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百八十一章 龙绝天突破(求鲜花)

古月谭 Ctrl+D 收藏本站

    “啵……啵……”但见金光罩之内轰声雷动,龙绝天高涨的气势与金光罩壁不断地相互碰撞,然而受到了金光罩的约束,龙绝天的气势只能在罩内的一小方天地里横行,却始终没能冲破枷锁。

    而在外面观看的几个人除了刘凡以外,其他三人都是心焦如焚,但奈何自已又不能做任何事,只能眼睁睁地干着急,龙啸林与镇东山两人还好点,毕竟两人都经历过大风浪的人了,虽然焦急,但也只是脸上表现出来而已,但龙烟雨就不同了,看着最疼爱他的爷爷面色痛苦地端坐在那里,她又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于是龙烟雨走到刘凡跟前,小手拽了拽刘凡的衣角,满面愁容地恳求道:“怎么办呀!爷爷好像很痛苦的样子,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帮帮我爷爷,好吗?”

    刘凡闻言,温柔地拍了拍龙烟雨的小手安慰道:“你不用担心,你爷爷即将突破,神级是武者的一个大分水岭,越过去之后就是一条通天坦途,不仅寿命大大增加,就连样貌也会有不同程度的改变,比如年轻化等,不过走到这一步就必须以自身的力量来冲破命运枷锁,没有人可以帮得了他,好在你爷爷停滞在现有境界已经十年之久,无论从境界还是真元的精纯度来看都足够他突破了,再加上还有一丝灵气护卫,那就更加如虎添翼了,所以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在场的没有人比刘凡看得更清楚了,此时的龙绝天虽然看似面色痛苦,但体内真元已在渐步转化成灵气,只要一旦转化完全,立地成就神级武者,不过刘凡还有所隐瞒,即使是拥有一丝灵气的相助,成神的这个过程也是相当凶险的,要不要为何上百年来华夏未曾出现过神级高手呢,不过有刘凡这个大罗金仙在此,那么一切的凶险都相当于零。

    “呼……那我就放心了。”龙烟雨听完刘凡的话,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不过等她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小手环勾着刘凡的臂膀,而刘凡的一只手却放在自己手背上,不时的拍打着,刹时间有种受保护的感觉,俏脸禁不住绯红飘现,心中更是暗自窃喜,她自然也知道刘凡是无意间的行为,但即使是这样,也足够温暖她的整个心灵了。

    “嘿……”这时镇东山也注意到了眼前这“郎情妾意”的和谐画卷,遂用手肘捅了捅正聚精会神关注着父亲的龙啸林,又冲着他向刘凡这边瞥了瞥眼神示意。而这时的龙啸林正关心着父亲,被镇东山这么一打扰本能地有些不悦,可一转过头便见到了对面的女儿正依偎在刘凡的肩膀上,顿时来了精神,心中窃笑不已,随后向镇东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不要打扰两人。

    “嗯?”本来刘凡还没有注意到身边有什么不妥,可对面的龙啸林与镇东山两人同“眉来眼去”的却被他看在眼里,于是自我检查一翻,才发现此时身边的龙烟雨正如小鸟依人一般一脸幸福地依偎在自己身旁,而且自己的一只手还拉着人家姑娘地小手,顿时明白人家老爹跟师叔为何有那样的反应了,不禁苦笑不已。

    转念间,刘凡一个转身,不着痕迹地将手臂从龙烟雨的小手中抽了出来,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光注着光罩中的龙绝天,而此时正处被无边幸福包围着的龙烟雨内心是何其敏感,自然知道刘凡为何会抽身而去,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失落,随即又趁刘凡不注意时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站在对面的父亲、师叔两人,若不是两人的眼色太达明显,也不至于被刘凡发现,害得自己不能够再享受多片刻的温存,这可是她距离刘凡最近的一次,结果这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

    “唉……”刘凡这边的情况,龙啸林与镇东山自然是看在眼里,都禁不住地叹了口气,你说这龙烟雨怎么说也是一大美女吧,可偏偏刘凡就是个榆木疙瘩,当然这是两人认为的,看得两人一阵揪心呐。

    “咔吧……轰……”不等几人胡乱猜想,正突破中的龙绝天又有了新的情况,随着类似玻璃爆裂的声音响起,又将几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但见此时笼罩在龙绝天周身的金光罩出现了道道龟裂的痕迹,裂痕越来越大,最后化作一声轰鸣巨响,原本已然龟裂的金光罩也瞬间化成片片如玻璃般的碎片,散发于空气当中,又如固体汽化一般,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哇哈哈……十年了,整整十年了,老子终于突破先天桎梏,晋升神级境界……”突破后的龙绝天爆发出冲天气势,仰天大笑起来,话中满是沧桑的豪情。

    “呵呵,恭喜龙老突破先天,晋阶神级啦。”这时刘凡不失时宜地向龙绝天道喜,但说话却是不卑不亢,好似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哈哈,这还不是多得先生的仙灵茶,不然凭我现在这一把老骨头恐怕是今生无望神级喽,请受小老儿一礼。”正是人逢喜精神爽,如今龙绝天如愿以偿地成就神级境界,自然是老怀开慰,但他却是个懂得感恩之人,自然不会忘记刘凡这个大恩人,因此说话的语气也变得谦和了许多,就连对刘凡的称呼也从直呼其名变成了“先生”,以龙绝天的如今的身份地位,这一身“先生”可谓是赞誉颇多啊。

    “嗯!”刘凡对于龙绝天施礼自然是欣然接受,而且并没有半点忸怩,他承受得起这一礼,如今刘凡对于龙家可谓是恩同再造,祖孙三代都同时受到刘凡如此大的恩情,这一礼也不算过份,更重要的是如今龙家有了一个神级高手存在,便犹如有了一根定海神针,只要龙绝天不死,那么龙家在华夏各大世家中就能屹立不倒,甚至是傲视天下群雄。

    当然世上能人异士不胜枚举,龙绝天亦知道为人须低调的道理,自然不会有什么称霸武林的想法,莫说现在他没有这样的想法,即使是有想法,那他也还不够格,单单眼前一个刘凡就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

    “爷爷,这下子可好了,爸爸跟镇叔的修为也都突飞猛进,而你更是突破神级境界,这样一来过几天的世家大比我们龙家就可以先拔头筹了,咯咯。”此时的龙烟雨那是开心不已,一手挎着爷爷的胳膊,眉开眼笑地如同采花的蝴蝶一般笑地欢快。

    “那是必须的,呵呵……那些老家伙们绝对没有想到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在这么关键时刻突破,过些天一定让他们跌碎一地的眼镜。”龙绝天见孙女笑得那般可爱,登时童心萌发,居然学着年轻人一样手指比出了一个“V”字形,这也许就叫做童心未泯吧,然却没有人敢于笑话他,即使是刘凡也觉得这龙老头还真是蛮好玩的。

    “哎呀!这会客室咋乱成这样呢,啸林呐,赶紧让人过来清扫一下。”就在这时,龙绝天扫了一眼四周,这才发现室内已经被弄得一团糟了,残凳烂椅散了一地,还有不少的木屑碎片,于是立马向儿子吩咐一声,紧接着又问另一边的镇东山,焦急地询问道:“东山呐,现在什么时间了,军委会那边的军事会议应该开完了吧。”

    镇东山看了下时间,惶恐地回答道:“如果按照议程进行的话,估计又经结束了有二十分钟了,现在各部门应该都已经在安排早上的阅兵式的行进路线,您看我们现在是否要赶过去,或许还来得急。”

    “那赶紧的呀,都这个时侯了,你小子怎么不提醒我一下呢,要是误了大事,老子唯你是问,还不赶紧去备车去。”龙绝天一听到镇东山的话,立马就急了,想也没想,一脚就揣在了镇东山的屁股上,而后者又不敢违逆师傅,只好硬生受这一脚,好在龙绝天这一脚没有用内力,不然镇东山非得横飞出去不可,神级高手含怒一击可不是开玩笑的。

    “是是是,我这就马上去安排,你老别着急,现在才不到十二点,距离天亮不是还有好五、六个小时嘛。”镇东山唯唯诺诺地应承着,可心里却憋屈得很,难免对龙绝天这个不地道的师傅满心非议,我这是遭谁惹谁了我,怪咱没提醒?咱这不是没法提醒嘛,您老舒舒服服地突破了,要是被打扰了,那可咋办呀,不过谁让对方是自己师傅兼上级呢,再憋屈也得受啊,都是这苦*的人生呐。

    “我说你小子在嘀咕个什么劲啊,怎滴,现在功力突飞猛进了,就以为翅膀长硬了是不?老子一只手照样收拾你,你信不?”龙绝天看镇东山的脸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于是抄起大嗓门就冲着镇东山直吼吼地,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反而更多的是小得意,假若你听力够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听到从其鼻腔中哼出来的不知名小调,由此可见此时的龙绝天心情好得不得了。

    “扑哧……”看着一脸郁闷走出去的镇东山,龙烟雨不禁感到好笑,她自是知道师叔与爷爷两人关系名为师徒,但却情同父子,因此这样滑稽的画面在家中时常可以见到,但每次她还是会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此时的镇东山那叫一个郁闷啊,莫名其妙被臭骂一顿,还无法发泄,只能边走边在心里乱嘀咕,草之了,这是赤果果的显摆啊,不就是神级嘛,有啥了不起啊,至于这么埋忒人嘛,跟一个晚辈较什么劲啊,真是为老不尊,有种您跟人家刘先生打打去啊。

    (更新到,感谢大家的支持,想了解更多关于本书的最新更新动态,请加入本书QQ群。)