双明媚透亮的大眼睛中呈现出惊恐万状,焦虑、惊惧、到最后的恐惧,但却始终没有不敢发出那怕一丁点的声音,刘凡之前的叮嘱她都牢记在心,事关母亲生死她也不敢大意,就算是看到了只能在恐怖电影中才能见到的场景,她也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可接下来刘凡所作的一切,却完却颠覆了她的思想。

    但见这时刘凡再次从身上取出一枚龙眼大小的暗红色丹药,这可不是刘凡炼制的次品丹,而是以前神农所炼制的上品灵丹造化丹,具有生死人肉白骨的功效,就连仙人都可以救活,何况现在只是救一个凡人,简直易过借火啦!

    此时丹药在手,刘凡也不再迟疑,将丹药捻在两指间,轻轻一用力便将之碾碎成粉,随后纷纷撒落在颜母身上血肉伤处,神奇的一幕就出现了,药粉一遇到鲜血,瞬间就开始吸纳血肉,然后开始膨胀起来,一点点的填补了颜母被剔除了肌肉,血肉填满之后,表面呈现出的血红色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的褐色,结成了一块块难看的疤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疤痕由新变老,再到最后自动脱落,丑陋的背后瞬间出现了一片兴洁如新的粉嫩肌肤,那肌肤几乎与初生的婴儿无异。

    这整个过程说起来挺费劲的,但其实只有那么短短的一分钟不到,造化丹真不愧其“造化”之名,就连刘凡这样见过“大场面”的大罗金仙也不得不愣几下,盖因刘凡对丹药的认知太少,只知其名和功效,却不知道会是如此神奇。

    “这这……”就连刘凡这样的仙人也被造化丹的神奇小小的震撼到,那就更别提颜玉卿这个凡人了,此时的她完全就陷入了当机中,连脑袋都转不过弯来,一个“这”字说了半天依然没有下文,只剩下上唇磕着牙齿“咔咔”的声音,可见见眼的这一幕对于她的冲击是何其巨大,但同时她的内心又是无尽欢喜,压在心头几年的巨石总算是卸下来了,瞬间喜悦化成了泪水,哗哗地往外狂涌,都说女人是水做的,这话还真是一点都不假。

    “总算是幸不辱命,终于还你一个健健康康的母亲了,伯母现在只是在睡过去了,她一会儿就会醒过来的,这下子你放心了吧。”这时刘凡已发现身后的颜玉卿,回头却见她不知所措的模样,刘凡不禁上前拍了拍她的香肩安慰几句,末了还很潇洒地抹了抹并没有汗水的额头。

    “真的?这是真的吗?呜呜……”颜玉卿以为自己是在幻听,所以又重复地问了一次,得到刘凡再次肯定地点头,颜玉卿泪水再次泛滥成灾,手中下意识地一松,却没有注意到手中还提着滚烫的开水,一下子“嘭……”地一声烧水壶掉在了地上,瞬间开水四溅,而这时颜玉卿听到声音也意识到自己做了蠢事,仓皇间想要躲开开水的攻击,于是本能地向后退,又恰好被身后的矮凳子拌了一下,立身不稳之下趔趄着身子向后倾倒,眼看着整个身子即将与地面来个亲密接触。

    “小心……”与此同时,刘凡也见到了颜玉卿的窘境,出声提醒地同时,脚下也不慢,一个箭步上前,伸手一探便揽着了颜玉卿盈盈一握的蜂腰,堪堪顿住了她倒下的身形,刹那间,两人四目相对,刘凡的眼中依然是那种纯粹,看向颜玉卿的眼神也没有一丝一毫的欲望,只有淡淡的担忧。

    而颜玉卿就显得有些复杂了,从最初的惊慌失措,再到心绪难平,随后又感受到自己半边"shu xiong"整被一只宽大而又温暖的手掌掌握着,内心又是一阵羞恼,本能的想要顺手甩出一巴掌,可在与刘凡四目相对时却发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毫无杂念,知道对方是无意地,可明明吃亏的是自己,对方却是一副很傻很天真的模样,这让她想发作都没有理由,也不知道刘凡是故意还是无意。两人就这样僵持着,直到某人感受到某处柔软,这才发觉自己貌似失礼了,这才讪讪地放开手来,原本和谐的画面也陷入了诡异的尴尬禁地。

    (检查才发现本章发错了,请大家见谅,现已改正过来……求各种支持,谢谢大家!!!已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