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三章 无缘对面不相识(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世家大比?那是什么?”刘凡听罢欧阳胜男的话后,不由得来了兴趣,相比与自身的修为,刘凡的江湖经验可谓是少之又少,之前也听说过武林世家,也接触过苏城的南宫世家,但因为当时走得匆忙,也就没有跟南宫老爷子请教一下,于是刘凡又接着问道:“难道是武林世家?你复姓欧阳,那你知不知道京城的欧阳家呢?”

    “咦?你怎么知道的呀!哦是了,我都忘了你另一个身份。”欧阳胜男被刘凡这么一问,倒是愣了一下,随后想起刘凡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也便释然了,随即她又顺着刘凡的话说道:“这京城里能姓欧阳的世家也就只有我们家了,不知道是不是你问的那个欧阳家,对了,你问这个做什么,哦!该不会是想来寻仇的吧,咯咯!”

    “怎么可能呢,这还是我第一次来京城呢。”刘凡翻了翻白眼,随意地摇了摇头,紧接着脸色猛地一沉,说道:“我是想找一个叫欧阳哲的故人或者说是找他的家人,他是我爷爷的故交好友,你认识吗?”

    “我……我爷爷?你找他做什么呀!”欧阳胜男闻言一阵错愕,随即又上下瞄了瞄刘凡,沉思了好一会,接着又开口说道:“故交?你说你爷爷跟我爷爷是故交好友,那我怎么从来没听我爷爷说过呀,不然我怎么一点影响都没有啊,哦,你该不会是调查过我背景吧,你……你想干么,难道是被姑奶奶的魅力所惑,想要泡我?这才追到这里来的,哇!刘凡,你也太有才了吧,看在你这么有心的份上,我会给你机会的,嘿嘿!”

    看着眼前一惊一咋的欧阳胜男,刘凡都有些哭笑不得,这女人的想象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居然能从自己的一句话中联想出那么一大堆来,这不得不让刘凡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我说你小脑袋瓜里想些什么呢,就你这样的,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的,更别说屁股了,你看,又不翘又不挺,还是个小不点,这样谁要啊,你啊,还是乖乖做你的小交警吧你。”刘凡一拍脑门,有种被打败的感觉,随即又开始扯起淡来了,末了刘凡又收敛脸上的笑意,倏然说道:“我这次来京城除了有任务外,确实是想拜访一下爷爷的故人,他对我有恩,这也是我爷爷临终前留下的遗书中所提到的,也算是他最后的遗愿吧,你说欧阳笑真的是你爷爷?”

    “哼哼……那还有假,我爷爷可是一代武林名宿,武功不知道有多高呢。”一说到自己的爷爷,欧阳胜男脸上显得很自豪,看得出她对于自己爷爷很是崇拜,由衷而自发地感到钦佩,不过紧接着欧阳胜男笑脸急转直下,有些颓废地说道:“不过后来好像是因为某些事情,与人结了怨,被人打成重伤,伤了及自身根基,以至于武功修为难有寸进,至今伤势还时有发作,真的很让人担忧啊!”

    “你爷爷还活着?”刘凡闻言猛然又想起什么,随即又是一脸的失望,紧接着喃喃自语:“还活着?那就应该不会是我要找的人了。”

    “呸呸……你积点口德行不行啊,我爷爷不知活得多好呢,我昨天还跟他通过电话来着。”欧阳胜男自然是听到刘凡的呢喃,随口谇了几口唾沫,紧跟着又询问道:“难道你口中要找的那个欧阳笑……他已经死了?”

    “嗯!”刘凡默然地点了点头,脑海中又浮现起刘老郎中留给自己的那份遗书,接着自言自语地说道:“他是为了救我爷爷而身死的,也可以说是为了我而死的,所以我这才想找到他的后人,只可惜你爷爷并不是我要找的人。”

    “这样啊,我们家在京城也算是有点名头,回头我找人帮你问问,还有没有另外一个欧阳家,放心,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这事包在我身上。”欧阳胜男人如其名,大大咧咧地就像一个男子一样,拍着硕大的胸脯一副好兄弟讲义气的样子,倒个有几分率真与可爱。

    “那就谢谢你了,回头办完事,我再登门拜访你。”刘凡倒也无所谓,既而转愁为笑,也不顾男女之别,顺手便在欧阳胜男的肩膀上拍了几下,而后者却恍若未觉,仿佛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地,两人还真有成为好基友的潜质,一个不拘小节,而另一个则是情商迟钝,还真是绝配啊。

    须臾,刘凡与欧阳胜男有说有笑地打发着时间,不知不觉间倒也无话不谈,两人就好似认识多年的好朋友再次聚首般,总有聊不完的话题,而正当两人旁若无人的谈天说地时,却没注意到在两人不远处的站台上,正有一名差不多三十好几岁的美妇,不时地向两人瞄来惊讶的目光,有茫然,有惊喜,有悲伤,还有回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总之那美妇的眼神中好似五味杂陈一样。

    与此同时,机场内正有一个女人带着四、五名黑衣大汉四处寻找着什么,如果刘凡此时在的话,肯定能认出这女人就是自己在女卫生间里遇见的那位美女。

    “这该死有色狼,千万不要让我再看到,不然打得你变猪猡,哼!害老娘错过了接机的时间,真是可恶啊,哎呀,这下惨了,回家又得让老头子训一顿了。”朱雨微一边焦急地走着,口中不时地咒骂着刘凡,虽然她不认识刘凡,但这不妨碍她对刘凡的怨恨,同时她又急忙对身边的黑衣大汉询问道:“怎么办啊,江哥,这下可惨了,姐姐也不知道跑那里去了,手机又没开机,首都机场那么大,怎么找啊。”

    “二小姐,不用找了,刚才江明传来消息说已经找到大小姐了,她现在正在门口等咱们呢。”江哥闻言,立马将自己刚刚得到的信息说了出来。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过去啊,快走……”朱雨微这下子总算是松了口气,说罢也不等其他人,扭头便火急火燎地往机场大门口走去。

    而此时机场外面的刘凡也注意到了身后有人在窥视,于是偷偷地回过头看了一眼,只见那美妇竟然也不躲闪,大大方方地冲自己友好地笑了笑,弄得刘凡都有些莫名其妙,但刘凡还是礼貌姓地回笑一礼,随后又将头转了过来。

    “刘凡,那位美少妇你认识啊?”这时欧阳胜男疑惑地询问着刘凡。

    “不认识。”刘凡淡淡地回答道。

    “不认识?不认识那你还冲人家笑什么笑,而且还笑得那么贼。”欧阳胜男听完刘凡的回答,不禁愕然,随即又取笑道:“说……是不是在打人家的注意啊,我可告诉你啊,这美妇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搭讪的,小心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呃……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那人家冲你友好一笑,咱们总该回礼吧,这只是一种礼节,怎么到了你这就成了‘贼笑’叫呢,再说了,别看人家挺养眼的,可那不过是保养得好,我敢断定她绝对超过四十岁,都可以当我妈的年纪了,你说我能有什么想法啊,就算有想法,那也是对你啊。”也不知道为什么,刘凡对于欧阳胜男有一种别样的亲切感,或许是因为她姓欧阳,而且还有个爷爷叫欧阳笑,虽然连他自己也是莫名其妙,但这是一种感觉,很妙的感觉。

    “哼!谁知道你是不是个恋母控啊,你们男人不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嘛,而且人家看上去那么美,半老徐娘依然风韵犹存,就连我看了都心动不已,你说你没想法,谁信呐!”女人总是言不由衷,就算欧阳胜男是个假小子,那也是女人不是?虽然听了刘凡的话,让她莫名地有一种愉悦感,但她还是违心地这么回答。

    “其实吧,认真看起来你还是很有优势的,虽然身材不咋滴突出,但若是精心调理,再加上优势开发的话,还是有发展的空间。”这时刘凡装模作样地在欧阳胜男身上来回巡视,最后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真的吗?”欧阳胜男闻言顿时两眼放光,心里没由来一阵喜滋滋的,不过随即她又撅起小嘴,口是心非地说道:“油嘴滑舌,也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被你这张嘴给骗了,哼哼……”

    “当然是假的啦,哈哈……”

    “什么嘛,真没眼光,哼!看我不打死你……”

    (今天第一更先到,求鲜花给力,来个狂轰乱炸吧,兄弟们要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