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六章 再遇龙烟雨(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嘛!人家已经成年了,别老拿我当小孩子看好不好。”水心蕊嘟着小嘴不满的抗议道,说话间更是挺了挺还未发育完全的"shu xiong",以意自己已经不小了,随后脸色一变,又是嘻嘻哈哈地冲刘凡说道:“帅哥,你叫什么名字啊?你跟我表姐有没有在谈恋爱啊,要是有的话,我劝你把她甩了,她就一男人婆,脾气又臭,动不动就挥拳头打我,哪有我这种娇滴滴的小女生有味道啊,人家可是血统纯正的萝莉哦!咯咯……”

    “呃……咳咳……”刘凡瞬间就被水心蕊的话雷得外焦里嫩的,一口唾沫吞咽不下,卡在喉咙里,差点没让他断了气,虽然知道非主流少女胆大妄为,可也没想到水心蕊居然彪悍成这样,说的话也是口没遮拦,完全就是随心所欲。

    “哎哟!帅哥哥,你还真是太有趣了,咯咯!”开车的水心蕊也被刘凡的表情逗得娇笑连连,差点笑得岔了气,粉嫩小手一边紧抓着方向盘,一边还不时地拍打着,就差没在地上打个滚了,还好她没有,也算是知道自己是在开车,不然刘凡真的很怀疑下一秒会不会享受一次坐云霄飞车的感觉。

    “小蕊,你还闹了,注意开车啊,人小鬼大,没大没小的,当时我让小姨整治你哦。”欧阳胜男坐着表姐的车就已经够心惊胆战的了,还不时要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状况,现在听完水心蕊的话,俏脸猛然飘过层层红晕,待听得其后的语论,登时有一种欲想发飙的感觉,可她却不够在刘凡面前太过放肆,她可不像表妹那样没心没肺,什么话都敢想敢说,遂转念间又将心里的羞愤压了下去,不过末了还是偷偷地看地刘凡一眼,见其若无其事地的模样,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失落感,她自小习武,武人的世界里崇尚的就是以武为尊,而刘凡无疑就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她又岂会不仰慕呢。

    “行行行,我怕了你行了吧。”水心蕊还算懂得进退,一见表姐正处于发飙的边缘,遂水心蕊只好收收心,专心地开车,一时间车里倒是安静异常,气氛显得有些诡异的尴尬,于是水心蕊瞄了一眼后视镜,随即询问道:“表姐,你们是回欧阳家,还是在外面找家宾馆开房呢?”此时的水心蕊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依然很天真地开着车。

    “这个?”欧阳胜男显然是听出音来了,犹犹豫豫地不知该怎么开口,想码表妹吧,又显得太不淑女,给人印象不好,想回答吧又怕让人产生误会,那岂不是丢脸丢大发了,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最后只好眼巴巴地用眼神示意刘凡,将这个“皮球”踢给了刘凡。

    刘凡自然也不傻,面不改色地说道:“你将我丢在前面的路口吧,一会儿有人来接我,你们两就先回去吧。”

    “这怎么行呢!你是表姐的好朋友,那也就是我水心蕊的好朋友,你既然来到京城,那我怎么说也是地主啊,不好好招待你的话,那说出去岂不是让别人笑话我水家四小姐不懂礼数,那时我还用在京城时面混吗?”这水心蕊别看平时疯疯癫癫的,关键时刻还挺讲义气的,说起话来还真有几分小太妹的范,果然不愧为九零后先驱者啊。

    欧阳胜男闻言直白了表妹一眼,随即不忿地说道:“是啊,你水四小姐在京城里多拉风,简直可以说是令人闻风丧胆,谈之色变,说出去多威风啊,不过某些人要是下次再捅篓子,可别找我跟小姨求情啊!”

    水心蕊看着表姐不善的眼神,脸色立马就垮了下来,头低低地垂下,就差做出鸵鸟状了,不过她心里可是不服得很,捌转过头时,口中还不时的嘀咕着:“什么嘛,人家帮你制造机会都不懂得珍惜,还冲人家发火,这么好的帅哥那里找啊,我这回算不是算做了回吕洞宾了呢,唉……”

    “嘎!”欧阳胜男如今耳聪目明,怎么可能听不到表妹的话,顿时想喝斥她的话都被卡在喉咙里出为来,一时间憋得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害羞,还是怎么滴,总之她现在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所以干脆就不说,鼓馕着两个粉嫩的腮帮子,愤愤不平地将脑袋撇向车窗外,一声不吭地憋着闷气。

    虽然此时刘凡很想笑出来,但他最后还是忍住了,通常这种情况下,女人是不可理喻的,所以他很自以为聪明地选择了最“明智”的决定,那就是隔岸观火,不过沉默了许久后,刘凡发现口袋中的手机已经响个不停,这才想起自己是有任务在声,于是冲着水心蕊说道:“心蕊,麻烦你在前面路口停车,我来京城是真有要事在身,你瞧我手机响个不停,可能是接我的人等着急了。”

    “那好吧,不过你忙完事可要找我玩哦,到时我带你去紫禁城里玩哈,还有吃我最喜欢各式小吃,绝对包你吃得舌头都吞下去,咯咯……”说罢,水心蕊还下意识地用小香舌添了添殷红有嘴唇,模样极具诱惑姓的同时又多了几分纯真。

    “好啊,到时我一定去找你们玩,有好吃的我肯定不会跟我客气的,你们就先慢慢耍啊。”刘凡自然不会拒绝一份纯真的邀请,点头答应了下来,况且他还想去欧阳家问问关于欧阳笑的事情,人道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人家与爷爷还是过命的交情,自己如今有能力,自当还以瀑泉。

    须臾间,水心蕊依言将车子听停靠在道路边上车位上,而刘凡这时也顺手推开车门下了车,三人又互相话别几句,紧接着水心蕊启动车子,呼啸几声后,便消失在刘凡的视线当中。

    而另一边刘凡手中的手机却是震响个不停,这时刘凡才有空看手机,随手接通,便听到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喂!老大啊,你总算是肯接了,我这都快急疯了,派去接你的人去到机场,结果没见到你的人,现在龙头正发火呢,你赶紧告诉我在什么地方,我派车将你接过来。”

    没等刘凡开口,对方便劈里啪啦地一大堆话向刘凡狂涌而来,却让刘凡禁不住哑然失笑,因为这电话是雷鸣打过来的,以他三句话打不出一个屁来的姓格,让他一下子说这么多话,也确实是难为他是,但同时也说明他现在是急眼了。

    是以刘凡也不再废话,抬头朝四周看了看,确定一下自身的位置,随后将之报给了雷鸣,而那边的雷鸣撩下两句话,只是让他别走开,随后也不等刘凡回话,便急吼吼地将电话挂断了,话筒里那头只剩下让人郁闷不已的阵阵忙音。

    几分钟过去后,一辆娇小的米黄色甲壳虫“吱……”地一声,急停刹车,堪堪停在了刘凡的面前,只留下身后几道黑色的车痕,空气中还散发出轻微的焦味,正当刘凡还在疑惑车主是谁时,车门却“喀嚓”一声被打开,随后从车内走出一个曼妙婀娜的身影来。

    但见那女子上身一件红色羽绒服,半身拉链敞开着胸脯,内里却一件“V”字形粉色低胸里衣,却包裹不住那对圆润硕大的"shu xiong",半边雪白粉嫩地峰峦若隐若现,更是引人兽血喷涨,再加上此女精致绝伦的容颜,一经出现,便引得路人频频驻足不前,甚至有些路人因为眼里只有美女,而忘记看路,嘭地一下子撞在了条柱上。

    可对于刘凡来说,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原因无他,只因为来人正是他最不想见到的人,如果说在京城里还有谁能让刘凡有所畏惧的,那就只有龙烟雨了,不是害怕她,而是见面尴尬,人家可是主动追求自己而遭到自己无情的拒绝,可谁又能想到自己刚踏上京城的地面,人家却找上门来了,俗话说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刘凡也只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怎么是你来接我呀,雷鸣那个小子呢?”此时刘凡心里对雷鸣就有看法了,明知道自己最不愿意碰到的就是龙烟雨,还让她来接自己,这不是给自己填堵嘛,心里有了想法,刘凡就想着今后怎么炮制雷鸣了,不过眼前的事情还得自己来应对,于是刘凡主动走上前,一句话硬邦邦地就从他嘴里冒了出来。

    “怎么?你就那么不想看见我?人家为了见你可是打扮了好久呢,可你一见面连一句夸奖的话也没有,这也就罢了,怎么也是相识一场,总该笑面相迎吧。”龙烟雨自然看出刘凡脸色不自然,她也知道原因,不过她现在走的是淑女路线,改变自己,从而获得刘凡的“芳心”,是以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不过貌似效果不是很理想啊。

    (二更到,感谢兄弟们的鲜花,如果能再给力一点的话,那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