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五章 非主流小太妹(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姐,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刚才那个色狼你怎么能让他离开呢……”此时朱雨微还念念不忘想要教训刘凡一顿,而且她已经跟同行的几名军人保镖都想好怎么下黑手了,可等她与保镖密谋完之后,回过神来才发现,刘凡跟欧阳胜男两人走去老远了,这下她不由得着急了。

    “嗯?他们两个呢?”朱雨晴听到妹妹的话,这才猛然醒悟过来,可眼前却没有了刘凡跟欧阳胜男两人的身影,抬头远远望去,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两人已经走出老远了,而且正匆匆忙忙地上了一辆红色跑车,顿时朱雨晴就着急了,连忙快步小跑着追了上去,口中不住地喊道:“凡儿,你等别走啊,等等我啊,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

    谁知朱雨晴这话不喊还好,一喊之下,刘凡上车的速度更加迅速,一下子就蹿了去了,随后跑车猛地一加速,咻地一声便急速冲入马路,最后消失在熙熙攘攘的车流中,只留下朱雨晴形单影只地在后面奔跑着。

    但她脚上穿着高跟儿鞋,又那里跑得了路,一个不留神,扑通一下子跌倒在地,膝盖处,手腕上也都被蹭破了这皮,滴滴鲜血从皮下渗了出来,但朱雨晴却恍若未觉,腰身一挺便挣扎着欲站起身来,奈何疼痛支配了全身的力气,始终没能起来,最后干脆端坐在地面上,眼角两行滚烫的泪珠滴溜儿地顺着脸颊垂落下来,脸上尽是懊恼的神情,那里还有往常女王的仪态。

    “姐……姐……你没事吧,伤到那里了,啊……膝盖都流血了,我……我们赶紧去医院看看吧,江哥……江哥,你快过来呀!姐姐她受伤了,你赶紧去将车子开过来,我们马上去医院,要快!”不远处的朱雨晴见到姐姐摔倒,急忙赶过去,奋力一把将她搀扶起来,一见姐姐膝盖上满是鲜血,不由地急了,随即急吼吼地冲着身后的保镖们大声叫唤着,而那几名保镖也知道出了状况,早就已经随时准备待命了,没等朱雨微的话说完,其中一名保镖就已以将一辆黑色商务车开了过来。

    “微微,先别管我,我这只是小伤而已,你们先帮我把我的凡儿追回来再说,快快……”经过几分钟的缓和,朱雨晴的心情也缓和下来,感觉自身没什么大碍,却又听到妹妹的话,于是连忙制止,同时还想让人去追赶刘凡。

    “不行,阿姐,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要去追那个小流氓做什么,我还是先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看看伤势如何,万一有什么也好治疗啊,要是没事那也好让家里老头子放心啊。”朱雨微一听到姐姐提到流刘凡心里就火大,不过为了自家姐姐的安危,她还是强自压下内心的火气,但她却没有听到姐姐朱雨晴对刘凡的称呼上的变化,此时在她的眼里只有姐姐的安危,又那里会想到其他啊,倒是边上的保镖江哥听了个真切,愣了一会后,又好似像到了什么。

    于是江哥开口劝解道:“大小姐,咱们还是先生医院看看吧,刚才那个少年是跟着欧阳家的丫头来的,这回肯定是先回欧阳家了,而且刚才那辆红色跑车的主人好像是东门水家的四小姐,只要那名少年还没有离开京城,那我们总有办法找到她的。”

    “嗯!那好吧,我们这就去医院,然后江哥你替我查一查这名叫刘凡的少年的来历,越详细越好,不过这事要秘密进行,我不想让某些人知道,你明白吗?”朱雨晴经过了短暂的惊慌失措之后,又恢复了往曰雷厉风行的女王气质,几句话间很有条理地将事情发布下去,其实也怪她思子心切,俗话说的好,关心则乱,不然以她商场铁娘子的铁手腕,又怎么会如此方寸大乱呢。

    “对对对,江哥,你要是找到了那小流氓的住处,第一时间马上告诉我。”朱雨微见姐姐不再固执,那里会不答应,连忙向江哥使了使眼色,随后又攥紧着粉拳,暗自得意地嘀咕着:“哼哼!居然害得姐姐摔跤伤受,下一次见到他,我非将他挫骨扬灰不可,让他知道得罪我朱雨微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呃……”江哥虽然听不清朱雨微在嘀咕什么,但从她的表情却可以看出,某些人即将有难了,他太熟悉朱雨微的脾气了,攥紧着拳头那就表示她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江哥都在心底为刘凡默哀三秒钟,当然也仅仅只是三秒钟,他跟刘凡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如此已经是善心大发了。

    随后,朱雨微搀扶着姐姐朱雨晴上了车子,由江哥充当司机,而剩下的几名保镖则是坐上另外一辆车,紧随其后,须臾间,两辆车同时发动,呼啸几声,随后蹿入车流当中。

    与此同时,刘凡已经坐上红色跑车,远离了机场,远离了那个被他认为是偏执狂的美妇朱雨晴,也这不禁让刘凡大松了一口气,但心底总觉得冥冥之中好似有某根弦被牵动,刘凡暗自利用先天八卦占卜掐指一算,得到的结果却是天机隐现,卦象不明,这不禁让他叹了口气,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医者难自医,算者难自卜”。

    “怎么啦,好端端地怎么叹气呀!”此时坐在车上的欧阳胜男仍然惊魂未定,背靠在后座椅上正想假寐,却听到了刘凡的唉声叹气,不禁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声。

    “没什么,就是刚才的事有些恐怖,至现在我还心有余悸,还好跑得快,总算是逃过一劫,不然还不知道那女人会做出什么事来呢。”刘凡自然是不想将心事说出来,临时随意地编了一个自以为完美的借口出来。

    “是啊是啊,没想到几年不见,朱阿姨变得更加恐怖了,以前只是知道她很有气场,没想到发起颠来也同样恐怖,咯咯!说起来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看上你了,那眼神……嗯呃……不说也罢。”欧阳胜男听完刘凡的解释也没有在意,顺嘴便附和起刘凡的话来,说着,欧阳胜男托着下巴,佯装很认真地端详着刘凡,随即调侃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还真有点小白脸的潜质哦!嘻嘻……”

    “小白脸?我吗?”听完欧阳胜男的评价,刘凡不自觉地抹了抹鼻尖,不禁哑然失笑,随即自嘲道:“是啊,有时侯连我自己都这么认为,可是没法子啊,谁叫咱这么天生丽质难自弃呢,怎么样,是不是对哥心动了,是不是打算包养哥啊,来个金屋藏俊什么的,你放心吧,哥很好养的,一曰三餐管饱就行了。”

    “扑哧……咯咯……你太逗了,就你那彪炳的战斗力还真当你是小白脸啊。”欧阳胜男闻言不禁莞尔一笑,看着刘凡整蛊做怪的表情,更是笑得捧腹大笑起来,随后冲着刘凡白了白眼球,打击道:“就你还天生丽质难自弃咧,你少臭美了,就是有钱姐也不包你啊,谁知道你的一曰三餐都吃的是什么呀。”

    “别啊,表姐!这么好的帅哥,你不要也别浪费啊,我最喜欢这种高大威猛的帅哥哥了,咯咯……不如你介绍给我吧。”正当欧阳胜男与刘凡相谈甚欢之际,冷不丁地从前方冒出一个小脑袋来,面带嘻哈冲刘凡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地,很是灵动。

    这时刘凡才注意到开车的竟然是个十八、九岁的小女生,脑袋上顶着个蓬松的爆炸头,双耳戴着大小不一的耳环,大大的眼晴却抹着成漆黑的熊猫眼,身上的衣服是各色混搭,正一个九零后非主流打扮,叛逆而又张扬的年纪,说话嘻嘻哈哈地没个整形,就连现在开着车,可小脑袋却不看路,而是看帅哥,看得刘凡好一阵揪心,生怕有个万一什么的,那可就遭罪了。

    “你个小丫头片子,看什么看,专心开你的车,怎么什么事都有你的份啊,小小年纪学什么早恋啊,小心我回家跟小姨说叨说叨。”欧阳胜男见自己小表妹开着车居然还三心二意地,不自觉地喝斥几句,随后又向身边的刘凡介绍道:“这是我小表妹——水心蕊,我小姨的女儿,整天就知道疯疯癫癫的,弄得我姨丈、小姨头疼不已,这一听说我回来,特意来接我的,你别介意啊。”

    “什么嘛!人家已经成年了,别老拿我当小孩子看好不好。”水心蕊嘟着小嘴不满的抗议道,说话间更是挺了挺还未发育完全的"shu xiong",以意自己已经不小了,随后脸色一变,又是嘻嘻哈哈地冲刘凡说道:“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跟我表姐有没有在谈恋爱啊,要是有的话,我劝你把她甩了,她就一男人婆,脾气又臭,动不动就挥拳头打我,哪有我这种娇滴滴的小女生有味道啊,人家可是血统纯正的萝莉哦!咯咯……”

    (一更到,求鲜花,求给力支持,鲜花榜有些太吭爹了,一退再退,再退就没出路了,古月拜谢了!感谢:成宇爱宝儿兄弟有百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