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六十七章 从这里滚出去(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还了得,顾先生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楚小姐一个满意的答复,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这样的学生非惩戒不可,混账……”梅友德自然知道楚梦妍在娱乐圈中的人气,更加知道如果今天若是顾家升在媒体面前只要说上那怕一句复大的坏话,那么明天复大绝对会上头条,此时他心里早已将惹事的学生骂个狗血喷头,可等他转过身看清楚对面的刘凡时,刚想骂出的狠话却嘎然而止。

    “刘……刘少,怎么会是您啊!呵……呵……”梅友德见到刘凡的那一刻起,心里没由来的一慌,说起话来也是结结巴巴的,完全没有之前盛怒之下一往无前的气势,既而如哈巴狗一样,恬着脸向刘凡献媚道:“刘少,这个……这个到底是怎么一会事呀!怎么您也来凑热闹了。”

    “呃……”边上的顾家升闻言一阵愕然,紧接着瞪大着双眼一脸错愕地看着梅友德,仿佛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来,随后又看了看对面的刘凡,心底禁不住回想起刘凡之前说过的话,越想心里越没底。

    至于梅友德为何会对刘凡前倨后恭呢,那就要从一个星期前说起,话说当初他收受刘凡同班的“煤二代”刘长金的好处费,帮忙对付刘凡来着,所以就去校长是那告刘凡的刁状,想借此将刘凡开除学籍,但事与愿违,非但没有将刘凡赶走,自己还让校长臭骂了一顿,最后落了个内部处分,同时也从校长那里探听到了刘凡神秘身份的冰山一角,从那以后,梅友德便再也不敢找刘凡的麻烦,而且见了面也绕道走。

    “刘少?哇!没想到小白龙还是位隐藏至深的世家子家呢,还真是低调得可以啊,看来复大里面卧虎藏龙,水还真是深不可测啊,整不好随便一个[***]丝都有可能是超极强大的猛人。”这时在场所有学生们共同的心声,与此同时对面刘凡又多了一份敬畏之意,但更多的还是莫名的好感,毕竟隐藏身份入学,且能低调做人的牛人实在是太少了,那像现在某些公子哥,整天都将自己的老子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是我老子是谁谁谁的,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有个牛叉的爹,并以此而沾沾自喜。

    “嗯?”刘凡听着梅友德前后不对称的话,禁不住眉头一皱,他对这个梅友德的印象可不在好,于是淡淡地对梅友德说道:“梅友德,你不在外面陪着校长看表演,来后台做什么?”

    刘凡这是在明知故问,这里面闹成一锅粥了,外面那来还有什么表演啊,这不是在扯淡嘛,不过说者无心,可听者有意啊,梅友德本来见着刘凡心底就慌乱得不行,此时再听刘凡这不着边际的话,那里还会听不出刘凡现在很不爽,刘凡这一不爽,那么估计他梅友德也讨不得好。

    于是梅友得连忙陪笑地解释道:“这个……刘少,你真会说笑,这外面那还有人表演呀,这不校长就差我来后台看个究竟,我就一跑腿的,为领导服务嘛,所以我就来了,至于这里发生的事,在下可是一点不知道的呀,不然,刘少?您给在下分析分析这事?”

    说话间,梅友德那是小心了再小心,生怕那句话说漏了嘴,得罪了刘凡,那么估计他这个教导处主任恐怕也要当到头了,所以现在关键是与楚梦妍一行的撇清关系,不然还真引火烧身,梅友德这话里可是清楚,明白地点明他只不过是过路打酱油的路人甲而已。

    “哦!是吗?既然这样的话,那你从那来回那去,至于这买唱的……让她卷铺盖滚蛋,免得惹人烦,你如实跟校长说就是了,他要问起,就说是我的意思。”刘凡也不跟梅友德费话,既然之前已经高调了一把,索姓就再强势到底,接着刘名扬四海顺手挥了挥,打发梅友德道:“要是没事,你也滚蛋吧。”

    “是是是,我这就滚蛋,这就滚……”梅友德听罢刘凡的话,知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顿时如蒙大赦,转而对着身旁地顾家升趾高气扬地嚷嚷道:“据刚才我从学生的口中得知,这事的起因纯属误会,但由于你们的态度太过恶劣,所以才招致刘凡责难,而且你们更是出言侮辱了复大,那就是在侮辱我梅友德,所以我现在以教导处主任的身份宣布你们的演出正式被取消,另外我们校方将保持追究你们诽谤学校的责任,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喔呕……小白龙威武……仙子化草鸡,人红更装B,BB遭雷劈……”

    “哦哦……复大复大……荣誉不可抹煞……”

    “嘿嘿……”

    梅友德的话刚说完,周围的学生顿时就闹起哄,这是一场属于学生的胜利,若按照以往出现这样的情况,倒霉的永远都是学生,如今满载荣誉,他们自然同仇敌忾,这里无关乎于偶像。

    “你……你们……”此时的顾家升面色酱红,怒气冲天,颤抖着手一指指向刘凡,两眼死死地在刘凡与梅友德两人之间来回扫视,目光中满是怨恨与不甘,更多的是难以置信,以前也不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可他手上紧握着小天后楚梦妍,去到那里不都是被奉为座上宾,几时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啊,如今他都做好与复大打官司的准备了,可是一对上刘凡的目光,他又不自觉的犹豫起来了,他更担忧的是刘凡之前所说的话成真,真要到了那时,楚梦妍被全国封杀,那岂不是前程尽毁,那可真就是辛苦近三年,一朝回到解放前了,这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

    而刘凡与梅友德的话对于楚梦妍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轰隆一声震得她全身巨颤,从最初进门时万众瞩目的神女待遇,到如今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好比从天堂一下子堕落到了地狱,人生的大起大落太快了,令她久久都无法回过神来。

    其实这其中真正的受害者非楚梦妍莫属,从进门到现在,她可是一句话都没有说过,却莫名其妙地成为了众人抵制的对象,而导致她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的居然还是自己的经济人,突然间楚梦妍又再一次想起了刘凡早先对她的一句忠告:若不辞退这娘娘腔,迟早害了你自己……这回她才意识到刘凡的话是多么正确,只可惜忠言总是逆耳,而恰好这几年楚梦妍都生活在各式各样的赞誉之中,根本就听不入逆耳的忠言,悔之晚已。

    此时楚梦妍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越听周围学生们的欢呼声,她就越觉得心里憋屈得很,同时学生的欢呼声更是一种讽刺,想想当初自己初入行时的天真,与这些学生有何其相似,高兴了就大声欢呼,委屈了可以肆意买醉,可她自己呢,成名以来,别人只看到自己台前的风光无限,谁又能知道自己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暗然神伤,曾经的天真的泪水早已被这污浊不堪的娱乐圈沾染了虚伪,再也不纯洁。

    惶然间,楚梦妍又见到了那个正在享受着同学的欢呼的身影,那个一句话令自己即将深深陷入万劫不复的男人,想想自己几年来混迹于各种名利场,风光也好,委屈也罢,那都不过是浮云,远不如权贵王公的一句话语,他可以轻轻松松地将自己万般努力瞬间化为泡影,在这一刻,楚梦妍心底多么渴望有一个能够为自己挡风综遮雨的港湾,而无疑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拥有着这样实力的男子,不过只怕此时那男子对自己的印象全无,负面的倒是满满的。

    “楚妍,既然这里不欢迎我们,那咱们就走,不过这事我绝对不会就些罢休的,我一定要让欺负你的人付出代价。”正当楚梦妍怔怔出神之际,就感觉到手被人拉住,回神一看,确见顾家升扭曲着他伪装的脸谱,不依不饶地冲着梅友德大声地嚷嚷道:“哼……不出演就不出演,这事我一定会通知各大媒体的,让大家都知道你们复大的人如此的没有素质,你们就等着我的法院传票吧,这事没完?”放完恨话,顾家升便头也不回地拉着楚梦妍的手,转身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顾家升,你给我停下来,难道你还觉得丢脸丢得不够惨吗?从始至终我都没有说过一句话,一切都是你的虚荣心在作祟,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也是复大曾经的学生,我是来回馈我的母校的,而不是来添乱的,你明不明白啊,别将任何心情都参杂到利益上面去行不行?你能清醒一点可以吗?”

    (一更到,下午停了电,所以晚上更新有点晚,让大家等急了,接下来还有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