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七十八章 茶话语惊人(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却说会客室中,刘凡与龙烟雨两人正默默地喝茶时,刘凡便察觉到外面有动静,随之而来的便见到了龙绝天带着儿子跟徒弟推门而入,而刘凡见这龙绝天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爽朗,说话的语气俨然不像一个久居高位而且手握国家重大权柄的大佬,更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老人家,这不禁令刘凡对其心生好感,因此一见来人自然也不敢有所怠慢,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首长好……”刘凡来到龙绝天的跟前,顺意整理一下衣服后,便向龙绝天行了上个标准的军礼,别看刘凡是半路出家的军人,可这个军礼还是似模似样的,如果此时他身上再穿上一身将官军服,那就更完美了。

    “呵呵……别这么拘束嘛,你就当我只是一个糟老头子就行了。”龙绝天一把握住刘凡的手,随即上下打量着刘凡,紧接着又说道:“嗯!果然是轻年才俊啊,难怪某些人自打从沪海回来之后魂不守舍的。”说罢,龙绝天有意无意地瞥了瞥边上的孙女龙烟雨,其中意思再明显不过了,直听得龙烟雨小脸蛋红扑扑的,美目微转间自然顾盼生姿。

    “呵呵,您老太过奖了,比起你们老一辈为国家所做得贡献,实在是令晚辈汗颜呐。”刘凡闻言,略显有些尴尬,他不傻也不笨,那里会听不出其中话外之音呢,不过刘凡也不是白给的,自然不接这茬,硬是奖话题绕了过去。

    “哎!我们老一辈打下的江山自然也要你们年轻一辈来继承和发扬喽,岂不闻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难的道理。”龙绝天是何等人物,那里能被一个小辈绕糊涂,但有时也要难得糊涂,说话自然要点到即止,随即他又打哈哈道:“呵呵!这人一老就人点啰嗦了,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个我这位个不成器的后辈晚生,这是我儿子龙啸林,如今是总参副参某长,这是我的三弟子镇东山,也就是龙组组长,都没有什么大的成就,但也算是混得不错,今后你们在工作上还是生活上都可以多亲近亲近。”

    经龙绝天的介绍,刘凡也是逐一向龙啸林与镇东山两人寒碜几句,龙啸林生为龙烟雨的父亲,自然对于女儿的事情知之甚详,也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女儿钟意之人,所以看刘凡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审视之意,不过刘凡所表现出与其年龄不相符的那份淡定自若的沉稳,却是让他对刘凡多了几分好感,同时心里也暗叹女儿的眼光独到。

    至于镇东山的想法就简单多了,他是龙组组长,只关心份内的事情,而拥有了刘凡这样的一个“神级”大高手坐镇,龙组的实力无疑是上升了好几个台阶,而且他还从特殊渠道得知刘凡正是如今在军中闯下赫赫威名的野狼特战团的缔造者,对于刘凡的加入就更加热切了,所以当初让龙烟雨去招揽刘凡的时侯,给出的命令是“不惜一销代价”,由此可见刘凡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存在。

    几人互相介绍守后,也算是有了一个新的认识,龙绝天自然不会冷落了刘凡这个拉拢的对像,很是热情地招呼道:“来来来,都别站着啊,现在还有点时间,咱们就先喝茶先,一会我再给小凡你讲解一下你这一次的任务。”

    几人分位落坐,龙绝天自然是占据首位,而龙啸林与镇东山则是在左下首顺排而坐,刘凡则坐右下首的客座位置,至于剩下的龙烟雨则充当了沏茶的小厮,如果此时几人不是在会议室内的话,还真有点像是一家人的茶话会。

    “来,小凡,先尝尝这茶水如何。”龙绝天单手虚待向刘凡做了个请茶的手势,而龙烟雨自然会意地将刚刚沏好茶送到刘凡的面前,美目毫不掩饰地紧盯着刘凡,似是有些期待,仿佛欲从刘凡的口中得到一丝评价。

    可龙烟雨那里知道,相对于茶道刘凡就是一个外行人,就是再好的茶艺在他看来也只不过是好看点的杂耍无二,再则刘凡的嘴可是刁得很,可能是受到了三皇师尊的影响,刘凡也是喜欢喝茶的,但仅仅只在于“喝”上,对茶本身并没有研究,不过他喝的可是仙灵茶,而且还要凝脂甘露水冲泡的那种,自然不会对世间凡茶感兴趣,不过人家美女一脸的期待,刘凡自然不能不给面子,于是便接好龙烟雨递过来的汤茶。

    “嗯!”这时刘凡端起茶杯轻轻地凑在鼻下闻了闻,顿时一股浓郁的花果清香扑鼻而来,顺着鼻腔直达肺里,就连口腔中亦是充斥着甘甜的味道,这茶香就有如此芳香,那喝着岂不是更加不得了,刘凡不自觉间便将茶杯放至唇间,微微一啜,茶汤触及舌尖,瞬间释放出芬芳馥郁之气,陡然间一股醇厚而甘润的清爽感充满了刘凡的整个身心。

    “好茶……当真是人间极品好茶呀!”刘凡禁不住由衷地赞叹,不过他这句赞语貌似有些语缺词穷,除了一个“好”之外半天也没想出别的形容词来。

    “哦!那请问这茶好在那里?”这时其他几人都在关注着刘凡的一举一动,一听到刘凡对自己的茶叫一声“好”,龙绝天不禁来了兴趣,于是随嘴那么一问。

    “呃……呵呵,让大家见笑了,我虽然也喜欢喝茶,但对于茶的了解还真不多,只觉得喝着好喝,便也觉得这茶好,至于评价什么的那就算了,免得等会儿丢了丑,那就太失礼了。”刘凡这可是大实话,假如不懂装懂,那到时被人拆穿了,岂不是更丢脸,所以刘凡索姓就厚颜一把。

    刘凡心里是这样想的,可别人不这么认为啊,此时的刘凡在众人眼中那可是“神级”高手,绝世高人,既然是高人那自然是雅量超凡,因此其他几人也都只当刘凡那是谦虚之语,自然也就没有笑话之意,而且隐隐还有想听听刘凡有什么高明见解,因此都是一脸的期待地看着刘凡。

    “呵呵,小凡呐,既然你也知道这是好茶,那就说说看,放心!咱们都不是外人,说得不好也没人会笑话,就当咱们这是在茶话会,可以畅所欲言嘛!”龙绝天任何时侯都没有忘记给孙女制造机会,这一句“都不是外人”可就有些值得考究了,在场的人也都明白龙烟雨的心思,他们这些长辈虽然也想让两人成其好事,可也不好明着插手进去不是,尤其像刘凡这种武力超群的人物,其本身就是一个超然的存在,只能动之以情,而不能强压,不然必会适得其反,不过偶尔做一些无伤大雅的小动作还是可以的,从这立面也可是看出这姜还是老的辣啊。

    “那……我就献丑了,说得不好,请不要怪。”刘凡知道要是自己不说出个一二、三来,这龙家人必定不会罢休的,或许后面还有不少“套”在等待自己,是以刘凡也只好硬着头皮上,只见刘凡轻咳一声调整一下心情,充满自信地说道:“这茶花果之气浓郁,茶汤清丽明亮,入口芬芳馥郁,其香气冲鼻而出,其味浓、醇而没有丝毫苦涩之感,饮后齿颊留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武夷顶级大红袍了吧,不知道我说得如何。”

    “啪啪……妙妙,果然不愧是青年才俊,雅量不凡呐,小凡说得没错,这就是特贡大红袍,是国内仅剩的那六株古茶树所产出,自然是不同凡响。”听完刘凡一席茶语,龙绝天不由自主地为其鼓掌,随即又笑称道:“哈哈……没想到小凡你不但武功超凡入圣,就连这茶道见识也是不俗啊,之前你还说什么不懂此道,年轻人谦虚是可以,但也不能失了朝气,该张扬时就是展现出来,难道要等到老了再来彰显不成。”龙绝天不知觉间好似已将刘凡当作自己的后生晚辈看待,所以说话间自然有教导之意,所谓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然又有言:刚易折,柔易弱,这也正是龙绝天欲提醒刘凡的。

    “嗯,不错,确实不错。”左首位的龙啸林轻捋地不长的胡须,目光却是不离刘凡身上,好似颇有欣赏之意,还不时地点点头,他这话里的两个“不错”也不知道是在赞同刘凡的茶话,还是在刘凡的“人才”,或者是两者皆有,倒是一旁沏茶的龙烟雨心里纠结,即对刘凡的话赞叹不已,又不自己的感情而忧虑丛生。

    不过刘凡好似对于两人的反应恍若未觉,反而是若无其事地喝着茶水,紧接着眉头一皱,语出惊人道:“不过武夷大红袍虽然,但是凡品终究是凡品,即使再配上这极品山泉水也成不是琼浆玉液,也还算是凑合吧。”

    “轰……”刘凡这话可谓是一石激起千重浪,宛若古之狂士猛生语不惊人誓不休啊,此时其他几人都一脸震惊地看向刘凡,假如“顶级特供大红袍”还不算是好茶的话,那世上还有什么茶值得称道的呢。

    “噗……”龙烟雨闻听刘凡惊人之语,一口茶狂喷而出,茶水直喷在对面的龙啸天脸上,但龙烟雨却是恍若未觉,难以置信地用看怪物地眼神目不转睛地看着刘凡,而龙啸天此时也毫不介意女儿喷在自己脸上的茶水,瞪大着牛眼表情与女儿一般无二。

    “那不知小凡认为什么样的茶才算是极品呢,我虽然没有怎么研究茶道,但对于国内的几种好茶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四大名茶有黄山毛峰、西湖龙井、武夷大红袍、洞庭碧螺春,其中又因武夷大红袍古茶树稀少而位居首位,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茶能与之更甚的茶。”

    (下午停电几个小时,更新有点晚,请大家见谅,如意犹未尽,更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