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六章 事态升级(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就是你这娘娘腔冲我兄弟人五人六的?不就一买唱的戏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一朝得志就语无伦次,瞧你这揍姓,都把自己爹妈姓什么都忘记了吧,无怪乎古人云:"biao zi"无情,戏子无义。”刘凡上前扫也没扫顾家升一眼,扬起头颅,以高傲的姿态藐视着眼前的几人,滔天气势瞬间狂涌,这一刻他就是主宰天地,至高无上的君王,藐视苍生。

    “还有?既然是戏子,那就该做好自己的本份,这里是复大,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撒野的地方,你可以找校领导,但我可以保证最后落不着好的是你们,说句不好听的话,要惹闹了我,一句话就可以让你们在沪海寸步难行,就算是全国封杀,那也不是难事,不信你可以试一试,记住我今天的话。”

    一向低调的刘凡,今天为了兄弟也不介意高调一把,说话时的语气更是显露出了一股不容置疑的霸气,这完全颠覆了他以往温文尔雅的形象,令得在场的所有女生为之侧目,甚至是芳心暗许,纷纷不约而同地向身边的同伴了解刘凡的信息,而与刘凡有着同仇敌忾的众多男生们也被他那无可匹敌的气势深深的震撼到了,“好男儿当如是”这样的话瞬间印入他们的脑海中,久久回荡而不散。

    “轰……”在场的所有学生都被刘凡慷慨激昂的话语,激发了自身的荣誉感,之前顾家升的话已完全将他们得罪透了,如今刘凡就是他们的代表,于是一个个都开始声援刘凡。

    “小白龙威武,这话说得太有气势了……”也不知道是谁将刘凡的绰号喊了出来,一声激起千重浪,“小白龙”这个名号在复大可是响亮得很,不少学生都或多或少地听说过,只不过大多人只闻其名,而未见其人罢了,也造成了刘凡的身份神秘异样,未知的事物总是特别引人注意,所以关于“小白龙”的各种版本在复大里疯传开来,而现如今刘凡真人现身说法,由不得他们不激动。

    “哇!真的是小白龙耶,小白龙干死他们,我们支持你……”

    “好帅哦!小白龙真不愧是传说级别的校草,真人更胜传闻……”

    “复大雄起,小白龙雄起……”

    ……

    而与众学生激昴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楚梦妍一行人,几个保镖之前就受到过陈刚气势的摧残,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更加妖孽的刘凡,这让他们怎么活呀!你说好容易找了这么一份轻松又薪金高的工作,结果短短的半个小时不到就遭遇了两次重大打击,而且一次比一次猛烈,这啥时候高手这么不值钱了,小小的一所大学里,居然就隐藏这么两个妖孽,几名保镖此时是欲哭无泪,心底也将引起事端的顾家升上下十八代女姓祖宗问候了个扁。

    “你……”楚梦妍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自从她成名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同时也是被骂得最惨的一次,与"biao zi"、戏子同列,这是多么大的耻辱啊,虽然自己的工作在古代是这么称呼,可现如今时代不同,自然不能等同而语了,而且从始至终楚梦妍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而恰恰正因为如此,刘凡才会针对她,这就连楚梦妍自己也没有想到的事。

    刘凡根本就没有给楚梦妍开口说话的机会,冲着她就是大声嚷道:“你什么你,难道我说的话不对,"biao zi"跟戏子不都是出来买的吗?只是买的东西不同而已,难道你一买唱的就高尚到那里去了,哼!别自视甚高了,没有粉丝支持你,你红得起来吗?素质?狗屁!自己不修身,居然还有脸说别人的不是,我要是你的话,直接将这个娘娘腔辞退算了,省得今后招惹事非,言尽于此,你自己好生思量。”

    “你你……你谁呀你,我……我可不是吓大的,别以为牙尖嘴利嗓门大,就可以欲盖弥彰,这事本来就是你们的错,今今……今天非将事闹清楚不可,不然的话,我们不介意使用法律手段,哼……我我……我就不信这社会就没有公理存在,梦妍,咱不怕他。”这时的顾家升从气势上也看出刘凡有些来头,随后他又仔细打量了刘凡几眼,从刘凡的衣着中也证实了这一点,但他还是心存侥幸,万一自己被虎住了,那岂不是脸丢得更大,索姓他也只好硬扛着。

    “家升,你别再说了,越说越是添乱,这事反正大家也都没有损失,咱们就各自让一步吧。”这时楚梦妍也看不过眼了,也不知道是刘凡刚才那翻话起了作用,还是她自己心里过意不去,总之她现在看顾家升的所作所为,都不自觉地从心里抗拒,人就是这样,只要对某样事物有了负面印象,想要再改观就很难了。

    顾家升一见楚梦妍有息事宁人的打算,顿时就急眼,连忙将她推到一边,苦口婆心地劝诫道:“梦妍,这种事你得持强硬态度,不然今后要是再遇见这种事,难道每一次都要退让吗?那要退到什么时侯呀!这事你得听我的,我还真不信他能把我怎么样,别看他穿得人模狗样的,说不定就是一大瓣蒜的[***]丝而已,我们可是受学校邀请而来,要是罢演的话,相信某些领导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哼哼……”末了这一句话,顾家升还特意提高了音量,其用意自然不言自明,完全就是冲着刘凡来的,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不过顾家升显然是打错了如意算盘,刘凡就好似看耍猴一样负手而立,就跟没事人似的,给人的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可是……”楚梦妍此时心里乱糟糟的,她本因支持顾家升的,可潜意识里却告诉她这样是不对的,而更多的话刘凡之前的话刺激到她心底的某根弦上。

    顾家升见楚梦妍欲言又止的,便又以更坚决地态度说道:“没有什么可是的,我是你的经济人,难道我还会害你不成,这事你得听我的。”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的事呀!前台都已经开始表演了,你们后台这些人怎么都围着,唱大戏呢,谁能给我解释一下吗?”就在这时,从入口处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听来人的口气好似很不悦,众人这时才注意到门口进来一胖子,顶着个[***]的大肚子,翩翩地迈地所谓的官字步,那模样颇具威严。

    “梅主任驾到……”这时也不知谁喊了一桑了,众学生们闻言顿时条件反射齐刷刷地回头一看,一见来人,都纷纷为其让道,隐隐还有些许畏惧之意,显然是认出了来人。

    没错,这人正是复大教导处主任梅友德,每个学校都少不了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人物,这一点从众学生们的表现就可是体现出这位梅主任的高大形象是多么“深入人心”,他是这次中秋晚会的主办领导之一,本来他在前台等待晚会开始的,可谁知道时间都到点了,主持人也开始报幕,却没有人出来表演,让他在校长面前失了面子,这才急忙赶到后台探个究竟,谁知一进门就见到一群人围在一起,也不知道在做什么,顿时火冒三丈,就冲着人群不善地直嚷嚷起来。

    “哦!终于有个主事的人来了。”顾家升一见到梅友德前来,顿时眼睛大亮,嘴角更是勾起了一抹阴阴的笑意,一把拉住梅友德的肥猪手,便开始责问道:“梅主任,您来得正好,我们梦妍本着回馈母校的赤子之心应邀前来为贵校助唱,可谁知道一进门某些同学竟然威吓我们,说什么要让我们在沪海寸步难行,甚至是对梦妍进行全国大封杀,你说这好不好笑,狂不狂妄,还有这位同学差点就跟我们的保镖打起来了,我们在贵校受到如此不公平的待遇,假如晚全结束后,那些媒体要是问起的话,那我们也只好照实说了,要是给贵校带来什么不必要的影响的话,你可不能怪我们哦!”

    梅友德越听顾家升的话,脸色便越加阴沉,几欲滴出墨汁来了,而与之相反的顾家升越说越起劲,完全就将所有的责任推到刘凡的身上,反倒是陈刚这个“罪魁祸首”只是略一带过,瞬间成了配角,原因只是刘凡的话伤得顾家升太惨,令他颜面尽失,尤其是刘凡居还怂恿楚梦妍抄了自己,这简直就是字字诛心,怎么让他不怨恨,因此梅友德脸色越难看,爆发起来的能量就也大,刘凡所受的责罚也就越重,而他顾家升也就越解气,此时他都已经开始想象刘凡被复大扫地出门时的惨状,甚至于嘴角都挂上了阴谋得逞的笑意了,可接下来梅友德的作为却令他傻了眼了。

    (三更到,码字到半夜才完成这一更,希望大家看爽了,多支持点鲜花,或者打赏也成啊!真的好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