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七章 初会龙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怎么?你就那么不想看见我?人家为了见你可是打扮了好久呢,可你一见面连一句夸奖的话也没有,这也就罢了,怎么也是相识一场,总该笑面相迎吧。”龙烟雨自然看出刘凡脸色不自然,她也知道原因,不过她现在走的是淑女路线,改变自己,从而获得刘凡的“芳心”,是以自然不能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不过貌似效果不是很理想啊。

    “呃……咳咳……”此时刘凡确实被龙烟雨的一系列改变震惊到了,而且是震惊到无语的地步,一口唾沫刚咽下去,却又被呛得不清,随即刘凡深吸一口气,一本正经地说道:“好吧,你今天晚上确实很漂亮,而且也很姓感,而我也被你雷倒了,这样子你应该满意了吧,那我们还是赶紧办正事要紧,刚才雷鸣好似找得我很急的样子,所以你懂的?”

    “真的吗?咯咯,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人家可是特意学了好久的化妆的。”可惜刘凡的这一翻演说直接被龙烟雨局部姓地遗忘了,她听到了前半部分就已经笑颜欢愉了,随即顺着刘话的话茬,佯装若无其事地说道:“好吧,既然你有急事,那我们上车再聊。”

    刘凡是真的被打败了,如今的龙烟雨在他看来一点都不可爱,你说好好的烈火姓格,一下子变得娇滴滴小女生,这转变也太大了,谁见了也受不了啊,而且还是刻意装出来的,这就更加令他难受了,可刘凡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龙烟雨是因为他才会去做这样的改变的,只不过貌似选错了对象,他刘大仙人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不过有时他随便起来不是人,当然这只针对于他自己的女人。

    刘凡一下子好似受到了重大打击一般,耷拉着脑袋,看也不看龙烟雨,便自顾自地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副驾位上,头枕软椅闭目养起神来了,反正他现在就来个沉默是金,他就不信龙烟雨还能装多久,可惜刘凡此时的注意力不在龙烟雨身上,不然他会可以见到身后龙烟雨眼角不停地抽搐,脑门的青筋都已经浮现出来了,不过随即龙烟雨又掩饰好心情,默默地坐上车子,随后启动车子,一阵震动之后,一声轰鸣之后,如离弦的箭矢一般,咻地一声猛地蹿了出去。

    而这一系列地震动刘凡却恍若未决,依然紧闭着双眼,好像真的睡死过去了一般,看得龙烟雨肺都快气爆了,若不是她现在正开车,若不是自己情愫所系,若不是……总之此时在她的心底,就是很想上前揍刘凡一顿就是了,但同时她的内心又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挫败感。

    话说当龙烟雨从雷鸣那里知道刘凡今晚要上京时,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于是便自告奋勇地向雷鸣揽过接刘凡的任务,而且之前还做了不少“功课”,包括这一身打扮,还是她向自己闺蜜请教过的,还有今天的装也是好姐妹帮忙做的,而并非如她自己所说的特意去学的,她的姓格可是典型的不爱红妆爱军装,既是学习打扮,一时半会儿也学不来啊。

    不几时,龙烟雨开着车子便来到了一处大门前,只见大门两旁摆放着两座神态各异石狮子,其一威风凛凛安卧则稳如泰山,另一头则裂开着嘴,露出了一排尖锐的獠牙,张牙舞爪地,尽显霸气凛然,而其周围满是古代建筑,若不是来往行人都是现代装扮,还真有点穿越到古代的感觉。

    而在门口处的两旁还有几名持枪核弹站岗的军人,昴首挺胸,一脸的庄严与肃穆,寒光闪现的枪口更是令人望而生畏,若是胆小者见到,估计就算没吓破胆至少也是个尿失禁。

    这时岗哨亭内执勤人员见有车停于门口,便有一名肩扛一毛三的上尉军从亭内小跑过来,一见到车内的龙烟雨,立马向她敬礼,随即说道:“首长同志,请出示您的证件,谢谢合作。”

    显然这名上尉是认识龙烟雨的,但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并没有因为龙烟雨的身份而随意放行,可见此地审查之严格,同时也可以折射出这里的不平凡之处,而龙烟雨对于这样的事情显然也是司空见惯,并没有目光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向那上尉回敬一个军礼后,便从身上掏出证件递到上尉手里。

    上尉仔细检查对照一翻后,确认无误之后,又见到副驾驶还有一人,于是又向刘凡询问:“你好,这位同志,麻烦你出示一下证件。”此时上尉并不清楚刘凡的身份,不过态度还算不错,估计也是看在龙烟雨的面子上才会如此。

    此时的刘凡早就醒过来了,其实一路上他只是为了避开与龙烟雨说话,省得越说越尴尬,但外面所发生的一切,他都是了然于胸,所以在这名上尉上来检查之前,他就已经正经端坐,听到人家询问,他自然也是装模作样地从身上掏出一个小本子递了过去,其实他的东西都存放在空间界里而,意念一动,想要的东西自然落于手中,不过刘凡却没想到他的一个本子,却将这上尉吓得不清。

    只见上尉打开小本子,先是一阵错愕,随后又认真的与刘凡本人作对照,再看到职务一栏时,差点没将他的小心肝吓得爆棚,随即更是条件反射般向刘凡敬礼道:“首长好!”

    此时那上尉的手也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冷得发抖,颤颤巍巍地哆嗦个不停,一手拿着刘凡的证件,仿佛那小小的本子真有如千斤重一样,以至于这上尉有如此失常表现。

    “嗯!”刘凡却没有向上尉回敬军礼,反而是微笑着向他点头示意,他可不是什么正儿八经有军人,他的正职可是学生,也就没有那么大的讲究,随后刘凡又开口说道:“你辛苦啦!那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嘛。”

    “不辛苦,能为首长们执勤放哨,那是我们军人的职责,不敢言苦。”上尉的话倒是很中肯,听着也挺顺耳,既没有作做,也没有刻意讨好,素质不是一般的高,如果是在地方上的话,下属见到领导那还不赶紧点头哈腰,献媚奉承。

    “开门放行……”这时上尉冲着大门口的哨兵喊了一桑子,随后小跑着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去,自顾自地执勤,并没有因为刘凡的特殊身份而显示出不同的待遇,这不禁让刘凡心中暗自点头。

    与此同时,龙烟雨见大门口启,二话不说便将车子开了进去,随后七拐八拐地将刘凡送进了一间会客室,然而令两人不知道的是,在他们走后,之前的那名上尉竟然一下子就摊坐在椅子上,背后[***]地一大片,好似刚从水里捞出来的落汤鸡一样,这不禁让同行执勤的其他同事一阵好奇。

    “连长,你这是怎么回地事啊,咋整的跟水里捞出来一样尼,该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你先跟办公室请个假先?”这时有一名小军官走到上尉身旁,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关心几句。

    “呼……我没事,只是有点虚脱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你们先去忙吧。”上尉好似讳莫如深一般,并不想多说些什么,向上前关心他的下属摆了摆手示意。

    “连长,你真没事?刚才出去的时侯不还好端端的嘛,怎么一回来就成这样子了,该不会是活见鬼了吧。”小军官闻言不禁疑惑不解,于是又再次询问一声。

    “活见鬼?别真是,你知道我刚才见着什么人了嘛?嘿……说起来吓你们一大跳,我这个也是被吓着了的。”一想起刚才检查刘凡证件上的内容,上尉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又接着说道:“中将?是中将啊!你懂吗?”

    “啊……”小军官猛然一声惊呼,随即又好似意识到什么,双手连忙捂着自己的嘴巴,随即小声地问道:“连长,你该不会是说刚才跟龙烟雨一起的那男的是一名中将首长吧,那……那也太恐怖了点吧,他才多大呀,这还真是活见鬼了。”

    “你说呢!”上尉白了白眼,一脸严肃地对小军官说道:“不过这事自己知道就行,千万别大嘴吧,保密条令你应该知道,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与此同时,刘凡被龙烟雨带进了一间会议客室内,两人一言不发地喝着茶,谁也没有率先开口打破僵局,龙烟雨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刘凡搭话,她自然看出刘凡那是在躲着自己,而刘凡就更不会给自己惹麻烦,于是两人就这样各怀心事地喝索然寡味的茶水。

    “哈哈哈……贵客临门,未能远迎,实在是罪过啊。”就在这时会客室的大门被人猛地推开,紧接着便传来一阵爽朗而中气十足的朗笑声,刘凡寻声一望,便见一名身着灰色中山装的老者龙行虎步地走了进来,从来人稳健的步伐中可以看出其人是个武林高手,而且修为还不低,刘凡随意打量一眼,这才发现这老者居然是一名天阶巅峰的武者,心中立马便想起一个人名来,此时能够出入此地,而又有如此实力的老者,出了龙烟雨的爷爷龙绝天还能有谁呀。

    与之随行的还有另外两名身着将官服的将军,从肩章军衔可以看出是一名中将、一名少将,那中将正中龙绝天之子、龙烟雨之父——龙啸林,而少将则是龙组组长镇东山,之前三人正在商量事情,一听说刘凡这位神交已久的神级高手已到,所以龙绝天这才偕同儿子跟徒弟一同前来迎接刘凡的。

    (晚上看着鲜花不时地在涨,古月高兴之余,连夜码字到三点,只为了再更一章,感谢大家这么给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