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四章 朱家有女惜为母(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这头刘凡与欧阳胜男闲情逸致地嬉笑打脑,却不妨另一边的美妇看得出神,而令人诡异的时,这美妇的眼中尽是慈祥的目光,虽然刘凡也疑惑,但也并不在意,就当是自己魅力强得老少通杀好了,不过他还真是有够臭美的。

    “哎哟!姐,你怎么在这里啊,真是让我好找啊。”就这在时从机场大厅内冲出一道曼妙的身影来,一到那美妇的跟前,气还没喘够便急忙开口问道,可惜此时美妇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不远处的刘凡身上,跟本就没有注意到身边多了一个人,而急忙赶来的朱雨微见姐姐半天也没有回话,于是顺着美妇的目光看了过去,却见到了一个令她气愤的身影,于是立马放弃身边的姐姐,怒气冲冲地追了上去。

    “好你个死色狼,居然还敢在我面前出现,这回看我不打得你满地找牙,嘿……看打……”朱雨微冲到刘凡跟前,招呼也不打,抬脚便是奋力一个前侧踢,脚力不俗,气势也很猛,略带着丝丝劲风,呼啸着朝刘凡的头部猛然攻击而去,而刘凡好似早有准备一样,随手将欧阳胜男推到一旁,紧接着右手顺势那么一抄,轻描淡写地就将朱雨微全力一击挡了下来,而且还将攻击而来的一只美腿紧紧握在手里。

    “小心……”如此突然的变故,令得不远处的美妇反应不过来,只是徒劳地惊呼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提醒刘凡还是在提醒妹妹,而随后待看到刘凡轻易的接下妹妹全力一招时,遂又稍微地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随后连忙快步走了过去。

    “唉!我说大婶,你有没有搞错啊,之前不是跟你说了是误会了嘛,你怎么还紧咬着不放呢。”此时刘凡想死有心都有了,自己误入女厕被发现,如今人家找上门来,那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不过除了郁闷之外,刘凡心里还有老大的不爽,毕竟被人偷袭,谁心情会好呢。

    “大……大婶?你居然叫我大婶,怎么我现在很老吗?”朱雨微被刘凡一句“大婶”说得心里一慌,这女人最注重自身的形象,尤其是像朱雨微这样的大龄“圣女”,那就更加在意了,所以下意识地双手轻拍着几下脸,不过随即她又恍然醒悟,不顾形象地冲着刘凡大声嚷道:“你才是大婶呢,你们全家都是大婶……哼,你个臭流氓,死色狼,之前在卫生间里耍无赖,现在还说我老,我看你是不想活了,看招!”

    朱雨微放话语刚落,也不挣脱被刘凡紧抓的脚腕,反而是顺势用力往下压,随后借力单脚猛地一跺地,整个人就旋转腾空而起,借着空中旋转的下压力,顺势转身一个鞭腿,只见道道腿影迅猛地朝刘凡的胫脖子甩去,不过碰上刘凡这样的变态仙人,也算是朱雨微倒霉,这一次的攻击是注定在无功而返的。

    但见刘凡脸色从容地伸出另一只手,瞧准朱雨微脚腕子袭来的轨迹,反其道而行,一把就将其擒拿着,而这时朱雨微双脚受制,整个人腾在半空中动弹不得,紧接着刘凡双手向外一抛,朱雨微便有如腾云驾雾一般被甩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两个空翻后,堪堪落在地面上,由于动力惯姓作用,朱雨微的身了又猛然向后倒退,恰巧撞上了迎面跑过来的美妇,那美妇一把将她抱在怀中,这才止住了她的身形,也避免了摔倒的悲剧。

    “微微,你没事吧,瞧你这火爆的姓子,你好歹也是一市之长啊,好心你改一改行不?都多大个人了也不注意一下形象,难怪老是嫁不出去,你这样让我怎么回去见死去的妈妈啊!”那美妇上来先是关心着怀中的妹妹,见她有受伤,这又开始数落起她来,甚至还将死去的“老妈”都搬出来了。

    “哎呀!我的好姐姐,你就别那壶不开提那壶了行不行。”朱雨微听到姐姐的话,顿时脸上挂不住了,随即又暗自嘀咕道:“还不是那些个男人没用,一个个都是软蛋,你们介绍的那些个男的,没一个是我的对手。”

    “你还好意思说,上次跟你介绍的那个王家小子被你打成重伤,现在估计还在医院里躺着呢,人家家世不错,人长得又帅气,最重要的是还有才华,可你……唉!我都不想说了。”那美妇白了白眼,放里满是责备,但眼神却满是母姓的关爱,说罢便将妹妹放开,紧接着走到刘凡地面前,美目不停地在刘凡身上扫视,嘴里更是不住地呢喃着“像……太像了……”

    那美妇自顾自地看着刘凡,却没发觉面前的刘凡已经脸红如腮,此时的刘凡都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又说不出的别扭,于是弱弱地问道:“呃……这位……这位大姐,您有什么问题吗?我们好像不认识吧,而且……而且……”

    还没等刘凡将话说完,那美妇便突然间开口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啊?今年多大了?你是那里人呀?边上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呃……”刘凡顿时被美妇众多的问号给砸蒙了,一时间傻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该回答那个问题,不过这样的场景怎么看都怎么熟悉,貌似某些人相亲查户口就是这么问来着。

    半晌之后,刘凡总算是回过神来,遂开始说道:“这人……大姐,你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那让我回答那个啊,而且咱们貌似也不认识,你这样子问好像不太妥当吧。”

    刘凡这话倒是说得有理有节,也不算是很唐突,试想一下,当你遇见一个陌生人主动向你要人个基本资料的时侯,第一印象肯定会觉得那人必有所企图,不过刘凡看这美妇很面善,所以说话也算是很客气。

    朱雨晴笑了笑,并没有因为刘凡的话而不悦,反而是一脸慈祥地说道:“哦!呵呵……倒是我唐突了,我姓朱,你叫我朱阿姨就可以了,我只是觉得你很面熟,所以才会多看几眼,请你不要见怪。”说着,又向刘凡身边的欧阳胜男说道:“你应该是欧阳家的丫头吧,一转眼都成大姑娘了,呵呵!”

    欧阳胜男闻言也是很开心地说道:“朱姨你好,想不到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我呀!”

    “记得,当然记得,小时侯我还抱过你呢,那时侯我跟你妈妈还是好姐妹来着,可这一晃眼人事已非啊,瞧我这说的,怪阿姨多嘴。”朱雨晴原本还乐呵呵地,可一提到欧阳胜男的妈妈,笑脸瞬间黯然了不少,随即又岔开话题,说道:“孩子,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刘凡看着身边黯然神伤的欧阳胜男,也感觉到了什么,遂又惶然地回答道:“哦哦!我叫刘凡,今年刚满十八岁,临杭人氏,现在是一名大学生,今天是陪着胜男一起来京城游玩的。”说着,刘凡一把搂住欧阳胜男的肩膀,一副好基友的表情,接着冲她笑道:“呵呵,我们是好朋友,是吧,胜男!”

    其实刘凡这是刻意隐瞒来京意图,这本就是秘密任务,之前之所以透露一点给欧阳胜男,那是她多少知道刘凡的身份,也就不用顾及太多,可眼前朱家姐妹还有身后的几名军人保镖对他而言都是陌生人,也就有保密的必要。

    “呃……是啊是啊,我们是好朋友,好哥们……”欧阳胜男有些意兴阑珊地笑道,不过她的笑容却笑得有些勉强,可能是因为刚才朱雨晴提及她的母亲的原因吧。

    “名字中有‘凡’字,刚满十八岁,又是临杭人,该不会就是我的……凡儿吧,难道是天见可怜,终于肯让我如愿以尝了。”此时的朱雨晴对于刘凡与欧阳胜男两人的“基情”置若罔闻,心底却早已暗自思量,时而看了看刘凡,时而又陷入回忆当中,整个人神经兮兮,令得刘凡不得不认为眼前这美妇是不是脑子秀逗了。

    不自觉间,刘凡搂着欧阳胜男悄悄地后退几步,下意识地与朱雨晴拉开距离,随后转身与欧阳胜男两人勾肩搭背地在一旁,也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俨然一对畸形的好基友,而且两人越聊越是远离朱雨晴,不知不觉间竟已走开了好几米。

    “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刚才那个色狼你怎么能让他离开呢……”此时朱雨微还念念不忘想要教训刘凡一顿,而且她已经跟同行的几名军人保镖都想好怎么下黑手了,可等她与保镖密谋完之后,回过神来才发现,刘凡跟欧阳胜男两人走去老远了,这下她不由得着急了。

    (二更到,求鲜花给力,郁闷啊,都好几天鲜花不涨了,拜求大家多支持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