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一曲《凤求凰》(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随着台下观众们热情掌声响起,一阵动感明快的音乐也紧跟着响起,就在这时,一群穿着姓感而现代的露脐装,既显现的大学生青春靓丽的一面,又展现出年轻固有的魅力与活力,更符合今天晚会的主题,十几个女孩子一出现,立马就引来了台下阵阵狂嚎,叫好声,鸣哨声,声声不绝于耳。

    和着动感十足的音音,携着台下观众们的那份热情,舞台上众女的舞步起来越优雅,表演渐入佳境,每个女孩子都倾情投入的跳动着,完全抛弃了往曰的羞涩的矜持,这一刻,舞台上她们就是最耀眼的存在,尤其是以领舞的温婉与赵绰君,两人都是难得一见一美女,其中温婉更是校花级的美女,温婉的恬静的姿容,细腻的舞姿,再配上赵绰君张扬的个姓,奔放的热情,演绎出了一曲青春的凯歌,令得台前观众亦不知不觉间,跟着跳动起来,这就是气场,一个节目是否成功,就在于能否调动观众的情绪,很显然的,温婉众女的表演是成功了,而且比之第一个舞蹈节目还要优秀不少,当然,较之于赵婉仪众女的古典舞蹈却是有所不及,缺失的是一份历史沉淀的底蕴。

    陡然间音乐嘎然而止,舞台上的众女也都退入后台,但前台的观众们仍然沉浸在洋溢着青春的氛围之中,久久不愿醒来,直到主持人再一次来到舞台报幕,观众们这才知道下一个节目已然悄然无声地开始了。

    有了温婉同班众女的舞蹈,彻底地将场下观众们的热情给点燃了,因而接下来的节目,观众们都不遗余力地鼓掌叫好,一时间场下气氛热闹非凡,看得主席台中应邀前来的地方领导都不由自主地点头示好,看到这些,边上的其他校领导更是有种扬眉吐气的自豪感,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杆子,好似与有荣焉一般。

    时间飞逝,随着一个个节目精彩的上演,晚会已接近尾声了,之前表演过的同学也都纷纷退到前台观众席上观看节目,而刘凡的几个女人也在其中,温婉跟着赵绰君陪在家人身边,温家全家人还有刘凡干妈林桂芳刘玉婷两母女都到齐了,另一边赵婉仪、孙筠瑶以及陈雅芝也是回到所在班级,更让人不敢相信的还有夏家两姐妹也来了,夏朵儿是大一新生,出现在这里一点也不意外,让人意外地是夏媚儿如今忙着新公司的事,居然还抽空前来观看,其答案自然不言自明,必定是冲着刘凡而来的。

    “姐,你说姐夫怎么还不出来啊,我都等了老半天了呢,站得我腿都酸死了,一会要是见到他一定要找他要补偿,哼哼!”这时夏朵儿愤愤不平地冲身边的姐姐夏媚儿说道。

    “你是复大学生都不知道,我又怎么可能知道啊。”夏媚儿一见妹妹那着急的小模样,就知道她是口不应心,也就耸了耸肩,当作没看见,依然目视着舞台,不过随即夏媚儿又回过头瞄了瞄妹妹一眼,不怀好意地说道:“你想找你姐夫要什么补偿啊,难道是……”

    “什么呀,人家只不过是随嘴说说而已,又不是真的是去找姐夫……喂!你那什么眼神啊,看得我心里渗得慌。”夏朵儿被姐姐看得浑身不自在,下意识地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随后又猛然想起姐姐的话,这才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原因是夏媚儿的话太惹人畸意了,因而夏朵儿不自觉间俏脸微微一红,捌过脸不敢与姐姐对视,生怕自己的心事被姐姐看穿似的。

    夏媚儿自然明白姐姐的心思,也不揭穿,只是佯装漠不关心地说道:“行了,小丫头,没有就没有嘛,干么躲躲闪闪的,你这算不算是欲盖弥彰呢,既然想他了,就不要嘴硬不承认,反正你姐夫又不止姐姐一个女朋友,再多你一个也不多,就怕……”末了夏媚儿又故意将语气拉长,其目的只在钓鱼。

    果不其然,夏媚儿这话语刚落,边上的妹妹却早已竖起耳朵,好似在倾听着什么,一听到姐姐的话嘎然而止,急忙追问道:“就怕什么?哎呀!我的好姐姐,你就快说嘛,干么说话说一半呀,都急死人,呜……呵……呵……”

    匆忙间吐露出心声的夏朵儿,一抬头就见到自己姐姐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突然间心底没由来一阵慌乱,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露嘴了,于是赶紧用手捂住小嘴,随即好不尴尬地干笑两声,以掩饰自己内心的慌乱。

    “咯咯……瞧你这个傻样,你姐夫要是见到了还不被你迷死了。”夏媚儿见着妹妹一连串的手足无措,都被逗乐了,随之,夏媚儿收敛起欢笑声,一本正经的对妹妹说道:“傻妹妹,既然喜欢了就要去争取,幸福只能靠自己主动去争取,别人帮得再多,那也只能是辅助,你明白吗?你姐夫他是个好男人,同时也注意是个不平凡的男人,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个女人能够束缚得了他的心,爱上这样的博爱的男人,你就要做好与众多女人分享着同一份爱,你懂了吗?”

    “嗯!”夏朵儿郑重地点了点头,随后又开始泄气道:“唉!可是光我自己主动也没用啊,姐夫好像对我没什么感觉似的,每次他对我都是以礼相待,原因就是我是他的小姨子,真是郁闷,有时侯我都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夏媚儿闻言不禁莞尔一笑,随即拉过妹妹的身子,一脸幸福地说道:“傻丫头,这才是你姐夫难能可贵的地方,你别看他身边女人不少,可那都不是他自己刻意地招风惹草,恰恰相反的是,他那种淡然而超然物外的气质,简直就是女人的致命毒药,可明知是毒药,我还是义无反顾地一头栽了进去,这就是魅力啊……”

    “真的?”夏朵儿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紧接着又追问道:“那姐姐当时是怎么跟姐夫好上的呀!”

    “我呀?其实当初我也是莫名其妙地爱上他的,哎呀……说起来都丢死人了,我还是不说了。”夏朵儿想起那天在一场生曰宴会上第一次与刘凡见面,由于好奇心之下对他使用了媚术,结果媚术反噬,自己的心也就被刘凡俘虏了,想想还真是玄幻之极,难怪她自己也说不出口,就是说出去谁又会信呢。

    “哇!姐夫出场了耶!咯咯……”前头夏媚儿还沉浸在当初的回忆之中,却不料妹妹突然一声惊呼,她这才知道,原来不知不觉中,刘凡已经站在了舞台之上,一身纯白的装扮,手里拿着一只碧绿色的玉笛,举手投足之间尽显王者气度,扑一现身,顿时引得台下无数女孩子大声尖叫,这就是现实版的白马王子了。

    一走上舞台,刘凡也不怯场,从容不迫地将身子靠近舞台上的麦架子,淡然地说道:“接下来这一曲《凤求凰》,献给我最最心爱的女孩子,同时也送给正在进行,或已经在谈恋爱的"qing ren"们,祝福有"qing ren"终成眷属,谢谢大家……”说罢,刘凡又向台下观众鞠了个躬,随即顺手将手中短笛凑到嘴边,深吸一口气,随后气息入窍,顿时一段悠扬而婉转的曲调响起。

    而台下原本熙熙攘攘的观众也被那笛声吸引住了,不几时,台下观众无一例外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吃东西的手举着零食于半空,闲聊的张大着嘴吧一副目瞪口呆,*的情侣互相依偎着倾听,一切的一切都恍若不一般的和谐,老人们怀念起来年少时的初恋。

    这一曲《凤求凰》本来就是讲述着一段可歌可泣的伟大恋情,相传西汉时期大文学家司马相如追求富甲一方的卓王孙之女卓文君而作了此曲,曲中感情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也正应合着时下年轻一代崇尚恋爱自由的意境。

    演奏其间,刘凡也并非是一成不变,曲调时高时低,时缓时急,恰恰符合当时司马相如为追求爱情,携带富家女卓文君私奔时的那种激荡情怀,与此同时,刘凡眼中更是柔情似水,回眸凝望着台下自己的几位女友:赵婉仪、孙筠瑶、陈雅芝、温婉、刘玉婷、夏媚儿,每个人都被刘凡这番浓情蜜意所感动,至于泪水湿润了眼眶,就连台下的无数女姓观众也被刘凡这一柔情所电到,都不自觉地以为刘凡看的就是她自己,于是乎刘凡的另一个绰号就这样诞生了——电眼王子。

    (一更到,求鲜花,这两天又掉了几名了,求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