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中秋晚会(中)(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哟嗬!既然你认识字,那你还往里面走,这里是女生宿舍,男生是不可以进来的,难道你想违反校规不成,赶紧给老娘出去,快点……不然我可就要叫校警抓人了啊。”大妈不依不饶地紧拽着刘凡的衣服,拼命地将他往外面拉,就是不放刘凡进去。

    这时刘凡不觉眉头一皱,自己见女朋友难道还要通报不成,就如同古代驸马爷想见公主还要经过重重关卡,想想刘凡都觉得恼火不已,这年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啊,不过他可是神仙来着,那里会怕“小鬼”呢,于是面色一寒,冷冷喝道:“放手,我见女朋友难道还要经过你的批准不成,信不信我一个电话让你立马下岗啊,哼!”

    其实刘凡也并非想以势压人,只不过这个大妈有点过份,当众拉拉扯扯不单指,脸上趾高气扬的神色更令他讨厌,不就是一个看门的嘛,还能拽成二五八万的,跟本没勤快清楚自己的身份,而且说话忒惹人烦,所以刘凡末了一声冷哼暗藏着一点气势威压在里面,那大妈顿时脑袋“嗡……”地一声瞬间当机,只得骇然地看着刘凡一步步走上楼,却不敢上前阻挠,不过刘凡的威胁起到作用,而是刘凡有气势实在是太过惊人了,她又不是傻瓜,这样的人又岂是普通人可比,更不是她能惹得起。

    而在门口原本想看笑话的那些牲口们,见刘凡三两下就进入了复大男生心目中无比向往的圣地,顿时一个个都傻眼了,丫呸的,这不科学啊!咋同样是人,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涅?自己等人提前赶早来这里等了大半个小时都进不去,可人家新来的却从容地进去了,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呐,这不是明罢着自己不如人嘛,这下子众牲口老大的不愿意,于是乎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冲上前找那大妈理论,只可惜他们不是刘凡,没有霸气外漏的本领,就连侧漏都费劲,更加没有刘凡的强势,所以那大妈死活不让进,群情激愤之下,只好干脆将大铁门关闭,这才阻止了这些激素过剩的牲口的冲击。

    不说这群牲口“鸡冻”,却说刘凡上得楼去,一路上倒也碰见不少的美女,可惜现在沪海天气转冷,没能够见到那种群芳争艳,臀浪、波涛汹涌的场景,不然也好让刘凡打点鸡血,热血澎湃一番,倒不是说刘凡有多色,而是这样的风景那是每个男人欲想而不得见的,再则说不看白不看嘛。

    虽然刘凡并没有这样的心思,可进入这群芳汇聚的“女儿国”中,猛然间出现了这么一个“雄姓动物”,而且还是帅得掉渣的那种,难免惹来众多莺莺燕燕的围观,顺便评头论足一番,别以为女大学生就很纯洁,其实色起来比男人还恐怖,尤其见到刘凡这样的极品帅锅,那眼神顿时光芒万丈,真恨不得一口将刘凡吃了,好在刘凡心里素质够坚挺,不够还真招架不住了。

    “哇!好帅啊,你们看呐,他还冲着我笑呢,这谁啊,什么时侯咱们学校里出现了这么有型的校草啊,怎么都没见过呢!”这时一个花痴手捧着圆脸,不停地对刘凡放电,其电压高达几十万伏以上,而且还在继续疯涨中。

    “在那呢……呕!买糕的佛祖啊!你一定是听到了我的倾诉,才将这么一个白马王子降临到我的眼前,感谢三清祖师,阿门……”某间宿舍内冲出一个衣衫不整的小胖妞,左右顾盼间,猛然见到行走间的刘凡,顿时双手合十虔诚地做起祷告来了。

    “切!小花痴,知道什么呀!穿白衣就是白马王子了?那穿绿衣的岂不就是青蛙王子。”某位傲娇女很是不屑地喷道,可心里却想着:“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成功人士,整不准还是个什么‘二代’呢,哼!被老娘看上的,你就别想跑。”心动不如行动,傲娇女整了整衣服,特意将领口拉底几分,果然有料啊,白花花的半团嫩肉绝对能晃瞎许多牲口的眼睛,随后快走几步蹭到刘凡跟前,左右晃了几下美臀,上下又颤动几下雪白的"shu xiong",只可惜她这一番做为算是点灯照瞎子了,白费了一番工夫,人家连扫都没扫自己一眼,直接无视地从她身边越过。

    “哎哟喂!这是谁呀?周大美女上赶去倒贴吗?可惜啊人家连正眼都没瞧一眼,咯咯……亮眼瞎喽,估计人家的闻到某些人身上的风尘味太浓,把人家帅哥给吓跑了,呵呵……”人说女人是善嫉的生物,这话果然不假,这不还没怎么着就掐上了,比脸蛋、比身材、比财力、比家势,校园是社会的缩影,攀比之风无处不在,互相倾轧那都是司空见惯的事了,不足为奇。

    “哼哼!你这是羡慕嫉妒恨呐,要胸脯没胸脯,身材横长水桶腰,还长了个大饼脸,那就更没得救了……”

    “哼,那又怎么样啊,姑奶奶我至今冰清玉洁,那像那跟‘公共汽车’似的,只要有钱都可是上,你个千人骑、万人草的贱人……”

    ……

    短短地几层楼的路层,各式各样的女生如走马观花一般地从刘凡身边路过,神马是环肥燕瘦,神马是波涛汹涌,刘凡这回可真是大开眼界了,还好刘凡人品够坚挺,更是秉承了宁缺勿滥的原则,这些庸脂俗粉又怎么能入得了刘大仙人的法眼呢。

    好不容易来到了五楼赵婉仪三女的宿舍,却没想到吃了闭门羹,宿舍大门紧闭,就连窗户也是拉着窗帘,不知道几个女人在里面搞什么机关,刘凡只好上前敲门。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引起了宿舍内四个女孩子的注意,此时四人都各自在打扮,惟有孙筠距离门口最近,一听到敲门身立马条件反射般猛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她已经感受到了门外刘凡的气息,连忙慌张地跑上前去开门。

    “凡哥哥?真的是你啊,咯咯……你怎么才来啊?”孙筠瑶开门后正好见到刘凡,顿时开心不已,也不管周围有没有人,一个劲地就往刘凡的怀里扑过去,巨大的胸器陡然如“泰山压顶”一般,轰然撞击在刘凡的胸膛上,而后者猛然间承受着两座巍峨巨峰,心底禁不住心猿意马,恰好似小龙抬头,雄赳赳地顶住了孙筠瑶的小腹。

    这一顶不要紧,瞬间令得孙筠瑶“潮汐”澎湃,小内内都湿了一大片,不过两人好歹也是老夫老妻了,再加上屋里都是自己人,所以也毫不避忌缠着刘凡地臂膀,将其领进了门,顺手还将大门关上。

    刘凡一见着孙筠瑶就从她的话中感受到了话语中的幽怨,所以面对她的热情也是以狂热相迎,一把就将其抱在怀中,小小地温存了几下,至于身下小兄弟的反应,那可不是以他的意志为转移的,纯属正常现象,与姓无关。

    匆匆瞥见屋里除了自己另外两位老婆大人之外,还有别外一名美女,刘凡倒也将自己的歪念头收敛起来,轻轻将放开怀中的美人,转而又对其他两女半是玩笑道:“嗨!两位美女老婆,难道你们俩见到老公我就没有一点表示吗?哦!真是让我太失望了,我可是历尽千辛万苦才从百万娘子军中杀出重围,这才好不容易见着你们,难道你们就不应该笑脸相迎,就算不这样,你们也不用两眼泪汪汪啊!”

    “哼……”本来按刘凡的剧本,两女听完自己这话最少也会笑脸相迎,却没想到迎接他的会是两女不约而同的冷哼,这让刘凡摸不着头脑,不过转念一想,这些曰子以来与三女同在一所大学,但见面的次数却屈指可数,怨不得人家给自己脸色看,想通这一点后,刘凡又不傻,肯定会补救的啦。

    “唉呀!你们这是怎么了嘛,我貌似没有做错事吧?你们知道的,这些天一直很忙,除了读书之外,我还要忙着好几家公司的事,千头万绪一大堆事等着我去处理,如今赚钱艰难,我不多努力一点,那里养得起你们几位美女老婆呀。”

    刘凡这个借口找得还真是不一般啊,直接就上升到要成家须立业的高度了,说着刘凡见两女的眼神缓和了许多,又接着说道:“另外呢!我晚上演出完后,还得去一趟京城,上头让我去执行重要任务,可能又要好几天才能回来,所以你们知道的,我其实多想陪陪你们,但是国事为重啊……”

    嗬!刘凡这编起故事来脸不红,气不喘的,还越说越来劲了,真接就将自己的事上升到了国事上去了,而且还说得那么大义凛然,又好似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直引得三女听得一阵揪心呐!

    (二更到,三千字送上,求给力支持,鲜花、打赏、收藏来者不拒哦,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